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八章金龙乍现

      扶风呆呆地看着地面,源源本本告诉爹?要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在一团迷雾中。十年的认知突然被推翻了,爹是人,娘是鲛人,为什么自己会化身为龙?
      
      外表一直那么平静,可内心的迷茫与纠结却苦苦缠绕着他,刚才见到父亲,一下子像迷路的孩子见到亲人般,那么丢脸地哭了出来。
      
      不是为牢狱之灾,只为一颗心无所依傍。他甚至在害怕,害怕商子牧不是自己的父亲。这个从小在心里建立起来的高大形象,这个宛如神祗的男人,一直被他视作信仰般崇拜着。可如果他不是自己的父亲……
      
      怎么会?娘难道连自己的丈夫都分不清么?何况,自己对他,还有雨儿,都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这难道不是血脉相连的感觉么?
      
      见他发呆,商子牧有些气恼,又有些心疼。想到皇帝刚才的责备“教子不严、御下无方”,不禁苦笑。陛下,我的儿子不是被您、您妹妹还有您母亲宠坏的么?现在倒把罪责推到我身上来了。而扶风,我与他也不过是初识罢了。
      
      可是这小子,他的确有许多事瞒着我。
      
      “扶风,抬起头来看着我。”
      
      扶风僵硬地、一点点抬起头来,游离的目光终于对上商子牧的眼睛,刹那间,只觉得父亲的眸子像两个黑色的漩涡,把他卷了进去。他一阵心悸,脑子发晕,强烈的惶恐与愧疚令他挣扎着想要逃避,想要躲开他的目光。可是,他逃不开。
      
      “你是谁?”声音就在耳边,如同蛊惑。
      
      “属下……属下是您的侍卫。”
      
      “我问你的真实身份。”
      
      “属下已经向相爷禀明了一切……”爹,不要再追问了,孩儿不想骗您,可是孩儿不能说啊。
      
      商子牧被怄得不轻,突然很想把他拎起来打一顿,那种感觉,就像面对自己顽劣的儿子。他奇怪自己怎么冒出这种念头,可是这个念头太强烈,他根本控制不住。
      
      扶风感觉到父亲生气了,那张俊脸就在眼前,并没有怒意,可他就是感觉他在生气。他愈发愧疚,睫毛颤动着,要低头又不敢,样子更像心虚。
      
      “既然你承认是我的侍卫,那么,就得守我相府规矩。”一句话出口,威严油然而生,商子牧低声喝道,“看来,三十板子没有把你打醒,你要我在这牢房里亲手教训你么?”
      
      扶风条件反射般用手捂住臀部,又突然意识到这动作有多狼狈,迅速放开,脸烫得像要烧起来。
      
      不,不仅难堪,更不能让父亲看到自己的臀部。那里的伤痕已经完全看不见,光滑如玉。崔太医被自己糊弄过去,并没有检查他胸口与臀部的伤,可若是被父亲看见,自己岂不就露馅了?
      
      “相爷……”急得背上冒出汗来,他慌乱地回头,抓住商子牧的衣摆,结结巴巴道,“属下不敢……不敢欺瞒相爷的,只是,只是有些话没有说…….属下该死,属下愿招。”
      
      “哦?”商子牧唇角勾起极细微的弧度,臭小子,非要用这种方法“逼供”,他才肯说么?“那就说吧,仔细想清楚了,若有一句话欺瞒,我再不管你。”
      
      不知为什么,扶风从最后一句话里听出暖意,鼻子一酸,差点又流下泪来。暗暗嘲讽自己,是不是十年来不敢流泪,现在攒到一起,想要流个够?商扶风,你真没出息!
      
      轻轻松开商子牧的衣摆,垂手跪直,心中盘算,该从哪里讲起?
      
      偷偷揣摩商子牧的脸色,试探着问道:“相爷是因为那三颗珍珠,怀疑属下来路不正么?”
      
      商子牧瞥他一眼:“确切地说,不是三颗,是五颗。”
      
      扶风像被冷水浇头,一下子清醒了。原来,在青溪渡用的那两颗珍珠也被查出来了?官府办案倒也并不颟顸。难怪程铁生死死抓住珍珠不放。
      
      他这表情落在商子牧眼里,无疑证实程铁生判断不错。商子牧盯着他:“你出生富贵?”
      
      “不,属下从未骗过相爷,属下确实只是普通的江湖中人。”扶风急切地辩解。
      
      “普通江湖中人,竟然奢侈到用珍珠做暗器?”商子牧英挺的眉梢挑了挑。
      
      “不,不是,那次……只是为保护相爷,情急之下,才拿了珍珠……”这句是大实话,当时确是情急,只不过,他以为把尸体打入江中,小鱼帮他把珍珠叨走,就不会再留下后患。
      
      “那你的珍珠从何而来?”
      
      扶风的脑子飞速转着,父亲突然来到天牢,他毫无准备,临时编造谎言,还要滴水不漏……突然想到师父讲过的一个故事,灵机一动。
      
      爹,孩儿不得不再次欺骗您,师父,弟子不得不给您编造一个假身份,请你们原谅。
      
      心里默默忏悔,脸上露出纠结的样子:“相爷,此事关系到家师,本来家师严令,不得泄露他的身份。可属下更不敢欺骗相爷,忠孝难两全,属下只好舍孝而取忠……”漆黑的眼睛清澈无辜,“相爷可知,金陵有王谢两家,从前朝起便是鼎食之家、富可敌国?”
      
      “我知道。”商子牧微微动容。
      
      “家师……”扶风的声音低低的,带着些许惆怅,“他是谢家之后,名蕴之,在谢家排行第七。年轻时,家师不仅名满金陵,而且名满江湖。人人都知,谢家七少不好经商,却是天生的武学奇才。他嗜武成痴,未曾拜过师父,却学到了各大门派的精华,并自创剑法,被人喻为剑神。
      
      “他在江湖纵横十余年,几乎不曾遇到对手。可他一直孤身一人,不肯成亲。那时候他已到而立之年,而他的父母也老了。无论他们怎样求他、劝他,甚至逼他,他都不肯娶妻,只为……”
      
      “只为他喜欢的人是他六哥,对不对?”
      
      扶风吃惊地道:“相爷知道此事?”
      
      商子牧道:“我本江南人士,年少之时,听到许多掌故。其中一则,便是说谢家当年的奇才谢蕴之,因爱上兄长,事发之后,觉得无颜面对家人,更兼心灰意冷,便独自离去。有人说他远遁海外,有人说他归隐山林。从此之后,无人再见过他。”
      
      “是,他眼见他兄长成家立业,隐忍了十几年,仗剑天涯,躲避自己的感情。终于有一天,不慎事发。他怕给谢家带来污名,便悄悄走了。
      
      “他身为谢家之子,早年又行侠仗义、襄助他人,早就积累了无数财富。可归隐之后,他却过得十分简朴。他与明月为伴、清风为伍,淡泊如水。直到他捡到我,一个弃婴,他将我抚养长大,教我习文练武。”
      
      对师父由衷的敬爱,令扶风在叙述中充满感情,尽管,这个故事的主人不是他师父,而是他师父的一位朋友。如今,谢家真正的七少正在海外,他不怕谎言被拆穿。
      
      因为他的真情流露,令商子牧无法怀疑他。
      
      “那五颗珍珠是令师给的?”商子牧问道。
      
      “是,十年前师父出过一次远门,回来后带回那颗粉色珍珠;两年前他又出去,带回四颗白色珍珠。师父说是拿金叶子跟人换的,可究竟跟谁换的,属下并不清楚,所以,这些珍珠的来历,属下无法确定。属下只知,师父的六哥喜欢珍珠。后来,属下下山之时,师父给了属下两张金叶子,还有这五颗珍珠。”
      
      暗暗抹一把冷汗,要圆一句谎言,便得编无数谎言,这真是一件痛苦的事。
      
      商子牧只道他在为出卖师父而难受,心软下来,伸手扶他:“怪我不该逼你,令师有此经历,的确不愿为人知。你起来,坐到铺上跟我说话吧。”
      
      扶风见他和颜悦色,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顺从地起身,坐在地铺上,恭敬道:“是属下之过,草率行事,给相爷惹了麻烦。”
      
      “无妨。”商子牧温声道,“陛下英明,断不会冤枉好人。只是,我还要问你,你身上的毒是怎么解的?午后出现的白龙是怎么回事?”
      
      扶风茫然道:“当时阵雨过后,属下推开北窗透气,转身时不慎绊了一跤。这时,属下听见门外衙役惊呼,然后便来敲门,属下摔得几欲昏厥,好久才清醒过来,爬起来开门。属下看不见,根本不知道什么白龙。只是听衙役说什么看见白光,还有龙。
      
      “只是,经此之后,属下奇怪地发现,体内开始有了真气。属下便又服了一颗崔太医留的清露奇花丸,片刻之后,经脉之中有了暖意,真气涌动,属下连忙运功逼毒。大约半个时辰后,属下双目复明、内力澎湃。待公子回来之时,属下已经恢复如初。可属下没有告诉公子,怕隔墙有耳……”
      
      “你想继续示弱,好查出幕后黑手?”
      
      “是。”
      
      商子牧沉吟片刻:“看来,这所谓的‘白龙’给你带来了奇异的力量。”
      
      “属下不知。”
      
      话音刚落,就听一声巨响,仿佛凭空炸开一道霹雳,震得地面都摇了两摇。紧接着衙役杂乱的脚步声响起,有人惊呼:“金龙!看,一条金龙!在皇宫顶上!”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