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八章唇枪舌剑

      御书房,微泫正批阅奏折,陈年在门口报:“启禀陛下,云裳公主求见。”微泫搁下朱笔,面色如常:“宣。”
      
      清丽的身影映入眼帘,低眉垂眸,屈膝跪下:“臣妹拜见皇兄。”
      
      “可是私自出宫,到相府去了?”语气里略略带着责备,可是看着跪在下面的人面容憔悴,消瘦的脊背倔强地挺着,似乎想要掩盖她身上的脆弱和忧伤,他眼里又不觉流露出怜惜。
      
      “是,臣妹违背皇兄旨意,请皇兄责罚。”
      
      小妮子,明知故犯,胆子真是越来越肥了。微泫在心里骂了句,可对这位比他小了十二岁的妹妹,他总是狠不下心来。明明,这些后宫之事应该由太后和皇后去管,可他这个日理万机的一国之君,偏偏会忍不住关心她、照顾她。
      
      “禁足期加倍。”
      
      “不!”云裳猛然抬头,“皇兄,求皇兄免了臣妹的禁足期。”
      
      微泫气得差点笑出来:“你这是来求罚的?你这是得寸进尺!”
      
      云裳摇头:“臣妹不敢。”低低的声音,却格外坚定,“臣妹愿受皇兄重罚,以换取自由之身。”
      
      “为了扶风?”
      
      “是。”扶风两字,如两根针扎在心头,“扶风身中剧毒,靠解□□丸和崔太医施针才保得性命,如今……已是双目失明、功力尽失……”想起扶着的那个身子,虚弱得连六七岁的孩童都可以将他推倒……
      
      微泫面色一震。
      
      “皇兄,臣妹不会妨碍公务,可是,臣妹放心不下扶风。”
      
      微泫深潭般的眸子中起了一丝波动,看着自己的妹妹,良久,才抬了抬手:“起来回话。”
      
      云裳不动:“求皇兄恩准。”
      
      微泫微微变色:“你这是在逼朕?”
      
      “臣妹不敢。”
      
      “你……”微泫的面色更不好看,“你对商扶风竟已情深至斯?你们不过才见过几次面。”
      
      云裳唇边泛起一抹笑容,那笑容如镜花水月一般,美得虚幻:“皇兄可知缘定三生?有些人,其实早已刻骨铭心,只是自己未曾知道。”
      
      微泫目光沉了沉:“那么,他对你呢?”
      
      云裳一愣,眼里闪过茫然,只是很快消逝:“臣妹只问己心。”
      
      “你这么痴心,简直不像皇家之女!”微泫加重语气,责备之意明显。
      
      “皇家女,便不知真情,只知利害关系么?”
      
      微泫气得冷笑一声:“若只为利害关系,朕早将你嫁于朝中权臣之子,岂会容你如此胡闹?”
      
      云裳露出愧色,自己说话有些不知分寸了,怎能如此顶撞皇兄?是不是,真的恃宠而骄了?“臣妹知错,请皇兄恕罪。皇兄既然怜惜臣妹,便请皇兄体谅臣妹之心。”
      
      微泫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盯着她,可对上那双默默恳求的眼,他的目光渐渐软了,半晌挥挥手:“罢了!朕允你。”
      
      “谢皇兄……”
      
      “回去每日在宫中跪着抄写《心经》半个时辰,直到写满一百篇《心经》,将它们交给母后。这,是朕对你的惩罚。朕的用意你可明白?”
      
      “臣妹明白。皇兄是想让臣妹静下心来。”
      
      微泫叹息,这个妹妹,当真是玲珑剔透的。可是遇到情爱二字,她便被迷了心窍。
      
      “你只要相信,朕不会害你。”声音软下来,“商扶风来自江湖,这次对他,未尝不是一种考验。你是女孩儿家,久居宫中,不懂朝政,你只凭自己的喜好行事。说到底,你还是太任性了。”
      
      云裳心道,我若任性,便不会任由扶风被程铁生带走了。
      
      似是看出她心中所想,微泫瞪她一眼:“程铁生是朕一手提拔起来的,朕登基十二年,他为朕扫清了无数障碍。外人只见他手段狠辣,冷血无情,可朕知道他一片忠心。”
      
      “人是要变的。”云裳淡淡一笑,“臣妹宫中之人都是母后亲选,可如今,有人在臣妹给扶风熬的补汤中下毒……”
      
      “你确定毒在汤中?”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解释。皇兄难道不相信姐夫?”
      
      “朕不是不相信他,而是有许多可能性。相府虽然严谨,但难保百密一疏。所以,朕才要程铁生严查此事。”
      
      云裳默然。
      
      “回去吧。”
      
      “是,多谢皇兄。”云裳站起来,福了一福,“小妹告退。”
      
      看着她纤瘦的背影,微泫轻轻摇了摇头。
      
      “猎鹰门”就在刑部隔壁,单独的院子,窗格里看进去,浓荫密布,将春日的阳光阻挡着,显出几分阴森和神秘。
      
      韩铮抱着剑倚在门口,微眯着眼,像一只栖息在草地上的猎豹。就在这时,他听到车声辘辘,一抬头,看到程铁生的仪仗走了过来。马车经过时,程铁生掀起车帘,韩铮微微欠身,道了声:“大人。”
      
      程铁生点点头。
      
      韩铮一抬头,看到马车内还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八九岁的孩童,他认得,是丞相家的儿子商略雨。另一个一身白衣,十七八岁的样子。韩铮目光敏锐,只看了一眼,就看出他的异样。这人眼里没有光,而且瞳孔中泛出紫色,看来是中了毒。他胸口的衣服鼓起,像是包扎着,身子微侧,像是不敢坐实,难道臀部也有伤?
      
      可是看他的样子,竟是沉静得仿佛世间万物都不能干扰他。他蓦然心里一动,奇怪的感觉,不由自主地跟上去,跟到刑部大堂外。
      
      “升堂!”程铁生一拂衣袖,坐到堂上,威严的气势油然而生,“带商扶风!”
      
      扶风被两名衙役带到堂上,衙役松开他,扶风的身子晃了晃。商略雨在门外偷窥,见此情景,心头猛地一跳,几乎要忍不住冲进去扶他。手腕被人拉住,一扭头,看到韩铮。韩铮将他拉开几步,问道:“商公子,此人便是扶风?”
      
      商略雨眯了眯大眼睛:“你是……”猛然想起,“你是猎鹰神捕韩铮?上次我和张恒在摘星楼见到你的。”
      
      韩铮道:“商公子好记性。”
      
      商略雨咧嘴一笑:“韩捕头记性更好,竟然还能记得我这个小孩儿。”
      
      “因为你这小孩儿与众不同啊。”韩铮面瘫的脸上难得地露出一丝笑容,“你是一只小狐狸。”
      
      一个小脑袋在商略雨手臂上轻轻蹭了蹭,抗议:我才是小狐狸!商略雨一激灵,小东西,你能不能消停些?
      
      “商公子,你还没回答我问题。”见他出神,韩铮提醒他。
      
      “是,他是我扶风哥哥,也是我师父。”
      
      韩铮一愣:“扶风进京不过两三日吧?”言下之意,你们这么熟了?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一见如故?”商略雨斜他一眼,“我要去看审案,不跟你说了。”
      
      韩铮露出深思之色。
      
      商略雨凑到门口再看,见扶风已坐在一张矮椅上,他心里微微松口气,心想,这个程铁生还不算太坏。
      
      这时候他看到两名衙役下堂,很快他们押了一名犯人过来。商略雨跟他打了个照面,悚然一惊,这人脸上有一道狰狞的伤疤,几乎将他的脸斜劈成两半,从左额到右脸下方,鼻梁骨也断裂了。如果没有这道伤疤,他这张脸还算得上清秀,看起来像个白面书生,但一道伤疤将整张脸都毁了。
      
      扶风看不见,可他已经感觉到背后射来的那道充满怨毒与仇恨的目光。他稍稍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再次生出悔意。只怪自己疏忽,放掉了一条毒蛇。
      
      穆祖良拖着脚链,蹒跚着挪过来,在扶风边上跪下。程铁生问道:“堂下何人?”穆祖良从眼角往上看了看,声音嘶哑地道:“回大人,小人洞庭十八寨军师穆祖良!”
      
      扶风闻到穆祖良身上散发出淡淡的血腥味,心想,他肯定受过刑。
      
      程铁生一拍惊堂木:“穆祖良,你回头看看,你身边之人是谁?”
      
      穆祖良阴冷的目光从扶风脸上划过,死死握紧双拳,咬牙道:“这个人,是灭了我洞庭十八寨的人,叫扶风。”
      
      “你可曾看清?”
      
      “他便是化成灰我也认得!”
      
      “你昨夜曾供道,此人拿走了洞庭十八寨的藏宝图,本官现在再问你一次,此事是否属实?”
      
      穆祖良脸孔扭曲,那张带着伤疤的脸看起来更加狰狞了:“正是!”
      
      扶风面色淡然,好像没听到。
      
      程铁生喝道:“商扶风,你可承认?”
      
      扶风抬头:“回禀大人,在下根本不知道洞庭十八寨有藏宝图一说。”
      
      “那你因何去灭寨?”
      
      “为民除害而已。”
      
      “为民除害?”程铁生重复了一遍这四个字,“洞庭十八寨共有近千名匪徒、十八名头领,你凭一人之力,只为为民除害,便敢单挑十八寨。你难道不怕死?”
      
      扶风淡淡一笑:“大人,此刻在你面前的是活生生的我。事实证明,我没有死。”
      
      程铁生面色一沉,冷声道:“商扶风,你真狂妄!”
      
      “勇者无敌、仁者无敌。”
      
      “本官只看过无数人为贪欲而成为亡命之徒,比如洞庭十八寨、七星寨那些匪徒。”
      
      “那是因为大人身在刑部,接触的都是奸邪之徒。江湖中像在下这样的侠义之士数不胜数,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我男儿本色。锄强扶弱、匡扶正义,是我们的本份,杀几个匪徒又算得了什么!”扶风面向程铁生,神情磊落,“大人不能仅凭自己看到的黑暗,便抹煞了这世上的光明!”
      
      他每说一句,程铁生的脸就黑一分。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