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作者:江*******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夜袭

      当夜幕重新降临到澳门这座繁华的城市,威尼斯酒店里早已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今晚,前不久才从美国回来的“魔术手”石一坚就要和DOA集团的一把手高先生同时出席这场宴会。
      “慈善□□宴,港澳名流都来了不少。不过师父你能来那就更加是蓬荜生辉啦。”一见石一坚到场,阿杰就迎上前去。
      “你别捧我啦,我会骄傲的……”
      “师父,今晚的□□,无论输赢,所得的钱会全部捐给慈善组织。”
      听着徒弟这话,石一坚满意地点了点头。
      赌桌边的洛欣身着乳白色的单肩吊带长裙,露出光洁的背部,腰身纤细不盈一握。
      石一坚就走过去搭讪:“小姐,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洛欣朝桌子上指了一指,“我想玩这个,但是不知道怎样才能赢。”
      “你去过便利店吗?”
      “便利店?”
      “是的。”
      “Seven-eleven?”【7-11】
      “那就Seven-eleven吧。先试试。”石一坚说着把筹码往前一推,接过荷官递来的骰子。“来,下七。”
      洛欣点点头。两人的右手交叠在一起,将骰子掷出:“Seven!”
      红底白色点的骰子飞出,在桌子边缘相互撞击、旋转,最终停下。两个骰子,一个六、一个一,正好组成七点。
      “中了,七!”
      桌边众人都欢呼着鼓起掌来。
      等在一旁的苏珊无奈的摇了摇头。
      在笑声中,洛欣略侧着头,低声问石一坚:“你考虑好了没有?”
      “我昨天见过他了,估计今晚躲不开。”
      “他做事心狠手辣,你要小心点。”
      “我知道。加注吗?”
      “好啊。”
      石一坚把更多的筹码放在桌上,又握着骰子举到洛欣面前:“吹一下。”
      洛欣照着做了。两人又一起掷出骰子:“Eleven!”
      这次是一个五和一个六,十一点。
      “Yes!Eleven!”
      众人又欢呼鼓掌。
      洛欣笑着和石一坚击掌。
      “你运气真好啊。”
      石一坚还意犹未尽,苏珊就从旁边过来打断了他:“杰哥他们去那边了。”
      “噢,好。那待会儿见。”石一坚只得与洛欣告别,跟着苏珊一起走开。“跟美女聊个天而已。这样你就吃醋?”
      “她?”苏珊满不在乎的说,“她不就露了个背吗?”
      “那你也露一个看看?”石一坚有点不高兴。“什么都看不到。”
      苏珊更是气愤,“好啊!”说着拉开上衣的拉链,把衣服一掀,就引起一阵口哨声。原来她在里面穿的是一条深V长裙。
      石一坚吓了一跳,“用不着这样认真吧?跟你开个玩笑而已!”说着赶紧把衣服重新给她披上。
      “师父,高先生到了。”随着阿杰的语声,石一坚看到高先生迎面走来,便伸出手与之相握。
      “坚哥,又见面了啊。今天的气色非常不错嘛。”高先生穿着酒红色西装,胸前的口袋里插着黑色的手帕。
      “你都红光满面啦。”
      “坚哥,你是不是很少参加这种场合啊?”
      “为什么这样说呢?”
      “连礼服都是跟人家借的吧?袖子那么短,裤子又不合适,鞋也小了。硬挤进去的吧。”
      “这样都被你看穿了。”石一坚脸上笑容不减,“高先生你也是穷苦出身?”
      高先生一愣,“何以见得?”
      “你身为一个基金主席,”石一坚举起手上的一沓钞票,“带那么多现金在身上,要么是对自己没信心,要么是想收买人心。”待高先生面无表情地伸手把那些钱抓回来,石一坚又举起一个小袋子,“今晚的舞会上有那么多美女,一个避孕套不够用的……还给你。”说着就把避孕套往高先生口袋里塞。
      “诶。”高先生反应也很快,抓住了石一坚的手阻止他进一步动作。“钱是我的,这个可不是我的——我不用的。”
      石一坚“哈哈”一笑,把避孕套扔给高先生的随从:“送给你!”又举起一支装着绿色液体的试管:“那这支‘神油’是你的吧?”
      高先生咬牙切齿地拿回了试管。
      石一坚“嘿嘿”地大笑着,“先失陪啦!”就和苏珊走了开去。

      高先生坐在赌桌旁,缓缓转动着手上的血红宝石。
      □□。
      “闲八点,庄九点,庄赢。”充当裁判兼发牌人的阿杰报出第一把的结果。
      掌声中的高先生声音冰冷:“坚哥,棋差一招啊。”
      “慈善赛嘛。大手笔在后面。”石一坚满不在乎地说。
      高先生哼笑一声,将赢得的筹码圈到自己面前。“坚哥号称赢尽天下无敌手。如果我要是成为第一个让坚哥输光钱的人,我会很荣幸的。”
      “比一比就知道啦~”石一坚转向阿杰,“发牌。”
      第二把,“闲九点,庄九点,和。”
      第三把,“闲九点,庄九点,和。”
      石一坚打了个呵欠。
      “闲九点,庄九点,和。”
      ……总是“和”,双方都有点没耐心了。
      “闲九点,庄九点,和。”
      这时候高先生的随从接到了鬼眼的电话:“门外的系统已经破解,里面的还要十分钟。”
      “继续。”

      石一坚家的大门豁然洞开。
      房子里漆黑一片。但这难不倒鬼眼。他放轻了脚步,用耳朵仔细辨别着周围的声响。
      手下拿着枪,率先在前探路。
      “砰”的一声巨响,走在前头的手下被一旁立着的骑士雕像击倒。
      地上埋伏的捕兽夹弹了出来,几乎把人的脚踝撕裂。
      旋转楼梯忽然变成了滑梯,刚走上楼的人滚跌下来。
      书架里射出□□,又撂倒了好几个。
      鬼眼没有理会倒地的同伴们。他轻轻巧巧地一个翻身腾跃就躲开了箭和捕兽夹,就这么进了客厅,连一根触发线都没碰到。

      与此同时,酒店里的□□是渐入佳境。
      “连开了二十九把都是和?早知道会这样我就买和了……”石一坚说着起身,“对不起,有事,先走一步。”
      “坚哥。”高先生叫住了他,“连续二十九把都没能分出胜负,怎么能走呢?”
      “要不然这样吧——我们两个再玩一局,如果你赢了,我多加两个亿,怎么样?”
      “两亿?”石一坚往前探着身子。
      “师父。”阿杰也忍不住开口,“如果要走的话,会被人讲笑话。”
      石一坚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好。拿四副新的牌来。”
      洛欣悄悄地走出去,和李警官联系。
      “阿龙有个同母异父的弟弟,这两天回到澳门找石一坚。另外,高先生那边雇佣的杀手鬼眼也到了澳门。”
      “可能是声东击西。怪不得高先生一直拖延,不让石一坚走。”
      “那你要不要帮手?”
      “不要打草惊蛇。让我先去看看。”洛欣脸色一沉。“你打给虾哥,让他准备一下。”说完便收了线。

      原本隐藏在黑暗里的小冷按捺不住,冲出去与鬼眼硬碰硬。可他根本不是鬼眼的对手,才对了两拳就被鬼眼踹飞,跌到三角钢琴上 把钢琴的盖子砸得稀烂。
      “你怎么跟你那个死鬼老爸一样没用?”鬼眼扳着小冷的脖子。
      “……你敢搞♂他?”
      “已经搞♂了。”
      小冷想脱身,却使不上力气。
      “怎么?想报仇?”鬼眼不屑地说,“就凭你那点三脚猫的本事也想跟我打?”他的手越发的使劲,“我看你是想下去跟你哥团聚。”又冷笑了一声,“不想死的话,就乖乖地交出那只眼睛。”
      石一坚的女儿阿彩吊着弹簧绳飞来助阵,差点被鬼眼一枪击中。
      这时,一个黑衣人从二楼窗口冲进来,对着鬼眼就是一枪。
      鬼眼身上中了一弹——所幸穿着防弹衣,但还是受到子弹的冲击力而摔在地上。
      鬼眼发出的子弹只打断了阿彩的弹簧绳。阿彩立即失去平衡,摔到楼梯间晕了过去。
      黑衣人快步跑下楼梯,踹翻了鬼眼的一个手下。
      鬼眼赶紧朝楼梯的方向接连放了几枪,却都失了准头。
      他觉得那身影有些熟悉。但此时此地此情此景,实在容不得他多想。
      ——唯有生死相搏!

      那黑衣人正是洛欣。她一步跨上书架旁的梯子向前冲去。□□不停,又击倒了好几个杀手。
      鬼眼趴在地上,已经回过神来,抬手扣动扳机。
      洛欣戴着黑色的口罩,视线有些受阻。一时大意,左肩上就中了鬼眼一枪,瞬间炸开一蓬血花。
      鬼眼的手下爬起来,挥舞着拳头攻向洛欣,又被踢飞,撞碎了玻璃陈列柜。
      洛欣紧赶几步,躲到书柜后头才长吁了一口气。
      她知道自己不是鬼眼的对手,所以不打算和他正面对决。
      但是,鬼眼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举起□□,靴子踩在光滑的瓷砖地上,像是在为葬礼敲响丧钟。
      洛欣靠在书柜后,举起了骑士的长剑。
      忽然,一张泛着金属光泽的扑克牌高速旋转着飞来,就像一道闪电,深深地刺在鬼眼背上。
      鬼眼回头一看,只见石一坚出现在门口,便转过去瞄准。还没开枪,枪又被石一坚掷来的金属扑克给打飞。他的动作只慢了那么几秒,身上就中了石一坚掷的许多张牌。
      “进庙要拜神,进屋要喊人。你进来也要吭一声嘛!”
      就凭这点本事?
      “我是来杀人的。”鬼眼根本没把石一坚放在眼里。殊不知人家是不想随便伤人性命才手下留了情。
      “那要看你杀不杀得到喽!”石一坚咧嘴一笑。
      “试试便知。”
      “好啊。你来啊。”石一坚神色如常,左手握着右手食指一旋。
      鬼眼脚下发力,猛地朝站在门口的石一坚冲过去,却狠狠地撞在忽然直竖起来的厚实木板上,顿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鼻子和嘴唇也磕破了,温热的鲜血飞流直下。
      “还来不来啊?”石一坚向前走了几步,问道。
      鬼眼恶狠狠地瞪着石一坚,伸手从身上抽出一把匕首来。
      石一坚似乎觉得很好笑,偏过头去叫了一声:“丘吉尔。”
      就在鬼眼往前猛冲时,石一坚家的宠物狗不知从哪儿跑了过来,举起厚实的爪子按动了机关。
      鬼眼发现眼前竟然出现了一座大炮!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石一坚伸长手臂,用力一拉机关。
      大炮喷出巨大的水柱,将鬼眼冲出门,落到了外面的草地上。
      此时,牛必胜和苏珊从外面走进来。
      见此情景,牛必胜不顾自己脖子上还挂着人家绑他的绳子,大惊道:“真的有恐龙撒尿啊!”
      洛欣整个人终于可以放松。她从书柜后头跑出来,没说什么便自行离去,只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人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会打牌,看不太懂石高对赌的情况,只好通过对话随手写写……
    写到“唯有生死相搏”,忽然自己也燃起来了!www
    一个人写文【写的还是这么冷门的作品的同人】很寂寞的QAQ求留评求送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