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冲动的后果

      商子牧轻轻挑了挑眉,自己一身便服,素袍款带,笑容和熙,并无半点官威,何以这少年摆出如此恭敬的架式?看他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他本以为他会对朝廷官员不屑一顾的。
      
      他低头看着少年,心里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忽然想伸手去触摸他。而少年垂首跪在地上,一动不动,连呼吸都仿佛屏住了。
      
      他是在紧张么?商子牧不禁微笑,和声道:“不必多礼,起来吧。”
      
      “是,谢相爷。”少年站起来,低垂着眼帘,像是不敢冒犯眼前这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可是他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又似乎忍不住想抬眼看他。半晌低声道,“相爷……”欲言又止。
      
      “嗯?”商子牧淡淡地从鼻孔中发出一个音节。
      
      “燃犀浦一带比较荒凉,相爷泊舟于此,还需注意安全。”少年终于抬眸,看商子牧一眼。
      
      商子牧心头微微一震,这双眼睛又黑又亮,只一眼,便仿佛摄了人的心魄。自己为官多年,识人无数,从未看到过这样一双眼睛,纯净、清透、深邃而空灵。
      
      “你在关心我?为什么?”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少年。
      
      少年低下头,避开商子牧研判的目光:“相爷是万民景仰的国之栋梁,身份尊贵,最好弃舟上岸,移驾官府,或者至少要住驿馆,哪能住在船上?甚至在这种荒野之地饮酒?万一遇到歹人……”
      
      商子牧呵呵笑起来:“荒野之地么?我看这里风景甚佳。何况,你不也到这种荒野之地来了么?”
      
      “我?我怎能一样?”少年有些着急,连“草民”两个字都忘了,“我是会武功的,相爷您却是文弱书生!”
      
      “哦?”商子牧瞥一眼两旁的侍卫,悠然道,“你认为,我的侍卫无法保护我么?”
      
      少年看看那两名侍卫,唇角忽然泛起一抹狡黠的笑容:“能否保护,且让我一试!”身形一晃,犹如一道轻烟般从商子牧眼前掠过。剑光乍现,秋水般凛洌,“呛啷”一声,侍卫张恒手中的刀已飞了出去。而他的身影毫不停歇,转眼已到侍卫李泰面前,李泰急急挥刀,却扑了个空。少年的剑从他左臂划过,瞬间割裂衣衫,却未伤及肌肤。
      
      弹指的光景,少年已重新立于商子牧面前,剑入鞘,身影笔直,仿佛从头至尾未曾动过。
      
      张恒与李泰倏然吓出一身冷汗,齐齐扑过来:“相爷!”
      
      商子牧挥手制止他们。盯着眼前的少年,皱眉道:“你不是来行刺我的。”他用的是肯定的语气,而且语声平和,可不知为什么,周围的人都感觉到了压力。
      
      少年也不例外,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紧,往后倒退一步:“不是……”
      
      “那么,解释一下你的行为。”
      
      小狐狸猛地从商子牧腿上爬起来,握爪,看着少年,样子像是为他捏了一把汗。
      
      少年带着些许惶惑,偷偷看商子牧的脸,后者面沉似水。
      
      “相爷……”少年扛不住压力,屈膝跪下,嗫嚅道,“草民无状……”样子像个犯错的孩子。
      
      “不,你很有本事。”
      
      “草民不敢。”少年的手又是一紧,“草民只是……”鼓起勇气,抬头看商子牧,“草民久仰相爷大名,一心想找机会追随相爷,保护相爷,恳请相爷成全!”
      
      此言一出,亭中四人齐齐变了脸色。张恒与李泰死盯着少年,恨不得上来踢他几脚。雪舟一脸“好啊,你敢算计我家相爷”的怒容,商子牧的目光则变得十分深沉。
      
      他无声地盯着少年看,很久。亭子里静得连一根针掉下去都能听到。
      
      少年低着头,他看不到他的表情,可他能看出,他浑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
      
      “你叫什么名字?”商子牧开口,平稳的声音,却含着淡淡的威严。
      
      “回相爷,草民叫扶风。”愈发恭谨的声音,带着小心翼翼的味道,仿佛在弥补刚才的造次。
      
      “扶风?你没有姓么?”
      
      “……没有……”声音微涩,“草民是孤儿,从小被师父养大。”
      
      “你师父是谁?你武功那么厉害,令师想必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
      
      “回相爷,家师已退隐江湖十几年,他不愿再提当年的名号,如今他的名字叫蓬莱客。”
      
      “蓬莱客?”商子牧喃喃念了一下这个名字,回眸去看张恒,张恒摇摇头,表示没听说过。
      
      “你家在哪里?”
      
      “草民与家师一直住在这附近的山里。”
      
      “今晚,你是蓄意到此会我?”尾音上扬,带着质问。
      
      “不是。”扶风连忙摇头,急切道,“草民的确听闻相爷代天巡狩,将要经过采石矶一带,却不知今晚会在此巧遇。多亏我的小狐狸,是它引我至此,请相爷相信,草民绝不敢欺瞒相爷!”
      
      小狐狸飞快地用爪子挠商子牧的腿,像是在为主人证明他的“清白”。商子牧见此情景,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刚刚涌起的不快变成了无奈。可是,这个叫扶风的少年,毕竟来路不明……左右侍卫与雪舟同时向商子牧抛去“相爷,您要谨慎啊”的目光。
      
      对上扶风期盼的眼神,商子牧淡淡一笑:“你有这么好的功夫,为何放弃笑傲江湖的生活,甘愿投身官府,做一名普通的护卫?”
      
      “仗剑江湖,只能逞个人之义气;保护相爷,却是为天下百姓造福。”扶风答道,身子已经放松下来,目光却充满执着。
      
      商子牧对他的观点不置可否,却慢悠悠地道:“可你刚才的表现,却让我看到江湖人的轻率与鲁莽,你这样的人,必定受不得拘束,我岂可轻易用你?”
      
      一句话,仿佛一瓢冷水浇在扶风头顶,他面色苍白,怔怔地看着商子牧:“相爷……”满眼失望,还有隐忍的忧伤。
      
      不等他辩解,商子牧已站起来,一拂衣袖,吩咐雪舟与两名侍卫:“我们走。”
      
      小狐狸从他身上滑落,吱的一声,钻进扶风怀里,却不忘探出头来,哀怨地瞪商子牧一眼。
      
      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扶风仍呆呆地跪在地上。
      
      “扶风,扶风。”小狐狸用爪子划拉他的手臂,“醒醒,醒醒啦。他们走了,你别发呆了!”
      
      扶风如梦方醒,抱着小狐狸站起来,转身遥望那渐渐消失的灯影,喃喃道:“是我表现不好,他……他不要我……”
      
      小狐狸埋怨道:“你太急于求成了!在他面前显摆什么?打败他的侍卫,不是让他脸上无光么?还有啊,就算你能够进相府,那两名侍卫也会讨厌你的!”
      
      扶风沮丧地垂下头:“你说得不错,小混蛋,还是你聪明。我已经后悔莫及了。”
      
      见他如此,小狐狸又不忍了,蹭蹭他的手,以示安慰:“好了,别难过,第一步不成,咱来第二步啊。你不是为他准备了礼物么?”
      
      扶风点点头,声音仍是闷闷的:“可是,第一次见面,我就给他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他一定会觉得我很狂妄……我真笨,明明不应该这样的……”
      
      “不会的,不会的,人们都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小狐狸咧开嘴,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你一定会感动他,他一定会收留你的,加油啊!”
      
      扶风被它的笑容感染,轻轻吐出一口气,扬起唇角:“你说得对,我一定会成功的!等一夜又何妨?”
      
      岸边,官船上,商子牧回头看着蛾眉亭的方向,喃喃念出两个字:“扶——风。”
      
      张恒与李泰面面相觑,两人脸上都有些发红,走到商子牧面前,跪下请罪:“相爷,属下保护不力……”
      
      商子牧摆手:“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必放在心上。”
      
      雪舟道:“相爷,那个叫扶风的小子……?”
      
      商子牧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且看他的。”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