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含珠子

      热腾腾的粥摆在眼前,扶风呆呆地看着,神思不知道飘到了何方。
      
      “吃吧。”商子牧瞥他一眼。
      
      扶风抬眸看他,被蒸气濡湿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氤氲:“是,谢谢相爷。”垂在桌下的左手,指尖微颤,像是什么情绪,想要释放出来,却偏偏必须忍着。
      
      “扶风,你可千万不能流泪啊。”小狐狸在桌子底下吃饭,轻轻用前爪拽了拽他的裤腿。扶风低头看它,用眼神说:“放心,我知道。”
      
      小狐狸吃了一个煎鸡蛋,抹抹嘴上的油,笑嘻嘻地道:“丞相家的厨子果然不一样,只是普通的鸡蛋,就能煎出这么好的味道。看来,当官真的很不错。我看,你还是听相爷的话,去考个武状元吧。以后,我就可以跟你吃香的喝辣的了。”
      
      扶风瞪它:你闭嘴!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要的不是这个。”小狐狸撇撇嘴,咕哝了一声,“我不说就是。”
      
      商子牧看看桌子底下的小狐狸,再看看扶风,心里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他觉得刚才这只小狐狸在跟扶风“说话”,虽然扶风没有说什么,可他就是觉得他们之间在互动。
      
      遇见他们俩,自己真的有些凌乱了。
      
      “食不言,寝不语,小混蛋,你安静些。”丞相大人漫不经心地教训。扶风惊讶地睁大眼睛,相爷这是……开玩笑吧?雪舟差点被呛到,拼命忍着笑意。
      
      小狐狸缩缩脑袋,可怜兮兮地看商子牧一眼,低头舔盘子。
      
      吃过早饭,商子牧对扶风道:“既然决定跟我上京,你去把你的行李拿来吧,正好我们在等王安、赵平回来,有的是时间。”
      
      “草民……”
      
      “不必拘礼,这一路同行,还是随意些好。”
      
      “是,相爷。”扶风欠了欠身,“我只有一些换洗衣物,这便去拿来。”
      
      商子牧点头,又吩咐雪舟道:“把你的房间收拾收拾,让扶风与你住在一起吧。”
      
      “小的遵命。”
      
      等扶风与小狐狸离去,雪舟忍不住问道:“相爷,您真的要帮扶风去参加武举啊?”
      
      商子牧看向窗外,窗子打开着,他看到扶风雪白的身影掠上岸去,风一样消失了。他若有所思地低喃:“这少年,真像天外飞仙,倏忽而来,倏忽而去。有这样一身绝世武功,若能报效朝廷,便是朝廷之福。”
      
      “可是,我们连他的出身来历都不知道,万一他是坏人……?”
      
      “你觉得他像么?”商子牧像在问雪舟,又像在问自己。
      
      “小的也说不好。”雪舟挠挠头,“凭直觉,他不像坏人。可小的见识浅薄,不敢轻易作出判断。相爷观人入微,当是有定论了?”
      
      商子牧淡淡一笑:“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短短交集,何来定论?我只觉得,他连求饶的匪徒都肯放过,应该是个心地善良之人。”顿一顿,眉间略有凝重之色,“这些年边关动荡,我朝缺乏良将。若能为陛下求得保家卫国的将才,倒是此行的意外收获。”
      
      雪舟露出一脸敬仰之色:“相爷总是这么忧国忧民。只是,相爷方才也说了,扶风连求饶的匪徒都肯放过,他心慈手软,身上没有杀伐之气……”
      
      “为将者若是一味杀伐狠决,那么,战争对他来说便只是杀戮。唯有心存忠勇,兼怀悲悯者,方能兴仁义之师。孙子云,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战争的最终目的不是战,而是止战。所以,这杀伐之气么,倒不是什么必备的东西。”
      
      “好吧。”雪舟收拾着桌上的餐具,“可扶风明明白白地说,他只要追随相爷,保护相爷啊。”
      
      “这个,我真不懂。”那种奇怪的感觉又上来了,“以他这么好的身手,他何必屈居人下?”
      
      雪舟得意洋洋地笑道:“还不是相爷您威名远播,天下人都景仰相爷?再说了,宰相门前七品官,给相爷当护卫,可是他的福分。我们府里张恒、李泰、王安、赵平,还不都是皇上从宫里调拨来的侍卫,从八品的官?叫小的说,相爷您若信得过扶风的人品武功,干脆将他举荐给皇上,求皇上封他个官,借调到相府来当差,这样岂非两全齐美?”
      
      商子牧好笑地道:“看来你心里早已在维护他了。”
      
      雪舟嘻嘻笑道:“其实,小的的确挺喜欢他的。我想,张、李两位大人嘴上不说,心里对他也是佩服的。”
      
      “哦?”商子牧扬声,“张恒、李泰!”
      
      张恒、李泰走进来,抱拳行礼:“相爷有何吩咐?”
      
      商子牧看着他们,唇角挑起一个细微的弧度:“我想问问,你俩对扶风怎么看?”
      
      “呃……”两人面面相觑,都有窘意。
      
      “我说过,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所以,我问的,不是武功,而是你们对他本人的看法。”
      
      张恒一低头:“回相爷,属下看不透他。”
      
      “怎么说?”
      
      “不知道,只是感觉,他很神秘,很……妖孽。”
      
      “妖孽?”商子牧一怔,“这少年虽然长相俊美,可并无半点媚态。”
      
      “不,不是,属下的意思是……”张恒尴尬地红了脸,说话也结巴起来,“属下并不是……指他长得妖孽,而是他身上那股子味道……不像人……”
      
      李泰看他一眼,像是怪他不懂措词:“相爷,其实张恒想说的是,这少年身上没有烟火气。”
      
      商子牧赞同地点头:“我也有此感觉,想来,这与他那位师父有关。他从小跟他师父过与世隔绝的生活,说不食人间烟火,也不为过。”
      
      “是,相爷说的是。”张恒如释重负地松口气。不知为什么,明明他们相爷是那样随和的人,他们偏偏在他面前不敢有半点造次。
      
      “那么,你们对他可有意见?”
      
      “意见?怎么会?”张恒急忙道,“我们都是练武之人,技不如人,甘愿服输,又怎会对他有意见?何况,他,他其实还是蛮可爱的。”
      
      “对,不仅可爱,而且有心,愿意为相爷分忧。”李泰补充。
      
      商子牧微笑,目光从自己的爱将脸上移过去,看来,短短两次见面,他们都已经被扶风俘虏了?
      
      扶风回来时只拎了一个简单的包裹,随雪舟到房间里安置妥当,雪舟道:“相爷要看文书、写奏折,他吩咐我给你拿些书来,供你消遣解闷。我要在相爷身边伺候,你若有什么需要,可以出去找张恒他们。”
      
      说着调皮地一笑:“放心,你虽然打败了他们,他们对你可没意见。”
      
      扶风愧然道:“是我的不是,我会找机会向他们道歉。”
      
      “不用,不用,他们输得起。说不定啊,心里对你佩服得不得了呢。将来你成了他们的头,他们也会心服口服。”
      
      扶风一愣:“你说什么?”
      
      雪舟拍拍他的胸,用大哥哥一般的口气道:“以你的本事,将来官阶肯定比他们高。到相府当差,他们自然得听你的。”
      
      扶风又惊又喜道:“你的意思是……相爷肯收我了?”
      
      “我可没这么说。”雪舟冲他挤挤眼睛,“不过,咱相爷心软,你多求求他,他说不定就答应了。”
      
      小狐狸在床上打了个滚,给扶风抛去一个“我说是吧?你只要多磨磨他就成”的眼神。
      
      官船起航后,顺风顺水,驶得很快。只是接下来的一天里,扶风都没看到商子牧。听雪舟说,商子牧一直在处理公务。
      
      “他好辛苦哦。”小狐狸老气横秋地道,“这就是所谓的能者多劳吧?”
      
      “他代天巡狩,这一路有多少事情要处理,回京还得事无巨细向陛下禀奏,自然不得空了。”
      
      小狐狸点点头。
      
      深夜。雪舟与小狐狸都睡着了,扶风却睡不着。他看着窗外的月光,呆呆出神。就在这时,他听到一个声音从水面传来:“含珠子——含珠子——”那声音不是人类的声音。
      
      扶风猛地跳起来,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他打开舱门,悄无声息地出去,闪电般避过巡夜的守卫,飘到船尾。
      
      月明如水,扶风清楚地看到,一只大龟正在向官船游来,那喊声正是大龟发出来的。
      
      扶风飞身掠起,踏着水面,凌波而去,转眼便到了大龟身边。足尖一点,轻轻落在大龟身上,蹲下-身,低声唤道:“老龟公,你怎么来了?”向船尾看了看,道:“这里说话不便,你游开些。”
      
      大龟划拉四肢,游离官船,直到拉开百米距离,方停下,扭头看扶风一眼,道:“你娘叫我来的。”
      
      “我娘?”扶风紧张地道,“她出什么事了?”
      
      “没,没有。”大龟嗡声嗡气地道,“你娘已经知道你上了你爹的船,她很高兴,她托我来对你说,要听你爹的话,好生侍奉他、保护他。她说,朝廷之中波谲云诡、邦国之间风云万千,你要学会帮助他。若有什么意外,便去龙绡宫找她,一切后果,由她承担。”
      
      扶风心中一阵酸涩,喃喃道:“我都记下了……老龟公,她还说了些什么?”
      
      “不要记挂她,安心待在你爹身边,要敬重夫人、爱护弟弟,凡事忍让,不要冲动……还要注意隐藏自己,不要露出破绽,千万别喝醉……”
      
      “这些,娘都已经吩咐过了。”扶风叹息,“请对我娘说,我已经长大,我懂得分寸,请她不要担心我。我会好好的,让爹开心。”
      
      老龟点点头:“含珠子,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对了,我老糊涂了,记性不好。你娘还说,你出生时含着的那颗珠子,是颗灵珠,应该有起死回生之效。必要时,可以用它试试。”
      
      “我知道了,谢谢你,老龟公。”
      
      “那我走了,再见。”
      
      扶风飘开,踏波而回。刚刚走到房间外,就见一条人影站在门口,竟是商子牧。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