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元二次

作者:随风迁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9

      用我一年难得开三次车的本领飙车到z镇,终于停在镇政府门口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佩服自己,牛人哪!那个,爱情真伟大!
      Z镇,不过是一个乡镇企业发达的小镇而已,镇政府居然比市政府还要气派,一下车就看得我郁闷,唉!这年头,有钱真好。

      今天的镇政府门口气氛很不一般,大门关得死死的,入内车辆一律要经过严格检查,看样子我想进去是不大可能了,不过里面的人总是要出来的吧,那我就在门口等好了,正所谓守株待兔,只要有一个树桩,里面那只兔子难免要来投死的。
      所以我东张西望了一番以后,看到附近几棵树下有数十名女子坐在地上,也就走过去,席地而坐,那个什么,我就当作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同甘共苦……
      地上的妇女同志们看见我坐下,也不做声,都死死的盯着镇政府的大门,场面十分诡异,空气凝重,我有种感觉,我好像呆错地方了。

      几分钟后我的预感被证实,从镇政府里冲出来若干保安,形似强盗,周围的女人反应十分迅速,作鸟兽散,我不明所以,被带进了镇政府警卫室,过程神速,等我看清楚我呆的地方很像电视里面放的审讯室,想装昏倒的时候,门已经打开了,进来几名policeman。
      流年不利啊!我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几名警察叔叔坐下,问我,即不和蔼也不可亲:“干什么示威?中午不是已经跟你们讲过政策了?……”
      我打断他:“我不是……”
      “不要插嘴,跟你们说过了,最近一定要停工检查,排除安全隐患,这个没办法的,你以为你这样静坐我们就能不来检查你们的企业?只会查封的更厉害!不查出了事情谁负责?……”
      被念了大约十分钟后,门口又来一名policeman,我抬眼一看——救星啊!

      进来的是去年在党校培训时的同学的丈夫肖x,说起与他相识也有让我扼腕的渊源,想当初我一时没有克制住诱惑接受一干同学的邀请一起到z镇吃农家乐,饭后闲来无事,大家凑数搓麻将,本来刚好八个人,无奈我从小家教太严禁,心灵太纯洁——不会,多出三人极其无聊,肖x就是其中一人,当日他愤极,说:“来吧,周慧,这个都不会那是国格问题了!”余下的皆点头同意,我反抗:“不行,这不是逼良为娼么?”
      结果,架不住人民群众的强烈呼声,主要也是我对国粹产生了一些些小小的向往,最后还是娼了一把,不想当日风头太盛,一次娼下来,oh money money go my home!最后请了大家晚饭。
      次日,还是一干人等换了一家农家乐,肖x又问:“周慧,要不要再娼一把?”
      我大喜,扑上去:“要,我要!”结果,落花流水啊!输得那叫一个惨!
      从此发誓远离赌博,并且每每告诫身边的人:“要切记啊!赌博为害社会!”薛冰听了我这句话,常不齿我:“就你那点小来去也叫赌博?你这财迷!”
      可是,爱过才知道情浓,输过才知道心痛,跟多少没关系,这道理,她哪里懂?

      肖x看见我,先是一愣,马上问:“你怎么搞到这里来了?”
      “我冤枉啊!他们抓错人了!”
      开始问我的警官马上反驳:“那你坐在那堆示威的女人中间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她们在干什么?我就瞅那地儿人多,想着□□员时刻不能脱离老百姓,就坐下去了!”
      “这能随便坐吗?晚上你不坐在家里看电视你跑到这里来坐着发神经哪!?”
      “对不起,警察叔叔,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被您请到这里来sit down please的!也没有茶喝。”仗着看到肖x肩膀上的条条杠杠看上去比审我那家伙多点,我就贫了,真是习惯,死了也改不了。
      那警官倒是准备继续对我深刻教育的,肖x走到他身边低头说了几句,他就对我说:“下次看准地方再坐,长那么大了连该坐在哪里都不知道,现在你走吧。”
      我站起来高呼万岁:“谢谢警察叔叔!我下次一定摆正位置,坚定立场,把握方向,绝对不给党和人民丢脸!”
      他朝我一笑:“嘿,挺贫啊你个小姑娘,叫上叔叔了,是不是要叔叔在教育你一下?”
      我马上逃到门口,先呼吸一口室外的清新空气,然后朝他挥手,唱做俱佳:“再见,再见,告别在欢乐中!”转身拉上肖x,“谢谢你!”

      肖x把我带到他办公室,给倒了茶:“诺,下次别跟我老婆说到我的地盘连杯水也没喝上!我说你也真是,这种时候到这里来干什么?要不碰到我你真有的说了。最近闹事的企业主不要太多,一个个都在门口静坐着要求恢复生产,所以看你那么一坐,就把你给请来了,可你倒说说,你到底来干什么呢?”
      我忸怩半天,问:“那个——那个,黄市长是不是在这里?”
      “那还用说?出了这事,那些市领导天天在这里呆着,现场办公呢!你找黄市长干什么?”
      “啊!不是的,我是想知道,那个,那个,市府办的江处长是不是跟着黄市长也在这里?”说完我就觉得脸上那个烫啊,要是给个镜子,估计能看见脸红的跟kfc的奥尔良烤翅有一拼。
      肖x怔了下,马上哈哈大笑:“我说谁能让周慧你晚上出门呢!原来是春天到了,鲜花朵朵开呀!哈哈,全市府都知道的最年轻最有价值的江宁是吧,刚来这个城市没多久的那个?”
      我也干脆放开了,问:“你就给个准信吧,在不在?能不能碰到?”
      “他在,但不一定有空,你知道的,他是直接听市长的,我等下帮你上去看看,传个信,能不能下来就不一定了,你在这里等吧!”说完就走了,留我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办公室,傻不啦叽的——祈祷!

      十分钟,no人进来,二十分钟,还是no人进来,等到三十分钟的时候,我倒开始指望肖X根本没碰到江宁才好,省得将来被姓江的那个嘲笑,再说肖x刚才带我过来的时候也说了都几天没回家看老婆孩子了,想想看江宁没能跟我联系实在正常,我这追到这里来反而……
      这一晚,怎么总结,都是俩字——丢脸!
      等到我终于决定要走的刹那,门开了,肖x的脸探进来,说:“人我给你带来了,你们不能在我这个庄严肃穆的地方做违法乱纪的勾当,尤其是违反《婚姻法》和《妇女权益保护法》的,听到没有?”
      然后每打开,一个人翩然地走进来,形容疲惫,但满脸笑容,到我身边,一把搂我,极紧:“好想你!笨蛋!”
      我倒是闷在他怀里想好好流几滴眼泪表示感动的,无奈他抱得太紧,我呼吸不畅,终于开始挣扎:“救命啊!你想憋死我吗?”
      “我看见你激动啊!你都不知道听说你来看我把我激动的,形象都被你毁了,市长大人亲批允许我下来跟家属说明一下情况的,就5分钟,你看好了,还剩3分40秒。”
      “还要呆多久,在这里?”我靠在他肩上,心里总算舒服了。
      “没那么快结束,回去大概还要三两天。”他顺手楼我的肩膀,轻轻的拍。
      “恩,自己小心点,这里好乱。”
      “你是怎么来的?”
      “我自己开车来的。”
      “就你!”他突然推开我,怒目圆睁,“你这个机械白痴!你怎么开来的?”
      “你懂个P啊!我这不好好的站在这里了吗?凶什么凶,对你温柔一点你都不知道珍惜,你可以滚上去当你的市领导去了!”
      他倒真的很听话的走开了,到门口,又转回来:“把手机给我。”
      “干什么?”我动作倒是乖乖的照做,嘴上还是一样的强硬。他拿过去拨了一个号码,然后他的电话响起来,“我没有你的电话,所以没有通知你,不愿意问薛冰那个花痴,估计问了她就会敲诈我。”
      ……原来,我们都是一样的心态。
      说完他再度走开,到门口,定住:“早点回去,路上小心,还有,等我的电话。”话音一落,人已经滑出门口。

      门再被打开,来的就是肖x,一直狞笑着朝我走过来:“怎么样?相思之苦消除了吧,前几天跟我老婆说到你还说你咋就不找个人嫁了,原来,暗渡陈仓啊!说吧,怎么谢我?”
      “你想怎样?”
      “也不怎样,过几天这事儿落了叫上江处长,咱们两家找一地方休养休养,你也可以陪我们再娼一次,我的钱包最近太瘪,需要你这样乐善好施的党员同志给点支持啊!”
      “走开走开,知法犯法,在这样庄严肃穆的地方,你最好多读读《刑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招,我最拿手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5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