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差在开封[七五同人]

作者:凌紫逍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5章

      “今天,这个鬼魂我是要定了!”
      
      子妤信誓旦旦地说着,话音刚落,就见她缓缓伸出右手抬了起来,手背上闪烁着一片耀眼的碧绿色光芒,把寂静漆黑的夜空照得透亮。
      
      黑白无常均是一震,异口同声地叫道:“斩魂剑!”
      
      子妤勾起嘴角,猛地收回手掌,光芒骤敛,与此同时,她的手里多出一把泛着莹莹绿光的宝剑,正是斩魂!此剑正如其名,斩魂摄魄,纵然对手是罗刹厉鬼,也会被它打得魂飞魄散。
      
      “你不要乱来啊!”白无常将招魂幡横在面前,心中很是忌惮斩魂的威力。“我兄弟两个官职虽小,却也是名列仙班。你要是打散了我们的魂魄,莫说阎君,就连天庭也不会放过你的。”
      
      “哼,”子妤冷笑一声,根本不把他的威胁当成一回事。“赵德芳阳寿未尽,你们便拘走他的魂魄,真要告上天庭,怕是来连阎君也保不了你们两个。”
      
      说着,她飞身而起,一剑直刺黑无常。黑无常忙举起手中枷锁架住她的剑,子妤抬腿照着他的肚子就是一脚,踹得他后退好几步才稳住身形。接着,她反手一剑,朝着白无常的招魂幡就砍。
      
      招魂幡也算是一件不可小觑的冥器,只要魂魄离开肉身,就会跟着招魂幡前往幽冥地府。若是有人阳寿已尽,魂魄却不愿离体的,白无常只需用招魂幡敲打其魂魄,届时,那可是不走也得走。尽管如此,和斩魂剑比起来,招魂幡的法力还是要差上一截。
      
      就在白无常闪身躲避之际,子妤挥剑斩断了赵德芳身上的锁魂链,受到剑气的波及,初为新鬼的赵德芳魂魄顿时就黯淡了几分,摇摇晃晃的好似随时都要散去。
      
      “父王!”被留在灵堂内的赵仲坐不住了,冲出来将他扶住,张开嘴,对着他呼出一口清气。
      
      跟在子妤身边的这三年,几乎每日都是用上好的檀香供养他,再加上子姝教他吸收天地灵气修身养性,慢慢的,他身上的鬼气少了,反而还生出了清灵之气。
      
      赵德芳吸了赵仲呼出的清气,魂魄渐渐聚拢,他也睁开了眼睛。看到面前竟是过世多年的亲子,忍不住悲从心来,一把扶住他的肩:“仲儿,为父总算见到你了。难为你母亲对你日思夜念,今后,只留得她一人在世上,孤苦无依……”
      
      “别说了,快带他进去。”子妤凭着手里的兵器,力战两大鬼差,听他们父子还在那里絮叨,忍不住对赵仲喊了起来:“丑时已过,再不将他送回去,天亮就还不了魂了。”
      
      “赵德芳已然身死,你们强行将他还魂,扰乱了阴阳两界的次序,必遭天谴。届时自食恶果,谁也救不了你们。”
      
      黑白无常这才明白她的最终目的,忙出言威吓劝住。可是,子妤主意已定,又岂会因他们的两句话就改变。
      
      “废话少说!就算真有天谴,我也会一力承担,不劳二位费心。”
      
      说着,子妤念动真言,斩魂剑大发异彩,形成一道异常的空气波动,将黑白无常和子妤困在其中。
      
      赵仲趁此机会拉着赵德芳就往灵堂里跑,到了棺木前,赵仲跪倒在地:“父王,孩儿不孝,不能在二老身边侍奉左右。今日强行抢回父王的魂魄,也算是报答了父王的生育之恩。只愿来世再报父母养育恩情。”
      
      说着,他朝着赵德芳磕了三个头,站起来伸手将他往后一推:“父王,保重。”
      
      赵德芳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等晕眩过后,双眼一睁,发现自己竟是躺在棺木之中,慌忙坐了起来。听到门外响动,他跨出棺材,穿着一身寿衣奔到门口,就见满园的碧绿光华,一个女子持剑和一黑一白两个鬼差对峙着。他记得那二人,正是拘自己返家的黑白无常。
      
      想到自己在地府走了一圈,今日竟能还魂,赵德芳心中一动,朝他们三个喊道:“诸位仙家,不要打了。”
      
      见他已然还魂,黑白无常脸色大变,可是,如今为时已晚,又有子妤在旁阻扰,眼看就要天亮了,他们只能空手而回。
      
      临走前,千叮万嘱赵德芳不得泄露阴司之事,否则,不仅他自身会遭天谴,而且还会殃及家人。
      
      子妤默默立在一旁,也不言语,等到鸡叫三遍之后,见黑白无常离开,才带着依依不舍的赵仲准备返家。
      
      “姑娘请留步。”赵德芳忙出言挽留,想要询问关于赵仲的事。
      
      子妤知他想说什么,淡淡一笑道:“王爷,小仲如今潜心修行,比在地府等待轮回好上千百倍。而且,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投胎转世,重新为人。”说着,她抬手指了指他身后,“如今天已亮,王爷该唤人撤去灵堂,换掉白纱才对。”
      
      赵德芳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再回头,哪里还有子妤的身影。他不禁摇了摇头,朗声唤道:“来人,来人啊……”
      
      眼看天色渐亮,王府中的仆役起身洗漱完毕,准备到灵堂去看看,头七已过,不晓得是不是真的如坊间传闻,会在灵堂里看到诡异的鸡脚印。
      
      正捉摸着,就听到冲灵堂那边传来声响,仔细一听,好似有人在唤人。揉了揉还有些惺忪的眼睛,就见穿着寿衣的八贤王站在门口,见他出现,还笑着朝他招了招手。
      
      登时将他吓得一个激灵,连滚带爬地朝管家的房间跑去:“不好啦,王爷诈尸啦……”
      
      八贤王还魂之事,顿时在京城传了个遍。跟着前来探视的达官贵人络绎不绝,每当有人问及死后之事,八贤王都推说不记得了。只有在包拯前来探望的时候,八贤王询问了太子一事,然后,又让王妃将之前画的那副人像拿了出来。
      
      “就是此女,同小儿助本王还阳的。”
      
      之前,八贤王已经将还魂当晚之事告诉给王妃知晓,知道赵仲跟在高人身边,不久便可投胎转世,王妃也算是了却一块心病。
      
      包拯和公孙策细观此画,画中女子不过十六七岁,面容清丽,明眸皓齿,亭亭玉立,手持三尺青锋,虽似在笑,却又透着一股威严。
      
      “听闻展护卫在入宫门之前,也是江湖侠士,见多识广。所以,本王想请展护卫帮忙看看,能否找到此女。”
      
      既然八贤王都已经开了口,包拯自然是先帮展昭应承下来,至于能不能找到,就不是他们所能左右的了。
      
      然而,此时的展昭却被涂善及其手下围攻,身负重伤。见太子和阿敏被四鼠救走,他则连夜赶回开封府报信。
      
      总算回到自己家,子妤这回算是明白,什么叫做“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了。嗯,还是躺在自家床上舒服啊。美美地睡了一觉,养足了精神。子妤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翻身起来准备找个地方看日出。
      
      开封城内比不得陷空岛,到处是房屋,没什么开阔的地儿。子妤倒也不急,飞身上了城里“悦来居”的屋顶。除了皇宫,就数这里最高了。
      
      在她兴冲冲地等着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就见一个人跌跌撞撞地从城外回来。
      
      “咦,这人瞧着怎么这么眼熟呢?”子妤心里犯着嘀咕,也没心思再去看日出,闷着头只盯着那人看。待他走得近了,才看清那人竟是展昭。
      
      “展大人,你这是怎么了?”子妤飞身跃下挡在他面前,瞧了眼他身后,急道:“五哥和阿敏他们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展昭见来人是子妤,忙说:“子妤姑娘,我要回开封府见包大人……”
      
      话未说完,他就朝前栽去,子妤慌忙将他扶住,这才看到展昭鲜血淋漓的手臂:“你受伤了,我带你去疗伤。”
      
      “不,我要回开封府……”
      
      “好好好,”子妤打断他的话,将他的胳膊搭在肩上架着他,转身朝开封府的方向走:“要回开封府见包大人嘛,走吧走吧。”
      
      展昭侧过脸呆呆地看着她,不禁心跳加快,耳朵尖上又诡异地红了。
      
      带着衙役守在门口当班的张龙、赵虎,远远地就看到两个人朝着开封府而来。等走得近了,才看清是他们家的展大人负伤而回,张龙忙让赵虎进去禀告包大人,自己则带人上前从子妤手里接过展昭,扶着他进了后堂。
      
      想不到展昭还挺沉的,子妤甩了甩有些发麻的胳膊,也不要人请,自己就跟着进了开封府。
      
      包拯和公孙策接到展昭受伤而回的消息,一前一后地走了出来。见他伤得不轻,公孙策立刻让人送他回房,他取了药箱随后赶到。
      
      王朝打了盆清水进来,要帮展昭清理伤口。守在一旁的子妤径直挽起袖子,把他隔开:“还是让我来吧。”
      
      “子妤姑娘,”展昭看着她小心翼翼地帮自己清理伤口,只觉得脸上发烫:“谢谢你。”
      
      “跟我客气什么?上次我受伤,你不是也照顾我了么。”
      
      站成一排守在展昭屋里的四大门柱,默默地听着他们的对话,相互之间挤眉弄眼,各自开始脑补猜测两人的关系。
      
      接着,公孙策赶过来查看展昭的伤势,回身对包拯禀道:“大人,展护卫的刀伤,伤及筋骨,需静养一段时日方可。”
      
      “先生,您看看,我这伤药,展大人可用得?”
      
      子妤从包里拿出一个瓶子,双手递给公孙策。展昭认得这个瓶子,正是上次为子妤疗伤所用。
      
      公孙策倒了些药粉在手心里,又闻又看,研究了半天,露出笑来:“姑娘这药,倒是极好的伤药,正好为展护卫疗伤。不过,在下对此药的药性不甚了解,还要烦请姑娘帮展护卫上药才是。”
      
      “好。”子妤接过药瓶,坐在床边冲着展昭一笑,仔细地替他上药包扎。
      
      公孙策起身走到包拯身边,小声道:“大人,这位姑娘不就是……”
      
      包拯示意他不用再说,自己已然知晓。眼前这位姑娘,正是八贤王画里的那个女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公孙竹子一直都是个腹黑的主儿,我家闺女哪里算得过他,唉~
    猫儿很含蓄、很害羞啊,你这样怎么抢得过白耗子啊???



    综影视青丘有狐
    (综影视)目标——找个如意郎君



    古剑奇谭之琳琅
    给屠苏一个美好的结局



    老九门之二月花红绕指柔
    软萌萝莉&痴情二爷



    少年四大名捕之钟情
    少四同人,CP无情



    少年四大名捕之筱筱
    少四同人,CP冷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