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差在开封[七五同人]

作者:凌紫逍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1章

      皇宫之内,皇上对于阿敏所提之要求颇为震怒,自古以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现在,就因查出兰妃被人陷害屈死,要他九五之尊给一个小女子交代,还是当着他的臣子和一群江湖人士才的面,她把皇家的威严置于何处?
      
      包拯此次为了太子能回宫,也是豁出了性命,竟然在皇上震怒之时,依旧耿直进言:“启奏万岁,大宋自开国以来,先皇定有律法,过人皆知所遵循,有罪必罚,无可豁免。可是如今万岁误杀兰妃娘娘,却视为理所当然,甚至立个牌位以慰亡灵,都视为大逆不道,要以欺君罪论处。似此,立法者自废其法。万岁,请问过人犯法,又以何法为据?”
      
      一席话,问得皇帝哑口无言,八贤王更是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幸而赵祯还算是个明君,没有因此就将包拯论个以下犯上的罪名,当即给拖出去砍了,反而静下来思索他的话。
      
      “启奏万岁,包拯此话虽有诸多冒犯,却也言之有理。”谁也没想到,一直在旁没有讲话的襄阳王,此时竟会开口替包拯求情,且还说服皇帝位兰妃立个牌位,“以安其亡灵,迎回太子,何尝不是贤明之举。”
      
      之前因八贤王撞柱身亡,皇帝特许远在襄阳的襄阳王回京奔丧,谁知,八贤王死了七日之后竟死而复生。而回京不久的襄阳王,查出了陷害兰妃的罪魁祸首,算是立了大功一件,至此,他也不再提回襄阳镇守的事,就这么留在了京城。
      
      见皇上一直沉默不语,八贤王也开了口:“万岁,敏姑娘提出的这些要求,一是为冤死的姐姐叫屈,二是为太子的安慰着想,实属人之常情。再者,太子乃是皇室血脉,关系到大宋的命脉。想他小小年纪就受这颠沛流离之苦,万岁又怎么忍心让他继续流落在外?”
      
      仔细思量了他们三人的话,赵祯叹了口气,终是应下了阿敏的一切要求,只盼能当即将太子迎回宫中。
      
      开封这边,在等待的这段漫长的时间里,一向粗枝大叶的徐庆被自己的想法磨得坐不住了,狠狠地一拍大腿站了起来:“你们说,这包大人去了这么久都没回来,是不是因为敏姑娘提的要求,跟皇帝吵起来了?”
      
      “稍安勿躁。”沉稳的卢方喝了口茶,示意弟兄们莫要急。
      
      “就是。”韩彰也跳了过来,指着徐庆道:“谁敢跟皇上吵啊?不要命啦?”
      
      “我就怕这个。”徐庆竖起两根手指在卢方面前晃了晃:“都等了两个半时辰了,包大人可是个好官,别弄得我们一来,就把他给害死了。”
      
      “胡说什么?”韩彰听徐庆口无遮拦乱说一气,忍不住就往他后脑勺上扇了一巴掌。
      
      虽说在开封府里面编排他们家大人不太好,可是,徐庆的出发点却是好的。再者,阿敏提的那些要求,在座的哪一个听了不是头皮发麻,心惊胆战?
      
      阿敏听他们在旁边议论,心中又是委屈又是替包大人担心,抱着小宝转身哭着跑了出去。
      
      “你们都别说啦,包大人是文曲星下凡,自有神明保佑,不会有事的。”说着,子妤就追了出去,都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可别出什么岔子。
      
      见她跟着跑了出去,白玉堂也坐不住了,说了句“我去看看”,就飞身撵上了子妤。
      
      找了个僻静没人的地方,阿敏把脸贴在小宝嫩嫩的小脸蛋上,哭着问道:“小宝,你说姨这么做是不是错了?难道,你娘冤死,姨就不该替她讨回一个公道吗?”
      
      小宝哪里听得懂她的话,只是咿咿喔喔地叫着,伸出肉乎乎的小手去揪她的头发。
      
      子妤想要上去安慰她几句,就被白玉堂拖住,冲她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让她一个人待会儿,哭出来心里会舒服些。”
      
      想想也对,子妤转身跟着他走到一旁,两边离得有些远,既能看得到阿敏,他们说话又不会打搅到她。
      
      “我能理解阿敏失去亲人的那种痛楚。”远远的瞥了她一眼,子妤靠着回廊的柱子上,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喃喃道:“至此,世上就剩下自己一个人,都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白玉堂抱着双臂,也斜靠在柱子边上,别过脸去看她:“谁说的?你还有我……和大哥大嫂他们。”
      
      子妤扭头看了他一眼,笑了:“嗯,还好有你们。”
      
      白玉堂也笑了,突然觉得,两个人就这样靠着柱子站着也挺好。
      
      过了会儿,就听子妤又说:“还有子姝和小仲。”
      
      无所谓地瘪了下嘴角,白玉堂轻声说:“赵仲以后要投胎转世,你妹妹也是要嫁人的。”只有五哥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啊,傻丫头。
      
      这次,子妤没有搭话,只是一直望着天上的星星,抿着唇,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包拯带着好消息回来的时候,听闻皇上答应了自己的要求,阿敏再一次抱着小宝哭了起来,不过,这次该是喜极而泣。
      
      虽然天色已晚,但是皇命难违,包拯决定立刻带众人进宫。
      
      看着阿敏在兰妃的牌位前哭诉,又看着皇上认下了太子;让五鼠暂时留在宫中,保护太子的安全;命包拯着人拿下了滥杀无辜的涂善,交由开封府判罚。子妤觉得,这里已经没自己什么事了,可以离开了。
      
      “什么,你说你不留在宫里?”白玉堂听她说要走,一下子就急了。
      
      阿敏也不愿让她走:“子妤,你就当留下陪我,不要走好不好?”
      
      其余四鼠也纷纷出言挽留,可子妤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
      
      “阿敏,不是我不陪你。”子妤朝门外看了看,叹气道:“你们是知道的,我容易招些不干净的东西,而这皇宫大内,多得是冤死的魂、屈死的鬼,吓着人可就不好了。”
      
      莫看这皇宫威严,可暗地里不知有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死个人什么的,倒也是常事。然而,皇家却最是忌讳谈论鬼怪,若是知道阿敏带了个能招鬼的女子进宫,怕真是要生出事端来的。
      
      知道他们都明白其中的利弊,子妤也不多说,问还未走的展昭道:“展大哥,你能不能送我出宫?”
      
      不等展昭答话,白玉堂便上前对子妤说:“等等,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说着,他一把拉住她,也不理会旁人,转身就出去了。她的手有些凉,又软又柔,好像没有骨头似的。白玉堂将她的手包在掌心里,生怕自己稍一用力,就会把它捏碎了。
      
      “五哥,有什么话就说吧。”子妤看了看四周:“这里没人。”
      
      白玉堂沉吟了一会儿,才扶着她的肩膀,小心翼翼地说:“子妤,等这件事完了之后,你随我会陷空岛去,可好?”
      
      “为何?”眨巴眨巴眼睛,子妤不明白他的意思:“我去陷空岛看你,或者你来京城看我,不好么?”
      
      “好是好,可是……”正想着该怎么说,才能让这个傻丫头明白自己的心意,白玉堂顿觉身后有异,忙转身看过去。这一看,吓得他不禁倒吸一口了冷气。
      
      在他们所处的地方,周围竟有无数的漆黑人影在晃动。仔细一看,这些人影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已不成人形,均是死后狰狞恐怖的模样。这些鬼魂似乎认得子妤一般,都朝她飘了过来,而且还呈越来越多之势。
      
      霎时间,子妤和白玉堂所在之变得处阴风惨惨,连天上的星辰都黯淡了颜色,隐隐的,还能听到他们凄凉的哭泣声,听得人汗毛倒立。
      
      “我说什么来着。”看着这些徘徊在宫里久久不愿离开的冤魂,子妤忍不住轻叹一声:“我虽有降妖捉鬼的本事,却也不能翻云覆雨,更不可能为你们一一讨回公道。你们还是离开此地,魂归九幽,也好早日重归轮回,投胎转世的好。”
      
      鬼魂之中不乏有怨气深重者,听她这么说,顿时化作一阵阴风张牙舞爪地朝着他们扑过来。
      
      “找死!”子妤冷哼道,立刻抛出数道火焰符,直奔厉鬼而去。
      
      而白玉堂在她抛出火焰符之际,下意识地去拿剑,这才想起在进宫之时,他们的兵器全都被人收走了。紧了紧两人交握着的手,白玉堂用力将她往怀里一揽,转身背对着厉鬼,将她护住。
      
      面对他的举动,子妤一时震愣,随即回过神来,口中默念法诀,朝着厉鬼一掌拍了出去。法诀勾动了火焰符,只听得“轰”的一声,凄厉的鬼叫声和刺骨的寒意顿时消失。其他的鬼魂见她瞬息间将厉鬼打得魂飞魄散,也不敢上前,犹豫了一阵,也都渐渐散去。
      
      被白玉堂抱在怀里,鼻息间全是他的味道,子妤甚至能清楚地听到他的心跳声,不觉脸上发烧。又想着他们哪见过这般场景,许是被吓着了,忙伸手拍拍他宽厚的脊背,安抚道:“五哥,没事了,他们都走了。”
      
      “子妤,”轻唤了她一声,白玉堂依旧抱着她,没有要松手的意思。“以后别再捉鬼了,跟我回陷空岛,或者,我们一起浪迹江湖,好不好?”
      
      子妤轻轻推开他,仰起头看着他如同星子般明亮的眼睛,不解道:“可我除了捉鬼,别的什么都不会。”
      
      “有我陪着你,你什么都不用会。只要你开心,其他的都不重要。”白玉堂也看着她,难得地正经。
      
      “虽然有你陪着我是很好啦,”子妤咬了咬唇,见惯了白玉堂平日里的恣意随性,现在突然摆出一副正经八百样子,倒是让她有些不自在:“可是,我从出生就注定和鬼怪脱不了关系,就算我不去招惹他们,他们也会来找我的。”
      
      缓缓地松开抱着她的手,白玉堂没有说话,暗暗握紧了拳头,心里五味陈杂。
      
      而此时的子妤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只是暗地里觉得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惹他生气了。
      
      慌乱间,跟他说了句“我先走了”,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皇宫。等白玉堂回头再去找她时,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在看《真命天子》这个单元的时候,就觉得包大人当面质问皇帝那一段很有气势,于是,我把对白都搬过来啦~
    最后白五爷表白了,却被我写成了这个样子(捂脸),五爷,我对不起你!不过,真心不是要虐,真的!
    在这个单元里,和五爷的对手戏稍多一些,不过猫儿党不要急,下个单元会多写点的。(算剧透不?)



    综影视青丘有狐
    (综影视)目标——找个如意郎君



    古剑奇谭之琳琅
    给屠苏一个美好的结局



    老九门之二月花红绕指柔
    软萌萝莉&痴情二爷



    少年四大名捕之钟情
    少四同人,CP无情



    少年四大名捕之筱筱
    少四同人,CP冷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