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都是喝酒惹的祸

      扶风在黑暗中也能视物,何况从船头至船尾悬着好几盏灯笼。他清晰地看到,商子牧幽若深潭的眼睛正静静看着他,面容不怒自威。
      
      “相爷,您……”扶风微微垂首,“您劳累了一天,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恭敬的语气中,掩饰不住心疼之意,还有,微微的慌乱。
      
      “你不也没睡么?”
      
      “我……我蒙相爷收留,心中激动,睡不着,便起来看看月光。”
      
      “哦?”商子牧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穿着中衣去赏月?”
      
      扶风脸上轰的一下烧起来,刚才急着出去,竟忘记披上外袍。顿时,尴尬得无地自容:“草民……草民乃是乡野村夫,不修边幅……平日便是如此……在相爷面前失礼,还请相爷恕罪……”
      
      “无妨。反正你来去无踪,我的侍卫也看不到你衣衫不整的样子。”商子牧状似无意地开了句玩笑,可扶风却是心头一紧,相爷的意思,是仍不相信自己?
      
      辩解反倒显得做贼心虚,扶风只好低头不语,心里却隐隐有丝疼痛。爹,孩儿是不得已的,我什么都不能说,只希望,您能相信孩儿……
      
      那垂下的睫毛,在眼睛下投下一圈淡淡的阴影,白皙的面容,愈发白得近乎透明了。这少年,似乎随着时间而改变,白天是太阳,晚上是月亮。
      
      商子牧心里的滋味难以形容,他沉默了几秒,伸手拍拍扶风的肩膀:“好了,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早点去歇着吧。”
      
      肩头,是温暖的触感,鼻端,有父亲的气息。扶风眼里涌起湿气,却拼命忍着,不让它凝聚成眼泪。
      
      恍惚中看到的面容,是和蔼可亲的,刚才的压力,似乎是自己的错觉。扶风,自从来到爹身边,你变得患得患失了。不该这样脆弱,你是商子牧的儿子。
      
      脚下,一团毛绒绒的东西,两人低头,看到小狐狸迷迷瞪瞪的眼神。
      
      “扶风……你干嘛?半夜三更不睡觉,想惹人注意么?”小狐狸含糊地嘟囔。
      
      扶风连忙俯身抱起它,向商子牧一躬身:“相爷,我去睡了,您也早些歇息吧。”
      
      商子牧点头,转身离去。扶风目送他的背影,心潮起伏。小狐狸勉强睁开一只眼睛,从鼻孔里哼哼:“真没出息。”
      
      扶风摇摇头,苦笑。
      
      第二天,商子牧依然埋首案牍,扶风拿一把椅子,坐在船头看书。小狐狸蹲在他脚边陪他,好久,懒懒地叹气:“坐船真是好无聊啊。”
      
      扶风莞尔:“平时都带你骑马,你潇洒惯了,现在也该磨磨你的性子。”
      
      王安朝他们看过来,笑笑道:“相爷是文官,不习惯骑马长途跋涉,坐轿又太慢,所以选择乘船。现在是回程,不需要常常上岸。”
      
      扶风忙道:“我明白的,我跟我家小狐狸开玩笑呢。它虽然好动,不过很听我的话。”
      
      正说着,雪舟走出来,满脸喜色:“扶风,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
      
      “相爷下令,今日黄昏泊舟青溪渡。青溪镇上有家酒楼,名叫浮生阁,店家自制的桑落酒,便是京城都比不上。相爷请大家吃饭。”
      
      “为什么?”
      
      “因为有你加入啊。”
      
      扶风怔然,喃喃道:“不知桑落酒,今岁谁与倾。色比凉浆犹嫩,香同甘露永春。十千提携一斗,远送潇湘故人。不醉郎中桑落酒,教人无奈别离情……是别离,还是聚首,谁又分得清?”
      
      雪舟没有听清他最后一句话,只笑道:“江湖年少,快意恩仇,怎么也有这许多惆怅?相爷可是特意请你哦,你今晚不好好喝几杯,便对不起相爷。”
      
      扶风忙道:“我不会饮酒,我以茶代酒……”
      
      雪舟哼了一声:“我才不信,男子汉大丈夫,休要忸忸怩怩的!”横他一眼,“若是相爷叫你喝,你敢不喝?”
      
      扶风汗下:“相爷他,他必不会强人所难。”
      
      雪舟也不与他辩,丢给他一个“你试试”的眼神,转身走了。
      
      黄昏,青溪镇,浮生阁。商子牧带着四大侍卫、雪舟、扶风一起进楼。扶风依然一身白衣,轻袍广袖,衣带生风。小狐狸就躲在他袖中。
      
      商子牧与扶风一进楼,便引来无数目光。小二连忙迎上来,一看这几人气势,便知不是普通人,恭敬地对商子牧道:“这位爷,抱歉,您来晚了,小店已经没有雅间。”
      
      商子牧道:“无妨,我喜欢热闹,坐大堂即可。”
      
      小二欢欢喜喜地请他们坐下,很快点了菜,送上桑落酒。雪舟为大家斟酒,扶风求助地看商子牧:“相……”想到商子牧叮咛,出门在外,不能暴露他的身份,忙改口,“老爷,扶风不能饮酒,可否喝茶?”
      
      商子牧笑吟吟地道:“江湖儿女怎能不饮酒?这里的桑落酒可是天下闻名的,我特意请你来,你若不喝,未免扫兴。”
      
      雪舟得意地扬了扬眉,手脚麻利地为他倒上酒。扶风顿时一个头两个大,看着杯中酒,嘴里发苦。
      
      小狐狸已经从他袖子里钻出来,缩在他腿上,轻轻道:“没事,我偷偷帮你喝掉几口,你别喝醉就成。”
      
      扶风只能道:“既然老爷有命,扶风不敢不从。只是,扶风量浅,还请老爷见谅。”
      
      商子牧道:“我自然不会劝你酒的,你尽兴就好。”
      
      雪舟朝四大侍卫丢了个眼色。
      
      热腾腾的菜上来,大家开始饮酒。扶风看看四周,发现左前方一桌上坐着四名身带兵器的江湖人,大碗饮酒,兴致正浓。
      
      “还记得前几年在采石矶一带横行无忌的七星寨水寇么?”一名声音粗豪的中年人道。
      
      听到七星寨这几个字,商子牧等人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
      
      “当然记得,七星寨不是去年被朝廷剿了么?听说带兵的是当今丞相商子牧。一名文官,竟然有这个本事,倒叫人刮目相看。”说话的人年纪较轻,长相也颇英武。
      
      “只是漏了老六老七,沙里豹郭奎和水蛟阴漠。”另一人道。
      
      “朝廷通缉他们,大半年了都没能抓住。可我昨日从元和郡来,竟然听说他们被抓住了。”第一人道。
      
      “哦?”较年轻的那人道,“莫非是赏金猎人抓的?”
      
      “非也。”第一人道,“我听衙门里人说,他是被钦差大人商丞相的手下送去的。郡守问是谁抓了他们,他们只说了两个字:扶风。”
      
      “扶风?你是说追风侠扶风,那位单枪匹马破了洞庭十八寨的少侠扶风?”其他三人纷纷露出惊诧之色。
      
      商子牧心头一震,他身边的侍卫也都大吃了一惊。去年商子牧奉旨去剿七星寨,同时还有洞庭十八寨。可是在他剿灭七星寨后,正欲前往洞庭,却听说洞庭十八寨已被人连锅端了。
      
      那位英雄,叫做“追风侠”,可是,他们却不知道他的名字。
      
      原来,竟是身边这位年纪轻轻的少年。他有多大的本事,可以一人独挑十八寨?
      
      在众人异样的眼光中,扶风默默低头,浅浅饮酒。这酒,很好喝,只是,很醇,怕是,两杯喝下去,自己就要醉了。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把酒杯递给小狐狸,让它为他分担掉一点……
      
      “这个扶风,到底师承何派?怎么这么厉害?”那桌的人还在议论。
      
      “不知道,来无影去无踪,见过他的人没几个,真是神秘!”
      
      “只是,他怎么跟商丞相扯上了关系?”
      
      “我想,他必是拿了那两人,向丞相邀功。”第一人道。
      
      “难道,他竟想投身官府,做朝廷的鹰犬?”
      
      扶风蓦然变色,杯中的酒颤了颤。
      
      “大有可能。此人为朝廷平患,分明是想沽名钓誉,以作晋身仕途的资本。当官,可比我们这些江湖草莽威风百倍。”
      
      一丝苦笑,从扶风唇角逸出来。
      
      我本非江湖中人,又何需在乎别人怎么看我?罢了,且饮杯中酒,勿闻身外事。
      
      举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扶风!你疯了!”小狐狸大惊,咬着扶风的裤管,磨牙,“不可以多喝,你忘了么?”
      
      是啊,怎么失态了?不可以喝醉。
      
      可是,四大侍卫与雪舟都用同情的目光看他,纷纷举杯,善意开解他:“人各有志,他们懂什么?来,干了。”声音只有他们几人能听到,不想徒惹不必要的麻烦。
      
      而商子牧微笑着看他,慈爱而包容的。
      
      扶风的头已经晕了,雪舟还在继续给他斟酒,他仓惶站起:“老爷……我不舒服,我出去一下,失礼了……”
      
      匆忙奔出去,一道白影凌空掠起,飞向渡口。身后,张恒紧追出来。
      
      扑通一声,扶风跃入水里……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