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十八章千万句谎言

      白皙如玉的脸上罩着一层霜华,黑曜石般的眸子中折射出点点寒芒,这样的商子牧,完全不同于炎焱的狂暴,却有着同样慑人心魄的力量。
      
      扶风的手颓然地滑落下去,头也垂了下去,眼泪成串地落在衣襟上。
      
      “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商子牧斥道,“在天牢中,我曾对你说过什么?”
      
      扶风吓得把眼泪憋了回去,嗫嚅道:“相爷道……身为男人,不要轻易落泪,下次再这样,相爷就要……就要教训我了。”
      
      说到教训两字,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很狼狈,一只手悄悄往后伸,悄悄把裤子提起来。
      
      “惩罚还没结束!”一句话,止住了那个小动作。扶风整张脸都红透了。
      
      下巴被抬起来,羞红的脸,斑驳的泪痕,濡湿的睫毛微微颤抖。商子牧怔住了,有一种叫做怜惜的感觉悄悄从心底升起。
      
      这种感觉太奇妙了,配着那张和自己极其相似的脸……心头的怀疑又在蠢蠢欲动。
      
      “你可是南浔人氏?”简直像在诱供了。
      
      “属下……不知。”
      
      下巴一痛,扶风觉得这白皙修长的手指像铁钳一样钳着他的下巴,他怀疑自己的下巴被捏青了。心中暗道,爹,您这文弱书生的手怎么这样有力!
      
      商子牧盯着他,大有你试试,再不说我捏碎你下巴的架式。
      
      “属下…….自小被师父收养,从未见过父母,也从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心虚地从睫毛下瞟了父亲一眼,硬着头皮补漏洞,“只是,师父曾道,在捡到属下时,属下襁褓中留有一张字条,写明家父姓商,家母姓炎,因不得已的原因将孩子抛弃,望好心人收养……”
      
      姓炎?商子牧脑子里隐隐掠过什么,极模糊,难以捕捉。
      
      “属下无数次幻想过爹娘的样子,想象各种被抛弃的理由……醉酒之后,胡言乱语……”忧伤是自然而然的,毫无矫饰。商子牧看得又是心里一涩。
      
      “除了令尊令堂的姓氏,没有别的线索可寻么?”不由自主地追问。
      
      “没,没有。”
      
      不留任何信物,是不打算将来再相认了?这孩子的出身可能并不光彩?
      
      “那襁褓是用什么布料做成的?”商子牧慢慢放松手指。
      
      “回相爷,是织锦做成的。”
      
      “织锦?”商子牧记得,自己父亲最喜欢杭州的织锦。难道,这又是一个巧合?捏着扶风下巴的手轻轻松开,收了回去。
      
      感觉商子牧的态度在渐渐放松,扶风接近窒息的心也渐渐有了呼吸。
      
      商子牧观察着他的表情,似在分辨真伪,沉吟片刻,重新坐回椅子里,问道:“为什么要骗我你师父是谢家七少?你在遮掩什么?那三颗珍珠难道真的来路不正?”
      
      “不,不是。谢家七少,是我师父的一位故友,他们多年未见了。”扶风充满愧疚地看着商子牧,“珍珠的确是家师所赠,只是家师严令,不得对外人说出他的身世……”
      
      商子牧气得笑了出来,他想起扶风在天牢里说的话“相爷,此事关系到家师,本来家师严令,不得泄露他的身份。可属下更不敢欺骗相爷,忠孝难两全,属下只好舍孝而取忠……”
      
      “反反复复,你叫我如何相信你?”
      
      扶风像被打了一巴掌,脸腾地红了,他也想起了自己当初“招供”时说的话。为了圆一个谎言,自己撒了无数谎,前言不搭后语。
      
      若是被舅舅知道自己这些拙劣伎俩,怕是要劈头盖脸打上来了,他的这个外甥,真丢龙宫的脸,对不对?
      
      “相爷……”撒谎、撒娇,现在几乎是用无赖的口气了,“属下是被相爷逼的……”
      
      “我不逼你,你大可离去。”商子牧勾起唇,眼里带着几分兴味,“作为平民百姓,你被关进任何一个衙门,都得靠自己去洗清冤屈。你可以守着你的秘密,我何必逼你?”
      
      扶风顿时被堵了嘴,说不出话来。“离去”这两个字就是他的死穴,戳不得。
      
      商子牧瞧他这样,心里又是莫名地一动,忍不住叹息:“苦苦留下,又诸多矛盾,不肯解释,你到底想做什么?”
      
      扶风猛地抬头,眼里露出几分倔意:“相爷明知故问,属下只是一心想追随相爷,鞍前马后,为相爷效力。”
      
      “可是,到底为什么?”商子牧想咆哮,可偏偏声音压在喉咙里,听来十分低沉。
      
      说过无数回的话,为什么?为什么?如果能说,孩儿早就说了。爹,求您别再逼我了。
      
      膝盖上针刺般痛,臀部更是火烧火燎地痛。
      
      扶风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地面,喃喃吐字:“属下听过无数关于相爷的传说,又看过相爷的画像……”那画像,从小看到大,心中的神邸,守了十年,拜了十年,“属下一直觉得,相爷好亲切,就像……就像是属下的亲人一样。也许,这是缘分……属下对相爷,敬若神明。”
      
      商子牧心头剧震,这种感觉,应该是骨肉亲情的感觉吧?自己见到他何尝没有亲切的感觉?而雨儿,那孩子第一次见到他,就与他那样亲近。
      
      他父亲姓商,他是被丢弃的孤儿,他长得那么像自己,还有这些奇怪的感觉……不能不怀疑啊!
      
      听不到父亲的声音,扶风悄悄抬头打量他,见他面色怔忡,似在纠结一件事。他看不懂他的表情,只觉得他的样子不那么危险了。
      
      “相爷,属下……”看看自己红红紫紫的臀部,用目光示意:您还要继续惩罚么?
      
      商子牧瞪他一眼,这一眼颇为无奈:“滚回自己房间去!明日随我进宫,向陛下请罪。”
      
      扶风惊喜交集地看着他:“相爷,您,您原谅属下了?”根本没有想到,自己挨了打,怎么进宫去。
      
      商子牧扶额,这小子的表情那么真……
      
      “我再给你一段时间,向我证明你自己!”
      
      “是,谢谢相爷!”扶风的眼睛刹那间亮得照人。
      
      “滚吧!”丞相怒喝,为自己的心软。
      
      扶风磕了一个头,费力地起身,蹒跚着退出。
      
      “等等!”商子牧叫住他。
      
      扶风全身绷紧,这样起起落落,自己的心脏怕要受不了。
      
      转过身,恭恭敬敬地道:“相爷还有何吩咐?”
      
      “那个你小时候包你的襁褓,还有你父母留给你的信在哪儿?”
      
      扶风脑子里有两秒空白,立刻反应过来:“回相爷,属下十岁那年,家师将属下的身世告诉属下,并将襁褓与那张字条交给属下。属下那时年轻气盛,得知自己被抛弃,又气又恨,一怒之下将那两样东西都烧了。后来,属下慢慢长大,明白了事理,便想,若非万般无奈,谁家父母愿意抛弃自己的孩子?从此,对父母有了歉疚,有了想念,有了种种臆测……”
      
      这是——尸骨无存了?那他这身世还能解得开?商子牧暗暗咬牙切齿,挥手命他退去。
      
      门外诸人眼睁睁看他出来,没有相爷的命令,谁也不敢去扶他。
      
      “王安,你进来。”商子牧把王安叫进去,附耳说了几句,王安努力表现出平静的样子,可嘴角却在微微抽搐。
      
      扶风艰难地走回晴风馆。
      
      “扶风公子?”寒柳见到他,惊喜地迎出来,“您终于回来了?”
      
      扶风未及答话,就见一团火球直扑过来,一头撞进他怀里。
      
      “扶风!你这混蛋,怎么可以丢下我就走了?”小狐狸大声嚷嚷,拼命用爪子挠扶风的衣服,眼泪却扑簌簌地流了下来。
      
      扶风皱眉,嘶,触到伤痕了,好疼。
      
      “扶风?”小狐狸惊觉,见扶风一头冷汗,脸色发白,顿时慌了,“你受伤了?伤在哪里?要不要紧?”
      
      “我被相爷罚了……”
      
      寒柳以为他在对自己说,连忙扶住他,紧张地问道:“相爷有没有说不能上药?”
      
      扶风懵懂地看他一眼,摇摇头。
      
      寒柳呼出一口气:“谢天谢地,那么问题就不算严重,来,扶风公子,我扶您去上药。”
      
      不算严重?扶风又看他一眼。
      
      寒柳咧嘴笑了:“若是这府里侍卫犯了大错,按规矩,罚了是不可以上药的。可相爷没有不准您上药,就说明您犯的错不大。”他挠挠头,“可是,扶风公子,您犯了什么错?您不是被劫持了么?好不容易回来,相爷应该开心才是。这些天您不知道,相爷面上镇静,可所有伺候他的下人都看得出,他在担心您,他在害怕。”
      
      扶风心头一热,眼眶也微微发热了。
      
      “还有公子,您可不知道,公子连做梦都在叫扶风哥哥,常常从梦中惊醒,一头冷汗。”
      
      小狐狸见扶风脸上露出既温柔又心疼的表情,撇了撇嘴。这个没义气的!我也在为你担惊受怕,可你没瞧见!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