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一鸣惊人

      出清晏宫的时候,扶风仍然处于晕眩状态,商子牧的身影在他眼前宛如隔着云雾,高大而缥缈。
      
      这个他从小敬若神祉的人,给了他一个姓,一个本该属于他的姓。他没有奢望认祖归宗,只要这样就够了。
      
      这座宫殿里,除了皇帝与宫女、太监,还藏着一个人。扶风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那个人就藏在珠帘后面。看不到他(她)的样子,可是他能奇异地感觉到他(她)身上的气息,那种气息,他似曾相识。
      
      出殿门,微泫挽住商子牧的手,两人登上御辇。商子牧毫不拘谨,却又恰到好处地保持礼仪。扶风看着他们的样子,心里充满喜悦。看来,皇帝对父亲非常器重,那么,父亲在宦海之中,是否会少了许多惊涛骇浪?
      
      微泫不经意间回头,恰好看到扶风那个自然流露的笑容,心里又是一动。他问商子牧:“子牧,在此之前,你确实从未遇到过这位少年?”
      
      “微臣确未见过扶风。”
      
      “可他对你的态度令人费解,若说你以前有恩于他,倒还说得过去。若只是慕名而来,当不至如此崇拜。何况,他并非一般草民,而是江湖豪侠。江湖人行江湖事,率性不羁,他却甘愿抛却自由之身,任你驱遣……”微泫沉吟着,“你说奇怪不奇怪?”
      
      商子牧微笑:“陛下既然存疑,却为何还要召见他、考验他?”
      
      微泫看他一眼:“朕信你,自然也信你推荐之人。何况……”唇边掠过一抹不可捉摸的笑意,却不再往下讲。
      
      他们坐在御辇上,扶风跟在后面,却把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心里又有些感动,这皇帝对父亲真的很不错。
      
      凌霄殿是整座皇宫中最高的宫殿,平日用于盛大宫宴及大型典礼。殿前有开阔的广场,用于宴庆时的歌舞、游戏。殿高二十丈,重檐庑殿屋顶,前面是宽阔的月台,下临广大殿庭。
      
      御辇抵达凌霄殿时,宫中侍卫统领卫晋已经带着一百名精锐侍卫肃立在广场上。见皇帝到来,所有人齐齐下跪,高呼万岁。那气势,震得凌霄殿都抖了两抖。
      
      扶风心中暗赞,这些侍卫行动迅速、步调一致,可见平时训练有素。再看那为首之人,方方正正的一张脸,麦色肌肤,身材高大,肌肉虬结,浑身上下充满爆发力。
      
      扶风注意到他腰间佩着一把剑,剑鞘如鳞甲羽翼,色泽褐黄,因年岁久远,鞘身被摩挲得纹理愈明,显得古朴庄重。可见里面必定藏着一把古剑。
      
      此刻皇帝已命众人起身,卫晋抬头,正对上扶风的眼睛,扶风微微一笑。这笑容很浅,卫晋却看到了。那样云淡风清的笑容,却像是剑刃上发出的光,秋水凛洌。
      
      卫晋眨了眨眼睛,他怀疑自己过分敏感了。因为传令的内侍已隐约向他透露了皇帝的意思,他心里的弦便有些绷紧。
      
      一百名精锐侍卫,用来对付一个少年?此人有多大的能耐?
      
      微泫与商子牧一前一后登上月台,端坐下来。微泫将扶风与卫晋叫到面前,对扶风道:“朕要你与朕的一百名精锐侍卫交手,你可敢接受这个挑战?”
      
      扶风只答了一个字:“敢!”掷地有声。
      
      微泫向卫晋示意,卫晋领命,转身走到广场上,向那百名侍卫一挥手。
      
      一百把剑齐齐出鞘,在阳光下光芒交织,耀眼夺目。扶风手中握剑,身形掠起,像一道轻烟般落入人群之中。
      
      长剑划开,如电光炫舞;人影晃动,似一道魅影;剑气劈空,割裂了日光;星眸闪亮,如银河倾泻。
      
      卫晋的脸色越来越凝重,他咬紧牙根,握紧拳头,掌心都沁出汗来。这个人,在百名高手的围攻下从容不迫,他身形灵动,浑身每一寸肌肤、每一处关节都像活的,每一个部位都成了武器。
      
      他不断击落侍卫们手中的兵器,凌厉的剑气将侍卫们的衣服割得支离破碎。
      
      “全力搏杀!”卫晋大吼一声,在那一刻,他已在下意识里把扶风当成了敌人。他只有一个念头:要打败他!
      
      侍卫们的攻势更加勇猛。血,终于流了出来。从扶风的剑尖滑落,在阳光中炫出美丽的色彩。
      
      “蓬”、“蓬”,沉闷的打击声中,侍卫们的身躯如断线风筝一般被击飞出去,倒地时喷出血雾。
      
      微泫变色,沉声向身边内侍下令:“传朕口谕,命商扶风不得伤人!”
      
      内侍尖细的声音从阶下传来:“陛下有旨,商扶风不得伤人!”
      
      卫晋一愣。这命令…….他忍不住向月台的方向看了一眼,陛下这不是有意刁难商扶风么?自己下令侍卫们全力搏杀,那是真正的厮杀,不是切磋武艺。商扶风伤人,也是迫不得已的。
      
      那一瞬间,他竟有些不忍。也许,是出于练武之人的惺惺相惜之意。
      
      扶风也在听到那个命令的时候愣了一下,只是这一分神的功夫,一名侍卫的剑划过他的胸口,鲜血涌了出来。
      
      扶风猛地一咬牙,一剑划开周围的长剑,冲天而上。人在半空,他的口中发出一道强烈的音波。
      
      那音波像一阵飓风刮过整片广场,所有侍卫,不管是受伤的还是完好无损的,都在这声音中东倒西歪,脸孔扭曲。
      
      微泫和商子牧隔得较远,却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一霎时,他们只觉得头痛欲裂,胸口也如同被撕裂了一般,身子几乎在椅子上坐不住。
      
      他们身边的太监一个个捂住胸口,嘴角抽搐着,喉咙口隐隐泛起血腥味。
      
      扶风见此情景,身子从空中直飞过来,扑通跪倒在月台上,以头叩地:“草民该死,请陛下治罪!”
      
      台上台下,人们慢慢恢复平静,侍卫们直起身来,个个脸色发白。
      
      微泫抚着胸口,喘息了两声,怒视扶风:“你……你竟敢……”
      
      商子牧腾地站起来,撩袍跪倒:“陛下!扶风不能伤人,只能出此下策,他是不得已的,请陛下恕罪。”
      
      微泫大吼一声:“卫晋!”
      
      卫晋奔过来,跪倒在地:“陛下!”
      
      微泫指着扶风,问他:“刚才他用的什么功夫?”
      
      “这……”卫晋也茫然了,这功夫他从未听说过,便是佛门的“狮子吼”,也没有扶风这么大威力。他吼出的声音,几乎不能用人的声音来形容。
      
      “嗯?”微泫面色一厉。
      
      “启禀陛下,商扶风用的是佛门‘狮子吼’功夫。”卫晋硬着头皮答道。
      
      微泫看看台下那些狼狈不堪的侍卫,再看看跪在面前的扶风和商子牧。商子牧正用“陛下,你明明强人所难,却还要倒打一耙”的眼光看他,他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自己宫中那么多精锐侍卫都打不过一个小小少年,他觉得丢脸。可他是为“求才”才考验扶风的,考验出这么好的结果,他应该高兴才是。
      
      可这小子竟敢让他堂堂皇帝受罪,又该惩罚他。
      
      他挥手命卫晋起身退下,又命商子牧起来,然后盯着扶风。盯了很久,一言不发。
      
      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凝窒了。
      
      扶风低眉敛目,面容依然那么沉静,坦然地等待皇帝的处罚。
      
      内侍总管陈年颤颤地走过来,小心翼翼地请示:“陛下,要不要召太医前来为陛下诊脉?”
      
      微泫摆摆手:“不必。”
      
      正在这时,一名宫女匆匆走上月台,内侍欲拦,微泫摆手示意放行。那宫女走近前来,双膝跪下,举起双手,掌中赫然放着一枚玉佩。
      
      “上前说话。”微泫下令。
      
      宫女挪近些,用只有微泫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几句话。微泫唇角微微勾起,说了个“好”字。那宫女欣然叩首,飞快地退了下去。
      
      微泫将那玉佩交给扶风:“朕本该罚你,但看在丞相求情的份上,朕饶过你。前提是,你要将这枚玉佩放到凌霄殿的屋顶上。”
      
      商子牧苦笑,“看在丞相求情的份上”?分明是宫女背后那个人。而这宫女,他认得,是自己的小姨子云裳公主身边的。
      
      可是,云裳怎么会认识扶风?他纳闷了。
      
      扶风领命,向微泫磕了个头,站起身,也不见他作势,身子便凌空飞了起来。
      
      所有人都仰头去看。
      
      二十丈高的宫殿,扶风轻盈地飞了上去,稳稳落到屋顶,将那枚玉佩放在屋脊上。阳光下一道金色的剪影,晃晕了侍卫们的眼睛。他们个个脸上露出震惊的、不可思议的表情。卫晋暗叹一声,突然觉得自己老了。而这个商扶风——他简直不是人。
      
      扶风转身下来,重新跪到微泫面前,叫了声“陛下”,低头不语。
      
      他身上的伤口依然在流血,血迹洇湿了胸口的衣衫,可他脸上没有露出半点痛苦之色,漆黑的眼睛也依然明亮。
      
      静如止水,动如脱兔。不卑不亢,宠辱不惊。
      
      一时间,微泫脑子里出现十六个字。
      
      他的气不知不觉就消了,略作思索,对扶风道:“商扶风,你武功高强,又曾以草民之身,为国立功。勇气可嘉、忠心可嘉,朕对你颇为赏识,朕封你左龙武将军,授从三品官衔。”
      
      商子牧一怔。沐月皇朝有五十万禁军,分左右龙武、左右神武、左右神威、左右天威、左右天佑等十军,再加上卫晋统领的宫廷侍卫,共有十一军。
      
      龙武军现有一名将军,叫仲坤。统管左右龙武,并未分立左龙武将军和右龙武将军。不像其它军队,是分开管理的。
      
      龙武军戍卫皇城,任务艰巨。皇帝封扶风为左龙武将军,难道是想分仲坤的权?那仲坤与虞王微重走得极近,而微重是先皇唯一一位同母所生的兄弟,也是唯一留在京城的王爷。微泫对他这位叔父一向敬重……
      
      扶风呆了,他怎么也想不到,皇帝会一下子封他这么高的官。茫然地看了皇帝一眼,嗫嚅道:“陛下……草民想保护相爷,为奴为仆都可以……”
      
      微泫气得眼前发黑,回头瞪商子牧一眼:“带他回去,好好管教,等他想清楚了,再带他来见朕。朕这道圣旨先给他留着!”
      
      商子牧微微一滞,低声应道:“是,臣遵旨。”
      
      扶风抬起头,嘴角抿出一丝倔强,漆黑的眼珠默默瞅着微泫。微泫倒不禁被他看愣了,心里隐隐觉得好笑,脸色也放缓了,对商子牧道:“他横竖是你相府的人,你随时可以借用,你可明白?”
      
      不等商子牧回答,又道:“只是这小子不识好歹,竟敢抗旨,你给朕好好教训他,磨磨他的棱角!”
      
      商子牧应道:“是,臣遵旨。”头皮有些发麻,这皇帝,分明是借自己的手给他出气……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