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元二次

作者:随风迁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8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提醒,真是不好意思,那天我给同学的e-mail里面说怀念她的motor mouse,现在想起来也是闹大笑话了!
    汗一个!!主要是最近沉湎在中华古典文学的博大精深中,把英文单词搞错了,白字先生,目前我是!
      算起来我跟江宁近阶段也算是频繁见面,那天在单位处了一个下午还共进晚餐之后还被他撂下话,那天在商场碰到之后又被他拉走溜了公园,要不是后来市府办打电话来找他估计一顿晚饭也是在所难免,我就想:这家伙肯定还很哈我!!所以我气定神闲地上班,也享受一把被人热切追求的激动滋味,可是第一天没有电话,第二天没有电话,等到第三天我就坐不住了,该不是闹着我玩吧?!他应该不会的,他不是那样的人,可那么多年没见到了,谁知道他会不会变呢?……
      我内心挣扎,但是也不肯放下面子给他打电话,当然了,我也没他电话号码,除非我肯冒着被薛冰鄙视加敲诈的危险从她手里要电话号码,不过像我这样有骨气的女人是不屑于做这样的事情的,哪怕我心里难受得就像9999只蚂蚁在爬。
      中午的时候在食堂吃饭,我对着那份青菜炒肉丝发誓:要是肉丝是单数,江宁就是为了我来的,他还爱我;要使肉丝是双数,那根本就是我瞎了眼,他安的一定不是好心——可是,我把肉丝翻烂了,也愣没数出个具体数目来,真是叫人,难以下咽,唉!
      后来我对着餐厅哀叹人生惨淡,一脸的愤世嫉俗,直到——食堂的大师傅终于看不下去了跑出来问:“周科长,今天这个青菜有问题么?要不要我给你重新炒一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才从自己的内心世界走了出来,发现了人间处处有温情……

      那天下午全局召开工作会议我才知道最近市区近郊的一个中心镇发生多起火灾,死伤了不少人,中央和省里都对这件事情极为关注,市里的主要领导差不多都疲于奔命,几乎全在事故发生一线主持工作,几天都没合眼……也怪我,这么重要的新闻我居然不知道,因为最近忙着想江宁,我不看电视不上网,事实再一次验证了恋爱误事这一定理!!
      会上局长在台上热情洋溢地说:“所以我们更要长抓安全生产这条线不放松,警钟要长鸣,心里这根弦要绷紧了,我们部门要争做全市安全生产的过关部门,绝不能在这个关头出事情,给全局、全市丢脸……”
      我有一句没一句地听,脑子里想:怪不得最近他消失了,原来是出事了,那他肯定没休息好了,那边那么危险,听说很多民工闹事,他会不会有危险呢?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好好吃饭?什么时候才能结束那边的工作呢?……
      再也不能气定神闲,唉!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人江宁还没说他要重新追我,虽然种种迹象表明他还是喜欢我的,对我还是有强烈的比普通的阶级友情更深一层的感情的,我却已经一头热地陷进去了!
      碰到他,不论什么时候,好像都是一样的结果。

      江宁当年的追求算得上夸张,自从他在某个男生寝室对我告白之后,他就像《祝福》里的祥林嫂一般,逢人便说她一定要追到我,到最后我们班男生集体劝我:“周慧,你从了江宁吧!我们快被他烦死了!”
      我不理他,他就跑到寝室楼下来等,给我们寝室每个同学泡热水,送礼物(就是不送给我,我每天看着别人拿到他的礼物心里就更气),说这是曲线救国,战略战术倒是成功的,后来我们的夜谈会除了江宁就再没别的话题,波波、简平、蜗牛都说:“这样的男人看上你你还挑呢?告诉你,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素来不合群的小方也发言:“要是他看上我我早就扑上去了!”花花更是过分,直接把工程力学的作业本交给我:“我看,周慧啊,在你从了江宁之前,我的作业就你帮着做吧。”
      ……
      这群见利忘义、见色起异的鸟人!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我也有点心动,半夜里等大家都睡着了,我就起来跑到水房借着幽冷的光揽镜自怜,怎么看也就是个五官端正罢了,怎么他就看上我了呢?江宁工作的时候认真,玩起来一点都不落伍,更难得的是外形俊朗,气质出众……要让我做个旁观者,我也会觉得我们不般配。
      但是,作为当事人,每一天看见他在楼下等着我哪怕就是为了帮我提壶水,那种楚楚可怜的样子,在半夜里躺在床上回忆起来,心里就像有水在一层一层的晕开,那种荡漾越来越强烈。
      不过我还是不想答应他,因为薛冰一直不说话,她常常红着眼睛,看着我,欲说还休,几次三番,让我不得不狠下心来对江宁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
      在感情上,我在乎先来后到,后来薛冰点头了,我也就不必闷骚了,堂而皇之的让江宁登堂入室,做了我爱情的主人。
      嘿嘿,都说名花有主,那时候我常在公共场所宣扬该理论:从狗的品质可以看出主人的物质,从男朋友的素质可以看出女朋友的气质,我果然是气质独特,无与伦比的。
      听者呕吐无数,唯有江宁笑:“你的美,我看得到就好。”瞧这情话说的,真不愧是中文系的the first才子!

      那天我到下班就跟丢了魂似的,吃过晚饭这种迹象越来越明显,妈妈终于闭上她尖酸的mouth换成一幅关心的face,问我:“慧慧,怎么了?不舒服吗?”
      我躺在床上装作没听见,这幅绥样,一开口还不让她看出端倪来?又过了几分钟,老爸来探监:“宝贝女儿,有什么不高兴跟爸爸说,是不是没钱了?爸爸可以偷偷支援你。”
      我看了爸爸半天,冒出一句:“把你的汽车钥匙给我。”
      他跳起来问:“干什么,这是你老爸唯一的小老婆了!”
      “大晚上的你要这个小老婆干什么,晚上是属于你大老婆的!给我吧!”
      老爸不情不愿的掏钥匙给我,绝对比我现在跟他要2000块钱心疼,还问:“这么晚你要去干嘛?”
      “少罗嗦,再不给我我就真嫁不出去了!”佯装发怒,冲出门去,不过我这最后一句话太过震撼,据说爸妈被吓得直到我回家都没能说出一句整话,也难怪,他们这一代从小缺钙,长大缺爱,心脏太脆弱,没办法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5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