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差在开封[七五同人]

作者:凌紫逍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2章

      话说,白玉堂亲眼看到他们三人上岸,催促船家全速前进也没能及时追上,待他上岸之后,哪里还有他们的踪影?
      
      看着眼前好几条岔路,不知道该往哪边追才好,恨得五爷咬牙低声咒骂:“该死的臭猫!也不知道带着她们走了哪条路,让你白爷爷可怎么找?”
      
      就在他像只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碰的时候,忽然听得林间传来一声尖啸,响彻云霄,震得整个山头都在发颤,林中的鸟兽也被吓得四散奔逃。循声望去,林子某处的上空,诡异地弥漫着一股黑气。
      
      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竟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想到子妤异于常人的本事,白玉堂不由心中一紧:难道是他们出事了?当即调转方向,朝着尖啸传来的地方奔去。
      
      阿敏被那妖精搞出来的动静吓得跌坐在地,紧紧抱着小宝瑟瑟发抖。要不是还记得子妤的交代,她怕是早就逃之夭夭了。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诡异的事,若是在以前,打死她也不会信这世上是有妖魔鬼怪的。
      
      突然,一个人影从她身边掠过,阿敏下意识开口喊道:“白五爷。”
      
      白玉堂停下脚步,回头看到被吓得脸色发白的阿敏,跌坐在地上浑身止不住的发抖,那模样,分明就是被吓的。忙走过去想要将她扶起来,谁知,还未碰到她的衣角,就像被一道看不见的火焰给烧到,疼得他忙把手缩了回去。
      
      “白五爷,子妤给我画了个圈,说是能护我和小宝周全的。”见他的反应,阿敏忙指着自己身边那个看不见的圈,不好意思地笑笑:“你没事吧?”
      
      “我没事。”白玉堂听她说话都微微有些发抖,忍不住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子妤和展昭去了哪里?”
      
      阿敏抬手往坡下的山涧一指:“他们在下面打妖精呢。”
      
      妖精?白玉堂眉头一皱,朝前跑了两步,果然看到一只二十余丈高、半人半猴的怪物正张大了嘴,四处喷洒漆黑的浓雾,被雾气波及的地方,留下一片焦黑。而在他前面不远处,立着两个人,正是展昭和子妤。看样子是被那妖精给困住了,他得想法子救他们才行。
      
      “我去看看。”将手中的画影紧了紧,白玉堂飞身朝着山坡下跑去。
      
      阿敏是不敢出了这个圈的,只得大声朝他喊道:“你可要小心些!”
      
      没等到白玉堂冲下去和猴妖过招,就听得平地一声雷,震得他头晕眼花,耳膜嗡嗡作响。紧接着,五道刺目的电光划破长空,如灵蛇般飞扑下来,直直没入猴妖体内。
      
      白玉堂用力甩了甩脑袋,山涧里哪里还有猴妖的影子?刚才阴霾的天空又恢复了万里无云的清朗。等他再去找子妤和展昭的时候,顿觉一股火气涌了上来。
      
      “展昭,你在干什么?”话音未落,白玉堂便提气飞身跃到展昭面前,看到他怀里血迹斑斑,已经快要晕过去的子妤时,不由一阵心痛:“子妤,怎么伤得这么重?”
      
      “别说了,还是先找个地方帮她疗伤才是。”展昭说了一句,绕过他就往回走。
      
      子妤靠在展昭肩上,不停地喘着粗气,呵,想不到一个才修炼了几百年妖精,也能把自己弄得这般狼狈,若要说出去,还不被同道给笑死?
      
      离开九幽门之后,她便极少出手降妖捉鬼,想不到短短几年时间,她竟生疏成这幅模样。不但受伤中了妖毒,刚才勾动雷霆之力,还几乎耗尽了大半的法力,整个人虚脱无力就这么倒了下去。她一倒下,设在阿敏身边的结界自然也就破了。
      
      一行四人赶紧离开此地,找了个破烂的小庙暂时歇息。
      
      展昭扶着子妤,看了眼她肩上的伤口,虽然有封住穴道帮她止血,可是,伤口还是缓缓往外渗出紫黑色的血:“她中了妖毒,得先把毒给逼出来才行。”
      
      “我来。”平日里有些小洁癖的白玉堂,此时也顾不得周遭干不干净,撩开衣摆就地坐了下去,聚气于掌,平推出去贴在子妤背上,凝神静气帮她逼毒疗伤。
      
      阿敏懂不得这些,坐在一旁看着,轻声问退到一边的展昭道:“展大人,子妤不会有事的,对吧?”
      
      展昭没有说话,心里却想起了之前子妤说的话:他的妖毒很厉害……中毒过深,神仙难救……不会的,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噗……”就在他想得出神的时候,子妤喷了一口黑血,跟着人一歪朝旁边栽倒过去。
      
      吓得其他三个人忙围了上去,白玉堂更是抱着她连声喊她的名字。
      
      突然,阴风大作,把摇摇欲坠的庙门吹得“砰”地一声紧紧关上,接着一道银白色的亮光在门后旋了一圈,化作一个惨白透明的人影站定在阴影里。
      
      又是何方妖邪?展昭和白玉堂均是利剑出鞘,朝着人影一指。
      
      “别动!”人影尖细着嗓子说道:“要想救她,你们就把剑收起来。”
      
      “你是什么……”
      
      本想问他“你是什么人”,可是,白玉堂左看右看,对面这个也不像是个“人”。
      
      赵仲毫不客气地冲他翻了个白眼,心安理得道:“看不出来么?我当然是个鬼啦,难不成还是人么?”
      
      鬼?!
      
      好嘛,今天他们到底是犯了什么冲,又是妖精又是鬼的,待会儿就算再遇到什么诡异的玩意儿,他们也都不会觉得奇怪了。
      
      见他们一个两个都在那里发怔,赵仲忍不住提高音量问道:“你们到底还要不要救我姐姐?”
      
      “姐姐?你说子妤姑娘是你姐姐?”还是展昭最先回过神来,“你有办法救她?”
      
      “当然!”赵仲说着,指了指两个透着亮光的破窗户:“去把那边都堵上,我见不得光。”
      
      事到如今,只要真的能救子妤,就算是鬼话,他们也信。忙找些木板破布之类的东西,把窗户给堵上,就见赵仲的鬼魂飘飘忽忽地到了子妤面前。
      
      “姐姐,你没事吧?”赵仲跪在子妤面前,银白透明的手轻抚过她受伤的肩膀,一下又一下,渐渐地,她的伤口竟真的不再渗血。
      
      赵仲翘起没有半点血色的嘴角,朝展昭指了指:“那谁?过来帮个忙。”
      
      展昭闻言也不跟他计较,走到他身边蹲下,就感到一股刺骨的凉意袭了过来。
      
      “帮忙在她包里把药拿出来,就是之前你吃过的那个。”
      
      忌惮巨阙的剑气,赵仲忙从子妤身上穿了过去,尽量离他远一些。眼看着他就那样穿过子妤的身体,展昭蹙起剑眉。
      
      在赵仲的指示下,展昭从子妤随身的小包里,拿了两只瓶子出来。一只里装的是之前他们吃的那种碧绿色的药丸,内服;另一只里装的是红棕色,带有说不出的异味的粉末,外敷。
      
      看着子妤服了药,赵仲扔下一句“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之后,又化作一道白光钻回了手镯里。大白天的,阳气太重,再加上那两个人和他们手里的兵器,想想他就浑身直打哆嗦,还在躲在这里安全啊。
      
      子妤的伤口需要清理后才能上药,这活儿,展昭和白玉堂似乎都不太合适,两个人只得求助阿敏。把小宝塞到白玉堂的怀里抱着,又让展昭帮忙将子妤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阿敏瞅了瞅背对着她们的两个人,很严肃地说了句:“不许偷看啊。”
      
      说完,阿敏才小心翼翼地帮她宽衣解带,露出血肉模糊的肩膀和那道深深的爪印,看得阿敏有些触目惊心。撕下一块干净的衣襟,沾了水帮她清理伤口。
      
      虽然晕了过去,可是,子妤还是疼得呻/吟了一声,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你醒啦?”见她睁眼,阿敏开心地轻声问了句,瞥到另外两人有回头的趋势,忙说:“你们两个都把头转过去。”
      
      被点名的两个人僵硬地梗着脖子,又慢慢地转回去。
      
      白玉堂抱着小宝,不自在地拍拍他,又不自在地摸摸自己的脸。那边的展昭则是专心地盯着捏在手里的药瓶,只不过,耳朵尖上却浮起一抹诡异的红。
      
      等阿敏帮她上好药之后,子妤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眼看着天就要黑了,他们也就决定今晚在破庙住一晚,明天继续赶路,到了前面的镇子,找个大夫替子妤好好瞧瞧。
      
      白玉堂和展昭打了野味回来,打理干净烤得香喷喷的,也能让几个人果腹。入夜之后,赵仲又出来了一次,带回来一只正在哺乳的母狼,解决了小宝的首要问题。
      
      倒是子妤一直睡得很沉,喊也喊不醒。几个人担心她有事,赵仲却信誓旦旦地保证没事,还让他们别打搅她。
      
      阿敏抱着小宝靠在火边迷迷糊糊地打着盹儿;子妤还在睡,赵仲一步不离地守在她身边;白玉堂和展昭分坐两边,谁也不理谁,默默注视着外面的动静。
      
      “咦,怎么有锣声?”赵仲的感知比人灵敏,伸长了脖子朝外瞧。
      
      听到他的话之后,展昭和白玉堂也察觉了异常,两人对视一眼,让赵仲留下照顾子妤和阿敏,默契地起身出去一探究竟。
      
      两人没走多远,就听到锣鼓声越来越近,白玉堂朝展昭递了个眼色,他们跃到大树上隐蔽好。
      
      没等多久,就见一队几十人的卤薄浩浩荡荡地从树下走过。队伍中间那架八扛舆上,坐了个身穿龙袍,头戴金龙冕冠的男子。
      
      虽然夜色深沉,又隔了层薄纱,让人看不清他长什么模样,可是,展昭却敢用自己的人头保证,这人,绝不是当今万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名词解释:
    卤薄:皇帝的车驾、侍卫和仪仗。
    八扛舆:是一种高等肩舆,只有皇亲王公才能乘坐。
    求留言啊~~~你们就没有什么想要吐槽的吗???
    PS:本周申榜没成功,求安慰求虎摸~~~



    综影视青丘有狐
    (综影视)目标——找个如意郎君



    古剑奇谭之琳琅
    给屠苏一个美好的结局



    老九门之二月花红绕指柔
    软萌萝莉&痴情二爷



    少年四大名捕之钟情
    少四同人,CP无情



    少年四大名捕之筱筱
    少四同人,CP冷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