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作者:江*******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逼供

      阿龙不在了。
      洛欣原以为高先生会提拔鬼眼来做他的随从,万万没想到他却换了另外一个人来。
      平头、小眼睛、厚嘴唇,其貌不扬,看起来还不怎么灵光。但对目前的高先生来说,随从的能力还不如忠心来得重要。
      而且,鬼眼可以被派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因为受到洛欣的皮包重击,第二天又见面时高先生这心里还有点发憷。他略低着头,不愿意直视洛欣。
      “昨晚下班后你去哪了?”
      洛欣好不容易忍住了笑,用和平时毫无二致的声音回答:“去酒吧喝了一杯……也就一杯。您放心,不碍事的。”
      “那喝完酒之后呢?”
      “之后……之后我就回自己的房间了呀。”
      “没去什么别的地方?”
      “没有。”为表诚意洛欣轻轻地摇了摇头,接着故作娇嗔:“老板,您要这样问,可教我怎么好意思回答嘛~”
      “如果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又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高先生话里有话,声音听起来还有点瓮声瓮气。
      那一下砸得可真不轻。
      “瞧您说的,”洛欣抿嘴一笑,“我也就是去趟酒吧喝杯酒,哪有什么亏心事可做。”
      “既然如此……”高先生终于抬起了头,直视洛欣。
      “哎哟,老板,您的脸怎么肿了?”洛欣装作刚发现异常,惊呼道。
      高先生的假笑从脸上消失。“……你真的不记得自己昨晚喝完酒之后都干了些什么?”
      “这个真……老板您不知道,我的酒量……呵呵……那个喝完之后就有点儿迷糊了……所以,除了回房休息,真是想不起来昨晚还做了些什么事情。”洛欣尴尬地笑笑。
      “洛小姐,你可真有自知之明啊。”高先生咬牙切齿地说。
      “这……听您这意思,难道……这是我弄的?”洛欣恰到好处地表现出惊讶。
      高先生表情凝重的点了点头。【内心迎风四十五度角宽面条泪……【误】
      洛欣继续假装手足无措:“呃这……我该怎么赔偿您才好?”
      “你用不着这么紧张。”高先生那讳莫如深的笑容这才回归了原址。“就罚你陪我吃顿饭。”
      “老板真是大人有大量。”洛欣“娇羞”地垂下头,避开了高先生的目光。
      “嗯……过几天再约时间。”高先生恢复了常态。“你先去忙你的。”
      “是。那我先下去了。”洛欣忙不迭地应了一声,接着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高先生的办公室。

      蓝天白云之下,是一片海滩和林立的高楼。
      “哇,一拉就把我拉到珠海,还带我上天台!你不是想推我下去吧……这位是?”
      “内地警方洛子雯。”
      在李警官的介绍下,洛欣认识了江湖人称“魔术手”、大名鼎鼎的石一坚。
      “内地警方、香港警方、澳门司警,哇,这么大阵势,看来是一场难打的仗啊。”石一坚调侃着。
      “坚哥——”
      “哎,别说话,我不想听。”石一坚抬起手挡在面前。
      李警官取出一支雪茄递给石一坚,“带给你的,尝尝。”
      石一坚接过烟来,“哇,买的是我喜欢的牌子噢——哎,甭点,我喜欢闻闻。”说着果然没点火,只是夹到鼻子边上闻了闻。“看你那么有诚意,说吧。”
      洛欣接过话语权:“有个基金组织,叫DOA,其实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洗钱集团,其幕后老板是高先生。”
      石一坚点点头,“我听说过。你们有什么事要让我做?”
      “我们派出的卧底在集团里的这段时间……前几天有突破性的进展。他用一只假眼偷拍到高先生与十二个地区的□□头目开会的过程。”
      “好清楚啊。”石一坚摊手,“那不就行了?”
      “但是假眼没有被交到我们的手上。”旁边的另一位警官道。
      洛欣点头。
      “我们只找到了他的尸体。他死之前曾经被人严刑逼供。”
      想起黑色袋子里装的阿龙的尸体的惨状,洛欣还是心有余悸。
      “所以我们怀疑那只假眼根本就不在高先生手上,而是被我们的卧底收起来了。”
      “那你们找我又有什么用呢?我帮不了你们。”
      “高先生已经到了澳门。”
      “他很自负,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永远不会被人打败。我们想让你接近他、打败他、还有激怒他,让他失去冷静,为报仇而露出破绽。这样我们就可以跟你里应外合抓住他。”洛欣耐着性子解说道。
      “哦,原来你也是卧底。那现在是反过来要让我保护你?”石一坚把烟叼在嘴上,笑道。
      洛欣一个高抬腿把那根烟踢飞,砸中了站在旁边的警官。
      “身手不错哦。”石一坚一边称赞一边举起手上的公安证件,“哇,这么年轻,警衔还这么高。很少有人照片跟真人一样漂亮的。”
      洛欣正在纳闷石一坚是什么时候把自己的警员证偷去的,石一坚就把证件扔回给她,转向李警官:“我考虑好了再通知你。”说着转身就走。
      “嘿!”李警官叫住了他。“Where is my wallet?”【我的钱包呢】
      “呀,被发现了。”石一坚回头一笑,把李警官的钱包扔还。“叫你老婆减减肥啊。”
      刚被雪茄砸中的那位澳门警官在自己身上一阵乱摸。石一坚挥了挥手安抚道:“这里是澳门街,自己人,不会偷你的。再见。”
      “……有没有偷我的钱啊?”李警官翻着自己的钱包。
      此时突然响起一阵枪声!众警都是一惊,赶紧各自找掩体躲起来。
      洛欣趴在一个通风烟囱边上,伸出头来一看,却并没发现异常。
      石一坚又转过身,手舞足蹈地跳起来。“Yes!”原来那阵枪声是他用口技模仿出来的。
      “几十年过去了,他还是这样。”澳门警官摊开双手向同僚们解释着。
      李警官如释重负。“这傻瓜。真是的。”

      鬼眼来电,向正躺在沙发上冰敷着脸的高先生报告自己调查的结果。
      “老板,查到了,阿龙有个后父,就住在那天晚上抓他的那条街里。”
      “那还不快去找?”
      “放心,我已经在他家里。”
      “问出什么了吗?”
      “问什么都说不知道。”
      “那你自己看着办吧。”
      手下拿出金属盒,打开,放在桌上。
      鬼眼用修长的手指从盒中拈起一根装着蓝色液体的试管,凑到奔驰眼前,“大叔,这是前苏联的逼供水。打了进去,我不保证会发生什么事。”
      奔驰是真的不知道他们所说的“眼睛”究竟是什么东西。他吞了一口口水,又摇了摇头。
      这不识抬举的老鬼……
      鬼眼没有再犹豫,手一翻就把逼供水打进了奔驰的脖子。

      古人诚不我欺也!
      药水一打进去,奔驰几乎是立刻就手舞足蹈起来。他再次摔倒在地,整个人像是发了羊癫疯一样缩成一团发着抖。
      过了好一会儿,手下人终于忍不住开口:“老大,看来这个大叔是真的不知道。”
      奔驰蜷在地上痛苦地打滚,摇头不迭。
      鬼眼越发的不安起来。他指挥手下继续在屋子里搜寻,自己则来到阳台,想利用丝丝凉风抚平躁动的情绪。
      鞋尖忽然踢到了什么小而轻的物体。鬼眼身形一凝,接着蹲下去看。
      那是一枚指甲盖大小的黑色纽扣。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写到这里 真心觉得无法原谅鬼眼啊
    吐艳_(:3√ ∠)_
    一个人写文【写的还是这么冷门的作品的同人】很寂寞的QAQ求留评求送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