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二章剖析

      “扶风哥哥!”商略雨扑过来扶住他,心脏像瞬间坠入了冰窟,冷得连牙齿都打颤了,“怎么会这样?”他一直在这里,自己一直看着他……除了那碗小姨派人送来的补汤,没有别的解释了!
      
      可是,这不可能!小姨是喜欢扶风哥哥的,她那么关心他……是宫里还有其他人想要害扶风哥哥?脑子卡在那儿,睁大的双眼冻住似的对着扶风,竟似傻了。
      
      小狐狸蹦到床上,急得大吼:“小雨儿,你发什么呆?快通知相爷!快请大夫!”一头撞到商略雨手臂上。
      
      商略雨猛地清醒过来,冲出房门:“来人啊!”
      
      “雨儿,不要……”想要阻止弟弟,可声音从嗓子里发出来,却变得支离破碎。随即,又一口血从嘴里喷出来,剧烈的疼痛,像要把五脏六腑绞裂似的,两眼发黑、耳膜似要爆开。
      
      扶风坐着的身子摇摇欲坠,这毒,隔了两个时辰才发作,可发作起来,竟是这样剧烈。那痛,伴随着胸口的剑伤,疯狂噬啮着他、撕扯着他。他甚至已感觉不到臀部的疼痛。
      
      他努力睁大眼睛,瞳孔已经开始涣散,艰难地唤:“小混蛋……”
      
      小狐狸一激灵,猛地蹿起来,从床尾抓过扶风的外袍,把它拖过来。扶风从里面掏出一个锦囊,取出一粒白色的药丸,放进嘴里,一口吞下去。
      
      “扶风哥哥!”商略雨奔回来,正好看到扶风吞了那药,忙问,“这是解□□么?能解百毒?”不错眼珠地看着扶风,满眼的期望。
      
      扶风苍白的唇上染着血迹,虚弱地微笑:“师父给我的,叫‘雪灵丹’,我试试。”声音分明是不确定的。
      
      商略雨手一颤,眼圈发红,哽声道:“爹很快就来,他会请御医来的,他们都很有本事。这毒……本来就来自……”想说来自宫里,却怎么也说不出,感觉心里像被尖刀剜着。
      
      扶风握住他的一只手:“雨儿,你可不可以告诉我,那个蓉儿,她究竟是谁?”
      
      商略雨咬咬唇:“扶风哥哥,你怀疑是她要加害你?”
      
      “我只是觉得,她的身份绝非女医官那么简单……”大街上,她斥责尤舜卿时,神态高贵而威严;凌霄殿上,那名无缘无故出现的宫女;还有,她和她的侍女跟相府这么熟;还有,“她长得很像夫人……我刚刚才想到了……”
      
      商略雨愧疚地低下头,嗫嚅道:“我不该瞒你,其实她,她是我娘的妹妹,我的小姨,长公主云裳。”
      
      握着他的那只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扶风垂下眼帘。漆黑的睫毛,挡住眸子,挡住了他眸中的波澜。
      
      他轻轻放开商略雨的手:“雨儿,我要运功疗毒。”
      
      商略雨怔怔地看着他,为什么服了雪灵丹,他的脸色看起来更加苍白了?他似乎,把锥心刺骨的疼痛都默默吞咽了下去。
      
      小狐狸喉咙里发出一声类似呻-吟的叹息,云裳公主?为什么这女子是云裳公主?扶风刚刚跟她认识,就发生了一系列的事。前一刻身份飙升,后一秒被人下毒。
      
      人类真是太复杂了,谁来告诉它,这是怎么回事?
      
      扶风坐稳身子,想要运功疗毒,却骤然发现,自己经脉里的真气已经荡然无存。他整个身子都僵在那儿,成了一座冰雕。好久才无力地倒卧下去,只是,他没有对商略雨提及,自己已经失了内力。
      
      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商子牧带着张恒进来,身后还跟着去禀报的寒柳。他的举止间再不复往日的潇洒淡定,走到床前,急声问道:“怎么回事?”
      
      看着父亲满脸焦急的样子,扶风心里涌起一股融融的暖意,这股暖意缓解了体内喧嚣的疼痛。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被商子牧拦住。
      
      “相爷,属下刚刚服了师父给的解□□,已经好多了。请相爷不要惊动太医……”
      
      听到扶风最后一句话,看到他眼里的恳求之色,商子牧心头便是一震,转头盯着儿子:“雨儿,告诉为父,这是怎么回事?”
      
      “爹。”商略雨忐忑地看着父亲,小声道,“……是小姨派人送了一碗滋补的汤药过来,扶风哥哥喝后睡了一觉,然后毒性发作,吐了几口血。”
      
      商子牧大惊,可那震惊之色只是从他脸上一闪而过,他的眸子瞬间冷凝,幽若深潭。
      
      “爹……?”
      
      “那碗药呢?”
      
      “喝光了。”
      
      “可有残渣?”
      
      商略雨看看桌上的食盒:“清影已经洗过……没有残渣可以检验了。”
      
      商子牧顿了两秒,把目光移向扶风,慢慢道:“你已知道云裳的身份?”
      
      扶风强作镇定:“是。”心脏无力地跳动,莫名的悲哀沿着心脏的脉络延伸出去。云裳,长公主,她是夫人的妹妹,父亲的小姨子。按理,他得和雨儿一样,叫她一声小姨。
      
      他想起她盈盈的双眸,那温柔的眼波,无声地诉说着什么。
      
      “你不想惊动太医,是为了云裳?你知道下毒的人不是她,对不对?”商子牧看着扶风的眼睛,那双亮如星辰的眼睛,此刻已经变得灰暗。他的心抽搐了一下,很疼。
      
      她没有理由害我,可是,害我的人极有可能与她有关。若是此事传扬到宫里,不知道会引起什么风波。我不想连累她,更不想连累父亲。
      
      扶风没有说出来,可商子牧已看到了他眼里的答案。
      
      “你想把这件事掩盖过去?可是,如果宫里有人要害你,他不会因为你保持沉默,就打消害你的念头。我必须揪出这只幕后黑手来,必须扫除你前途上的障碍。别忘了,你是我相府的人!”商子牧说完,转身吩咐张恒,“进宫去请崔太医!”
      
      “相爷……”扶风还想劝阻。
      
      商子牧断然道:“逃避不是办法。而且,我绝不能让你死!”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英俊的面容罩上一层霜色:“此人能在云裳的兰芷宫动手脚,本事当真不小。你已是陛下亲封的左龙武将军,不是一名普通百姓,你若死在我相府,此案便会惊动陛下。而我若是找不出真凶,我便难逃嫌疑。此人借云裳的手,斩断我的臂膀,等于让我们自相残杀,还要拉我下水。”
      
      商略雨惊道:“扶风哥哥是爹引荐给陛下的,又是我们相府的人,爹怎么可能害他?”
      
      商子牧淡淡一笑:“道理是不错,可扶风来自江湖,他的身世背景没有谁知道。别人可以给爹冠上许多条害死扶风的理由。”
      
      他双眉微蹙,冷静地分析:“兰芷宫有独立的小厨房,要在汤药中下毒,除非是兰芷宫内部的人。而兰芷宫所有的太监宫女都是由太后娘娘亲自指定的,怀疑兰芷宫的宫人,就相当于质疑太后娘娘。相比起兰芷宫来,我相府的嫌疑显然更大。毕竟,扶风是睡了一觉才毒性发作的,没有谁能证明,这毒下在那碗汤里。”
      
      扶风胸中一阵气血翻涌,剧痛袭来,他的脸孔微微扭曲了:“相爷……既然如此,您为何还要惊动太医?属下不会死的,属下已经服了解□□,只要请外面的大夫看看就行了……”
      
      商子牧抬手打断他:“我说过逃避不是办法,我要让你中毒这件事传进宫里,但我不会告诉太医你是如何中毒的。云裳是个聪明的姑娘,她自会怀疑你中毒的原因。由她出面与太后商量,破案要顺利得多。”
      
      他放柔声音,安慰道:“现在保你的命最要紧,别的不必担心。”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