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差在开封[七五同人]

作者:凌紫逍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7章

      等子妤赶到开封府的时候,正好遇到为展昭诊断完毕,急急忙忙退出门来的公孙先生。
      
      “公孙先生,展大哥怎么样了?”
      
      公孙先生摇摇头:“很不好。展护卫身受重伤,恐有性命之忧。”
      
      “啊!”子妤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我能进去看看他吗?”
      
      “包大人正在里面和白少侠说话,你且在这里等一下。”公孙先生还要忙着去给展昭配药,也不跟她多说,转身去了药庐。
      
      想必包大人和五哥正在说昨晚的事,子妤不敢进去打搅,只得守在门口,竖起耳朵听他们说话。
      
      在房间里面,白玉堂正在对包大人说展昭时受伤的情形:“那人武功高强,而且,在他乘坐的舆里还装有□□,展护卫就是被□□给炸伤的。”
      
      “□□?”包拯一愣,回头看了眼昏迷不醒的展昭,问道:“既是炸伤,为何展护卫毫无皮外伤,而且,依公孙先生所言,他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白玉堂挠了挠头,也很纳闷:“我也不知道。当时,我与那人交手之时,也曾中了他一掌。他内力深厚,可我却并无大碍。”
      
      说着,他心中一动,看着手腕上那条七彩手绳,难道……
      
      门外的子妤听得清楚,暗暗松了口气,还好,自己的护身符还是有用的,不算太丢人。接着,她有开始担心起白玉堂和展昭的伤势来。扶着门框伸长了脖子往里面张望,包大人怎么还没问完?她很想进去看看啊。
      
      在她和公孙先生说话的时候,屋里的两个人就知道她来了。这会儿,包拯要问的事情也问得差不多了,见白玉堂不时地回头朝门口看,只是碍于自己在这儿,才没有妄动。包拯突然觉得自己要是再留在这里,就有些不近人情了。
      
      “白少侠,这件事本府会派人继续调查的。”说着,他站起身来,指了指躺在床上的展昭,朝白玉堂抱拳道:“还请白少侠暂时代为照顾一下展护卫,等公孙先生配药回来。”
      
      “好的。”
      
      “本府还有公务要处理,失陪了。”
      
      “包大人客气了,您慢走。”
      
      客气地送包大人到了门口,白玉堂看到候在外面的子妤,嘴角立刻扬起笑。
      
      “包大人。”见他们俩出来,子妤忙朝着包拯盈盈一福。
      
      “苏姑娘免礼。”包拯抬手虚扶了一下:“二位慢慢聊,本府失陪了。”
      
      等他走后,子妤才拉着白玉堂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伤着哪儿了?”
      
      “一点小伤,不碍的。”白玉堂咧着嘴,由着她看:“你担心我啊?”
      
      “小伤也是伤啊。”被他那毫不在乎的语气气得直瞪眼,子妤又朝屋里瞧瞧:“展大哥怎么样了?听说他伤得很重。”
      
      “嗯。”
      
      想起昨晚要不是自己莽撞,不听展昭劝告,还没摸清对方底细就贸然出手,他就不会受伤,展昭也不至于到现在有还昏迷不醒。白玉堂心里有些自责,还有些歉疚。
      
      看到躺在床上面色灰白的展昭,子妤不禁皱起了眉头,快步走过去坐到床边,抓过他的手把脉。
      白玉堂在旁边见她神色凝重,小心翼翼地问道:“他怎么样了?”
      
      “脉搏很弱,五脏六腑都受到了重创。”重重地叹口气,子妤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不太好。”
      
      对医术,她是只知皮毛,也就不敢妄下断言。不过,续命、保命的法子她倒是知道得比旁人多些。从包里拿出药喂了他两颗,接着又捏了个法诀,口中念念有词。白玉堂看到她指尖渐渐聚集起一束荧光,朝着展昭的胸口摁了下去,荧光瞬间就没入他体内。
      
      约摸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子妤才把手收了回来,脸色有些苍白,擦掉额头的汗珠,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看着脸色缓和不少的展昭,轻声说道:“但愿能有效。”
      
      “你怎么样了?”白玉堂忙伸手将她扶住,想不到她竟会消耗自己的法力为展昭疗伤。看到她无力地靠在自己怀里,他心里酸酸涩涩的,难受得要命。
      
      子妤抬头柔柔一笑:“我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
      
      她明明站不稳,却还一副笑盈盈的样子,让白玉堂有些恼,真是个傻丫头,为什么你要对他这么好?要是现在躺在床上的人是我,你也会这样做么?
      
      把她扶到一旁坐下,白玉堂端了张凳子过来坐在她身边,紧紧握着她的手:“你怎么那么傻?公孙先生明明已经帮他去熬药了。你就不会好好照顾自己,不让人担心吗?”
      
      “展大哥平日里很照顾我的,”不知道他为什么又恼了,子妤有些委屈地撅起嘴:“就算只是普通朋友,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就算是普通朋友?也就是说,展昭在她心里,已经不是普通朋友了?白玉堂看看她,又回头看看展昭,难道自己输了,输给那了只臭猫?
      
      见他脸色变了几遍,不说话却又很气恼的样子,子妤忙唤了他一声,问道:“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还是伤处又痛了?”
      
      “子妤,我……”
      
      白玉堂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要问她是不是喜欢展昭?如果她承认了,那他又该怎么办?想不到他自命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现在居然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苦。
      
      就在两个人别扭地有些尴尬的时候,公孙策端着一碗刚熬好的药走了进来,打破了两个人之间奇怪的氛围。
      
      得知白玉堂暂住在子妤家,而且,现在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公孙策捋了捋胡子,好心地提议道:“此次为了调查幽冥天子一事,白少侠也受了伤,虽不是很严重,但也掉以轻心不得。不如,白少侠就暂时留在开封府,若有不适,在下也好及时诊治。不知白少侠意下如何?”
      
      虽然这话是问的白玉堂,可他看的人却是子妤。
      
      被他一直盯着,子妤下意识地点头应道:“好啊。”
      
      白玉堂猛地回头看着子妤,张了张嘴,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愤愤地扭过头去。最后,朝公孙策拱手抱拳:“那就有劳公孙先生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出去。
      
      子妤咬了下嘴唇,朝公孙策抿唇笑了下,跟在白玉堂身后追了去。
      
      “五哥,你怎么又生气了?”刚刚才为展昭疗过伤,子妤现在还有些头重脚轻,跟在白玉堂身后跑得跌跌撞撞的。“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惹你不高兴了?你别走啊!”
      
      白玉堂突然停了下来,一转身,只顾着埋头跟着跑,没看路的子妤就撞了过来。
      
      “你不是想我走吗,干什么又要追过来?”伸手一把将她扶住,心中纵然有气,可对着她终究还是说不出狠话来。
      
      “你说什么呀?”子妤抬眼望着他:“我哪有说要你走了?”
      
      “那你又应下公孙先生?”
      
      就因为这个?子妤气得一跺脚,嚷道:“还不是因为你受伤了嘛,公孙先生也说不能掉以轻心的。我又不懂得医术,要是你出了事可怎么得了?”
      
      “你真是这么想的?”虽然被她吼了一通,可白玉堂心中的那股火气却一下子就没了,反而还有些开心,忍不住就露出一抹笑来。
      
      一会儿生气一会儿又笑的,到底是要闹哪样?子妤瞪着他,推开他的手,气呼呼地转过身去:“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白玉堂嘴角噙着笑慢慢走到她身后,伸手拽了拽她的衣袖:“生气啦?”
      
      用力想把袖子拽回来,无奈他拉得紧,子妤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背对着他没好气地说了句:“以为我像你啊?”
      
      “别生气啦,是五哥不好,嗯?” 轻轻用胳膊碰了她几下,被她气呼呼地撞了回来,白玉堂咧着嘴笑了:“笑一下嘛……”
      
      还没顺过气来的子妤“哼”了声,就是不理他。
      
      第二天子妤去开封府的时候,就听带着官差准备出去巡街的王朝和马汉说,昨天晚上展昭就已经醒了,还让她快些过去看看。
      
      子妤熟门熟路地朝展昭住的小院走去,还没走拢,就听到白玉堂的声音从展昭屋里传了出来。
      
      “……我喜欢怎么样欺负你,就怎么样欺负你……”
      
      “……你现在不仅是一只病猫,还是一只臭猫、烂猫、秃尾巴猫……”
      
      子妤微微皱起眉,这个五哥还真是……唉!摇了摇头,她不禁加快了脚步。
      
      一阵静默之后,就听白玉堂焦急地喊了起来:“喂,展护卫,展护卫你别开玩笑啊!你不能这么没用啊……”
      
      “怎么了?”
      
      听到子妤的声音,白玉堂如同找到救星一般,立刻从床上跳了下来,跑过去拉着子妤走过去:“我不过是想用激将法刺激刺激他,谁知道他这么没用!”
      
      替展昭把了把脉,子妤抬头无语地盯着白玉堂,后者瘪了下嘴角,无辜道:“我怎么知道他会一下子就晕过去了呢?”
      
      抬手摁了摁跳着痛的额角,子妤指着门口跟他说:“快去把公孙先生叫来。”
      
      白玉堂“哦”了声,立刻转身跑了出去,一边大声喊着:“公孙先生、公孙先生……”
      
      “怪了!”待公孙策替展昭把过脉之后,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展护卫的奇经八脉竟然通畅了许多,他已经不碍事了。”
      
      “我就说他不会死,他根本就是九命怪猫。”听说他没事,白玉堂立刻笑了起来,得意洋洋地对子妤道:“怎么样,我的法子不错吧?”
      
      瞥了他一眼,这回子妤真是被他给气笑的。把人气得急火攻心晕过去,误打误撞竟冲破了奇经八脉,这么损的法子,怕是只有你白五爷才想得出来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每次看小白TX猫儿这一段,都觉得好有爱,真的是JQ四射啊~~然后就忍不住翻来覆去多看几次(捂脸,我真的是写BG文的)。
    PS:这一周上分频红字,继续日更走起。
    想不到我这样的懒人,居然也是可以日更的!!!
    求花求留言求收藏啊亲~~~



    综影视青丘有狐
    (综影视)目标——找个如意郎君



    古剑奇谭之琳琅
    给屠苏一个美好的结局



    老九门之二月花红绕指柔
    软萌萝莉&痴情二爷



    少年四大名捕之钟情
    少四同人,CP无情



    少年四大名捕之筱筱
    少四同人,CP冷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