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差在开封[七五同人]

作者:凌紫逍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9章

      商议了半天,大家最终决定由五鼠陪同展昭三人,于第二天一早返回京城。
      
      见大家都没有异议,子妤立刻起身回了房,把自己关在屋里忙活起来,谁来敲门都不开。直到众人用过晚饭之后,她才从屋里出来。
      
      “什么事情这么要紧,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
      
      之前白玉堂来喊过她好几次,都被她两句话就挡了回来。这会儿见她总算肯出来了,免不了言语上有些埋怨。
      
      子妤也不多做解释,拿了根用七彩丝线编织而成的手绳递给他:“好不好看?”
      
      白玉堂这会儿心里还有些不痛快,只抱着双臂不去接,看了眼手绳,盯着她问道:“忙了半天,就是为了做这个?”
      
      “嗯,你可别小瞧它,这上面我可是施了法咒的,可比你们在庙里求的那些平安符管用多了。”子妤昂着头有些小嘚瑟,把他的手拽过来,硬把手绳塞给他:“这个是给你的。”
      
      一想到是她亲手给自己编的,五爷心里那点不痛快立刻烟消云散,勾起了嘴角。打量了手绳两眼,又装出一幅嫌弃的样子:“我一个大男人,戴这东西做什么?”
      
      说着,就把手绳又还塞回了她手里。
      
      “什么呀?我好不容易才做好的。”自己的一番心思别人却不领情,子妤有些急了:“你以为谁都有的?你不要,我拿给韩二哥去。”
      
      “哎,你别走啊。”见她真的要走,白玉堂慌忙拦住:“我又没说不要。只不过,这绳子花里胡哨的,我怎么……”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子妤气鼓鼓地瞪着他,瞪得他把后面的话都吞了回去,改口道:“我戴就是。”
      
      子妤冲他翻了个白眼,依旧嘟着嘴,低着头帮他系在手腕上:“别取下来啊。”
      
      “嗯,戴一辈子。”凑到她耳边轻声说了句,白玉堂狡黠一笑,就看到她冲自己瞪眼睛,哼了声转身跑掉,忙冲着她的背影喊道:“我让厨房给你热着饭菜,记得去吃啊!”
      
      今天和她逛街的时候,白玉堂突然发现一件事情,不晓得这丫头是不是开窍了,竟会偷偷看着自己脸红,不由地让他偷偷乐了半天。这会儿她又费心思给自己做手绳,白五爷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另一边,子妤将做好的另外两条手绳给了阿敏和小宝,并告诉阿敏千万不要摘下来,在关键时刻,这条手绳是可以保命的。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阿敏对子妤的话自然是言听计从、百依百顺的。她不让摘就不摘,她说能保命就一定能保命。
      
      由于包里的丝线并不多,子妤总共就只编了四条。那三条都已经送了人,剩下的这一条,子妤想了想,转身往展昭的房间晃了过去。虽然之前他没有听自己的话,隐瞒了自己的伤势硬撑着上了陷空岛,虽然最后不支晕倒,吓得她半死,可她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也就不跟他计较了。
      
      而且,韩二哥他们也都说了,展昭受伤未愈,若是半路上再遇到涂善,或者其他要杀阿敏和小宝的人,他势必是要护着的,到时候再出什么岔子,只会伤上加伤。
      
      啧,离开开封的时候,她可是答应了他们家公孙先生,要照顾他的,别弄得自己回去交不了差才是。想那公孙先生,看起来斯斯文文、弱不禁风的样子,可他精得跟狐狸似的。要不是能确定他是人,子妤都要怀疑他是修炼千年的妖精了。
      
      一路想着,她已经到了展昭房门外,正要抬手敲门,那门就被人从里面给打开了。
      
      “子妤姑娘?”展昭知道门外有人,却没想到会是她,不禁有些诧异:“姑娘来找展某可是有事?”
      
      “嗯。”自从展昭被她吼过之后,子妤就再也没跟他说过话。这会儿见到他,突然想到那天自己发脾气的事,她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支支吾吾的说道:“那个……那天我跟你发脾气是我不对,你别介意哈。”
      
      展昭温润一笑:“不,展某也有不对的地方,还望姑娘不要再生展某的气才是。”
      
      “我早就已经不生气了。”子妤轻轻耸了下肩膀,又说:“展大人,你别老是姑娘姑娘地叫我,听起来怪别扭的。还是跟大家一样,叫我子妤就好了。”
      
      脸上依旧挂着和煦的笑,展昭微微垂下眼,复又抬眼看她:“那子妤也别叫我展大人了,若是不弃,喊我一声大哥可好?”
      
      想了想,子妤点点头:“好。展大哥,我有事情找你。”
      
      展昭忙退开把她让进屋去,等她坐下才问:“什么事?”
      
      “这个是给你的。”拿出手绳放到桌上,子妤把它推到展昭面前。
      
      “这是什么?”展昭拿起来仔细端详,不是很明白她的用意。
      
      怕他也像白玉堂那样嫌弃,子妤忙说:“你别看它花里胡哨的,我可是费了好大功夫才做好的。这一路回去,就算再遇上厉害的对手,它也可保你们不受伤害。”
      
      见手绳上隐隐有七彩的流光闪烁,展昭心知此物定非凡品,随即又交还给子妤:“即是如此,子妤应当把它交给敏姑娘和太子才是。”
      
      “他们都已经有了。”子妤不接,身子还往后微微退了下。“这回出门,我带的丝线不多,只做得几条,其余的都已送了人,这条是专门留给你的。”
      
      展昭轻声道了谢,见她如此有心,不禁嘴角含笑。
      
      子妤知道他手上有伤,不方便自己系戴,就自己拿了过来,把凳子往他那边挪了挪:“我帮你戴上吧。”
      
      在展昭还有些犹豫要不要伸手的时候,就被子妤把手给拉了过去。
      
      “你这人也真是的,为了公事连性命都不顾。可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你真的出了事,包大人和公孙先生,还有开封府的人,该有多担心、多着急啊?还有,阿敏和太子又该由谁来护送回京去?”
      
      面对子妤如此行径,展昭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见她一副坦坦荡荡的样子,倒是显得自己矫情了。垂眼看着她纤细的手指帮自己系好手绳,又抬眼偷偷看她,才移开目光道:“展某身在公门,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再者,白兄他们都是有情有义的江湖豪侠,自然也会护敏姑娘和太子周全。”
      
      子妤收回手,看着他摇头道:“你也说五哥他们是江湖豪侠了,朝堂上的事情,又岂是江湖人所能插手的?他们护得了阿敏和太子一时,可是回京之后呢?太子毕竟是皇家血脉,那皇宫中有多少阴谋诡计,展大哥该比子妤清楚。那里岂是太子一个婴孩,或是阿敏一个弱女子所能应付得了的?届时,少不了你这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多多照应。”
      
      听完她的这番话,展昭怔怔地看着子妤半响无语。看她年纪并不大,想不到却能把事情看得这般通透。
      
      见他久久不语,子妤又说:“在江湖上,五哥他们没有约束,自然是比你恣意洒脱;可是,在朝堂之上,还是展大哥行事更方便些。你说我讲的对不对?”
      
      下意识地冲着她点了点头,展昭才道:“展某定当竭尽全力。”
      
      “那我就在此先谢过展大哥了。”子妤说着抱了抱拳,抿嘴一笑,随即起身告辞。
      
      前往京城的官道上,几匹骏马疾驰而来。四鼠在前面开路,展昭带着阿敏和小宝跟在他们身后。鉴于子妤那上不得台面的骑术,则由白玉堂载着她,落在众人后面一截,名曰“断后”。
      
      “五哥,咱们不是要急着赶去京城么?”看着前面越跑越远的一行人,子妤忍不住问身后的白玉堂:“为什么我们不赶上去?”
      
      “说好了由我们俩断后的,离得近了还怎么断后啊?”
      
      子妤呆呆地琢磨了会儿他的话,觉得他的这番歪理还是有几分道理的,于是点头“哦”了一声。乐得白五爷在后面抿嘴偷笑,也就把马驾得越发的悠哉了。
      
      行了有半日的路程,大家都有些累了,决定停下来休息。
      
      阿敏就被颠得头晕眼花的,下了马坐在路边上就不想再起来了。回头瞅着他们来时走过的那条路,落在后面的那两人还看不到人影,这样也好,自己也能趁此机会再多歇会儿。
      
      把水袋给了阿敏,展昭谨慎地四处查看一番,也忍不住回头打望。虽然知道白玉堂武功了得,子妤自保也是绰绰有余,可他心中还是有些担忧,不禁转身去问其余四鼠:“诸位,白兄和子妤姑娘这么久都没跟来,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就是,他们怎么还没跟上来?”
      
      一根筋的徐庆也跟着他往回看,皱着眉头去看另外三人。卢方、韩彰和蒋平自然知道他家五弟的小心思,却又不好多说,更不想跟这只猫讲。
      
      蒋平摇着羽毛扇子,斜眼瞥了瞥展昭,不悦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以我家五弟的武功,就算遇上涂善,不把他打趴下,也能全身而退。”
      
      “就是。”韩彰也在一旁附和,言语里尽是轻蔑:“你还是顾着自己好了,我五弟和子妤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
      
      知道他们为了“御猫”的称号看自己不顺眼,说起话来也难免夹枪带棍。不过,眼下护送敏姑娘和太子回京要紧,展昭也就不和他们多做计较,径直走到一边警戒。
      
      没过多久,就见一匹白马朝他们奔来,马上的人,正是白玉堂和子妤。
      
      子妤抱着个布包下了马,走到阿敏面前,伸手就拿出一个黄橙橙还带着水珠的鸭梨递给她。发了一圈,最后走到展昭面前:“展大哥,给你。”
      
      “谢谢。”展昭接过含笑看她:“你还有吗?”
      
      拍拍怀里鼓鼓囊囊的布包,子妤笑道:“还多着呢。”
      
      这边白玉堂听到他们俩的话,不禁皱了下眉,不是“展大人”么,什么时候变成“展大哥”了?又见他们有说有笑,暗自咬牙:这只臭猫,真可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五爷吃醋了吃醋了~~~
    谢谢菇凉们在文下的留言,让我看到了乃们对猫儿和五爷都是真爱啊真爱!!!感觉不好好更新会对不起各位妹纸啊~
    因为家里电脑和JJ八字不合,经常不能回复,所以,我会在单位抽空回复的。
    今天换榜,果然是上的编推……都不记得一周该更多少字了,泪~ T T



    综影视青丘有狐
    (综影视)目标——找个如意郎君



    古剑奇谭之琳琅
    给屠苏一个美好的结局



    老九门之二月花红绕指柔
    软萌萝莉&痴情二爷



    少年四大名捕之钟情
    少四同人,CP无情



    少年四大名捕之筱筱
    少四同人,CP冷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