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五章皇家大忌

      感觉到皇帝身边的低气压,陈年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一下。真龙,自古以来就代表天子,帝都出现白龙,若说在皇宫上空,倒可以与新出生的皇子联系起来。这样虽然会引起皇室内部动荡——涉及皇储之争,但至少那是皇帝的家务事。可若是在别的地方出现,谣言四起,将会引起民心动荡,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微泫拂衣站起,对太后道:“母后,您也累了,请先回宫歇息,传言之事,儿臣自会处理。”
      
      太后缓缓起身,目注微泫道:“据哀家所知,丞相家的那名小侍卫正在刑部受审?”
      
      “……母后消息灵通。”说这句话的时候,微泫的心思有些复杂。他想说,母后,您年龄大了,不要再操这么多心,尽管颐养天年吧,可是他说不出。
      
      “为何自他来后,短短几天,发生这么多事?皇儿,这商扶风绝非寻常之辈。”太后目光深沉,“子牧赏识他,连蓉儿也对他一见钟情……尤其蓉儿这丫头,你这当大哥的,也不知道管教她,反而那样纵容她,哀家只怕她不知深浅,最后害了自己。”
      
      微泫有些无奈:“母后,初闻小妹喜欢上他,您不也曾为她欢喜么?”
      
      “此一时彼一时也!如今你看商扶风身上背了多少事!一个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人,哀家怎能让蓉儿接近他?”太后的语气渐渐严厉,尤其想到云裳为了商扶风忤逆她,她心里就更不是滋味。
      
      这丫头,此刻想必在兰芷宫大动干戈呢。
      
      “母后,现在真相未明。”微泫点到即止。
      
      “哀家这是防患于未然。”太后眯起眼,眼角的皱纹更深了,缓缓道,“白龙现身,事关皇家尊严与权威,皇儿,兹事体大,你要慎重!”
      
      “儿臣明白。”微泫微微欠身,“请母后但放宽心,回宫去吧。”
      
      太后点头离去。
      
      微泫又转身进去,安抚了黄贵妃几句,便摆驾清晏宫,命太监:“传卫统领!”
      
      卫晋很快来了,微泫免了他的礼,直接下令:“朕听闻宫外传言,刑部上空出现异象,百姓皆称看见了白龙,你去刑部查明此事,速来回报。”
      
      卫晋一惊,但马上收敛表情,恭敬应命:“臣遵旨。”
      
      “等等。”微泫叫住他,眼里利芒一闪,“若此事与商扶风有关,你将他带回天牢,严密看管。案件依旧由刑部审理,在此期间,任何人不得探视、陪伴商扶风。”
      
      卫晋抬了抬眼帘,又垂落下去:“……是。”
      
      微泫转而命陈年:“你去相府一趟,看看丞相是否已回府,还有,查一下相府中人对白龙一事怎么说。”
      
      相府、刑部、虞王府呈三足鼎立之势,都在皇宫西南方,相去不远。白龙出现,附近百姓能够看到,相府、虞王府自然也能看到。如今虞王来报信,相府却没动静……
      
      “是,奴才遵命。”
      
      “再去传朕口谕,命钦天监监正原浩常即刻进宫见驾。”
      
      “是,奴才遵旨。”
      
      兰芷宫,正如太后所料,云裳探视完黄贵妃回去,立刻传令,将所有宫人、厨子都聚集在院中,然后,三名内宫侍卫便进去挨个房间搜查。
      
      云裳坐在走廊上,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掠过,一干人呼啦啦全都跪了下去,仰视着阶上的女子。阳光洒在她脸上,那张脸美得炫目,却有一层清冷的光,流转在她眼底。
      
      她待人一向宽厚,平日里只见她温和的笑容,哪里见到这样冷若冰霜的时候?众人面上不由地露出敬畏之色。
      
      管事太监何穆跪在最前面,谦卑地道:“奴才等不知犯了什么错?还请公主示下。”
      
      “本宫昨晚睡前,将太后赏赐的珠翠十八子手串放在妆盒内,今日忙碌,忘记戴上,刚刚打开妆盒,发现珠串已不翼而飞。本宫怀疑宫内有人手脚不干净,故而派人搜查。”云裳淡淡道,“你们都起来吧,没有查到手串之前,谁都没有罪。”
      
      众人纷纷起身,只有何穆还跪着。云裳看他,何穆惶恐道:“公主宝物失窃,奴才有疏于管教和防范之罪,请公主责罚。”微垂的眼帘下,眼神闪烁了几下。
      
      云裳微微一笑:“何公公不必自责,本宫身边的人犯事,要追究起来,本宫头一个有失察之罪。公公曾侍奉过太后,乃是宫中老人了,为本宫尽心尽责,本宫怎会怪你?起来吧。”
      
      “是,谢公主不罪之恩。”何穆站起来。
      
      云裳静坐等候,平静的外表下,谁也看不到她一颗焦灼的心。扶风,你怎么样了……
      
      三名侍卫搜查完,走到云裳面前,躬身行礼:“禀公主,属下等未曾搜到什么。”
      
      云裳露出失望之色。
      
      何穆忙道:“公主莫要担心,公主这两日神思恍惚,许是记岔了,那个手串是公主戴在手上遗落的?若是这样,宫中有人捡到,自会来还给公主。”
      
      云裳点点头:“也有可能。你们都退下吧。”
      
      众人退下,只留添香和入画。云裳起身,对那三名侍卫道:“你们跟本宫进来。”又对添香和入画道,“你们守在门口。”
      
      她进宫,侍卫跟进去。
      
      “你们查到了什么?”
      
      “回公主,属下等没有查到任何药物。不过,在何公公房里,属下找到一个匣子,里面放着好几样名贵的珠宝玉器,有一枝白玉笄、一柄玉如意,都是上好的蓝田玉制成;还有一串玛瑙佛珠、一些金银器物。”
      
      云裳眸子一沉,慢慢点头:“本宫明白了,你们去吧。”
      
      三人告退。
      
      云裳唤入画与添香进来,对入画道:“你速去太医院,找金太医,问他要一剂蒙汗药,说我有用。另外,告诉崔太医,他出宫去为扶风治病时,我与他同往。”
      
      “是,公主。”
      
      云裳又对添香道:“你去安熙宫,问许嬷嬷,何穆伺候太后那几年,太后可曾赏赐什么贵重物品给他。”
      
      添香点头应是。
      
      目送他俩出去,云裳轻轻吐出一口气。
      
      昨日午膳时,她没有胃口,何穆说她被炭气薰着了,命宫女服侍她焚香沐浴,再去休息。入画准备好食盒后,提了出来,恰好添香找不到薄荷油,唤她进去,她就将食盒在栏杆上放了放,进去为她找。
      
      毒是什么时候下的?在自己离开、入画去盛汤前,还是她把食盒放在栏杆上,离开的那会儿时间?
      
      本来,小厨房的人和入画嫌疑最大,可她相信入画。于是,她把疑点锁定在小厨房身上,可是后来一想,如果是小厨房的人,他未免太傻了,那么容易暴露自己的事,他应该不会做。
      
      现在,她开始怀疑何穆。
      
      添香先回来,向云裳禀道:“许嬷嬷道,太后曾赏赐何公公一串龙泽玛瑙佛珠,因为何公公身上经常发热、发烫,常出手汗,戴龙泽玛瑙可以改善症状。”
      
      “没有别的了?”
      
      “没了。”
      
      云裳唇边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好。”
      
      一会儿入画也回来了,把一包蒙汗药交给云裳。云裳道:“你把纪厨师叫来。”
      
      纪厨师是个长相憨厚、有些发福的中年人,进来向云裳行礼,云裳把蒙汗药交给他,蔼然微笑:“这个,你今晚洒在何公公的食物里。”
      
      纪厨师的手抖了抖,惶然低头:“公,公主……”
      
      “不必惊慌,本宫从不害人。”云裳笑得极温婉。
      
      “是,奴才遵命。”纪厨师低头躬腰退了出去。
      
      “公主,崔太医已往西华门去,他说在那儿等候公主。”入画再禀。
      
      “好,你给我取男装来。”
      
      入画暗暗吐了下舌头,又要女扮男装?公主还真是会玩。
      
      刑部书房,卫晋与程铁生面容肃穆,吉卿站在程铁生身侧,恭敬有礼。
      
      “卫统领,天气异常,百姓错把云雾看成白龙,也是可能的。”程铁生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程大人,在下一路行来,听到百姓议论纷纷,都在说白龙这件事。一人两人看错是可能的,但所有人都看错,这不可能。”
      
      程铁生苦笑:“卫统领可知三人成虎?谣言说得多了,自然就成了真的。”
      
      卫晋还未答话,吉卿在旁边道:“大人何须讳言?咱们府内衙役下人也都看到的。”
      
      程铁生脸一沉,正欲斥责吉卿,吉卿微笑躬身:“大人恕罪,属下只是不想大人犯下欺君之罪。我们只需讲出自己看到的,至于是吉是凶,自有钦天监去判断。”
      
      程铁生闭上嘴巴。
      
      卫晋侧头看吉卿:“吉师爷可曾看清那白龙出现的地方?”
      
      “正好在关押商扶风的屋子上空。”
      
      卫晋微微一震:“你如何确定?”
      
      “回统领,是看守商扶风的两名衙役亲眼所见。”
      
      卫晋看看程铁生,程铁生不语。卫晋站起来:“既如此,在下奉陛下旨意,须将商扶风带回天牢,单独关押。此案仍由刑部审讯,但商扶风不得再留在刑部。陛下还道,不得有任何人探视、陪伴商扶风。”
      
      “卫统领,此刻正有商丞相之子商略雨在陪着商扶风。”吉卿又代程铁生回了句。
      
      卫晋知道商略雨这个小魔头不好惹,可他有皇命在身,也没法子,对程铁生道:“请大人带商扶风来。”
      
      程铁生召来两名衙役:“去将商扶风带来。”
      
      商略雨搀着扶风走进书房,扶风闭着眼睛,听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商将军,我们又见面了。”
      
      他略一思索:“是卫统领?”
      
      “商将军好记性,正是卫某。”
      
      “卫统领此来……?”商略雨黑眼珠一转,直觉不好。
      
      “商公子想必也知道白龙一事?”
      
      商略雨和扶风都是一怔。
      
      “我知道,但未曾亲见,想必天生异象,让人产生了错觉。”
      
      “无论如何,在下奉陛下之命,须将商将军带回天牢。陛下有命,不得探视、陪伴。”
      
      商略雨几乎跳起来,圆睁双目,瞪着卫晋:“你可知我扶风哥哥身中剧毒,靠药物和施针勉强续命?没人陪伴,把他丢在天牢那鬼地方,不是催他速死么?”
      
      卫晋面色一僵:“在下不知此事……”语气略缓,“商公子,在下皇命在身,不能耽搁了,请商公子莫要横加阻拦。陛下英明,是非曲直,自有公断。”
      
      商略雨气得小脸都涨红了,冷哼道:“我明白了,看到一条白龙,我扶风哥哥就犯了他皇家大忌,就成了叛逆了?”
      
      吉卿叹道:“事出反常必为妖。”
      
      “你!”商略雨恨不得一巴掌扇上去,怒视吉卿,“你说谁是妖?”
      
      “公子误会了,在下只是就事论事,并未针对何人。”吉卿彬彬有礼地微笑,“公子乃是皇室宗亲,凡事当为皇家考虑。当今陛下可是公子的亲舅舅,公子熟读诗书,岂会不知忠孝二字?这商扶风与你并无深交,你如此护着他,甚至出言冒犯陛下,实乃大不敬。也愧对令尊教导。”
      
      “吉卿!”商略雨怒吼一声,正想发作,袖子被扶风拉住了。
      
      “公子,请息怒。”扶风用恳求的语气,低低道,“吉师爷说得不错,请公子莫要为属下担心,莫为相爷惹事,否则,属下百死难赎其罪。”说罢,深深一躬,“请公子成全。”
      
      站直身子,面向卫晋:“卫统领,带我走吧。”
      
      卫晋怔忡两秒,一挥手:“来人,铐上带走!”
      
      “扶风哥哥!”商略雨痛呼,声音已经哽咽。
      
      “公子。”扶风微笑,“替我向相爷和夫人……早晚请安……”他没敢说出晨昏定省这四个字,因为,它是属于做儿女的责任,也是权力。
      
      看着扶风被卫晋带走,商略雨在后面坚定地道:“扶风哥哥,你等我,我会进宫去求陛下和太后。”
      
      “不,顺其自然吧。”扶风没有回头。
      
      商略雨眼里泛起泪光。
      
      就在这时,他听到耳边一个细如蚊呐的声音道:“我的身子已经好了,回头向你解释,所以,不必为我担心。”
      
      商略雨一怔,心头狂跳。
      
      是扶风哥哥在用传音入密的方法跟他说话。他说他好了,他好了……泪水夺眶而出。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