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兄弟

      相府之夜。
      
      云英公主亲手为商子牧斟上一杯碧螺春,又焚了三匀香。淡淡的清香飘浮在空气中,沁人心脾。洗去一身旅途的疲惫,面对爱妻如花的容颜,商子牧露出舒心的笑容。
      
      家的感觉,真好。
      
      他把云英公主轻轻揽入怀内,柔声道:“这些日子我不在家,辛苦你了。”
      
      云英公主伸手抚摸着他的脸庞,心疼道:“辛苦的是你,你看,你都清减了。现在回来了,我可得好好给你补一补。”
      
      商子牧握住她雪白的柔荑,轻轻摩挲,眼里有满满的怜爱,还有淡淡的戏谑:“好,好,你喂我什么,我就吃什么。我就做一只幸福的猪好了。”
      
      云英公主俏脸微红,佯嗔道:“出去一趟,倒变得油嘴滑舌了!若是到皇兄面前也这样,小心他揭你的皮!”
      
      商子牧失笑:“在陛下面前,我如履薄冰,不敢有半点造次,你放心吧。”最后一句贴着云英公主的耳朵,暖暖的气息吹得云英公主一阵酥麻。回首对上商子牧湖泊般温柔的眼睛,她的心不禁醉了。
      
      两人说了会儿体己话,云英公主提到扶风,笑吟吟道:“那个叫扶风的少年,长得十分像你,莫非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瞒着不让我知道?”
      
      商子牧道:“我倒希望他是我的表弟或堂弟,可惜我家三代单传,你是知道的。”
      
      云英公主瞄了他一眼:“那会不会……?”
      
      “没有的事!”商子牧啼笑皆非,“你想到哪儿去了?我爹品性高洁,且深爱我母亲,他断断不会做出对不起我娘的事来。”
      
      “好吧,好吧,我只是随便说说。”云英公主托着腮,在丈夫面前,显出几分小女儿的姿态来,“看他的相貌、神韵,真的与你很像。只不过,我记得,你在他这个年龄的时候,意气风发、神采飞扬,一见面就让人眼前一亮。扶风却比你沉静多了,他像…….像一颗深海中的夜明珠。”
      
      商子牧不禁心中一动,赞许地看妻子一眼。云英她,当真是蕙质兰心,连看人的眼光也如此明澈。
      
      “扶风是个奇特的少年。”商子牧回忆起那位白衣少年如惊鸿般出现在他面前的情景,“初见他的时候,我简直以为他是天外来客。”他唇边浮起笑容,“我心里对他有种难言的亲切感,虽然对他的身世完全没有考证,可我还是把他收了下来。路上,我听到一些关于他的传闻,他还救了我,我对他更有好感。”
      
      他看向云英公主:“我想让他参加武举,以他的身手,必定可以获得功名。”
      
      云英公主一怔。
      
      “怎么?你觉得不好么?”商子牧敏感地问道。
      
      “我只是有些私心。”云英公主微笑,“你看,今天第一次见面,雨儿就那么崇拜他,肯听他的话。如果他考上功名,皇兄一定会派他官职,可我想把他留在府里,一面保护你的安全,一面教导雨儿。”
      
      商子牧想到儿子的态度,暗暗点头,觉得妻子的话说得有理。于是便想,明日进宫与皇帝商量一下吧,雪舟说的,倒不失为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
      
      晴风院,商略雨的房间里加了一张床,清影在铺床叠被。商略雨拉着扶风进来,兴高采烈地道:“扶风哥哥,这就是你的床,以后你就跟我住一起了!”
      
      扶风慌忙摇头:“不,公子,属下怎么能住公子的房间?被相爷和夫人知道,属下吃罪不起。请公子容属下与寒柳住一起吧。”
      
      商略雨冲他呲了呲牙,表情和小狐狸有得一拼:“在这院里,万事由我作主,你怕什么?爹娘若问起,我便说住在一起,方便我向你求教。”
      
      “公子……”扶风为难地皱了皱眉。
      
      “好了,好了。”商略雨一拉他的手,“别婆婆妈妈的了,你是练武之人,应该率性不羁才对。”
      
      扶风无言以对。
      
      “对了,我帮你准备好了住处,你该报答我一下吧?”
      
      “公子要属下如何报答?”扶风发现,在这个鬼灵精怪的弟弟面前,自己总是束手无策,被他牵着走。
      
      “我想到屋顶上去看月亮,我和你,还有小混蛋。”商略雨说着,瞅瞅小狐狸。小狐狸已经在体验新床的感受,懒洋洋地在柔软的被面上打了几个滚,明显很舒服。
      
      清影噗嗤笑道:“这小狐狸怕是投错了胎,奴婢看它像是一只猫。”
      
      小狐狸斜她一眼,我是成了精的小狐狸,你懂不懂?
      
      商略雨上去抱起小狐狸,一扯扶风的袖子:“扶风哥哥,走。”
      
      扶风劝道:“公子,你堂堂相府公子,爬到屋顶上去,有失礼仪。”
      
      商略雨瞪他一眼:“哪来那么多礼仪规矩?我才不管呢!人活着受各种束缚,累不累?”
      
      扶风再次噎住,无奈地点头。两人出房间,到院里,商略雨抱着小狐狸,扶风搂住他的腰,飞身掠起,呼的一下上了屋顶。
      
      “哈哈,真好玩,我喜欢飞的感觉,我也要学轻功。”商略雨在半空中还不忘大呼小叫。
      
      清影和寒柳在底下仰头看着,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唯恐公子有个闪失。
      
      扶风把商略雨放下,两人跨坐在屋脊上。抬起头,夜空仿佛近在咫尺,月亮也格外大、格外明亮。晚风拂来,吹动两人的衣襟,清爽宜人。
      
      商略雨眯起眼睛,深呼吸,一脸陶醉的样子。那可爱的模样令扶风心头软成了一汪水。他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商略雨的脸。
      
      商略雨睁开眼睛,微微带着些迷茫和喜悦,喃喃道:“扶风哥哥……”
      
      扶风蓦然清醒过来,讷讷地道:“公子,对不起,属下……”
      
      商略雨笑了,漆黑的眼睛像两个弯弯的月牙:“扶风哥哥,你真像我的亲哥哥。”
      
      扶风心神一荡,眼角有些发热,这个弟弟,比一母同胞的还要贴心……
      
      “公子……”他情不自禁地唤。
      
      商略雨伸手过来,按在他的手背上:“没人的时候,叫我雨儿,好么?我爹娘都这样叫我的。”
      
      扶风怔怔地看着他,半晌应了声“好”。商略雨开心地笑起来。
      
      “扶风,你家弟弟真好哦。”小狐狸啧啧嘴,“比你爹爹好多啦!”
      
      扶风露出微笑。
      
      “扶风哥哥,明天我就跟你学武,你要好好教我哦。”商略雨凑近来。
      
      “雨儿为什么要学武?你是相府公子,出入都有人保护,根本没必要学武。再说,练武很苦的。”扶风疼爱地看着自己的弟弟。
      
      商略雨的眸子在黑暗中变得有些深沉,他沉默了几秒,低低道:“身为相府公子,从小锦衣玉食,是我的幸运。可是这个身份,带给我的不仅是荣耀,也是压力。”
      
      扶风一愣。
      
      商略雨淡淡一笑:“你可能无法理解,别的人若是听了,也必定觉得我矫情。可我真的觉得,有我那位当丞相的爹,我会一辈子活在他的光环下。他对我来说,高不可攀。我就算拼命读书,将来考功名,也会被认为托了父荫。”
      
      扶风听得一震,这孩子,怎么小小年纪想这么多?
      
      “你不是百无禁忌么?为何在意这些?相爷是相爷,你是你。哪怕不能与他比肩,你也尽你最大的努力建功立业好了。只要你一心为国,又何必管功劳大小、声名高下?我觉得,即便只是一名七品县令,只要肯为地方百姓造福,也是莫大的荣耀啊。”
      
      商略雨动容地看着他,若有所思:“也许……你说得对。可我始终觉得,有一个公主娘亲、一个丞相父亲,还有宫里那么多宠我的人,倒是我莫大的负担。”他呵呵笑了两声,“我想另辟蹊径,我想做武将,保家卫国。那才是真正凭本事建下的功勋,到时候,没有人敢小瞧我,没有人会把眼光放在我的出身背景上。”
      
      顿了顿,他又抓住扶风的手:“扶风哥哥,相府里的侍卫没有一个有你这么高的武功,何况,我与你一见如故,有你教我是最好的。请你一定不要辜负我。”
      
      扶风见他说得认真,心里感到热热的,郑重道:“公子放心,属下一定竭尽全力教你。”
      
      “不对,你又说敬语了。”商略雨不依,推了扶风一把,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第二天一早,商略雨起来,梳洗完毕后去向母亲请安。商子牧已经去上早朝,留下话来,叫扶风先到外面转转,熟悉一下京城。
      
      商略雨也想去,云英公主道:“你昨日如何保证的?”一句话把商略雨堵了回去。扶风忙道:“公子好好去上课吧,属下回来,给你带好玩的东西。”
      
      商略雨这才乖乖应了。
      
      花开时节,香满京城,满目繁华在春光里更添了几分旖旎的味道。高楼上的红袖与莺声燕语,是扶风“出世”以来所见到的最“绮丽”的风景,而他白衣如雪、俊逸出尘的身影,又成了那些红袖们追逐的目标。
      
      听到无数“公子,留步,上来玩玩”的叫声,扶风羞得满脸通红。小狐狸被他抱在怀里,一路笑得恨不得跌下来。
      
      就在这时,他听到前面传来两个清脆的声音,一个笑:“哈哈,这个人真好玩。”一个叫:“呀,他怀里的小狐狸好漂亮。”
      
      小狐狸一听到别人叫它的名字,噌一下抬头去看。只见前面有两名少年正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们,两人像是一对主仆,年纪与扶风差不多。一个身穿华服,高鼻薄唇,眉目长得极为精致,身材纤细,腰间悬一块玲珑剔透的玉佩,一看便是名贵玉种。另一位不似主人那么出挑,却也眉清目秀,看起来让人觉得很舒服。
      
      扶风看着那少年公子,只觉得似曾相识。
      
      那人施施然朝他走来,十指如玉,摆弄着手里的扇子,动作说不出的风流倜傥。扶风正发愣,那人已噗嗤一声笑出来:“果然是个呆子,怎么?初来京城,没进过这种风流场所么?”眉梢一挑,戏谑道,“要不要进去玩一玩?本少爷请客。”
      
      扶风初时脸上发烫,听他这么说,倒反而冷静下来。上下打量了他几眼,似笑非笑道:“我若出入这种场所,还可算名正言顺。只是尊驾若去,究竟要怎么个玩法呢?”
      
      那人一听,脸腾地红了,怒目瞪着扶风,“你,你…….”你了半天,竟是说不出话来。而他身旁的仆人也一脸怒容,嘴唇蠕动了几下,想开口骂人,又骂不出来的样子。
      
      小狐狸叹气:“扶风,调戏小姑娘可不好哦。”
      
      扶风向那人一拱手:“抱歉,失陪了。”
      
      “等等。”那人突然开口。
      
      “姑娘还有什么事么?”
      
      那人脸上的肌肉僵了僵,咬咬唇:“我见你这只小狐狸特别漂亮,请问,你可以把它卖给我么?多少钱我都肯出。”
      
      扶风听她说得客气,便也彬彬有礼道:“抱歉,它是我的朋友,我不卖。”
      
      “朋友?”
      
      扶风看看怀里的小狐狸,脸上露出暖暖的笑容:“是啊,我跟它无话不说呢。它可不是我的宠物,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谁也不卖的。”
      
      对面的女子看呆了,世上竟有这么好看的笑容……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