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相府里的小魔头

      帝都蜃阙,相府,午后。
      
      湖水丰盈,柳枝摇曳,成群的雀鸟在花园里飞翔,他们的翅膀犹如剪子,将阳光裁剪成千万根五彩缤纷的线条。满园的花朵,勾-引出多情的蝴蝶,它们的舞蹈,是这个季节最美的点缀。
      
      主院里,相府的女主人,沐月皇朝当今天子微泫的大妹妹云英公主,正坐在一架蔷薇下,静静地品着香茗。
      
      二十八岁的女子,肤如凝脂、眉如远山、目似点漆,身上穿一件寒烟紫蝴蝶穿花锦绣长衣,头上插一支金镶玉凤凰展翅步摇,步摇上的珠子颤颤地坠到眉间,衬着洁白如玉的额头,更显雍容典雅。
      
      侍女清镜在她身后抿着嘴笑:“夫人,这一盏茶还没喝完,您已经看了门外不下十次了。古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您和相爷这三月未见,算起来,可真真是漫长的日子了。”
      
      云英公主正在向门外看,闻言笑嗔道:“你这丫头,倒会贫嘴!”并不真恼,眉间倒有几分愁色。说完,放下茶杯,喃喃道,“可知这一次回来,雨儿又长高了许多。”
      
      听到相府里这位小祖宗的名字,清镜愈发想笑,故意向门外张望了两眼道:“公子一早就到江夫子那边去了,连午膳都命小厮送过去,平日里一天来好几趟,今天可是人影儿都瞧不见。”
      
      云英公主苦笑,偏偏那笑容里又有掩饰不住的宠溺:“还不都是做给他父亲看的!知道他爹今日要回,便做足了功夫,想让江夫子在他爹面前说几句好话,掩盖他平日的惫赖行径。他的这些小心思,我这当娘的怎会不知道?这孩子啊,真是被我宠坏了。”
      
      正说着,就听有个清脆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娘!娘!”一个身穿月白色软缎衣衫的男孩一路喊着跑进来,一双乌黑的眼睛闪闪发亮,像是揉进许多阳光似的,看着叫人格外温暖。长长的睫毛忽闪着,弯弯的嘴角总像在笑,唇红齿白、鼻梁高挺,羊脂白玉般的脸蛋嫩得可以掐出水来。
      
      他正是商子牧的儿子商略雨,九岁,自打出生,便成了所有人的掌中宝。从宫里的太后到当今天子他大舅,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舅父、姨母,以及府里上上下下的丫环、小厮、侍卫、仆从,都把他当成天上下凡的仙童,宠得无法无天。
      
      商子牧肝疼地看着自己儿子被一干人等宠成祸害,却根本无计可施。因为商略雨若是受了什么“气”,不仅他那当公主的娘亲会伤心,宫里那位嫡亲的外祖母——太后娘娘也会伤心。
      
      纵然商子牧是百丈钢,也被这两个女人化成了绕指柔。更何况连当今天子微泫也护着这个小外甥,商子牧只能忍着。
      
      商略雨走到石桌边,拿起母亲刚刚喝过的茶,喝了两口,问道:“娘,爹还没回来啊?”
      
      这样随意的举动,正体现出母子之间的亲密无间,云英公主心里十分受用,微笑道:“爹若回来了,娘怎会不派人去找你?怎么?今天的课结束了么?”
      
      “是啊。”商略雨露出一口小白牙,“夫子今天讲的课,孩儿早就学会了,所以夫子讲得很快,还夸了孩儿几句。孩儿叫了午饭过去,和夫子一起吃,我们聊得可开心呢!”
      
      云英公主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神里带着“你不是有意跟他套近乎?”的疑问。
      
      商略雨笑嘻嘻地摸了摸下巴,假装没看到母亲眼里的疑问。
      
      云英公主也不深究,柔声道:“你爹来信,只说预计今天抵京,可没讲具体时辰,娘也在等他呢。”
      
      商略雨眨眨眼睛:“娘,您想爹想得很苦了,是不是?”
      
      云英公主哭笑不得:“你这孩子……”
      
      “哈哈,娘在孩儿面前还要害羞?”商略雨嬉皮笑脸地绕云英公主转了一圈,见母亲瞪他,他才收了笑容,一本正经道,“其实,孩儿也想爹了,所以,功课一做完,孩儿就过来了。只是,既然爹还没回来,孩儿等着也是白等,不如回去看看书、练练字。娘,爹一回来,您就差人来通知孩儿,好么?”
      
      “好,你去吧。”
      
      商略雨一溜烟跑回自己的晴风院,伺候他的小厮寒柳连忙迎上来,叫:“公子。”
      
      商略雨道:“爹还没回来呢,我跟娘说了,爹一回来就派人通知我。好不容易今天得了空,我要去花园里干一件要紧的事。”
      
      “好不容易?要紧?”寒柳心道,相爷出巡这段日子,你可是天天找碴往外溜,竟然好意思说好不容易得空?还有什么事比读书更要紧?你的事能要紧到什么份上?
      
      商略雨看出他在腹诽,斜他一眼,命令道:“快去找个□□来。”
      
      “公子?您要□□做什么?”
      
      “问这么多干什么?我叫你去拿,你就去拿。”商略雨挥挥手,极有大将风度,“我先去荷风亭,你把□□搬过来,动作快点。”
      
      寒柳一下子想到,刚刚陪公子从江夫子那边回来,经过花园,公子瞧见荷风亭畔大榕树上结了一个鸟窝,兴致勃勃看了好久。那鸟窝里住着一对喜鹊,现在孵了两只小鸟,小鸟从窝里探出头,东张西望,正好被公子看到。
      
      难不成公子对那两只小鸟起了兴趣,要上树去抓它们下来?想置疑,又怕这小祖宗拿黑眼珠瞪他,只好苦着脸应是。
      
      商略雨倒没瞪他,反而笑眯眯地看了他一会儿。看他乖乖出门去拿□□,才迈开脚步,潇潇洒洒地往花园走。
      
      丫环清影追出门,冲着他的背影喊:“公子,您别玩了,万一相爷回来……”
      
      “等我娘差人来叫我,我若还没回来,你就来荷风亭找我。放心,误不了事。”话音未落,,人已经跑远了。
      
      清影无奈地摇了摇头。平日里横竖由得他玩,便是拆了天下来,夫人也会及时补上。可今日相爷要回来了,万一被相爷撞见,相爷便算不气,也一定会大为失望的。
      
      相爷那样的人中龙凤,对儿子的要求自然很高,可公子那么淘气,夫人又那么护短……
      
      商略雨一口气奔到荷风亭畔,举头看着大榕树上那个鸟窝。看不见里面的情形,只听到一两声细细的鸟鸣,分明是雏鸟发出来的。心里像有羽毛轻轻撩拨着,痒痒的。
      
      爬树、掏鸟巢、逗逗那两个小东西,真好玩。商略雨歪着脑袋,一个人笑出声来。
      
      等了好久才看到寒柳扛着一架□□,吭哧吭哧地走过来。商略雨一步跨过去,搭了把手:“瞧你,真没出息!一个□□都搬不动。我看啊,你的力气还不如清影呢。瘦鸡似的身板,平时也不知道锻炼。”
      
      寒柳也不敢反驳,只是讷讷地低了头。
      
      “快,帮我把□□靠到树上去!”
      
      寒柳脸有些发白:“公子,您真要爬树去掏那个鸟巢?”
      
      “也不是掏啦,我只是上去看看那两只小鸟,不会伤害它们的,你放心。”
      
      “可是,这很危险……”
      
      商略雨怒:“有什么危险的?我这么机灵,你还怕我摔着了?再敢瞧不起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寒柳张口结舌:“小的……小的哪敢瞧不起公子?可公子身子金贵,哪怕蹭破点皮,小的也吃罪不起啊。”
      
      “是我自己的主意,又不会怪你!就算蹭破点皮,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我房里的小药箱是干什么用的?怕这怕那,还不让我玩了?”商略雨爆豆子似的爆出一串话,身子已麻利地爬上□□。
      
      寒柳赶忙扶住□□,唯恐□□有一点点打晃,摔了这小祖宗。抬起头往上看,嘴里不住地叮咛:“公子,您小心啊。”
      
      商略雨皱皱细眉,这小子,真罗嗦!
      
      噌噌噌,身子像猴似地往上爬,很快爬到□□顶上,再张臂抱住树身,继续往上爬。好不容易到了顶上,他坐在树上,开心得差点手舞足蹈,示威似地瞅瞅寒柳:“瞧,本公子不是上来了么?”
      
      寒柳抹了把汗,不错眼珠地看着商略雨,心里暗暗叫苦。待会儿下来,那一身衣服怕是没法看了。
      
      鸟巢就在斜刺里一根树枝上,商略雨爬上那根树枝,一点点往前挪,挪到鸟巢前,探头探脑地往里瞧。咧着嘴笑:“真有两只小鸟,哈哈,好玩!好可爱!”伸出手去摸它们。
      
      寒柳吓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颤声喊:“公子,别乱动!万一树枝断了怎么办?”
      
      商略雨鄙夷地瞪他一眼:“胆小鬼!我有那么重么?至于把树枝压断?”
      
      小鸟在巢里缩头缩脑,看着眼前的不明生物,似有些畏惧。商略雨更加开心,一边哄着:“别怕哦,我不会伤害你们的。”一边伸出手去。
      
      就在这时,两条黑影从头顶猛冲下来,带着一股劲风。原是公喜鹊和母喜鹊回来了,见有人侵犯它们的孩子,立刻就去啄商略雨的手。
      
      商略雨猝不及防,惊叫一声,身子从树上直直跌了下来!
      
      寒柳提到嗓子眼里的心扑通坠了下去,他几乎下意识地闭上眼睛,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刷,一道白影冲天而起,张臂抱住商略雨,在空中转了一个身,轻盈在落到地上。商略雨惊魂未定,呆呆地看着这个抱住他的人。
      
      呀,世上竟有这么好看的人?原以为自己的爹已经是绝世美男子了,可这个人半点不差,甚至,他身上还有种特别的味道。那一身白衣穿在他身上,竟不像凡人。
      
      “公子。”那人微微笑了,极好听的声音,轻轻放开他,退后一步道,“相爷回来了。”
      
      商略雨一震,睫毛急速地颤了两下,立马垂手,毕恭毕敬地看向那位一脸怒容的父亲,期期艾艾道:“爹……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好歹也要先去看过母亲,然后母亲再派人来通知我,那么我就不会这么狼狈地被抓现形了。
      
      “我若不是这么快回来,若不是跟你母亲说了几句话,就立刻来找你,也看不到你在这儿无法无天!”
      
      原来,是特意过来视察的啊。商略雨嘴里发苦,努力挤出讨好的笑容:“爹……孩儿一直都很用功,刚刚只是偶然……”
      
      “别以为爹不知道,爹不在这段时间,你肯定像脱缰的野马,没人管束!”商子牧瞪着自己的儿子,越看越气,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寒柳恨不得缩到地缝里去,一声都不敢吭。
      
      “相爷。”扶风见父亲生气,连忙劝道,“公子年纪还小,免不了贪玩。您出去这么久,才刚回家,一家人要开开心心的才好。”
      
      商子牧面色稍缓,对商略雨道:“这是爹新收的侍卫,名叫扶风。”
      
      扶风深深一躬:“属下扶风,参见公子。”
      
      商略雨忙去扶他,趁机拉住他的手,甜甜地叫了声:“扶风哥哥。”
      
      扶风一怔:“公子,属下不敢。”竟然,一开口就叫哥哥,难道,这就是缘分?心里隐隐有些甜意,又有些酸楚。
      
      “有什么不敢的?扶风哥哥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商略雨嘴上涂了蜜似的。
      
      扶风悄悄看看商子牧,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便默认了。
      
      “扶风哥哥,你身手好俊哦。”商略雨凑近来,一脸崇拜地看着扶风,“我跟你商量一下好不好?”
      
      “公子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我想跟你学功夫,你肯不肯教我?”大眼睛亮晶晶的,充满期待。
      
      扶风被那双眼睛看着,心整个儿软了,请示地看着商子牧。
      
      商子牧淡淡地瞟儿子一眼:“你娘还在前厅等着,你先回去换身衣服,稍后就过来。学武的事,以后再说。”
      
      商略雨微感失望,哦了一声,又道:“那,可不可以让扶风哥哥陪孩儿去?”
      
      商子牧没好气道:“他是爹的侍卫,又不是你的仆人!”
      
      商略雨低声嘟囔:“我只是一见面就很喜欢他嘛,借用一会儿有何妨?恁的小气!”
      
      商子牧啼笑皆非:“好吧,那就让扶风陪你去换衣服,你收拾利落,马上过来。”
      
      商略雨大喜,响亮地应了声:“是,谢谢爹!”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