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五章查证

      微泫眸若沉渊,放任两位臣子在自己面前辩论,没有露出不耐之色,甚至没有多余的表情。这样一张脸,反而让商子牧的心提了起来。君臣相处十年,他对微泫太了解,他隐隐感觉到了压力。
      
      可是,面对程铁生步步紧逼的问话,他没有露出一丝慌乱,只是淡然道:“扶风没钱,但不代表他师父没钱。他师父归隐之前,也许出自名门世家也未可知。”
      
      “师父要有钱到什么程度,才会允许自己的徒弟以珍珠为暗器?”程铁生瞳孔微缩,盯着商子牧道,“相爷看来对扶风的身世背景完全不了解?那么,相爷将他引荐给陛下,不怕他心存异志?”
      
      商子牧微微一笑:“程大人这么说,可是质疑陛下的睿智?陛下已封扶风为左龙武大将军,自是对他信任有加。”
      
      程铁生面上一僵,悄悄看微泫一眼,微泫依然不动声色。
      
      商子牧又道:“至于扶风以珍珠杀人,我认为他乃是情急之下的本能反应,这更加证实了他对我的忠心。否则,财不露白,他若手持宝藏,怎会如此疏忽,不怕别人怀疑到他头上?”
      
      “扶风是江湖人,他不懂刑侦手段,而且尸体被他打落水中,交到官府却已经没了暗器,只剩下伤口,他恐怕料不到我们能查出他所用的暗器是珍珠。这的确是疏忽,但他却疏中有细,那珍珠嵌在死者额头,为何会脱落?难道不是他有意拿掉的?”
      
      商子牧一愣,这一点,他自己何尝没有怀疑过?只是那念头在脑子里一闪而过,没有停留。也许,因为感情早已说服了理智。
      
      又想起,初见扶风的那一夜,他一身白衣,就算在暗夜里,他也能分辨出,他身上的衣服布料极好,绝非凡品。
      
      而第二天,他在岸上等待,同样是一身白衣,却已是普通布料。
      
      扶风,是你师父有钱,还是你果真得了宝藏?你当初灭洞庭十八寨,是为了在我面前“邀功”,还是为了宝藏?不,程铁衣道,宝藏的消息是在洞庭十八寨被灭之后才传出去的。何况,你若得了宝藏,怎会主动把自己送上风口浪尖?拥有它,足够你一辈子锦衣玉食了。在江湖中鲜衣怒马,何等逍遥快活!何必来当一名小小侍卫?
      
      可是,你为什么不肯跟我说你师父呢?你有什么顾虑?如今,被程铁生抓住把柄,我要怎样帮你洗脱嫌疑?何况,你现在中了毒,若是被送进刑部……
      
      程铁生与微泫都捕捉到了商子牧脸上那瞬间的犹疑,程铁生立刻向微泫道:“臣启陛下,既然扶风已经涉案,臣必须传他到堂问讯,还有,派人搜查他的行李,寻找证据,恳请陛下恩准。”
      
      微泫到这时才开口:“程卿,商扶风已经中毒。”
      
      程铁生大吃一惊。那吃惊的表情完全不像做出来的:“商……”看来还不习惯在扶风两字前面冠上商姓,“……商扶风中毒了?他不是住在相府中么?”
      
      商子牧道:“正是。”
      
      因为刚才失态,程铁生现在努力克制着表情,可他眼里的狐疑之色已经很明显:“敢问相爷,商扶风因何中毒?”
      
      “原因尚不明确,但有一点很清楚,毒从口入。我已请崔太医看过,崔太医也不能确定他所中何毒,如何解法。”
      
      “陛下!”程铁生向微泫躬身一礼,面色凝重道,“洞庭十八寨的宝藏乃我百姓所有,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得到它,臣必须将它找到,归入国库!无论如何,穆祖良已供出扶风,扶风脱不了干系。臣主刑部,一向禀公办事,绝无偏私。陛下英明,还请三思。扶风这毒中得不明不白,臣认为更加可疑。请陛下明示!”
      
      微泫微一蹙眉:“程卿,你此言何意?”
      
      程铁生道:“陛下,臣断案必须考虑到方方面面,从各种假设、推理入手,寻找真相。扶风涉嫌侵吞洞庭十八寨宝藏,却又投身相府,臣大胆推测,他的初衷是为寻找一把庇护伞。
      
      “但是,他可能无意中泄露了自己的秘密,这为他招来杀身之祸。有人为夺取宝藏,用□□逼他招供。”
      
      微泫脸色一变:“你是说丞相?”
      
      “不,臣对相爷一向敬重,绝不敢怀疑相爷的为人。臣只是想,如今商扶风住在相府,吃的是相府的食物,毒从口入,这一点,不能不令人怀疑相爷。”程铁生看向商子牧,“为洗脱相爷嫌疑,还请相爷支持下官查清此案。”
      
      商子牧抬头看微泫一眼,坦然道:“臣愿配合刑部调查,只是,扶风身中剧毒,臣恳请陛下,依旧派御医为他医治,并且,让他留在相府中。毕竟,在案情未明之前,他尚是陛下亲封的从三品官员。”
      
      微泫还没回答,程铁生已抢着道:“陛下,此事万万不可!”
      
      微泫把目光移向他。
      
      “陛下明鉴,扶风在相府中毒,无论毒源来自何方,至少证明相府内存在隐患。扶风不宜再留在相府。何况,在真相未明之前,他是嫌犯,必须留在刑部。臣不会将他羁押,但会给他单独的房间,限制他的自由!”程铁生的声音斩钉截铁,配合着他那张石刻般的脸,令人感觉正气凛然。
      
      没有半点心虚的表现。
      
      商子牧心头一片冰凉,他知道,他没有理由留住扶风。
      
      “子牧?”询问的语气,可是眼里有明明白白的答案:程铁生说得对,法不可废。
      
      “臣……请程大人立刻升堂问案,因为,臣怕扶风的身子支撑不住。”垂下眼帘,遮住眼里掠过的疼痛。扶风,我身为丞相,竟然保护不了你。
      
      “好。”微泫点头,“程卿,朕将此案交于你,你必须尽快破案。”
      
      “臣遵旨,臣一定不负使命!”程铁生慷慨承诺,又对商子牧道,“不如,下官与相爷共同去相府,由下官亲自搜查商扶风的行李?”
      
      “但凭程大人安排。”商子牧不变从容。
      
      “陛下,臣等告退。”双双向微泫行礼告退。只是,商子牧略略抬头,看了微泫一眼。
      
      微泫平稳的声音送入他耳中:“崔太医必已去过相府,朕吩咐他每日早晚各去一次。”
      
      商子牧再次一躬:“多谢陛下。”
      
      相府中,晴风馆,商子牧与程铁生带着两名刑部的衙役进来,正见到崔太医与商略雨双双走进厅堂。
      
      “爹!您回来了?”商略雨的眼圈红红的,睫毛上还染着水汽。
      
      商子牧一惊:“雨儿,你怎么了?”第一个念头,是扶风的毒性又恶化了。
      
      “扶风哥哥……他……”商略雨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崔太医愧然道:“相爷,商将军已经双目失明…….”
      
      商子牧脑子里轰的一声响,眼前发黑。就在这时,程铁生向两名手下一使眼色,两人向房间里冲了进去。
      
      “你们干什么?”商略雨又惊又怒,大喝一声,飞身扑上去拦住他们。
      
      “商公子,本官奉陛下之命,来查商扶风的案子,请公子莫要阻拦下官办案。”程铁生脸上难得地露出一丝笑容,身形巧妙地挡在商略雨前面。
      
      商略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着父亲:“爹?”
      
      “雨儿,让他们进去。”商子牧的声音出奇的平静。没有人注意到,他眼里像是绽开了许多裂纹,一条条扩散出去。
      
      程铁生与他那两名手下走进房去。商略雨反应过来,箭一般冲了进去。商子牧紧跟过去。
      
      小狐狸吱地一声跳起来,毛发直竖。
      
      床上的少年已扶着床站起来,身形摇摇欲坠,哑着声道:“相爷,您回来了么?”
      
      程铁生与他的两名手下愣住。商扶风,原来是如此绝美的少年。只是,他的脸色太过苍白,苍白得能够看到皮下淡青色的血管。他的眼珠黑中带紫,没有神采。
      
      他“看”着商子牧的方向,嘴角噙着一丝笑容,那笑容,美得令人心碎。
      
      “刑部来查案,说你侵吞了洞庭十八寨的宝藏。”声音,也有一丝沙哑。
      
      扶风嘴角的笑容僵住,侧着头,似是有些不明白,茫然地思考那句话的意思。然后轻轻道:“既如此,请大人带我走吧。”
      
      “相爷,请先让下官搜查。”程铁生的意思很清楚,如果先解释原委,说不定会横生枝节。只有措手不及,才能得到证据。
      
      商子牧咬咬牙,点了点头:“这个房间是犬子与扶风同住的,你们尽管搜。”
      
      “扶风,他们要干什么?”小狐狸尖声叫,它恨不得扑上去咬那三人几口。可扶风轻轻摁住它,什么也没说,只用手指示意它:不要轻举妄动,我不想给爹惹麻烦。
      
      两名衙役去搜屋内橱柜和一切可以藏东西的地方,程铁生直接走到扶风面前,道:“商将军,得罪了。”伸手去搜他的身子。
      
      扶风身子一僵,狠狠咬牙,只是,咬下去根本没有力气。
      
      商略雨的眼泪在眼眶里滚来滚去,他用目光质问父亲:“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
      
      商子牧冷静得像一个影子。
      
      程铁生从扶风胸口摸出一个小小的锦囊,打开,里面露出三颗珍珠,两颗白色、一颗浅粉红色,珠粒饱满、色泽莹润。尤其那颗浅粉红色的珍珠,像是笼着一层流转的光芒,看一眼,便会有被吸入的错觉。
      
      美丽不可方物。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