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差在开封[七五同人]

作者:凌紫逍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7章

      “什么,他真的是太子?”想不到他们兄弟几个,这次竟管出这么大个麻烦来。白玉堂在惊诧之后很快又镇定了下来,反手抓住子妤的手腕:“走,咱们去把这件事告诉大哥他们。”
      
      迟早要让他们知道事情的真相,子妤点了点头,随他返回大厅。
      
      卢方他们正手忙脚乱地学着帮小宝换尿布,闵秀秀在一旁喝茶看着,不时指点几句。照她的话说,正好有个现成的孩子,让卢方提前学学该怎么当爹,怎么照顾孩子。可是,看着小宝被他们几个折腾地哇哇直哭,终是不忍心,把孩子抢了过来,抱在怀里柔声哄着。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看到了携手而来的白玉堂和子妤。
      
      韩彰看得心里一乐,忍不住上前打趣道:“五弟,我们在这儿学着怎么给小孩儿换尿布,你倒好,拉着人姑娘的手不放,美得很呢。”
      
      两个人的目光落到彼此的手上,立刻松开还朝两边各退一步,让看戏的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好啦,你们就别再笑了。”闵秀秀哄着小宝坐到一旁,看似解围实为调侃:“没瞧着五弟和子妤都害羞了么?”
      
      大厅里的笑声又响亮了几分,子妤被他们闹得走到闵秀秀身后,白玉堂则看着她,顺手照着韩彰的胸口就是一肘子。
      
      怕他们再说些个没边儿的话来,弄得子妤尴尬,忙上前两步板着脸说:“大哥,我有件重要的事要说。”
      
      显然理解错误的众人,瞬间就交换了几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卢方走回自己的位置坐定,捋了捋胡子,看看白玉堂,再看看子妤,沉声说:“有什么事直管说,大哥……一定会为你做主。”
      
      “大哥。”听出他的话外之音,白玉堂不由地叹气:“我是说,关于这个孩子的事。”
      
      “孩子?这个孩子怎么了?”即将为人母,闵秀秀现在母爱泛滥,而小宝也乖巧得很,让她疼爱地不得了。“他不就是个王孙贵胄吗?”
      
      “大嫂,这个孩子的来历,可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白玉堂说着,扫了众人一圈,见他们都已经收起了玩闹的心思,才说:“他年纪这么小,绝不会自己犯罪,一定是收了大人的诛连。可是,最近我们几兄弟在城里,并没有听说哪个王孙公爵被皇上降罪的。”
      
      说到这里,他回头看着徐庆和蒋平。
      
      之前徐庆曾回家去给他娘拜寿,蒋平和白玉堂同往。被他这么一提醒,他们发现确实没有类似的事情。
      “听你这么说,好像已经知道着个孩子的来历。”卢方知道五弟不会无缘无故提及此事,定是有什么重大发现,加上孩子和子妤脱不了关系,看来,这件事有些棘手:“既然知道,不如直说好了。”
      
      “几位兄长、大嫂,这孩子……是太子。”
      
      这个消息,除了事先知道情况的白玉堂和子妤,无疑吓到了在场的所有人。
      
      此时的卢方已经坐不住了,几步走到白玉堂面前:“五弟,这个玩笑可不能乱开。”
      
      “卢岛主,五哥说的都是真的,小宝他确实是太子。”子妤开口证实,却更让卢方他们震惊。
      
      “子妤姑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把话说清楚。”
      
      从闵秀秀怀里接过已经昏昏欲睡的小宝,子妤慢慢讲到:“敏姑娘是兰妃的妹妹,兰妃被皇上赐死的当晚,是她冒死从宫中把小宝带了出来。”
      
      “那你……”
      
      “我是受人所托,要带她们远离京城的。至于相托之人,由于此事牵连太大,恕我不便提及他的身份。”
      
      惊闻此消息的四鼠,开始在大厅里踱步。此时,就听闵秀秀问道:“既然他是太子,那么皇上为什么要杀他?”
      
      子妤摇摇头:“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不过,听阿敏讲,应该是受了兰妃的诛连。”
      
      “虎毒还不食子呢,”闵秀秀脾气刚烈,当即拍桌子站了起来:“这个皇帝怎么忍心杀自己的亲骨肉?”
      
      “哎。”卢方抬手让她慎言,转而看向子妤:“子妤姑娘,不是我们不相信你,正如你所说,此事关系重大,那你又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让我们兄弟相信这个孩子就是太子呢?”
      
      子妤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响,她还真没有任何证据。
      
      看到她无言以对有些焦急的样子,让白玉堂突然想起一个传闻:“太子诞辰之时,宫中曾传出,他的左脚脚心有颗朱砂痣。”
      
      蒋平用羽毛扇敲了敲自己的额头:“不错,是有这么个传闻。咱们看看他的左脚心,不就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我来看看。”闵秀秀站起来掀开襁褓,握住小宝的左脚往上一抬,果真有颗黄豆大小的朱砂痣。
      
      看了看那颗刺目的朱砂痣,又看了看在睡梦中不停咂着小嘴的孩子,五鼠彻底傻眼了。
      
      另一边,展昭带着阿敏赶回了开封府,将事情的经过原委一一向包大人禀明。
      
      包大人心里也明白,这件事是有计划的阴谋。如今,又有涂善带着皇命和御赐金刀追杀太子,他们还是要尽早想法办法,还兰妃和葛统领的清白,让皇上收回成命。可惜,仅凭阿敏的话,怎么能让皇上信服?若是贸贸然带阿敏进宫面圣,只怕不仅不能为死者洗刷冤屈,迎回太子,还会平白搭上阿敏的性命。
      
      听完包大人话,以及公孙先生对此事的利弊分析,阿敏只觉得她找错了人,悲愤之余,一个人离开了开封府。眼看着阿敏跑出去,包大人只让展昭暗中保护她即可。
      
      待展昭领命而去,公孙策小声地问道:“大人就这样任由敏姑娘离去,莫非是想引蛇出洞?”
      
      “先生果然高明。”包拯捋了捋胡须,黝黑的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本府正有此意。”
      
      卢家庄的大厅里,卢方和闵秀秀并排坐在位置上,面前摆着装着小宝的竹篮,其余四鼠则围着竹篮西堤坐了一圈,子妤坐在客座上看着他们。
      
      他们谁也没说话,都只盯着篮子里呼呼大睡的孩子叹气。
      
      最后,还是闵秀秀受不了这种氛围,扯着嗓子嚷了起来:“唉,当家的,你别光杵在这儿,倒是说话啊!”
      
      “哦,”卢方被她吼得一震,也回过神来:“说、说什么?”
      
      闵秀秀被他气得叹口气:“说咱们这会儿该怎么办啊。”
      
      清了清嗓子,作为大哥,这个时候是应该说话了。卢方指了指一旁的蒋平:“老四,平时你点子多,你说说该怎么办?”
      
      一来就被大哥点了名,蒋平轻摇着手中的羽毛扇,瘪嘴道:“照理说呢,咱们该拿他去领赏。”
      
      不等子妤出声,徐庆就跳了起来,上去就把蒋平推了个四脚朝天:“你在说什么?光想到钱!他可是太子唉。”
      
      蒋平整了整歪掉的帽子,理直气壮地冲着徐庆道:“对啊,就是因为他是太子,咱们才该拿他去领赏啊。三爷,请问你一辈子能遇到几个太子?有钱不赚,那是老太太上鸡窝——笨蛋!”
      
      “我看你是面锅里煮铁球,你混蛋到底了!”
      
      韩彰说着,把他推到了白玉堂面前,心情不佳的五爷抬腿就是一脚,又将他给蹬了回去:“别闹了,说正经事。”
      
      “诸位,”见他们争来吵去,子妤站了起来:“是子妤不好,给你们惹来这么大的麻烦。我看,还是由我带着小宝离开的好。”
      
      说完,她就要去拿竹篮,却被白玉堂一把拉住:“你这是要做什么?涂善早就在外面布下天罗地网,你们要是离开陷空岛,不正好落入他的圈套?”
      
      “可是……”
      
      “别可是了,有我在,绝不会让你一个人出去涉险的。”白玉堂说得诚恳,又回头去看了看几位哥哥:“你们怎么说?”
      
      “这件事还真是麻烦。”蒋平摇着扇子,摇头晃脑地说道:“既然他是受了他母亲的诛连,也就是说,不管他的母亲兰妃有没有罪,太子都不该死。可是现在……”
      
      “可是现在,他虽然不该死,可我们却都该死。”韩彰立刻接口说道。
      
      闵秀秀噌地站起来,双手叉腰:“为什么我们都该死?”
      
      “你瞧,我们窝藏钦命要犯,还不都该死吗?”
      
      “所以说嘛,”蒋平晃着脑袋,开始他的总结发言:“我们就该将他送交官府,这样子不仅我们不会死,还会发一笔小财。”
      
      憨厚正直的徐庆突然暴喝一声,跳起来朝蒋平扑了过去,他那块头,跟座山似的,要是砸下来,还不得把人给砸死了。唬得白玉堂将愣在他们中间的子妤一把拽了过去,旋身转了两圈,把她护在身后,离他们远远的。那边,蒋平被三爷摁在茶几上一顿好打,打得他直呼不敢了。
      
      最后,还是卢方站了出来:“这孩子既然有冤,就把他留下吧。”
      
      这下子,不仅是子妤,连其他四鼠和闵秀秀都笑了起来。
      
      “对啊,我也是这个看法。”徐庆乐得合不拢嘴:“咱们这几个大男人,难道还比不上她们两个小丫头?”见子妤睁大了眼睛瞪着他,自知失言,忙改口:“我是说,有咱们五兄弟在,你们就不用怕涂善了。”
      
      “对,咱们就把他留下,而且还设法替他伸冤。”白玉堂看了看身边的子妤,回头又对其他兄弟说:“正好和开封府的包大人别别苗头。”
      
      大家都一致赞成,至于他到底是要跟包大人抬扛,还是和开封府的那只猫过不去,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子妤和小宝就在陷空岛住下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花求留言~~~~



    综影视青丘有狐
    (综影视)目标——找个如意郎君



    古剑奇谭之琳琅
    给屠苏一个美好的结局



    老九门之二月花红绕指柔
    软萌萝莉&痴情二爷



    少年四大名捕之钟情
    少四同人,CP无情



    少年四大名捕之筱筱
    少四同人,CP冷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