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六章挨打

      顾听雪没有回玲珑斋,她去了城西的慈心庵,在庵里与住持静萱师太一起用了斋饭。
      
      “我又见到了鲛人的珍珠泪,感受到珠子里蕴含的忧伤,还有一位奇特的少年,他让我莫名地心动。师太,我是不是入了魔障?为什么别人看不到的我能看到,别人感觉不到的,我能感觉到?”清亮的眸子被一层迷茫的薄雾笼罩,粉色的唇微微开合着,吐出的话语如同梦呓。
      
      静萱师太只是微笑:“这世上有许多事无法用常理来解释,也有许多人怀有奇特的能力。贫尼曾遇到过一位年轻人,他从小就能听懂各种小动物的声音,还能与他们交流。你十二岁那年,也是这样,睁着一双迷茫的眼睛,来找贫尼。贫尼曾对你说过,你是个有慧根的。不必烦恼,烦恼即菩提。至于那少年,就随缘吧。”
      
      顾听雪听到最后一句话,脸上泛起一层薄薄的红晕。
      
      出庵堂,上轿,天空一碧如洗,顾听雪的心情却无法明朗起来。那个脸色苍白、孤独得仿佛遗世独立的少年,用一种历尽沧桑般的沉静,默默对待加诸在他身上的不平。她不知道他犯了什么案情,可她知道,有人在陷害他。
      
      玲珑阁后就是顾府。顾听雪下轿,往主院走。
      
      一条人影从墙头掠进来,借着树木的掩护,跟在顾听雪身后,顾听雪浑然未觉。
      
      张恒已经进来过一次,他看到顾听雪的父亲顾东来在内堂看珠宝玉器,没有半点生病的样子,心里便有数了。
      
      于是他候在门外,等顾听雪回来。
      
      顾听雪走进内堂,笑盈盈地看父亲:“爹,我回来了。”
      
      顾东来靠在太师椅上,悠然品茗,眼睛半开半阖着,似乎已有睡意,见女儿回来,他一下子清醒了,坐直身子:“你怎么现在才回?”
      
      “我去慈心庵,和静萱师太一起吃了斋饭,回来得有点晚。”声音里有莫名的惆怅。
      
      “你遇到什么事要去找静萱师太开解?”知女莫若父,顾东来一下子就猜到女儿有心事。
      
      顾听雪垂下眼睫:“爹,刑部叫我们去鉴定三颗珍珠,其中有一颗粉色的,两颗白色的。那两颗白色的珍珠,就像女儿十二岁那年我们在锦麟洲见到的,是鲛人的眼泪化成,女儿又感受到了……那无尽的哀伤,揪着我的心……”
      
      顾东来怔住。
      
      “爹,您称病没去,是不是有人要您说违心的话?”
      
      顾东来一惊:“不,不是。爹只是今天心烦气躁,不想去。”
      
      顾听雪看着他,唇边露出苦笑:“爹,您连女儿都要瞒么?孙老板他们一口咬定那三颗珍珠来自东海琅琊国,可它们明明不是。有人在陷害那位叫商扶风的少年,那少年,他是相府侍卫。”
      
      顾东来的手猛地触到桌上的茶杯,几乎将杯子打翻。
      
      “爹,相府侍卫被陷害,那可能,丞相也会受牵连。蜃阙百姓谁不知道,丞相乃是沐月皇朝的擎天一柱?爹……”顾听雪用恳求的目光看着父亲。
      
      顾东来回过神来,仔细看她,眸子很深,半晌才道:“女儿,你关心的不仅仅是丞相吧?”
      
      顾听雪咬咬唇,低下头:“爹,女儿对那位叫商扶风的少年……很有好感。”
      
      “果然如此。”顾东来喟叹,“你一回来,爹就看出你有心事。那位少年身怀鲛珠,又一下子吸引了你的目光,他绝非寻常之辈……你给我赶紧丢了这份杂念,你要记住,你只是个普通人!”最后一句加重语气,别有深意。
      
      “爹!”顾听雪扬起声音,“你难道要助纣为虐么?现在女儿不管自己的事,只想救商扶风!”
      
      顾东来猛地沉下脸:“你连他犯了什么案子都不知道,怎么肯定他是清白的?他一名小小的相府侍卫,身边竟有如此神奇的宝物,你不觉得他值得怀疑么?我们是平头百姓,管它什么官家是非!你给我安分些,记住没有!”
      
      顾听雪睁大眼睛看着父亲,仿佛不相信父亲会用这样严厉的语气训斥自己:“爹?好,我明白了……我会自己去查的!”
      
      她转身冲出去,直奔后院。
      
      突然,眼前人影一闪,一名年轻男子双手抱胸,挡在她面前。黑色劲装,腰间佩剑,浓眉斜插-入鬓,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看着顾听雪,神情像一只慵懒的猎豹,可偏偏又有一丝危险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顾听雪猛然抬头,怒视着他:“你是什么人?敢擅闯我家后院?”
      
      男子微微一笑,本来面瘫的脸,因这一笑而变得生动起来:“我是刑部麾下猎鹰神捕韩铮。”
      
      “你?”顾听雪疑窦骤生,盯着韩铮,“你来做什么?”
      
      “奉命行事。”韩铮收了笑,肃容道,“我想知道有谁找过令尊,跟他说了什么。”
      
      顾听雪立刻警惕起来:“我爹什么都不知道。”
      
      “我刚才听到了你和令尊的对话,令尊分明有意掩饰什么。你若肯与我合作,套出他的话来,我感激不尽。”
      
      “不,请不要伤害我爹。”
      
      “可你不想救商扶风?”
      
      “我……”顾听雪心里挣扎了两下,道,“韩捕头,你应该去找另外三人。”
      
      韩铮摇头,失望地看着她:“顾姑娘,我以为你是性情中人,令尊也尚有正义感。”
      
      顾听雪闭闭眼睛,艰难地道:“我们只是平头百姓,请韩捕头莫要为难我们。”
      
      韩铮点头:“好,我不会用强。不过,你好好想想,若是有什么消息,便来找我。”
      
      顾听雪愣了半晌才缓缓点头。
      
      “告辞!”
      
      “等等!”顾听雪叫住他。
      
      “顾姑娘还有什么事?”
      
      “我……我想去看商扶风,韩捕头可以帮忙么?”
      
      韩铮挑了挑眉:“我有什么理由帮你?”
      
      “我……”顾听雪窒住,“……罢了,不敢劳烦,韩捕头请吧。”
      
      韩铮深深看她一眼,飞身掠起,转眼飘过墙外。
      
      墙外有人在等着他,是张恒。
      
      “张兄。”韩铮的反应分明在意料之中。
      
      “你怎么也会来?”张恒道。
      
      “你来得,我怎么来不得?”韩铮又变成了那个面瘫的男人。
      
      张恒倒不禁笑了:“在顾美人面前笑得那么招人,在我面前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韩铮摸摸鼻子:“我有么?”
      
      “你说穆祖良被抓这事找不出破绽?”张恒似乎想提醒他再仔细想想。
      
      “找不出。”韩铮道,“所以我从珠宝店入手。”
      
      “觉得顾东来会有危险么?”
      
      韩铮一摊手:“不确定。可既然他不合作,我管他作甚?”
      
      张恒无奈:“那我在此守着,你去查另外三家。”
      
      韩铮叹口气:“你家相爷的命令?”
      
      “相爷悲天悯人。”
      
      “行,那你守着吧。”
      
      “无论如何,我得遵从相爷的命令。”
      
      “好下属,你家相爷有福了。”韩铮一甩手,“我走了。”
      
      商略雨一口气冲回家,进门就吼:“来人,备轿,我要进宫!”
      
      “站住!”不高不低的声音,却充满威严。
      
      商略雨一回头,就见自己父亲从大门口走了进来。
      
      “爹!”商略雨绷着小脸,大声道,“皇舅把扶风哥哥抓进天牢去了!他只是听说刑部上空出现了一条白龙,就犯了他的大忌,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罪名加在扶风哥哥身上。孩儿怕他把扶风哥哥当妖人斩了!我要立刻进宫,去见皇舅和皇奶奶!”
      
      商子牧面色变了几变,沉下声道:“不许去!”
      
      “爹?”
      
      “你在刑部有没有说过刚才那些话?”
      
      “我说了,我不怕!”商略雨挺起胸,双目灼灼,像一只叛逆的小豹子。
      
      商子牧瞪视他两秒,一甩袖子:“跟爹进来!”
      
      商略雨气鼓鼓地跟进去,一直跟到书房,商子牧把小厮与侍卫都屏退在门外,关上门,回头就是一巴掌。
      
      商略雨被抽得身子一歪,差点摔倒,捂住脸,吃惊地看着父亲。
      
      “胆大包天的小畜生!不知天高地厚!”商子牧指着儿子就骂,“你以为你皇舅疼你,你就可以说这些无法无天的话了么?莫说你是外甥,便是他亲生儿子说这些话,也是大逆不道之罪!你有没有脑子?有没有为你爹娘想一想?以为这样就是正直、就是勇敢?你这是莽撞、愚蠢!”
      
      商略雨慢慢放下手,一张雪白的脸上印着鲜红的掌印,已经肿起来。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太冲动了,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嗫嚅道:“孩儿只是为扶风哥哥鸣不平。他对您那么忠心……”
      
      商子牧神情一黯:“爹怎会不知?爹晚上去天牢探望他。”
      
      商略雨见父亲这个样子,又觉得自己刚才失礼了,双膝跪下,讷讷道:“爹,孩儿错了,请爹原谅。”
      
      商子牧难得见儿子这么乖顺,倒有些意外,声音不觉放柔:“罢了,起来吧。”
      
      “爹,扶风哥哥临走说,他的身子已经好了,他用传音入密的功夫讲给孩儿听的。”
      
      商子牧大喜,眼睛一亮:“竟有这等事?”
      
      商略雨重重点头,骄傲道:“扶风哥哥武功那么高,肯定自己化解了毒性!”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