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点滴幸福

      尤舜卿惊疑不定地看着微澜:“表哥……你的意思是……陛下开始猜忌仲坤了?”
      
      微澜侧过头来看尤舜卿,尤舜卿只看到他那张英俊的脸上晦暗不明。
      
      “现在还不能肯定。只是,这个扶风,他是商子牧的人。”微澜放缓语调,一字字道,“你上午见识过他的功夫。”
      
      尤舜卿脑子里浮现出扶风目光凛洌的样子,背上泛起一股寒意。
      
      微澜的瞳孔缩了缩,灯光里看来更加幽深:“我的逆风杀手曾在青溪渡试探过扶风的武功,结果,他们两死三伤、一人被擒自杀,那么多人,在他手下竟然不堪一击!”
      
      尤舜卿暗暗吸了口冷气。
      
      “陛下初次见他,便封了他左龙武将军,还赐他商姓。呵呵,他现在叫商扶风,名正言顺地成了相府的人。还有云裳那丫头,据说商扶风在凌霄殿前与百名精锐侍卫比武,几乎用‘狮子吼’功伤了陛下,陛下盛怒,云裳却出面保护他……”
      
      尤舜卿更惊:“云裳公主?他们不是素不相识么?”
      
      “他在街上英雄救美,是你成全了他。”微澜挑起唇角,看向表弟的目光中交织着嘲讽与责备。
      
      尤舜卿有些难堪,又有些不甘,喃喃道:“可是……不过一面之缘,难道他们……”
      
      “谁也说不准。”微澜冷哼,“那小妮子眼高于顶,朝中多少官家子弟想要博取她的青睐,可她根本不假辞色。若非有意,她怎会放下身价,去为一个一文不名的布衣求情?”
      
      “也许,是商子牧拜托她的?”尤舜卿猜测。
      
      “也有这个可能。”微澜皱紧眉头,“我们且看着吧。不过,无论如何,以商扶风的武功,假以时日,前途不可限量。商子牧已经位极人臣,再得到商扶风的助力,他在朝中便可只手遮天了!”
      
      尤舜卿面上的皮肉松了松,带着些讨好的意思道:“表哥原来是忌惮商子牧啊。可他再怎样权势滔天,这天下也仍然姓微,表哥你怕什么?”
      
      微澜肃容道:“正因为我姓微,我才要为沐月江山考虑。陛下偏信商子牧,而商子牧此人野心勃勃,极懂笼络人心。他打着奉天巡狩的旗号,一路为自己造势扬名。再这样下去,百姓只知有丞相之功,不知有陛下之恩。
      
      “如今,他又手握军权。我真担心,有朝一日,这江山易主,天下会成了他商家的天下!”
      
      尤舜卿骇了一跳,勉强挤出笑容道:“表哥…….你多虑了吧?不过是多了位左龙武将军,他的实力与其他几位禁军统领不相上下,难道还能对陛下构成威胁不成?”
      
      微澜用“你什么都不懂”的眼光看了看尤舜卿,似不愿与他多谈,挥挥手:“罢了。我告诉你这个,是想提醒你,仲坤是你的大舅子,姨父是户部侍郎,你们两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也为他们考虑考虑,别整天在外寻花问柳、不务正业。
      
      “你与仲坤的妹子成亲不过一年,难道你对她已经生厌了?秦楼楚馆之中都是些庸脂俗粉,你的品味就那么低?我教训过你多少次,可你就是屡教不改!你也该好好想想男儿立世之道,为自己谋个前程才是!”
      
      “表哥,我家那个女人……”尤舜卿苦着脸,十分哀怨,“她长得还算不错,可就是个木头人,哪里比得上青楼里的花魁娘子识情解趣?表哥你自己没去过,去过你就知道她们的滋味有多美妙了……”
      
      微澜气得脸色发青,腾地站起来,指着尤舜卿便骂:“你说这种混账话,就该掌嘴!”
      
      尤舜卿见他发怒,吓得抖衣站起,低下头,躬着腰,一句话也不敢说。
      
      微澜觉得脑仁疼,扶了一下额,恨铁不成钢道:“你以为我和我爹能罩你多久?你还要让姨父、姨母操心多久?你家娘子虽然不解风情,可她品性贤良,不妒不怨。换作旁人,知道你那些劣迹,早就闹得沸反盈天了!
      
      “还有仲坤,是我帮你牵线搭桥,让你娶了他家小妹。你就这样来报答我?我怎么对得起他?”
      
      他咬了咬牙,一字一句沉声道:“现在局势未明,你给我收敛些,听到没有!”
      
      尤舜卿抬起头来,惶惑地看他一眼,似懂非懂,又带着些揣测的意味。
      
      “怎么?听不懂我的话么?”微澜努力克制着一巴掌抽上去的冲动。
      
      “不是……”尤舜卿嗫嚅道,“表哥你……从来没有这样失态过……”
      
      微澜嘴角抽搐了一下,一拂袖子:“你回去吧。”
      
      尤舜卿怔了怔:“……是,表哥,那小弟告退了。”
      
      见他离去,微澜悻悻地吐出几个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眼前人影一闪,一名身穿黑衣、隆鼻阔目、眼神如电的男人出现在微澜面前,垂眸,顿时敛去眼中的精光,恭敬道:“小王爷,那个商扶风已经负了伤,要不要属下…….?”
      
      “不!”微澜断然否定,“他已经入了陛下的眼,此刻时机不宜,我们先看看再说。”
      
      黑衣人应了声“是”,悄无声息地退去。
      
      扶风醒来的时候闻到一股香味,耳边听到清影的声音:“公子,是相爷吩咐厨房给扶风公子煮燕窝粥的。”
      
      扶风觉得,那燕窝粥的热气暖暖的,从桌上飘过来,一直薰到他眼里,还有,心上。
      
      他睁开眼睛,叫了声“公子”,商略雨忙上来扶他,羊脂白玉般的脸上漾起笑容:“扶风哥哥,今天爹特赦我可以不用上学,在房里陪你,怕你闷着。”
      
      小狐狸撇撇嘴,心道,你不在,还有我陪着扶风呢,他才不会闷到。
      
      扶风宠溺地看商略雨一眼:“谢谢你。”他撑着起来,“天都大亮了,我睡过头了,应该去给相爷、夫人请安。”
      
      从心底,他认为自己应该晨昏定省,因为,相爷是他的父亲,而云英公主是父亲的正牌夫人,论理,他该叫她一声大娘。
      
      商略雨怕他伤口疼,叮嘱道:“你慢点,你有伤在身,不用去请安。何况,你也是朝廷命官,只是官职比我爹小罢了,不必拘泥这些礼数。”
      
      扶风轻轻握住他的手,苍白的脸上泛起安详的笑容:“公子,你忘了,我说过,我始终是相爷的下属。是相爷成全了我,他对我恩重如山,我视他如父。我的伤不要紧,我洗漱完就过去。”
      
      “不必了,我来了。”商子牧清朗的声音响起,人已翩翩走了进来,带进一身阳光。
      
      那一瞬间,扶风又有了一种看到神祗的错觉。他的眼睛里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敬仰和孺慕,他不顾伤痛,屈膝跪下,俯身行礼:“属下给相爷请安。”
      
      商子牧心里像被什么东西轻轻触了触,他低头看着扶风,刚从床上起来,一头黑发披散着,身上穿着白色的中衣。没有狼狈的感觉,只是那么清新。
      
      他有种强烈的冲动,想要伸手去抚摸他的发顶。可他忍住了。
      
      被他这样看着,扶风有些窘迫,讷讷道:“相爷,属下还未梳洗,失礼了。”
      
      商子牧微笑,这傻小子,就是傻得可爱。轻声道:“身上有伤,还要多礼?起来吧,梳洗一下,赶紧把燕窝粥喝了。”
      
      伸手扶了扶风一把。扶风站起身,清影想来服侍他,扶风谢绝了:“不敢有劳姑娘。”商略雨冲清影扮个鬼脸:“扶风哥哥已经成年,他害羞啦!”清影便识趣地退出去,把寒柳叫进来。
      
      寒柳伺候扶风洗漱,小狐狸在一边闻着燕窝粥的香味,馋涎欲滴,一个劲地咕哝:“扶风,你快点,我饿了,你家弟弟只管你,都不顾我死活!”一边说一边吸鼻子。
      
      商扶风失笑:“你这小混蛋,是不是饿了?放心,不会少了你的份,早就给你准备好了。”拿了专门给小狐狸准备的一碟粥,放到桌子底下,给小狐狸吃。
      
      小狐狸仰脸,给他一个极其灿烂明媚的笑容。还是相爷好,跟他待了一路,虽然听不懂狐狸话,却也能察言观色了。
      
      商略雨噗嗤笑出来:“爹,你看,小混蛋在讨好你呢。”
      
      扶风洗漱完过来,见商略雨已经在椅子上加了一个厚厚的垫子,他感激地看他一眼。坐下去的时候臀上还是一阵刺痛,他忍着,可商子牧仍然看出来了,温言道:“去床上躺着吃吧。”
      
      扶风站起来,漆黑的眼睛里饱含歉意,看着商子牧:“相爷……属下知错了,请相爷代为禀告陛下,容属下当面请罪,并叩谢皇恩。”
      
      商子牧点头:“好,明日待我返朝,便向陛下禀奏。”
      
      皇宫,兰芷宫,云裳穿一身藕荷色轻罗长裙,裙摆上的雪色长珠缨络拖曳于地,腕上戴一对碧水般温润剔透的翡翠镯子,云鬓花颜,令满园春花尽失颜色。
      
      她移步出宫,添香与入画跟在她身边,瞧着她眉间淡淡的忧愁,知道她仍在担心相府中的少年。两人都不点破。
      
      直到太后的安熙宫,伺候曹太后的许嬷嬷笑吟吟地将云裳迎进去,曹太后意味深长地微笑,眼角的皱纹里全是宠爱。
      
      曹太后既是云裳的表姨,又是她的嫡母,又兼云裳从小由曹太后抚养长大,这三层关系加在一起,自然比云裳的另外四位哥哥要亲近得多。
      
      沐月皇朝的两位长公主,一位已嫁出宫十年,留在太后身边陪伴的就只有这位美丽可人的云裳公主,太后想不疼她都难。
      
      “母后。”云裳盈盈下拜,太后赶紧免了她的礼,把她拉到身边,仔仔细细看着,唇边的笑容怎么也无法抑制。
      
      云裳被看得不好意思:“母后……?”
      
      太后伸手摸摸她的脸:“我的蓉儿长大了……”明明那样欢喜,却又夹杂着难言的惆怅。
      
      云裳脸上泛起红晕,莫非,母后知道了什么?
      
      “你在你皇兄面前做的那些事,你当哀家待在深宫就不知道么?”太后笑嗔,连一旁的许嬷嬷也忍不住笑出来。
      
      “母后。”云裳害羞地低下头。
      
      “好啦,在人前不是挺勇敢的么?怎么到母后这儿反而害羞了呢?”太后摩挲着她的手,柔声道,“那个叫扶风的孩子,哀家听宫里人说了,长得顶尖的好看,不输于你姐夫当年。而且武功超群,简直像天上的战神。母后听了,十分欢喜。可是,你为什么要瞒着母后呢?”
      
      “并非蓉儿瞒着母后,只是,还没有时间向母后禀告而已。”
      
      “是啊,昨儿可是为他忙了一天呢。”太后揶揄。
      
      云裳满脸通红,却忽然灵机一动,撒娇地拉了拉太后的手,央求道:“母后,皇兄罚蓉儿禁足,可是,蓉儿想去相府……”
      
      太后拍拍她的手:“蓉儿,母后知道你担心那位少年,可是,你是天子之妹,沐月皇朝的长公主,你的身份,不容你这样任性,你知道么?母后疼你,但不想惯着你。便是平常百姓,男女授受不亲,也是有违礼教的。你喜欢商扶风,哀家自会请皇上给你赐婚。但你私下去看他,却是不宜。昨儿的事,哀家知道你皇兄不忍,也没有怪他。但这样的事,可一不可再,你知道么?”
      
      云裳的心凉了半截,怔怔地看着太后。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