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撼山易,撼相爷难

      少年沐浴在晨光中,衣袂翩飞。一头乌发简单地用发带挽起,被风拂动,有几缕飘到额前,衬着光洁的额头,说不出的动人。
      
      他站在岸上,身姿挺拔,白皙的脸庞被镀上一层光影,愈发显得眉眼黑亮,英气逼人,比起昨晚的清冷,别有一种阳光的味道。
      
      小狐狸趴在他肩膀上,雪白衣衫与它火红色的皮毛交相辉映,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目光。
      
      商子牧从官船里出来,看清岸上的情景,微微眯了下眼睛。这一人一狐,足可入画。而他心里那根弦,又无端被拨动了,奇怪的感觉。
      
      扶风见到商子牧,眼前一亮,唤了声:“相爷!”唇边绽开笑容,左颊泛起一个浅浅的酒窝。
      
      那个笑容,把商子牧身边的人都晃晕了眼睛。雪舟一边给商子牧端来椅子,一边心中暗道:其实,有这少年和火狐在府中,不失为一桩愉快的事。可是,相爷会收他么?这个人,连出身背景都不清楚,万一是坏人……长得这样,又看起来不像——他发现自己矛盾了。
      
      张恒和李泰站在商子牧背后,也在盯着岸上的少年。扶风接触到他们的目光,歉然一笑,两人对视一眼,表情有些缓解。
      
      “相爷,草民有一份礼物要送给相爷,可否容草民上船?”扶风又道。
      
      他人在岸上,说话的声音却好像就在商子牧耳边。少年人特有的清朗嗓音,带着一丝撒娇的味道。
      
      撒娇?商子牧暗暗摇头,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再看那少年,满眼期待,还有他肩上的小狐狸,也抬起头来看着他,一人一狐,眼神出奇的相似。
      
      商子牧有点发晕,自从见到这一人一狐,自己的心绪便有些乱了。
      
      他看到少年脚边躺着两个被捆绑的人,一动不动,像是被点了穴道。这,莫非就是扶风所说的“礼物”?
      
      他对张恒道:“请他上船。”
      
      “是。”张恒应一声,走到船头,对少年喊道,“我家相爷请你上船!”
      
      扶风大喜,一左一右拎起那两个人,身形掠起,宛如飞鸟般,轻轻落到商子牧船上。船头竟连一丝颤动都没有。
      
      张恒、李泰,以及在船舱里守着的另外两名侍卫王安、赵平都不禁大吃一惊,好轻功!好臂力!这少年看起来清瘦单薄,拎着那两名大汉,竟像拎两只小鸡一般。飞上船来,落地无声。
      
      小狐狸看到他们露出惊诧的表情,得意地在扶风耳边说了声:“赞!”
      
      扶风微微一笑,低声道:“你下来。”
      
      小狐狸蹭地一声从他肩膀上跳下来,直接扑向商子牧的怀抱。有过昨晚的经验,张恒李泰也不惊慌了,任由他们相爷抱住小狐狸。
      
      雪舟惊艳地看着小狐狸那身皮毛,阳光下那身皮毛更是耀眼。刚才小狐狸跳过来时,他简直觉得自己看到了一团闪光的火球。
      
      商子牧好整以暇地抚摸着小狐狸的毛,小狐狸立刻讨好地在他掌心蹭了蹭。商子牧微笑,看向扶风。扶风连忙跪下,恭恭敬敬地行礼:“草民扶风,参见相爷!”
      
      “不必多礼,起来吧。”
      
      “谢相爷。”扶风站起身,将那两个被捆绑的人拎过来,解了他们的穴道,喝令道,“跪下!”
      
      那两人挣扎了一下,被扶风一人一脚踢在他们膝弯,两人扑通、扑通跪倒在地。其中一人扭头瞪着扶风,破口骂道:“小兔崽子,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你要赏金,爷给你便是!”
      
      此人长得身材魁梧、人高马大,一张脸本有几分英武之气,可是有一道伤疤生生从左脸横到右边额头,将他的脸一劈两半;再加上他是一个独眼龙,左眼上戴着黑色的眼罩,整张脸便显得十分狰狞。
      
      虽然他被扶风废了武功,脸色苍白,又经一夜囚禁,头发蓬乱,样子狼狈,可他瞪着扶风的时候,右眼里射出凶狠的光,看起来就像一只受了伤的猛兽,犹有余威。
      
      而他身旁一人则长得矮小许多,穿一身灰褐色的衣服,跪在地上,阴沉沉的目光从细长的眼睛里射出来,在商子牧脸上扫来扫去。
      
      扶风盯着独眼龙,冷声道:“你们俩杀人无数、恶贯满盈,人人得而诛之!你当我贪图那些赏金么?我只是替天行道而已!”
      
      他向商子牧一抱拳:“相爷,可还记得去年在采石矶一带横行的那帮水寇?”
      
      商子牧还未回答,那灰衣人已冷冷哂道:“商丞相怎么会忘了他的丰功伟绩?我们七兄弟在这一带纵横多年,官府根本奈何不了我们。还是商丞相去年奉皇上之命,以文臣之身,率当地官兵,将我们一网打尽。商丞相年纪轻轻,却满腹韬略,令人可钦可佩!”
      
      最后四个字从齿缝里挤出来,令人感觉像毒蛇吐信,带着呲呲的声音,恨意毕露。
      
      商子牧看着这两人,眉心渐锁:“你们可是去年的漏网之鱼,沙里豹郭奎和水蛟阴漠?”
      
      独眼龙——沙里豹郭奎嘴角抽搐了一下,哑声道:“商丞相好记性!”
      
      商子牧抬眼看看扶风,意思是“怎么回事?”
      
      扶风道:“禀相爷,这两人带了十几名匪徒,潜伏在附近,密谋等相爷经过,动手行刺,以报去年之仇,正好被草民撞破,便擒了他们,特来献给相爷!”
      
      商子牧微露笑容:“你有心了。”
      
      小狐狸听到商子牧赞许的话,替扶风高兴,歪着头,笑眯眯地看他。
      
      扶风赧然低头:“这是草民应该做的。”
      
      “那,另外十几名匪徒呢?”商子牧问。
      
      “回相爷,他们向草民求饶,草民就将他们放走了。”
      
      “你倒老实!”商子牧投来教训的目光,“可知他们都是些烧杀抢掠的匪类?你怎可轻易将他们放走?你若知法,便该将他们送交官府,由官府论处!”摇摇头,颇有“早知你会如此”的意思,“毕竟是江湖中人,我行我素惯了。”
      
      扶风一惊,扑通跪下:“扶风知错了!相爷,扶风不懂事,还请相爷教诲。只是,扶风一心想要追随相爷,请相爷莫要嫌弃,扶风会改的……”心中悔恨不已,为什么,总是做错事?
      
      商子牧见他手足无措的模样,叹了口气:“罢了,你不是官场中人,我不该过高地要求你。起来吧!”
      
      扶风忐忑不安地看商子牧一眼:“相爷……”
      
      “起来!”商子牧加重了语气。
      
      “是。”扶风慢慢站起来,眼神变黯。
      
      “王安、赵平!”
      
      王安、赵平从船舱里走出来:“属下在!”
      
      “官船暂不起航,你们二人将这两名通缉犯押到元和郡衙,回来后我们再走。”
      
      二人躬身应是,押着沙里豹郭奎和水蛟阴漠走了。
      
      “扶风。”商子牧唤。
      
      扶风以为自己听错了,困惑地看商子牧一眼。
      
      “我叫你呢!”
      
      小狐狸激动地竖起耳朵,冲扶风吱了一声。
      
      扶风如梦方醒:“是,相爷。”
      
      “早饭吃过了么?”
      
      “啊?没有。”
      
      “那就留下用餐吧。”商子牧站起来,把小狐狸交给扶风,吩咐雪舟,“雪舟,去准备早餐。哦,对了。”想到什么,又扭头问扶风,“你这小狐狸吃些什么?”
      
      扶风一愣:“……它和我吃一样的。”
      
      商子牧饶有趣味地笑:“果然成精了啊。”
      
      小狐狸扬扬头,再次露出骄傲的表情。扶风赶紧把它的头摁进怀里。
      
      雪舟噗嗤笑了一声,飞快地进舱准备早餐去了。
      
      商子牧向扶风抛去一个“还不跟进来?”的眼神,扶风又是欢喜又是疑惑,抱着小狐狸跟上去:“相爷……”
      
      “这是对你的小小酬劳,不成敬意。”商子牧笑容优雅,“但你若愿意,我可以帮你一个大忙。”
      
      “什么?”
      
      “你想投身官府,报效百姓,很快便有一个机会。”商子牧瞥他一眼,道,“朝廷马上要开武考,我可以为你报名,让你参加。我相信,以你的身手,你必定可以夺魁。将来当了武状元,前途不可限量。”
      
      “不!”扶风断然道,“扶风只想跟随相爷、保护相爷,不求什么功名利禄!”
      
      “报效我一人,与报效朝廷,孰轻孰重?”
      
      “这……”扶风哑然,似乎,找不到更好的理由。
      
      “听我的话,我便带你进京。”好像在诱哄。
      
      “我……”少年犹豫。
      
      “去吧,去吧,路上慢慢磨他。”小狐狸低声怂恿。
      
      扶风点点头:“既然如此,扶风遵命便是。”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