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元二次

作者:随风迁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4

      那天晚上我再一次靠在江宁的怀里说:“薛冰找到爱人了,是个意大利帅哥!挺好的一个人,我也高兴,以前总觉得是我把你从她手里抢走的。”
      他搂我的手慢慢收紧,吻我的头发:“我一直是你的,怎么叫抢走?我从来没有属于除了你以外的别的人!”
      唉!我总算是感觉到幸福真的降临,在我差不多要对这辈子的感情生活绝望的27岁,我以为我会找个不温不火的男人嫁掉,要不然就独身一辈子,再不会有这刻这样仿佛内心有熊熊的火焰让我浑身温暖的感觉了!
      幸好,他没有放弃我,不是吗?

      半夜里江宁送我回家,明明是前后幢,我非要回家,他就非要起来送我,若是我,赖在自己的床上,哪怕小布什要走我也挥挥手说再见,然后接着睡的,由此看来,江宁比我勤劳、比我执著。
      我们在小区的路上表演十八相送,走来走去,执勤的保安大哥来回看了我们好几次,月黑风高,看不清楚我这样一张很业主的脸,估计以为我们是踩点的雌雄大盗!
      到最后,我在家楼下对他说:“你回去吧,我要上去了,再不回去爸妈又要着急了。”
      他倒是刚要走,我的背后传来阴恻恻、寒兮兮的声音,From my mother:“慧慧,都来回那么多趟了,还不叫人家上楼坐坐?”
      我的妈呀!被抓到了,现行□□呀!
      我慌得直冒冷汗,我们刚才说什么了,有没有说到关键问题,该不会被妈妈听到了吧!惨了!
      倒是江宁镇定的很,不惊不诧的,叫:“阿姨!您好!”

      半夜的党代会正在我家召开,我这么说是因为我们就跟当年的地下党员似的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一家最不起眼的居民家里,开一盏黯淡的灯,坐下来商量关于将来的大计!
      我差不多就开始把我们往《永不消逝的电波》上面套,老爸是李侠,老妈是何兰芬,我和江宁呢?难道是国民党的人?日本人!?去去去!我们这么坚定的祖国的栋梁,怎么能往那头联系呢!
      晕极,我想得开心,等回过神来老爸已经拉着江宁的手:“好!小伙子,你的观点我喜欢,我也觉得目前我们的改革要向纵深发展是需要一些内部的动力的,特别是人民内部的问题,绝对不像某些媒体说得那样,已经不是主要矛盾,我觉得中国要防止拉美现象的产生,必须解决好人民群众的问题,并且改革的重心要变,要发展,要高科技化……”

      老爸还在不停地念叨他的关于国计民生的大问题,妈妈终于忍不住了:“够了没有,老周!”然后转头看江宁,面无表情,“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去年上半年,阿姨!”
      “那为什么现在才来找我们周慧?”说起来,我也一直想问这个问题,但每次碰到他,几句一说,要么没时间了,要么直奔主题,总是搞到最后忘记,一直没机会问出口。
      “那时候我什么也不是,而且我花了一段时间才知道周慧的近况,我需要到这里来,我需要机会,让她和你们都能肯定我!”
      多么感人肺腑的话呀!把老妈说得,绷紧的嘴角松出了一层皮,基本上需要一瓶紧致精华才能恢复原来的形象!
      “我再问你,你准备跟我们慧慧结婚吗?”
      “当然,越快越好!”江宁看我一眼,左手伸过来与我的右手十指相扣,“我等了太久。”
      妈妈的眼角现在也需要十支眼部精华来弥补了!
      “那么,你在英国的那些年,跟我们家慧慧没有联系,你不找个别的女朋友吗?你怎么能确定慧慧会等着呢?”
      “我没指望她等,我只是不能接受除了周慧以外的别的人。”这句话我看见他眼角的晶莹,让我的心瞬间抽紧,“在国外从别的同学那里断断续续的知道周慧的消息,知道她一直以个人,我会放心,也更盼着回来,直到去年我母亲过世了,我自己也修完硕士学位,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回来的。”

      妈妈啊!你这么些年的保养完蛋了,怎么脸上抽成这样呢?!老爸也感觉到了,过来拍妈妈的肩膀,对江宁说:“我们家慧慧嘴巴虽然常常胡说八道,但是心地很好,我这做爸爸的一直觉得很骄傲,你以后要对她好点!”
      老妈跟传接力棒似的站起来,走到江宁身边,拍他的肩膀:“不许把外国人那套始乱终弃带到这里来!”
      哈哈哈!我的心情突然大好,早知道他们见面会是这样的结果,政治审查那么容易通过,多少年前就该带着江宁来呀,我也好少受几年的荼毒!
      可是我的好心情没隔多久,妈妈很快补充说明:“我看你们要是定下来早点结婚好了,两个人在路上抱来抱去,成何体统?再说,要是有了孩子怎么办?”
      ……
      原来,我们刚才真的说到重点了,而且,被妈妈听到了!

      和江宁的事情就此定下,乐坏了我,忙坏了老妈,我乐坏了是因为妈妈大概因为考虑到压迫了那么多年的女儿终于即将成为别人的妻子,抱着点点愧疚的心情不再压榨我、折磨我,反而采取了怀柔政策,搞得我真的以为她在为我的即将离开而难过,某天晚上我拉着妈妈的手:“妈,你不用这样,我结婚了还是回家吃饭,就是睡觉的床离你远点,直线距离不超过50米,你要是半夜做恶梦,喊一声我还是能听见的。”
      老妈反过来牵我的手,摸摸看看,又拍拍我的脸:“慧慧,他要是欺负你,你就喊救命,妈妈马上冲过去跟他拼命!”
      ……
      世上只有妈妈好,谁发明这么有哲理的一句话的?!
      当然,妈妈忙坏了是因为她在工作之余终于找到了第二职业——监督新房的装修,江宁的效率不是盖的,在他们严格讨论一致通过结婚的决议之后的第二天,找了设计师看房子,第三天施工队进场,他自己则住进了市府提供的职工宿舍。
      本来这家伙是一心想要钻到我们家来的,无奈老爸不知道是太精明还是太实在,说了一句:“那你住在哪里呢?哦!对了!市政府不是给年轻职工提供宿舍的吗?你一定能申请的。”之后江宁和我面面相觑,在可预见的近期想要夜夜温柔乡,恐怕是没指望了。
      不过我无所谓,有所谓的只有那个用下半身思考的人种罢了!
      妈也说:“反正要结婚了,不要那么着急住在一起比较好!”
      除此以外,老妈还要买所有的嫁妆,把她兴奋的,看见商场促销广告就算半夜也会冲过去,估计当年她嫁老爸的时候就一件红棉袄,内心一直忿忿到现在,现如今总算可以实现大肆购买嫁妆的愿望了,原形毕露,那个强悍!
      各个卖场的经理目前都和我老妈处在良好的交流状态,时不时的有电话进来:“严女士吗?我们这里有批新的家具(家电、床上用品、护肤品、瓷器、灯饰、装饰品、布艺……不一而足),你看什么时候方便来看一下?”

      过了几天,我更没有时间碰到江宁,这家伙跟着市领导的考察团全国各地的悠哉去了,不过电话里总是说忙,从新疆到黑龙江、从辽宁又转战广西,行程岂止十万八千里?!我和他只能在夜半无人的时刻,捧着电话互诉衷肠,搞得我连上班也哼着那首《I just call to say I love you》,老实如姚工都开始刺激我:“我说周慧啊,小夫妻离开几天就这个样子,怎么办呀?江处长回来要心疼死了!”
      ……
      我怨念,偏偏薛冰为爱走天涯,去了意大利,和她的Luca相依相偎,在每天的视频里给我一张逆反的林黛玉的脸,笑得那个灿烂,简直是加利福尼亚的阳光!后来,我看那个光明的广告,里面一唱“You're my sunshine,my only sunshine……”我就热血沸腾,为什么薛冰是我的雨露,偏偏是那个luca的阳光?!
      我那么问的时候,薛冰就反问我:“我这才幸福了几天你就受不了了?当年你得到了江宁的心你都不想想对我是多么非人的打击?!要不是小强一样的强壮的心灵和天使一样善良的心,能忍受到现在么?所以,不是我是你的雨露,而是,你是我的□□!”
      我想想也对,但是他们都不在身边实在不能适应,而且不知怎的,现在的我看身边的谁都是一张春心荡漾的脸!
      这样受刺激着,十多天,雨季就来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5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