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章中毒

      见她眼里有掩饰不住的失望之色,太后慈蔼地一笑:“哀家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到我那宝贝外孙了,你的侄儿们也想他了,不如就等扶风伤好后,哀家请皇帝在宫中设宴,请你姐夫一家过来聚聚。哀家也想见见扶风,看看他有哪里吸引我的蓉儿。”
      
      云裳并未露出喜色,反而轻轻摇了摇头:“不……母后,扶风尚不知道蓉儿的身份…...”
      
      “哀家知道,你是冒充太医院的人去的。可那孩子若是聪明,很快就会知道太医院并无女太医,再联想到凌霄殿前发生的事,岂会不怀疑?”
      
      怀疑么?云裳想到扶风那双水晶般清透的黑眸,想到他在自己面前手足无措的模样,唇边划过一丝浅浅的笑意,温柔而略显无奈。这个人,他似乎有些迟钝……
      
      京城中那些豪门子弟,哪个不是十三四岁便开了窍?如尤舜卿这样出入欢场、放荡不羁的,比比皆是。
      
      可他,他还带着来自山林原野的气息,那么干净。江湖侠少、雪衣长剑、追风逐电、自由来去。闭上眼,似乎能看到他一人一骑、驰骋江湖的样子。他锄强扶弱、替□□道,杀水寇、灭匪巢,心中存着一份侠义,唯独没有情字。
      
      他怀疑我的身份了么?云裳自问,如果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他会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没来由的,她这样担心。
      
      “蓉儿?”太后见她怔怔出神,心里不是滋味,从来没见过云裳这样患得患失的模样,这孩子莫不是入魔了?还是那个叫扶风的少年有什么特殊的魔力?天之骄女,看上他一个平民百姓,难道反而唯恐配不上?
      
      云裳回过神来,从太后眼里看到一丝转瞬即逝的不快,忙顺从地应道:“蓉儿没事,一切但凭母后安排。”
      
      回兰芷宫的路上,风扬起云裳的发丝,吹乱她一腔心绪。她脚步踯躅,低徊处,几声轻叹逸出樱唇。满目芳华,却也有凋零的花瓣,随风飘散。
      
      春愁,没个放处。
      
      贴心的宫女,终于忍不住劝慰:“公主不必担心。扶风公子年轻,又有金太医为他看过,他的伤很快就好了。”
      
      我担心的,岂止是这个?云裳无言,直到走进兰芷宫,才回首道:“入画,我想亲手熬一道羹汤,你为我送到相府去。”
      
      入画道:“扶风公子若是问起,奴婢该怎么说?”
      
      “只说蓉儿便可。”
      
      那道汤,在兰芷宫的小厨房里做,用了当归、川芎、白芍药、熟地黄、人参、白术、茯苓、炙甘草制成,又加入乌鸡,细细熬着。
      
      兰芷宫的管事太监何穆见公主亲自动手,劝又劝不住,急得汗都下来了:“公主,公主,您怎么可以亲自下厨?若被陛下知道,老奴吃罪不起。”
      
      云裳笑道:“只是做一道汤而已,又不是天塌下来了,你急什么?别在这儿呆着了,去忙你的事吧。”把何穆赶出去。
      
      何穆深深看了她一眼,行礼退下。
      
      那汤一直熬到中午,何穆吩咐小厨房给云裳送午膳,云裳吃得没什么滋味,有些体虚气短。何穆急忙叫添香把云裳扶进去休息,说公主被炭火气薰着了,要焚香沐浴,擦点薄荷油,好好放松一下。
      
      入画便把汤放进食盒,拎了出宫,到相府去见扶风。
      
      相府里,小狐狸托扶风的福,好好吃了一顿,吃完一抹嘴上的油,趴在石桌上午睡,只一会儿便轻轻打起呼噜来。
      
      商略雨在房间里给扶风上药,一边上一边问:“扶风哥哥,疼不疼?”扶风觉得他紧张兮兮的小模样特别可爱,忍不住就去捏他的脸:“小傻瓜,我是男子汉大丈夫,这点痛就受不了么?你只管上吧。”
      
      商略雨一脸幸福的傻笑。扶风看着他的样子,心又不可遏止地化成了一汪水。
      
      突然见商略雨一双大大的黑眼睛凑到他跟前,长长的睫毛闪啊闪的,亮着一口小白牙:“扶风哥哥。”
      
      “嗯?”笑得这么诡异,这小子想干什么?
      
      “我给你上药,你怎么不脸红啊?”商略雨笑得像小狐狸一样。
      
      扶风大窘,可在弟弟面前仍然要保持兄长的镇定,移开目光:“你还是孩子嘛。”心道,反正我也才十岁,不过是外形长得比你高大罢了,在你面前,我有什么好害羞的?
      
      商略雨眯着眼笑。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清影的声音:“公子,入画姐姐来了。”
      
      商略雨走出去,将房门带上,进厅堂,入画向他敛衽行礼:“奴婢见过公子。”
      
      商略雨抬了抬手:“入画姐姐,你怎么来了?”眨眨眼,指着房门,“可是为他? ”
      
      入画含笑,举起食盒:“我家公主亲手熬的补汤,命奴婢送来,给扶风公子喝的。还请公子转交给他,就说是太医院的蓉儿姑娘送的。”
      
      商略雨苦笑:“小姨要隐瞒身份到什么时候?扶风哥哥入了朝,迟早都会知道她的。”
      
      “奴婢只负责送东西,旁的事就不敢多嘴了。”
      
      商略雨点头:“好吧,我替扶风哥哥谢了。回去请转告小姨,她的扶风公子康复得很快,请她放心。”
      
      他故意咬重了“她的扶风公子”几个字,入画忍不住笑出来:“公子,您可真是促狭鬼。”
      
      商略雨挑挑眉,当仁不让的样子。
      
      入画向那扇关着的房门张望了一眼,道:“有劳公子,奴婢回去了。”
      
      商略雨点头,示意清影送她,自己推门进去,把食盒放在桌上,打开盖子,一股浓浓的药香扑鼻而来。他闭闭眼:“哇,好香。”
      
      扶风问道:“是什么?”
      
      商略雨把汤碗拿出来,发现食盒里竟然还放着一把汤匙,暗道小姨想得真周到,连汤匙都送来了,难道我相府还少一把汤匙不成?
      
      端了汤碗,拿了汤匙过来,笑吟吟地道:“有人给你亲手熬的羹汤,都是滋补药品,还有乌鸡,你说这人是谁?”
      
      扶风心头一跳,脸上微微发烫:“难道……是那位蓉儿姑娘?”
      
      商略雨笑道:“看来扶风哥哥并非全然木讷啊。”
      
      扶风瞪他一眼:“雨儿,你小小年纪,哪里懂得这些?”可这眼因为添了羞涩,毫无杀伤力。
      
      小狐狸听到动静,蹭蹭地跑进来,问道:“扶风,这是什么好东西?”闻着味,咂咂嘴,已经开始觊觎那碗汤了。
      
      商略雨伸手戳戳它的脸:“小混蛋,这可是有人专门为扶风哥哥熬的,不能给你喝哟。”
      
      小狐狸撅着嘴,掉头跑开,表示不屑。
      
      商略雨笑着拿起汤匙,喂给扶风喝。扶风忙道:“我自己来。”接过汤碗便喝。
      
      随着醇香的液体流入腹中,他的心跳也加快起来。
      
      “雨儿,那个蓉儿,为什么与你这么熟?”
      
      商略雨一怔,随即笑道:“我娘生病时,总是她来给我娘看病,所以我跟她,还有她的侍女都很熟。”跟扶风哥哥撒谎,有些心虚。
      
      一碗汤喝完,扶风只觉得回味无穷。后来慢慢睡着了,梦里见到了那位叫蓉儿的女子。
      
      商略雨拿了书,坐在房间里看。
      
      夕阳渐渐西斜,商略雨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闷哼。他猛地回头,见扶风已从床上坐起来,脸色煞白,一只手捂在胸口。
      
      商略雨手里的笔嗒的一声掉了下去:“扶风哥哥,你怎么了?”
      
      “我……中毒了……”一语未了,一口血从扶风嘴里吐了出来。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