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七章探监

      “奴才去相府时,丞相大人尚未回府,奴才见到了云英公主。云英公主道,府中下人也见到了疑似白龙之物,但只是转瞬即逝,并立刻起了白雾,扑朔迷离、不敢确定。”这是陈年回宫给微泫带回的消息。
      
      “民间有些江湖术士谎称能呼风唤雨、驱邪除病,更甚者能画符诅咒、奴役鬼神,其实都为妖术。臣昨晚夜观天象,见紫微星晦暗不明,周围隐有黑气,今日白龙骤现,必为叛逆之徒行妖作法,用幻象欺骗百姓,好让百姓怀疑帝王之威。陛下乃真龙天子,即使有龙出现,也会前来皇宫,向陛下俯首膜拜。所以,臣怀疑江湖出现了邪派组织,意图不轨。”
      
      “原卿所言有理,只是那白龙出现在刑部上空,怎会与邪派有关?”
      
      “微臣不知,请陛下查一下刑部可有外人进入。”
      
      “倒是有一位疑犯,被软禁于刑部,只是,他身中剧毒,即便有妖术,也难施法。”
      
      “若是如此,臣斗胆猜测,他的帮手就在刑部附近作法。”
      
      这是发生在钦天监监正原浩常与微泫之间的一段对话。微泫对他的判断不置可否,只是命他今晚继续观察天象。
      
      卫晋将扶风押入天牢,马上便回宫复旨:“禀陛下,臣已将商扶风关入天牢,并严令牢头,不得让任何人探视。”
      
      微泫问道:“商扶风状况如何?”
      
      “双目紧闭、脸色苍白、脉息微弱、脚步虚浮。”卫晋斟酌了一下词句,谨慎道,“只是,臣看商扶风尚能行走,意识也很清明,臣想,他暂时无性命之忧。”
      
      “你去抓他时,相府有没有旁人在?”
      
      “有,相府公子商略雨,他在陪伴商扶风。”
      
      微泫眸光一闪:“他作何反应?”
      
      “这……”卫晋感觉头皮发麻。
      
      “嗯?”淡淡一个鼻音。
      
      “回陛下,商公子他……他大为激愤。”
      
      “说了什么?”
      
      卫晋不敢隐瞒,只好将商略雨的话复述一遍。
      
      微泫脸一沉,一掌拍在案上:“混账东西!反了他了!”眸子中怒意翻涌,扬声唤,“来人!”
      
      陈年进来,躬身道:“奴才在。”
      
      “传朕旨意,从明日起,相府公子商略雨进宫,与三位皇子一起读书!”
      
      “……是,奴才遵旨。”陈年正要退下,微泫又叫住他,唇边闪过一丝莫测高深的笑意,“不必了,朕想,丞相今晚必会进宫,朕当面对他说。”
      
      陈年背上发毛,喏喏应是。
      
      微泫命卫晋退下,陈年小心翼翼地瞅瞅微泫:“陛下,是否仍到罗绮宫用膳?”
      
      “不,就在这儿吧。”今晚肯定不会太平。
      
      “是,奴才马上命人传膳。”
      
      陈年刚刚走出去,宫外就响起了内侍的声音:“禀万岁,云裳公主与崔太医求见。”
      
      微泫心道,这小妮子动作倒快:“宣。”
      
      云裳一身男装,与崔太医一起进来,拜倒在地。微泫见她这模样,皱了皱眉,语气中微有怒意:“平身。”
      
      崔太医看看云裳,云裳眉尖微蹙,抿着嘴唇,一双眼睛直直盯着座上的皇帝,眸子似冰水洗过似的,清亮透彻。他心里突地一跳,直觉夹在这对兄妹之间,是不智之举,赶忙先开口请示:“陛下,臣闻陛下已将商将军押入天牢,并严禁旁人探视,那臣是否仍要为商将军医治?”
      
      微泫抬了抬手,示意他稍等,把目光移向云裳。两兄妹对视着,仿佛在默默较劲。云裳的眼睛慢慢黯下去,心,那么痛,终于,撑不下去了:“皇兄……”声音低哑,“皇兄英明,莫要误信谗言。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朕自有考量。”一句话把云裳打回去。
      
      “可是,扶风被人陷害,身中剧毒,皇兄为何不先查明此事?”云裳的声音里有了抗拒之意。
      
      “云裳!”微泫怒喝,“朕说过朕已命刑部彻查此事,孰轻孰重,还不需要你来教朕!你总是忘了自己的身份!”
      
      云裳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是,臣妹知错。”
      
      知错,知错,口是心非!
      
      “只求皇兄允臣妹去探视扶风,臣妹要去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不必了,你留下与朕一起用膳。”
      
      “皇兄……”云裳哀求。
      
      “若你安安份份待在宫里,不再插手此事,朕依旧命崔太医去为商扶风看病,否则,朕收回成命。”
      
      云裳仿佛挨了当头一棒,脑子里一阵晕眩。
      
      微泫看着她,面上纹丝不动。
      
      云裳脸色苍白,慢慢垂下眼帘,颤声道:“是……臣妹遵旨。”
      
      微泫取出一块令牌:“崔卿,你拿朕的令牌,去天牢为商扶风看病。”崔太医应命而去。微泫看着失魂落魄的云裳,脸色缓下来:“云裳,坐吧。”
      
      云裳摇摇头,黑色的眸子中尽是痛楚,却苦苦压抑着:“臣妹回宫反省,抄写《心经》,不敢打扰皇兄,请容臣妹告退。”
      
      微泫微微一怔,低声道:“云裳,母后年事已高,莫要让她伤心。朕虽宠你,却也有个限度。你……去吧。”
      
      “是。”云裳应了,静静退去,留给微泫一个倔强的背影。皇兄,我还有事要做,我不会就这么任人摆布的。我,会让你看到,我不是一个弱女子。扶风,等我。
      
      得了个儿子,本来是件欢天喜地的事,可微泫一顿饭吃得颇不是滋味。陈年见他如此,讨好地问道:“陛下心里不快,可要召哪位娘娘侍寝?”
      
      微泫挥挥手:“不,今晚朕就宿在清晏宫中。”
      
      “是,奴才遵命。”
      
      饭后,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商子牧就来了。
      
      灯光中那个俊眉朗目的男子,跪伏在地,用温润如水的声音道:“微臣向陛下请罪,微臣教子不严,请陛下责罚。”
      
      微泫勾了勾唇角:“你这会儿过来,只为请罪?”
      
      商子牧略有些尴尬:“臣请陛下开恩,容臣去天牢探望扶风。”
      
      微泫笑:“很好,教子不严、御下无方,摊了那么多事,你还敢求朕恩典?一个商扶风闹得满城风雨,再加上你那宝贝儿子口吐狂言,朕这脸面都给你丢尽了!”
      
      “臣……知罪。”商子牧暗暗叹了口气,“全凭陛下惩处。”
      
      “你当朕不敢?”微泫冷哼。
      
      商子牧跪直身子,目注微泫:“不,臣为百官之首,若是犯错,陛下当加倍责罚,以儆效尤。”灿若星辰的眼睛里尽是忠诚与坦率。
      
      “好,既如此,朕命你明日起将雨儿送入宫中,与三位皇子一起读书。”
      
      商子牧有瞬间的错愕,难道是要自己的儿子给他家哪位皇子做伴读?可他又没这么说。或者,只是为了收收自己儿子的性子?可是,雨儿这孩子……他怎么受得了宫中的拘束?
      
      “陛下,雨儿他,他有意学武,将来征战沙场、保家卫国。所以,他已拜扶风为师。”一向雄辩滔滔的丞相,也会在皇帝面前拙于言词,好不容易找出这个蹩脚的理由。
      
      “朕宫中不乏武师。更何况,朕只是叫他进宫读书,并非让他住在宫中,他要跟商扶风学武,有的是时间。只是,朕要提醒你,商扶风身上疑点重重,你确定要继续信任他?”
      
      “是,臣信任他。”
      
      微泫审视着他:“为什么?”
      
      “他受尽委屈,却仍然处处维护臣,就凭这一点,臣无法怀疑他。”商子牧俯身叩首,“请陛下恩准,让臣去天牢探望他。关于雨儿,臣回去自会传达陛下旨意。”
      
      微泫看他一眼,丞相,你真狡猾,什么叫传达朕的旨意?你的意思是决定权在你儿子那儿?
      
      “子牧,你放肆。”微泫轻描淡写地抛上来一句,“这是圣旨,不容更改。”
      
      “……是。”商子牧暗道,儿子,交给你了。
      
      “朕还要罚你。”
      
      商子牧洗耳恭听。
      
      “扫除流言,以正视听。”
      
      “是,这是微臣职责所在。”
      
      “去吧。”微泫拿出一道令牌,丢在桌上,“朕允你去探视。”
      
      “谢陛下。”
      
      天牢,昏暗的灯光映着扶风雪白的脸。他靠在墙上,鼻子里充斥着阴冷潮湿的气息,还有隔壁牢房飘来的血腥味。
      
      他闭着眼睛,面色安详,无人的时候,偶尔睁开眼睛,像突然打开一个装着夜明珠的盒子,光华夺目。
      
      崔太医来过,他仍然装出毫无内力的样子,可崔太医发现他眼里已没有那层紫色阴翳。当了一辈子大夫的老太医有些糊涂了,而扶风微笑着告诉他,拜他的良药与针法所赐,自己感觉好多了。
      
      崔太医晕晕乎乎地走了。
      
      扶风暗想,皇帝虽然将他关入天牢,却仍命太医来为他医治,想来是看在相爷面上,或者,还有云裳公主的面子?想到后者,心里又有了隐隐的钝痛。
      
      就在这时,他听到脚步声,狱卒的声音道:“商扶风,丞相大人来看你了。”
      
      扶风浑身一颤,没敢睁开眼睛,就势跪下去,膝行几步,感觉到熟悉的气息,重重磕头:“属下……拜见相爷…….”热气涌进眼睛里,再也止不住,他伏在地上,把脸埋进手掌中,怕被狱卒发现。
      
      泪水流了出来,滚烫的,是液体,没有化成珍珠。
      
      扶风又是一颤。难道,我真的不是鲛人?可是以前,明明会化珍珠的啊。
      
      商子牧不知道扶风脑子里在想什么,只是看到他近乎卑微的姿态,心里骤然一痛。挥手示意狱卒退下,伸手去拉扶风:“不必行此大礼,起来吧。”
      
      扶风抬起头,睁开眼睛,泪水已爬满脸庞,哽声道:“相爷……属下待罪之身,怎敢劳相爷来探望?这里肮脏,有辱相爷身份。”
      
      商子牧忍不住微笑,拿出帕子,给他擦脸上的泪水,仔细看他的眼睛:“果然是好了,眼睛真好看。”
      
      扶风脸上腾地红了,低下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时候狱卒端了把椅子来,请商子牧坐下,又退出去。扶风依旧跪着,满心愧疚:“相爷,属下给您添麻烦了,请相爷责罚。”
      
      “发生什么事?源源本本告诉我,我便饶了你。”温和的声音,却带着威胁。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