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差在开封[七五同人]

作者:凌紫逍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3章

      他是什么人,深更半夜在这荒郊野林,摆开如此大的阵仗?等那队卤薄离开之后,展昭和白玉堂悄悄跟在队伍后面追了上去。
      
      发现山坡上的一棵大树后面躲着个人,展昭二话不说上前把人给揪了出来。
      
      “大爷饶命、大爷饶命……”那人双手抱头,也不敢看他,只一个劲儿地求饶。
      
      不理会他絮絮叨叨的哀求,展昭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山里砍柴的。”那人抱着头哆哆嗦嗦,连话都说得直打颤。
      
      展昭看他不像撒谎,这才软下声音放开他:“你干嘛躲在这里?”
      
      砍柴人听他这般问话,抬起头来回看了看他们俩:“你们不是幽冥天子的人啊?”
      
      “幽冥天子?”白玉堂揪住他的领口把人拎到自己面前:“你说刚才那个人是幽冥天子?”
      
      “是啊。”见他们俩好像都没有听说过幽冥天子的事,砍柴人随即点头,把他知道的事向倒豆子一样说了出来:“幽冥天子好厉害的。只要被他发现的人,准没命啊。”
      
      白玉堂抬头看了眼同样难以置信的展昭,他们一个在朝堂,一个在江湖,竟都没听说过关于“幽冥天子”的任何传闻。
      
      砍柴人也看了看他们俩,压低声音神秘地说道:“听说,最近有个传说……”
      
      白玉堂松开了手,展昭立刻凑过去蹲下来:“什么传说?”
      
      “传说幽冥天子才是真命天子,”砍柴人哪里认得眼前这位是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展大人,老老实实地把传闻原封不动地告诉给他:“我们就要改朝换代啦。”
      
      展昭双眼一瞪,揪着他压低声音喝道:“大胆!”
      
      砍柴人被他的样子吓到,忙挣扎着往后躲:“这不是我说的,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可他哪里是展昭的对手,挣扎了半天还是被他死死揪住,吓得都快哭出来了:“大爷,求你放了我……”
      
      白玉堂伸手隔开他揪着人的手:“你为难他也没用,咱们抓个来问问就知道了。”
      
      想他白玉堂行走江湖,潇洒恣意惯了的,他要想知道什么事,有的是手段。当即和展昭掳了走在队伍最后面的一个小太监,企图从他嘴里弄清事情的真相。谁知这个小太监早就被人割掉了舌头,不但什么都没问到,还当着他们的面服毒自尽了。
      
      两个人心有不甘,朝着队伍离去的方向追过去,可是,等他们拐个弯之后,那队卤薄竟然凭空消失,不知所踪了。
      
      白玉堂和展昭都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轻功更是了得。能从他们眼皮子底下跑掉的人不多,更何况是那么大的一支仪仗队?难道,他们见鬼了?
      
      若是在以前,他们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但是,一想到待在庙里的那一个,啧,好像还真有可能。
      
      追了半天还是追丢了,展昭和白玉堂怏怏地返回了破庙。
      
      听他们说起刚才见到的事,赵仲“嘿嘿”笑了起来:“哪有鬼?我怎么一点都没察觉到?倒是让我闻到一股子利欲熏心、贪得无厌的臭味儿。”
      
      “这么说,刚才那些都是人,不是鬼。”展昭说完之后,明白自己看到的,很有可能是一起阴谋,有人企图染指大宋江山。
      
      “其实鬼啊,没你们想得那么可怕。”赵仲往边上靠了靠,老气横秋地说:“在这世上,可怕的不是魑魅魍魉,也不是妖魔鬼怪,而是人心,欲求不满的人心啊。”
      
      白玉堂朝火堆里扔了两根木柴,嗤笑道:“看你样子也没几岁,想不到还能说出这么深奥的话来。”
      
      “你别看我小,那是我死的时候年纪轻。若我还活着,说不定你还得喊我一声‘哥’呢。”
      
      赵仲不服气地跟他斗着嘴,吵到了还在睡梦中的子妤,见她皱着眉头嘤了声,立刻用透明的手捂住嘴,瞪了白玉堂一眼,然后放轻声音道:“其实,这些话都是姐姐说的。”
      
      他一说完,展昭和白玉堂都朝子妤看了过去,她看上去不过二九年华,竟也说出这种有些悲凉春秋的话来。
      
      想了一宿,展昭还是决定将“幽冥天子”的事告知地方官,彻查此事。
      
      对于官府的事,白玉堂自然是没什么兴趣,对他来讲,还是留下来照顾子妤,保护太子和阿敏重要些。
      
      两人商议了一阵决定分头行事,傍晚前,在前面的镇子里的“云来客栈”汇合。
      
      等展昭走后不久,睡了大半天的子妤终于醒了过来。
      
      “你可算醒了,昨天真是把我们吓死了。”见她醒了,阿敏总算放了心,露出一抹笑来。
      
      子妤看着阿敏的样子,就知道她是真的被吓到了,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已经没事了,害你们替我担心,真是不好意思。”
      
      昨天,白玉堂帮她把体内的妖毒逼出了一大半,又服了秘制的丹药,后来还睡了一大觉,这会儿醒来,她的伤已经好了六成。只是猿猴精那一爪抓得太深,动作稍大都会牵动伤口,她只得小心翼翼,难免有些束手束脚的。
      
      “说这些傻话做什么?”白玉堂蹲在她面前,伸手捋了捋她耳边的碎发:“睡了那么久,饿了没?咱们到前面的镇上吃点东西。”
      
      “刚才还不觉得,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些饿了。”子妤摸摸肚子,朝他咧嘴笑道。
      
      “嗯,”在旁边看了半天戏的阿敏,戏谑地接嘴道:“我们小宝也饿了,对不对?让你白五叔快些带我们到镇子上去,不然啊,我们小宝可要哭了。”
      
      “啊,小宝都没吃东西么?那我们快走吧。”子妤哪里知道阿敏话里的意思,说着就要撑起身来,牵动了肩上的伤,痛得她倒吸一口凉气,手劲儿一松差点又跌坐回去。
      
      “小心。”白玉堂忙把她扶住,无奈地看了眼偷笑的阿敏,笑道:“我们走吧。”
      
      阿敏不会武功,还抱着个孩子,而子妤又受了伤,他们的脚程自然快不起来。
      
      还好山脚下有几户人家,见白玉堂出手大方,给他们做了一顿还算丰盛的饭菜,又让刘大家正在奶娃的媳妇儿喂了小宝,一行人这才又上路。
      
      等他们到了和展昭约好碰头的镇子时,镇上人的怪异举动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大街上,不论男女老少,皆是身戴重孝,人人神色凝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心里有着疑虑,白玉堂带着她们俩直奔“云来客栈”,就见展昭早已到了。此时的他,亦是满脸凝重,隐隐的,还透出一丝悲愤。在他胸前,亦是别着一朵孝花。
      
      “出了什么事?”白玉堂上前就问:“怎么每个人都戴着孝?”
      
      展昭缓缓抬起头,看了他们一眼,别过脸去,沉声道:“八贤王死了。”
      
      “八贤王死了?”阿敏在宫里待的日子也不短,对于八贤王还是有些了解的。“他怎么突然死了?据说,他还是个忠良。”
      
      “他本来就是忠良!”心中悲痛的展昭突然喝了一声,吓得阿敏不禁往后退了一步。自知失态,展昭平复了一下心绪,才轻声道:“对不起。”
      
      惊闻八贤王之事,子妤的脸色也不好,还得紧紧捏住袖口,阻止一心想要冲出来的赵仲。时间一久,子妤有些制不住他,不得不问道:“展大人可定有客房?子妤有话要跟诸位讲。”
      
      在路上,赵仲已经把昨天的事仔仔细细将给子妤听。因为有玉镯的联系,赵仲说的话只有子妤一个人听得到。偷偷观察了许久白玉堂和阿敏两人的反应,好像,他们对于有只鬼一直跟着他们,没有什么在意的,子妤也就松了口气。
      
      这会儿知道八贤王出了事,她怕是不能在这里久留了,有些事,还是跟他们讲清楚的好。
      
      到了客房里,子妤关好门窗才把赵仲放出来,不出所料,他一出来就要往外冲,也不管现在是什么时辰。子妤抬手朝门口挥了一掌,赵仲立刻被施在门上的符咒给弹了回来。
      
      “你要去哪儿?”子妤站在他身后,蹙着眉沉声问道。
      
      赵仲知道自己出不去,转身噗通跪倒在子妤面前:“姐姐,我求求你,让我回去见见我爹。”
      
      “你该知道,人死缘灭,现在他的魂魄已经到了地府,你回去也没用。”
      
      “不是啊,你跟我说过,我爹有七十年的阳寿,现在时辰未到,他怎么就死了?”听赵仲的声音,他明明是在哭,可是,鬼是没有眼泪的,让人看着,更觉得凄凉。“姐姐,我爹不该死的,你救救他吧……”
      
      随她进来的另外三个人看着这一幕,心中疑惑,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最后,还是子妤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原来,赵仲本是八贤王的长子,在十六岁的时候,为了救掉进荷花池里的弟弟,自己不慎淹死池中。赵仲死后,魂魄不散,常常将夜里出行的侍卫、婢女吓得半死。后来,八贤王请高僧做法,望赵仲能早登极乐,他的魂魄被迫离开王府,被鬼差擒住押往地府。半路上遇到子妤,他苦苦相求,让子妤出手从鬼差手里抢了他的魂魄,从此养做自家的小鬼。
      
      “当年小仲所救之人,就是当今圣上。”话都说到这里了,子妤也就不打算再隐瞒下去:“当日,也是小仲求我,带你和小宝远离京城的。”
      
      原来如此,难怪赵仲会如此激动。可是,人死不能复生,他们只能安慰一句节哀顺变。
      
      “姐姐,我知道你有办法……”赵仲说着,跪着朝子妤走了两步:“姐姐,我求你救救我爹。”
      
      白玉堂虽然同情他遭此巨变,却又见不得他强人所难:“你也说你爹死了,你这样求子妤,不是为难她吗?”
      
      “好,”子妤沉吟半响,才道:“今晚,我们就回京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写白耗子这条感情线很顺手,猫儿就有些卡,是因为他太闷骚了么???
    文下有位妹纸强力支持猫儿当男主,姑娘对猫儿绝逼是真爱啊,让人感动!!!
    当然,五爷也是有妹纸支持的!!!谁胜谁负,让我们拭目以待~~~
    求花求留言求包养~~~



    综影视青丘有狐
    (综影视)目标——找个如意郎君



    古剑奇谭之琳琅
    给屠苏一个美好的结局



    老九门之二月花红绕指柔
    软萌萝莉&痴情二爷



    少年四大名捕之钟情
    少四同人,CP无情



    少年四大名捕之筱筱
    少四同人,CP冷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