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十四章天心

      虾兵蟹将们瞠目结舌地看着扶风遨游的身姿,啧啧称奇。又看到久违的龙女炎冰,纷纷行礼,口称“公主”。
      
      冰绡神情恍惚,十年一梦,以为再也回不到龙宫了,没想到自己的儿子通过天心球将她召回。风儿他,真的是天赋异禀,不同寻常么?
      
      白影一闪,扶风又恢复人身,玉树临风般站在面前,对冰绡灿然一笑:“娘,孩儿可以留在人间了!”
      
      炎啸心道,这死小子,果然是有灵性的,自己本来想传点法力给他,想不到他凭借天心球,就得了这些法力。莫不是天意要让他留在人间?这怎么可能?天庭不去追究他这个人龙合生的小怪物已经算开恩了,还会助他一臂之力?
      
      炎焱怎么看外甥的笑容都觉得刺眼,这小子典型的冥顽不灵,一条道走到黑。而自己的妹妹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显然是因为了了她的心愿。她一个劲把儿子往商子牧身边推,就不想想自己的孤寂么!
      
      正想斥责几句,炎啸已息事宁人地抢过去:“冰儿,既然是天心球将你引来,我们便没有违反天规,不如趁此机会多留片刻,我们一家聚聚。”
      
      顿一顿,语声中带了喟然之意:“你的琼楼还是原样,从未变过。”
      
      冰绡长睫轻颤,眼角微湿,只唤了一声“爹”,便说不下去。扶风唯恐她难过,忙上来扶住她,轻道:“娘,进去吧。”
      
      珠帘卷,兰帐垂,玉宇琼楼,不在天庭,却在龙宫。人身鱼尾的女子,轻轻飘过,散落几许惆怅。
      
      扶风和炎啸父子陪在她身边,看她眉间浅浅忧伤,唇角却挂着微笑。不做流连,退出去,进大殿。炎啸让她躺在香妃榻上,宫女沏上香茗,为她轻轻理顺一头秀发。眉似远山、目若秋水,发如鸦羽,冰肌玉骨,仿若从前。
      
      扶风看着她,酸涩如纸上的水一般洇开。他心里有些动摇,他在想,自己若是留在龙宫,勤修法力,或许可以上达天庭,为母亲求情,还母亲龙女之身。可是他刚一转念,冰绡便猜到了,向他看过来:“风儿,不要妄想改变天意。”
      
      炎啸道:“这是何意?”
      
      “风儿想去天宫求情,求玉帝开恩,赦免母亲,让她重回龙宫。”扶风道。
      
      炎焱这才给外甥一个赞许的眼神,算你小子有良心!
      
      冰绡摇摇头:“不,风儿,不要这么做。一来,你是半人半龙之身,不够资格上天庭;二来,十年前娘被贬为鲛人后,曾见过南海观音。观音大士劝娘顺天应命,她说,一切都有定数。娘在龙绡宫并不寂寞,每日有姐妹们相伴,还有你和你爹,你们一直在我心里……”
      
      炎啸想,死丫头,你心里就没有我这个老爹么?
      
      “……龙宫同在南海,并不遥远,我常常怀念这里,想念你外公与舅舅。”
      
      这才像话!炎啸看女儿一眼。
      
      扶风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她总是这样,外表柔弱,内心无比刚强。这样的母亲,让他心疼,也让他骄傲……
      
      “风儿,不要担心娘,娘会过得好好的。只要你在你爹身边,娘就放心了。”
      
      炎焱叹气,这个痴女子,叫他这个当哥哥的拿她怎样!
      
      “冰儿,风儿才刚回来。无论如何,让他在龙宫待一阵子,爹要教他修炼法力,让他更加强大。这样,就算回去,他也能自保。”炎啸总算退了一步。
      
      炎焱也道:“你不在爹跟前尽孝,就让风儿代你陪爹一阵子,这并不为过吧?”
      
      冰绡想起以前父亲如何宠爱自己,心下愧然,拒绝不了,只能道:“既如此,风儿你便留下数日,陪陪外公与舅舅吧。只是,你爹那里……”
      
      “不用担心,风儿找个理由,修书一封,我差人送到相府去。”炎啸道。
      
      “是,外公。”既然如此,扶风也不好多说什么。
      
      冰绡暗暗松一口气,露出微笑,侧身看父亲,道:“谢谢爹……”一语未了,骤然感觉一股大力袭来,身子不由自主被卷起来。
      
      扶风猛地站起来,惊叫:“娘!”奔上去,伸出手,一条衣带从掌心拂过,倏忽间,雪衣人影像被卷入无形的空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扶风冲进内宫,一直冲到天心球前,看到紫色氤氲内,一抹白色身影烟一般散去。视线中只留下她回首时惊鸿一瞥的表情,含着依恋,更含着期望。
      
      扶风双手抱住天心球,“娘……”低喃声回旋在喉间,“孩儿一定要救您!”
      
      炎啸父子紧跟其后,相视叹息。
      
      一封信,规规矩矩地写好,谎称师父临时有事,未及通报,就将自己带走。向相爷告罪,离开数日,回头自请责罚。并请相爷代为上禀陛下云云。
      
      一边写,一边心中暗道,师父,对不起,徒儿又拿您当挡箭牌,您若知道,会不会生气?
      
      炎啸差人将信送往相府。扶风便在龙宫住了下来。
      
      静夜,扶风徘徊在天心球前,几番犹豫,终于将掌心贴上天心球。闭上眼,脑子里掠过一个个人影,然后睁开。
      
      兰芷宫,烛影摇红。云裳躺在床上,双颊染着病态的嫣红,压抑的咳嗽声声声传来。入画端着药碗过来,添香伸手扶她:“公主,起来吃药吧。”
      
      扶风的心脏狠狠收缩了一下,云裳她,怎么病了?
      
      云裳费力地吞咽着苦药,吃完漱了口,抬起迷蒙的眼睛:“添香,入画,相府可有消息来?”声音低哑,微微喘息。
      
      两名宫女相视一眼,似不忍心:“公主,还没有。”
      
      “那,卫统领那边呢?”
      
      “也没有。”
      
      云裳的衣袖无力地垂落下去,黑发衬着尖削的下巴,像易碎的瓷器。
      
      “这个时候,我不该病了。”
      
      “我的好公主,您难道还想自己出去找他?”入画心疼地看着她。
      
      “是的,我要去找他。”云裳坚定地道,“所以,我要尽快好起来。”
      
      “公主,您是忧心过度,才会生病。这病,也是因他而起。”添香劝道,“听奴婢一言,安心养病要紧。太后娘娘和陛下、皇后娘娘可都为您担心呢。”
      
      云裳怔然:“好不容易出了狱,又被人劫走,此刻不知是生是死,我怎能不担心他?”
      
      “扶风公子武功高强,悄无声息地劫走他,恐怕不是易事。依奴婢之见,扶风公子怕是临时有事,不告而别。”入画道,“公主但放宽心,说不定明日扶风公子就会回来的。”
      
      云裳缓缓点头:“但愿如此……”
      
      扶风呆立在那儿,云裳,你何苦如此?何苦让我心痛?
      
      相府,商略雨抱着小狐狸,站在父亲面前。商子牧背着手,看着窗外。
      
      “四方城门都查过,没有可疑之人出去;禁军在全城搜索,也没有半点消息。扶风好像凭空消失了。”商子牧声音低缓,衬着夜色,更显沉重。
      
      “一定被关在城里某个地方。”商略雨道。
      
      小狐狸狠狠瞪他一眼,早上还在安慰我,说扶风不会有事,可你心里明明猜测他出事了!以为我听不懂么?
      
      “我怀疑一个人,可无凭无据,没法搜查。”
      
      “是谁?”商略雨立刻警惕起来,小狐狸的耳朵也竖直了。
      
      “现在不能说。”商子牧道,“不过,穆祖良被转到天牢了,陛下派人严加看守,想从他身上打开缺口。”
      
      扶风心念电闪,那个吉师爷,自己不是可以看看他在干什么么?正想着,天心球内画面一闪,又出现了另外一幅景象:韩铮与顾听雪在玲珑斋门口。
      
      “韩捕头?你怎么会在这儿?”
      
      “偶尔经过。”韩铮酷酷的样子。
      
      顾听雪看着他:“商扶风怎样了?”
      
      韩铮一笑:“你就只会关心他?”
      
      顾听雪瞪他一眼,不说话。
      
      “他可是公主心目中的良婿。”
      
      “公主?哪位公主?”顾听雪微微变色。
      
      “陛下的小妹,丞相的小姨子,云裳公主。”韩铮勾起唇角,那笑容有说不出的味道,“顾姑娘,你好好想想吧。”
      
      “你!”顾听雪面上微泛红晕,“我不知道,韩捕头除了热衷公务,还这么爱管闲事。”一拂袖子,“告辞了。”转身进玲珑斋。
      
      韩铮看着她的背影良久,轻轻吐出一句话:“我可不是爱管闲事。”
      
      扶风暗暗奇怪,自己并未想到顾听雪,为何天心球会显出她?而且看她的样子……难道也喜欢上了自己?
      
      他重新将手掌贴到天心球上,冥想吉师爷,睁开眼时,天心球却暗了下去。
      
      是我法力太浅,不能奢求太多么?扶风暗暗纳罕。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