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八章受封与家宴

      吉卿醒来时见身旁的女子脸色苍白、眼皮红肿,目光呆滞地看着床顶,如花的脸在一夜之间憔悴了。
      
      他自己也没睡好,夜里时不时听到于翠在睡梦中哭泣,有些心烦,又有些心疼,十分复杂的情绪。
      
      “翠儿,已经过去了。”他坐起身,理好她鬓边的发丝,“别想太多,节哀顺变吧。”
      
      于翠的眼珠微微动了动,转向他,仍然无神,连声音都是嘶哑的:“为什么……你不救他?”
      
      吉卿皱皱眉,无奈地道:“程大人只审过他一次,掌了嘴,连用刑都没用,可他就是一心求死,就那么去了,我哪里来得及想办法救他?昨晚我都跟你解释过了,可你……”一声叹息,“我知道你心里难过,解不开那个结,可是我得回衙门里去了,不能留在家里安慰你。翠儿,你不是弱女子,你该想得开的。”
      
      于翠惨笑:“他的尸体……”
      
      “还在刑部,我回去问问程大人,陛下有何旨意。你放心,若是丢在乱葬岗,我一定想法子把他好好收葬便是。”
      
      两滴眼泪又沿着于翠的眼角滚落下来,吉卿伸手为她擦去,道:“果然女人是水做的,昨晚到现在,你已经流了多少泪?看,眼睛肿得像核桃似的。其实,你跟他之间难得见面,有多少感情?”
      
      一边说一边披衣起床,又道:“你也起来吧,稍后去那边回个话,就说你爹已经报了恩、尽了忠,他死得其所了。”
      
      于翠慢慢撑起身子,扶着额头,只觉得头晕目眩。定了定神,才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吉卿已穿好衣服,回头对她道:“我叫丫环进来服侍你,出门小心些,到那边克制着一点情绪,别让主上以为你在怨他。你们父女受他恩惠太多,我也是。”
      
      于翠看他一眼,眼里都是悲哀,却还是顺从地应了声“好”。
      
      吉卿开门出去。于翠慢慢低下头,把脸埋进掌心,肩膀抽动着,却发不出声音。
      
      御书房,微泫打量着站在面前的扶风,一身左龙武将军的官袍,穿在少年身上,更显得他身材挺拔、英姿飒爽。那双眼睛仍然干净清洌,可是与第一次见面时有些不同了。他从它里面看出深度,还有一种由内而外的力度。
      
      那张脸,程铁生说得果然不错,太像商子牧了。微泫有种错觉,仿佛商子牧就站在扶风旁边,两张极其相似的脸,一文一武,珠联璧合…….
      
      把脑子里的奇怪念头扫去,微泫唇边微泛笑意:“商扶风,你已决定受封?”
      
      扶风垂眸:“是,陛下。”
      
      “是什么让你改变了主意?”
      
      “是……”扶风刚想说是因为相爷的教导,突然想到上一次皇帝讽刺他眼里只有丞相、没有天子的话,忙改口道,“草民受陛下恩德感召,又受相爷教导,愿粉身碎骨报效朝廷、报效陛下。”
      
      微泫心道,这小子够聪明。
      
      “可你身上还背着洞庭十八寨的嫌疑,对此你怎么说?”
      
      扶风看他一眼,眸子清亮,唇边漾起一抹明朗的笑容,像一注阳光洒进御书房:“陛下英明睿智,草民绝不担心。”
      
      好,连这种四两拨千斤的说话方式都像子牧了,还真难想象他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
      
      “那么,商扶风,你听封吧。”
      
      扶风双膝跪下,听微泫道:“朕封你左龙武将军,授从三品官衔,暂居相府,不另设府第,回去休息一天,明日上任。圣旨稍后差人送至相府。”
      
      扶风恭恭敬敬地叩首:“臣商扶风谢主隆恩!”
      
      “起来吧。”
      
      扶风站起,微泫又道:“雨儿那小子可是与你一起来了?”
      
      扶风心头一跳,偷眼看看微泫的表情,看不出怒意,答道:“是,公子在外面候着。”
      
      微泫扬声:“传商略雨觐见。”
      
      商略雨揣着小狐狸,大步走进来,还未行礼,先向微泫摆出一脸笑容。微泫嘴角抽了抽,这臭小子,又要用这一套蛊惑人心!
      
      “雨儿拜见皇舅,向皇舅请罪,谢皇舅恩典。”清脆的声音宛如珠玉落进银盘,又因为尾音上扬,带着愉悦,听来更加让人觉得舒服。
      
      小狐狸用极低的声音咕哝了一句:“这鬼精灵,果然能哄人。”
      
      扶风听到了,也忍不住露出微笑。
      
      “起来吧!”微泫没好气地说了句。
      
      商略雨站起来,又弯腰向微泫鞠了一躬:“雨儿还要代扶风哥哥叩谢皇恩。陛下英明,真乃朝廷之福、百姓之福。雨儿身为沐月皇朝的子民,何其幸也!”
      
      小狐狸闭闭眼,这小子,嘴真甜。这皇帝,看来也是个吃马屁的人。
      
      果然听到微泫的声音明显柔和下来:“在狱中陪你扶风哥哥,辛苦了。你俩一起回去吧。”
      
      扶风不敢置信地看了微泫一眼,那句“扶风哥哥”,那句“回去”,令他心里一片温暖,原来,这个皇帝也是有人情味的。
      
      商略雨也是惊喜地睁大眼睛,笑容更甜了:“是,谢皇舅!”
      
      “记住,以后再乱说话,朕绝不轻饶!”微泫不急不缓地补了一句。商略雨站直身子,恭敬应道:“雨儿铭记皇舅教诲,绝不敢放肆了。”
      
      两人出来,小狐狸连忙探头看扶风,示意他将自己接过去。扶风笑道:“小混蛋又耐不住寂寞了。来,我来抱着它。”
      
      小狐狸瞪他:“我才不是耐不住寂寞,我是觉得闷得慌!干嘛不让我堂而皇之地见人?我有那么见不得人么?瞧我这身皮毛,多漂亮,瞧我……”
      
      扶风接过来,敲敲它的脑袋:“废话真多。”
      
      商略雨好奇地道:“扶风哥哥,你听得懂它的话?”感觉,他们好像在交谈嘛!
      
      “不是,相处久了,就有一种默契。”
      
      商略雨摸摸小狐狸的毛:“小混蛋,什么时候你也能跟我默契呢?”
      
      小狐狸给它一个灿烂的笑容,好像在鼓励他。商略雨只觉得心里痒痒的。
      
      “雨儿,相爷这会儿在哪儿?”扶风问。
      
      “在凤阁办公呢。”
      
      “我想去见他。”
      
      “好,我带你去。”商略雨说完,又略有迟疑,“可是,你不想见我小姨么?”
      
      “不,我不能进内宫。”
      
      “我可以带你去。”
      
      “不要。”扶风说话有些费力,“我不想有损公主清誉。”
      
      “扶风哥哥,你好迂腐!男子汉大丈夫,喜欢一个人还要畏首畏尾!”商略雨睁大黑眼睛,不满地瞪着扶风。
      
      扶风避开他的目光:“雨儿,你不懂……”
      
      “就知道说这句话!你到底喜不喜欢她嘛?”
      
      “我……”扶风恍惚了一下,喜不喜欢?谁能告诉他喜不喜欢?想起她时会心痛,这算不算喜欢?“不,我现在还不想考虑婚姻大事……”
      
      小狐狸叹口气:“扶风,人家问你喜不喜欢,不是考不考虑。”
      
      扶风抿了抿嘴唇,从侧面看过去,商略雨只觉得他脸上罩着一层清冷的光,连阳光都似乎没了温度。
      
      “雨儿,你不用管这件事,专心读书练武要紧。”又一次摆出哥哥的架子。
      
      商略雨沮丧地哦了一声。
      
      看到扶风的时候,商子牧眼前一亮。那种明显的赞赏从他湖泊般的眸子中流露出来,令扶风心头一热。他单膝跪下,向商子牧行礼:“属下参见相爷。”
      
      商子牧伸手相扶:“不必多礼。”唇角扬起,拍拍扶风的肩膀,“我就知道陛下一定会放你出来的。穿上这身官服,更加威风了。年少俊彦、武功盖世,能够为朝廷效力,乃朝廷之福。”
      
      不等扶风表示谦逊,商子牧扭头对儿子道:“回去吩咐管家准备宴席,庆贺团聚。”
      
      商略雨兴高采烈地应道:“是,爹!”
      
      扶风又有瞬间的失神,团聚,这个词……
      
      乌雀街的白天十分热闹,扶风与商略雨轻轻松松地走在街上,小狐狸则东张西望,寻找新鲜事物。
      
      蓦然,扶风背上肌肉一紧,感觉有一道锐利的目光从背后射来。他扭头,见一家茶馆的二楼上坐着一名黑衣人,那人正从打开的窗口盯着他。
      
      像是有一道强烈的电波击穿他的心脏,他没来由的全身一颤。
      
      正想再看时,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商扶风!”
      
      他回头,正看到顾听雪带着一名丫环急步走来,一脸欣喜与急切,好像十分渴望见到他。
      
      扶风向她微笑:“顾姑娘。”
      
      顾听雪上下打量他:“你出来了?怎么这身打扮?”
      
      商略雨自然地挡在扶风面前,道:“顾姑娘,我们正赶着回家,改日再去拜访姑娘吧。”
      
      扶风苦笑,轻轻拉开商略雨,彬彬有礼道:“陛下开恩释放了我,我正要与公子回相府去,巧遇姑娘,正好多谢姑娘在刑部仗义执言,说了真话。”
      
      顾听雪呆呆地看着扶风,眉宇间掠过一抹迷茫,靠近这个人的时候,自己的心跳变得缓慢,像负载着忧伤,为什么?
      
      “商……公子,可否告诉我,你从哪里得到的那三颗珠子?”
      
      扶风一呆:“抱歉,顾姑娘,这是我的私事。”为免生事,这下是扶风自己拉着商略雨走了,“我们回去了,后会有期。”
      
      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顾听雪怅怅地垂下目光。
      
      夜晚,相府里设起家宴,一室温馨。扶风坐在商略雨边上,一直感受到云英公主在观察他,他心中十分不安。是因为自己的长相越来越像父亲么?
      
      “扶风,庆贺你封官,来,我敬你。”美丽的公主,和熙的笑容,无法抵挡,也不敢抗拒。可是,扶风心里隐隐害怕着,以前喝醉了会变成鲛人,现在呢?
      
      “扶风不善饮酒。”商子牧微笑着为扶风求情。
      
      “今天这么好的日子,便是喝醉了也无妨。何况他是练武之人,醒酒还不容易么?”
      
      商略雨难得见母亲对人这么热情,十分高兴,笑得露出一口小白牙:“娘这么好的兴致,爹可别扫了她的兴哦。扶风哥哥,你一定海量,就喝吧。”
      
      “是,属下遵命。”扶风举杯一饮而尽。
      
      “还有张恒、李泰、赵平,他们也要来敬商大人一杯。”云英公主笑盈盈地道。
      
      “好吧。”难得气氛这么热烈,商子牧也不忍拂了大家的意思,便对扶风道,“吃完去泡个澡,擦点薄荷膏,当不会起疹子。反正有雨儿照顾你呢,你就放开喝吧。”
      
      “是,相爷。”父亲的话,扶风更不敢违逆,他心里暗暗想着应对之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儿童节,不能冷落了我们风儿和雨儿,所以,见缝插针地更文了o(∩_∩)o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