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章虞王微重

      扶风只觉得胸口像压了什么重物,沉得喘不过气来。他迷迷糊糊地看到一个黑衣人,用锐利深邃的眼睛盯着他,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他怒冲冲地扇了他一巴掌,然后唇齿开合,吐出锋利的词句。
      
      扶风很迷茫,他从没见过这个人,可又觉得似曾相识。有种莫名的忧伤笼罩着他,两滴眼泪顺着眼角悄悄滑落下来。
      
      黑衣人见他在梦中流泪,气得又给了他一巴掌,咬牙切齿地低咒:“有其母必有其子,这么软弱,动不动就流泪,真没出息!”他烦躁地站起来转了两圈,好像下了什么决心,又蹲下去,嘴一张,吐出一颗金色的珠子。
      
      那颗珠子悬在扶风头顶,缓缓旋转,发出灿烂的光芒。被光芒照着的扶风,脸上的悲伤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冷洌的寒光,从每寸肌肤、每个毛孔往外散发。看起来,就像一把出鞘的宝剑。
      
      许久,黑衣人收回珠子,满意地点头。一闪身,消失得无影无踪。牢房内漆黑沉寂,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而扶风,睡得更沉了。
      
      第二天扶风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这一觉睡得特别好,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是,脸上有些痛,伸手一摸,脸肿了。现在是春天,牢房里尽管阴湿,可是没有蚊子,无缘无故的,脸怎么就肿了?
      
      他伸手推推小狐狸,小狐狸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不满地嘀咕一声:“干嘛?一大早的,也不让我睡个懒觉。”打个哈欠,伸个懒腰,扭头看扶风。
      
      “小混蛋,你看看我的脸,是不是肿了?”扶风问。
      
      小狐狸揉揉眼睛,声音里仍然带着困意:“是肿了,可我保证,我睡相很好,肯定没踢你,也没打你......”忽然像被刺激了一下,凑到扶风脸前,睁大眼睛,几乎鼻子对鼻子。
      
      扶风吓了一跳:“怎么了?就算我脸肿了,你也不必露出这么惊讶的样子来吧?”
      
      小狐狸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稍稍往后退了退,不错眼珠地盯着他,像在研究什么稀罕物似的。
      
      扶风更加奇怪:“我脸上长什么了?”
      
      小狐狸捂了一下脸,喃喃道:“我不是做梦,我不是做梦吧?”
      
      扶风伸手敲了它一个暴栗:“疼吧?确定不是做梦了吧?来,告诉我,我脸上长了什么,还是毁容了?你怎么像见鬼似的看着我?”
      
      小狐狸挠挠头,打了个哈哈:“不,不是毁容,是更好看了,而且,跟昨天大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你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许多,脸上的轮廓更加......”努力寻找确切的表达方式,“更加硬朗,更加像男子汉了。”它做了个难度较高的动作:两只前爪抱起来,挺起上身,装深沉,“从气势上来说,你更像相爷了。不,比他多了锋芒,唔,就像宝剑从鞘里抽出来,刷一下,光芒万丈......”
      
      扶风失笑:“有这么夸张么?”想想自己肿着一张脸,还是隔夜脸,又在这阴森的牢房里,能有什么气势?
      
      “有,有,绝对有。”小狐狸摸摸下巴,“长相也更像相爷了,如果说以前有六七分像,现在就有□□分像了。跑出去,人家绝对会认为你们是兄弟。”
      
      扶风怔住,一夜之间,自己发生这么大变化?的确,若非小狐狸提醒,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真的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
      
      朝堂上,一片恭贺之声,连平日不上朝的虞王微重也来了。五皇子出生,又有金龙来朝,这样天大的喜事,值得史官大书一笔。
      
      至于那条传言中的小白龙,被大家称为金龙的“使者”,出现在哪里,谁也不会去追究了。
      
      虞王微重早已不理朝政,取而代之的是小王爷微澜。但作为先帝唯一的嫡兄弟、唯一一位留在京中的嫡亲皇叔,他在朝中仍然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每逢沐月皇朝有大型的庆典活动、外邦来朝、宫内盛宴等,都会请虞王微重出席。
      
      微重给微泫献了一份礼——他亲笔所画的《金龙朝谒图》,画得栩栩如生,如同昨夜场景重现。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礼物,可微泫却喜欢得不得了,当朝拿出来展示给众臣看,并连声向皇叔道谢。
      
      所有人都看出,皇帝心情好极了,满面春风,唇角带笑,少了几分威严,多了几分风雅,仿佛受了微重的感染一般。
      
      没错,昔日精明能干的虞王微重,自赋闲后,便日日舞文弄墨,醉心于书法与绘画。所以,即使头戴紫金冠,身穿朝服,站在金銮殿上,他看起来也如同穿着便装,闲庭信步一般。
      
      下朝后,清晏宫,微泫暂时抛开大堆奏折,邀了丞相商子牧、虞王微重一起品茶。
      
      微泫笑对微重道:“皇叔越来越年轻了,一派从容优雅,真叫朕羡慕。”
      
      微重道:“若论从容优雅,满朝谁比得过丞相?”目光移向商子牧,露出赞许的笑容。
      
      商子牧谦和道:“王爷过奖,臣不敢当。”
      
      微泫却道:“子牧莫要太谦了,无论人品、相貌、才华,放眼沐月皇朝,若子牧称第二,无人可称第一了。”
      
      商子牧还未说话,微重已道:“正是如此。”又跟微泫开了个玩笑,“只怪臣没有女儿,更不敢与陛下争,否则,早把丞相抢过来做女婿了。”
      
      微泫哈哈大笑。
      
      商子牧但笑不语。
      
      微重又道:“听闻丞相收了一名侍卫,叫做......?”
      
      “商扶风。”微泫提醒。
      
      “是,听说还是陛下亲自赐的姓。”微重用“陛下对你格外厚爱啊”的目光看商子牧,商子牧迎着他的目光,依然微笑,俊雅的样子让人嫉妒。
      
      “陛下不是封了商扶风做左龙武将军么?今日上朝臣怎会没有见到他?”这是微重问微泫的话。
      
      一句话倒提醒了微泫,微泫扬声道:“来人啊!”
      
      陈年进来,躬身待命。
      
      “传朕旨意,命卫晋将商扶风还押刑部。”
      
      “是,奴才遵旨。”
      
      微重一愣:“陛下,这是怎么回事?”
      
      “商扶风涉嫌一桩案子,朕已交刑部审问。”微泫不急不缓地品了一口茶,淡淡答道。
      
      微重一皱眉:“丞相,你破格向陛下举荐的人,怎会涉嫌犯案?朝廷用人,何等谨慎。你身为丞相,当知以身作则,如今这事,你叫文武百官怎么看!”语气已经有些严厉。
      
      商子牧毫不动容,不卑不亢道:“王爷虽然不问朝政,却依然心忧国事,令臣佩服。只是,扶风确实为朝廷立下了汗马功劳,也确实身怀绝技,否则,陛下不会亲自召见他、考校他的武功。臣若举荐有错,待真相大白之后,甘愿领受陛下惩处。”
      
      微重有些怒意,看看微泫,微泫道:“皇叔莫气,若是丞相有错,那朕也有错了。若丞相识人不明,朕这双眼睛也亮不到哪儿去。”
      
      微重面色一僵,随即苦笑道:“臣多言了。臣今日是来向陛下道贺的,不耽误陛下公务,臣就此告辞。”
      
      看他离去,微泫的眸子深了深。
      
      商子牧道:“陛下还有何吩咐?若没有,臣便回凤阁办公了。”
      
      微泫道:“雨儿......?”
      
      “他已进宫。”
      
      微泫满意地点头。
      
      兰芷宫,何穆的卧房内。何穆醒来时,只觉得脑袋昏沉沉的,他记不起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好像昨晚吃过晚饭就开始犯困了。
      
      睁开眼睛,他蓦然愣住,面前一张孩子的脸,唇红齿白,眉眼漆黑。是商略雨。
      
      而他浑身软绵绵的,使不出半点力气。
      
      “商,商公子?”他意识到不好,强装镇定,道,“您怎么会在这儿?”
      
      商略雨笑嘻嘻地道:“我来看看我家小姨啊,没想到遇到一件有趣的事。”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