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四章真龙与国运

      扶风关上门,转身回来,坐在桌边,倒了一杯水,仰头一饮而尽。清凉的茶水顺着喉咙流下去,宛如琼浆玉液一般滋润、舒爽。堆砌在嘴里的浓浓的苦涩早已消失,胸腹间的灼热也已化去,整个人像是死而复生一般精神。
      
      暗暗调息,经脉里的真气便像江海中的波浪一般鼓荡起来,内力比以前强了数倍。
      
      他解开衣襟,发现胸前包扎的白布不知何时已经脱落,受伤的部位光滑如初,完全没有落下疤痕。再一摸臀部,不痛不痒,也没伤痕。站起来仔细打量全身,竟然连以前留下的伤疤都没有了,整个身体光洁如玉。
      
      像做梦一样……
      
      小狐狸蹲在桌子上看着他,只知道傻笑。
      
      扶风缓缓坐下,吐出一口气,喃喃唤:“小混蛋……”
      
      “傻小子……”小狐狸回应他。
      
      扶风哭笑不得,这口气,老气横秋的,倒像自己师父。
      
      “你知道你刚才变成了什么么?”小狐狸瞅着他。
      
      扶风茫然:“我自然知道我变成了一条白龙,可那不是我。”
      
      “不是你是谁?难道我们俩都出现幻觉了?”小狐狸气哼哼地道,“我一直以为你是条小鱼,你怎么变成白龙了?你是不是骗我?平时在我们面前使障眼法?”
      
      扶风苦笑:“我哪有这个本事?若我真能使障眼法,上次醉后也不会跳水了。从小到大,我一直知道自己是鲛人……我娘明明就是鲛人啊。”
      
      小狐狸想想也对,有些愧疚地道:“我错怪你了。”转念一想,“那……会不会你爹是条龙呢?”
      
      扶风摇头:“这不可能。我爹若是龙,怎会到人间来,还做了丞相,娶了人类做妻子?他若是龙,我娘也不会眼睁睁看他留在尘世,而自己独受相思之苦了,她可以嫁给他啊!何况,若我爹是龙,雨儿怎会没有半点异常?”
      
      小狐狸摸摸脑袋:“对啊,你十岁就长得这么高,心智也远比人类十岁的孩子成熟,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大人了。可小公子还是那么丁点大……”它万分困扰,抓耳挠腮,“我看,要解开这个谜,得去问你娘。”
      
      “不必了,也许是那颗珠子有异。无论如何,它救了我,娘说得不错。”
      
      一听这句话,小狐狸又欢天喜地了:“是啊,是啊,你好了,我真开心。刚才你抱着我时,我只觉得你的心跳得好有力,你的身子也很温暖。”说着说着眼角就又湿润了。
      
      扶风微笑着揉揉它的脸:“你可变得软弱了哦,这不像你。”
      
      小狐狸有些难为情:“还不是担心你么?”
      
      扶风起身,从枕边拿起那个锦囊,对小狐狸道:“程大人一定很快就会发现珍珠被盗,你帮忙把这锦囊送回他书房,找个地方藏起来,好么?”
      
      小狐狸点头:“没问题!”叼起锦囊,从北窗跳出去,钻进树丛。
      
      就在它溜出院子的时候,程铁生和吉卿带着两名衙役绕过回廊,朝软禁扶风的院子走来。程铁生黑着脸,吉卿的脸却格外白。
      
      “天生异象,必有妖孽!”吉卿的声音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程铁生瞪他一眼,怒斥道:“我刑部律法森严、正气凛然,我倒要看看有什么妖孽敢在此作祟!”
      
      “可是刚才……”
      
      “你可是千真万确看清了?”
      
      “属下……”被他一逼问,吉卿也有些混乱了,“属下看到一道白光冲天而起,依稀是条龙。属下也问过其他衙役,他们说,他们也好像看到……”
      
      “依稀、好像,那就是没有看清!”程铁生沉声道,“此事绝不可再提!”
      
      “大人?”吉卿惶惑地看着程铁生。
      
      程铁生面色稍缓,吐出一口气:“你可知,宫内黄贵妃接近临盆,若此刻京师上空出现白龙,而黄贵妃恰巧生下皇子,那么,有心之人必会以此为据,称新皇子乃真龙天子。皇家之事,非我等可以妄言,所以,此事切忌多言,以免混淆陛下视听。”
      
      吉卿一呆:“如此说来,恐怕并非妖孽,而是吉兆?”
      
      “无论是什么,都不许说!”程铁生一甩袍袖。
      
      “是,属下吩咐府内下人,绝不再提此事。”吉卿恭敬领命,眸子中却有一道微光闪过。
      
      四人踏进院子,那两名看守扶风的衙役连忙上前行礼。程铁生问道:“商扶风可有异常?”
      
      “这……”两人对视一眼,一人道,“刚才属下听到里面咣的一声,然后看到一道白光……”
      
      程铁生的声音陡然拔高:“白光是从这间屋子里出来的?”
      
      “属下没有看清,只是看到时,就在头顶……”
      
      “你们没有进去查看?”
      
      “属下去敲门,门关着,等了许久,商扶风才出来,他说,他方才摔了一跤。”
      
      “那你们没有绕到北窗去看?”
      
      北窗连着院墙,要看就得绕过围墙去看。
      
      “属下……没有……”
      
      “蠢货!”程铁生骂了一句,喝令吉卿,“命人把北窗钉死!”
      
      “是,大人。”
      
      程铁生推门走进屋里,见扶风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漆黑的头发散落在枕上,衬着一张雪白的脸,看起来像睡着了一般,平静而安详。
      
      吉卿上前搭着扶风的脉搏,良久,皱眉道:“大人,他脉息微弱,属下几乎探不到他的脉。”
      
      再伸手掀开扶风的眼皮,看了看道:“他眼里的紫翳不见了。”
      
      程铁生一愣:“难道毒性已解?”
      
      “属下不敢断言,也许是毒性已经缓解……不,不对,若是毒性缓解,他的脉相不至于如此微弱。也许,这是中毒后的另一种症状,属下不懂毒物,还是等崔太医来诊断吧。”
      
      “到处搜一下,看看有没有那三颗珍珠。”程铁生命令身后的衙役。
      
      衙役四处找了找,这屋里本来陈设简单,藏不住东西,他们很快翻遍,禀道:“大人,没有找到。”
      
      程铁生眉心皱成川字,又仔细看了扶风半晌,挥挥手:“走!”到院外,吼了一声,“去找!便是掘地三尺,也要将证物找出来!”
      
      安熙宫,雨过天晴的时候,云裳正在陪曹太后用膳。太后一脸慈祥,频频给云裳夹菜。那些精美的菜肴,吃在云裳嘴里,味同嚼蜡。她一回宫就来找太后,可太后一直叫她陪着下棋,根本没给她说话的机会,直到现在。
      
      “蓉儿,身体不舒服么?”太后终于看出她的异样。
      
      “不是。”
      
      太后看她一眼,那眼神,分明是知道了什么:“那个孩子给你下了什么毒,让你这样为他神魂颠倒!”温和的声音里却有隐隐的责备。
      
      原来,母后什么都知道,却还在拖着自己。云裳猛地推开饭碗,起身跪下:“母后……”
      
      “怎么了这是?饭也不好好吃。”
      
      云裳仰脸,眸子已经濡湿:“母后,蓉儿求您宽宥。”
      
      太后脸上的肌肉有些绷紧:“你先说什么事。”
      
      “扶风中毒了,他是喝了蓉儿给他送的汤才中毒的,有人要害他。下毒之人,必定就在蓉儿宫中。”云裳目光坚定,清清楚楚地道,“兰芷宫中的人都是母后亲自为蓉儿指定的,蓉儿不敢自作主张,所以,请母后恩准,让蓉儿审问他们。”
      
      “哀家已听闻,你皇兄将商扶风的案子交给刑部去审了。”
      
      “刑部要审的是洞庭十八寨的案子,可是这毒源自宫里,程大人恐怕不敢查到宫里来。崔太医面对此毒,束手无策。蓉儿只想早日查出下毒之人,得到解药,救扶风一命。”
      
      “纵然他是私吞宝藏的嫌犯,你也一心要救他?”太后的声音里已有怒意。
      
      “蓉儿相信他!”
      
      太后斥道:“你真是为他痴迷了,以致于公私不分。哀家叮咛过你,记得自己的身份,可你,为了这个商扶风,已经什么都不顾了!你才不过认识他几天,你知道他多少!”
      
      “难道要等他死了,蓉儿再去了解他么?”云裳直视着太后,唇边抿出一抹倔强之色,“母后,蓉儿已向您请示过,您若不准,蓉儿拼着担当不孝之罪,也要审问我的宫人。逼不得已的时候,蓉儿也会狠下心来。”
      
      “你……”太后被气得噎了几秒,“你就那么肯定是你宫中之人下的毒?”
      
      “纵然不是,蓉儿也要查个清楚。但凡有一线希望,蓉儿都要救扶风!”
      
      正说着,许嬷嬷出现在门口:“恭喜太后!”
      
      太后回头道:“可是黄贵妃生下来了?”
      
      “正是,黄贵妃生了一位皇子,宫人已经去向陛下报喜了!”
      
      云裳也是一喜,连忙从地上起来,扶住太后道:“母后,我们去看看。”
      
      太后抚着她的手,笑逐颜开:“你又有一位外甥了。”
      
      整个下午,罗绮宫中一片喜气,来来往往道喜、探望的嫔妃带着真真假假的笑容,装点得罗绮宫百花齐放。
      
      微泫已有三子一女,如今又添了个儿子,欢喜之情不胜言表。太后抱着小孙子,笑得合不拢嘴。
      
      微泫吩咐,今晚他在罗绮宫用膳,宫人忙去吩咐御膳房。
      
      “陛下,奴才有事启奏。”陈年的声音在宫外响起。
      
      微泫走出去:“什么事?”
      
      “启禀陛下,宫外传来消息,中午暴雨过后,西南方出现一条白龙。”
      
      “什么?”微泫大吃一惊,“这消息从何而来?可靠么?朕怎么没瞧见?”
      
      陈年低着头,小心翼翼道:“是虞王爷差人送来的消息,他说刑部上空出现白龙,周围十条街内的百姓都瞧见了。只是咱们宫里隔着远,而且白龙出现后,很快起了雾,所以咱们没瞧见。虞王爷道,天生祥瑞,必有喜事,所以特来恭喜陛下。”
      
      “皇叔知道朕添了皇儿?”
      
      “不曾,奴才也没有多嘴。”
      
      “皇儿。”太后出现在微泫背后,低声道,“恰逢五皇子出生,莫非……”
      
      微泫皱眉思索了片刻,对陈年道:“此事在宫中不得宣扬,朕会命钦天监核查此事。”
      
      陈年躬身应是。
      
      待他出去,太后见微泫面色沉重,忍不住道:“皇儿怎么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微泫声音低涩:“若是吉兆,为何白龙不是出现在皇宫上空,而是刑部?”
      
      太后猛地一惊。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