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七章转机

      瞥见他那抹笑意,商子牧也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道:“程大人,就算扶风真是我兄弟,那也是我的家务事。可程大人这刑部的事,可还需特别谨慎啊!明日陛下面前,程大人想好怎么交代吧。”
      
      程铁生的面部表情立刻有些僵硬。
      
      他们俩自认为说话很轻,可扶风和小狐狸都听见了。小狐狸用爪子拍拍扶风:“嗨,你家父亲大人一点都不肯吃亏啊!”
      
      扶风却在为那句“兄弟”而内疚,不能认父倒也罢了,还被人误会是兄弟,自己如何担当得起?
      
      商子牧放慢语调:“程大人这刑部,该好好清理一下了。”
      
      “……是,下官省得。”这教训,不得不吸取。
      
      到中庭,商子牧止步:“程大人不必相送,早些歇息吧。若有进一步消息,还请知会本相一声。”
      
      “不,下官送相爷到门口。”程铁生语气中透出几分敬意。
      
      商子牧见他也不下令把扶风押回牢里,倒像要与扶风一起送他到门口,心下讶然,但颇为受用。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灯光下,扶风那张年轻英俊的脸棱角变得有些模糊,只有那双黑瞳灿若星子,目光一直追随着他。
      
      商子牧侧首,给他一个安心的笑容。扶风心里暖暖的,唇角也不自禁地扬了起来。
      
      程铁生心道,这两人还不是兄弟?连笑容都如此默契。
      
      送走商子牧,程铁生才命衙役将扶风带回牢里,扶风欠身,低低道:“谢谢程大人。”程铁生脸上有些松动,挥挥手:“去吧。”那样子,完全不像对待囚犯,倒像对待自己的晚辈。
      
      牢门关上,商略雨把那床丝绸被子一铺,大眼睛里尽是笑意:“扶风哥哥,这可是爹特意命我拿来的哦。”
      
      “替我谢谢相爷。”
      
      “干嘛要我去谢,你自己亲自去谢吧。我猜你很快就可以出狱了。”
      
      “不,何穆之死与洞庭十八寨的宝藏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我恐怕一时还出不去。”
      
      商略雨想想也是,苦恼地皱眉。
      
      “你的事怎样了?”扶风问。
      
      “皇奶奶为我去陛下面前说情,陛下知道了何穆的事,说我立了一功,准我将功补过。”商略雨一歪脑袋,“所以,我自由喽,哈哈。”
      
      扶风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头,心里说不出的疼爱:“这就好,我怕皇宫拘了你这孙猴子进去,岂不苦死?”
      
      商略雨抱住他的手,笑着摇摇:“知我者,扶风哥哥也。”
      
      当晚,相府,商子牧睡得很不踏实。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父亲对他说:“牧儿,扶风是你的弟弟……”他从梦中惊醒,看着窗外月光,恍然出神。
      
      “夫君,你怎么了?”旁边传来爱妻的声音。
      
      “云英,吵醒你了?对不起。”声音怅怅的。
      
      “你做噩梦了?”云英公主体贴地问道。
      
      “不是噩梦,只是一个奇怪的梦…….”商子牧苦笑,“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夫君…….”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事不能说么?
      
      商子牧道:“今日去看扶风,见他长得越发像我了,连程大人都怀疑他是我的弟弟。”
      
      “可你不是说不可能么?”
      
      “是啊,不可能的…….”商子牧喃喃。
      
      云英公主默然片刻,沉吟道:“只是,他看你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位自己敬重的长辈。而且,他一心投奔你,这里面难道没有别的原因么?我虽不去想,但总是有些担心。”
      
      “罢了。”商子牧微微叹息,“我已派王安去金陵,打听扶风所说的师父。若他在撒谎,则表明他存心欺瞒。到时,我少不得要好好问问他。”
      
      “既如此,夫君就不要烦恼了,好好安歇吧。”云英公主柔柔地道。
      
      “好。”
      
      半夜,韩铮敲响程铁生的房门:“大人,属下回来了。”
      
      门一开,程铁生披衣挑灯,出现在他面前。韩铮闪身进入,掩上门,程铁生问道:“如何?”
      
      “禀大人,属下一路跟踪吉师爷到家,吉师爷刚进家门,就被他的如夫人于翠拉到别院去了。属下□□而入,想要靠近偷听,却听到吉师爷在里面喝了声‘谁?’然后打开门来四下张望,样子十分警觉。”
      
      程铁生眉心一敛:“他果然是会武功的,竟然藏得这么深。”
      
      韩铮一惊:“大人?”
      
      程铁生摆摆手:“你继续说。”
      
      “是,属下退后些,凝神倾听,却听不清他们之间的对话,只是那于翠忽然哭起来,像是极力隐忍,但哭得肝肠寸断。”
      
      程铁生眉心深皱,十分费解的样子。
      
      “于翠一边哭,一边还跟吉师爷扭打起来,嘴里含糊地骂着什么,像是吉师爷捂住了她的嘴,不让她骂出来。然后吉师爷絮絮地劝慰她,好久于翠才稍稍安静,只是抽噎着哭。后来他们熄灯睡下,属下担心吉师爷趁如夫人睡着时出去,所以仍然守在外面。可直到半夜,吉师爷也没动静,属下便回来了。”
      
      程铁生慢慢点头:“这个于翠十分可疑,你去查查她的背景。”
      
      韩铮应是。
      
      第二天,早朝后,御书房。微泫听完程铁生的禀告,眸深如潭,默然良久。程铁生在这沉默中变得惶恐,扑通跪下:“陛下,臣驭下无方,甘受责罚。”
      
      “不必自责,起来吧。”
      
      程铁生松了口气,站起身,静候旨意。
      
      微泫拿起御案上一个册子:“这里是所有关于何穆的记录,你拿去,查一下那个于翠与何穆的关系。若是朕所料不差,这个于翠,当是何穆的女儿。”
      
      “是,臣也是如此猜测。”
      
      “你去释放商扶风,就说证据不足。何穆入殓,只说自然死亡。看在他服侍过太后的份上,就给他找个地方埋了吧。”
      
      程铁生一愣。
      
      微泫唇角缓缓勾起:“留意洞庭十八寨那个军师,看看这颗棋子,他们会如何处理。”
      
      “是,臣遵旨。”程铁生顿了顿,“陛下……”
      
      “有话就说。”
      
      “臣觉得那个商扶风简直太像丞相了,臣怀疑……”
      
      “朕在将云英公主嫁给子牧前,早已将他的祖宗十八代都查得清清楚楚,子牧绝没有兄弟。”微泫淡淡地看他一眼,“程卿无须多虑。”
      
      “是。”
      
      “吩咐商扶风,沐浴更衣,前来受封。”
      
      “是,臣遵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烟雨是亲妈,在儿童节前让扶风出狱了O(∩_∩)O~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