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受封疆

作者:殿前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番外(一)

      十六年前——
      
      京师北门陶家酥饼重新开张。
      从店内向门口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城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老百姓几乎齐聚这里,到此一游。
      真是人山人海,川流不息。
      幸亏他有先见,天没亮就拿了牌子派队。
      实在没法克制心中的得意,韩朗不再维持自己符合身份的沉稳,捧着新出炉酥饼,大口大口啃着,黑色的眼瞳溜来转去,不停地瞟店里摊上于琳琅满目饼录,盘算着还有多少种类没进自己的肚子。
      煽诱啊,煽诱。
      
      百姓多,闲话就会多。
      闲话多,说白了就是唠家常。东家一长,西家一短,家家不顺心的事,往往最后会归结在朝廷、官府上。
      “这年头哪里为民做主的官哦。”
      “我可以帮你做主啊,我就是官。”韩朗满嘴的饼,含糊地插话。声音不大,却顷刻弄得满堂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不信这位看着非常养眼的少年,会是官……
      “你真的是官?”原来招呼韩朗的伙计很怀疑地问。
      “新中三甲,榜眼,如假包换。”。韩朗不知道什么时候,金印已经拿在手上,就是那么一晃。
      “小兄……”
      又位搭讪的人开说,但见韩朗扫来的寒光,忙将最后“弟”字缩了回去,却仍然好心地提醒:“这年头官官相护,你小小年纪想当清官,可不那么容易啊……”
      “谁告诉你,我要当清官?你们也不想想,如果我没贿银进帐,怎么打通官脉?”
      韩朗抬眉,略带不满地打断那人的说辞,又看看天色后,招呼店家结帐。
      “这点小意思,笑纳。”店老板是个聪明人,压根没收韩朗的银子,反而倒贴了韩朗十两碎银。
      有前途!是贿银,韩朗当然照收,手掂了掂,微笑道:“放心,大家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带钱找我。” 百姓叹息,京城又多了个小贪官,不过要真能帮上忙,说上话,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韩朗大步走出店门,走到拐角,见巷口的乞丐,随手一抛,将五两的碎银丢进那要饭的破碗里。“今儿,小爷高兴,你走运了。”
      
      == ==
      
      老王爷王府边墙。
      有人在焦急地等待,见了韩朗忙冲来迎接:“我的祖宗你怎么现在才来啊!侯爷和皇上已经进去了。”
      “官服呢?快帮我换上。”韩朗开始脱下袍服,换上绯色官衣。好朝服,他纵身往墙头一跃,将手上那剩余的碎银抛下。“干的好,打赏。”
      没在意小厮是怎么道谢,韩朗已经翻越过墙,真是神算!边缘角落果然没什么人把守。
      
      韩朗刚想快步飞奔,到前厅。只听得最后有人叫唤:“小榜眼,喂!小榜眼,叫你呢。”
      韩朗懊恼地整了整自己官帽,难道自己的行踪被发现了?
      早知道自己该中探花,叫起来好听多了。
      韩朗无奈地转身,首先看到的是个大肚子。
      “老王爷好!”恭敬作揖。就算韩朗不认识人,也认识这个大肚子。所幸来的除了老王爷外,似乎没其他人跟来。也确实该佩服这位王爷,当今圣上携美眷,与重臣共同来王府游园,他这个地主也能独自安然脱身。真是厉害!
      
      “好说好说,你把这个抱下。”肥硕的大手,将个软绵绵的东西塞进韩朗的怀里。
      “王爷这个是——”这回轮到韩朗无措了。
      “好好抱着啊,老夫内急,回见!”老王爷说着话,脚底一溜烟地跑了。
      “老王爷!”韩朗大骇,世上其实还是有不合逻辑出牌的人。
      “啊——啊咿”软软的超大包裹居然会发声音。
      韩朗低头,只见——
      秃秃的脑袋,柔柔的胎毛,黑亮的眼睛,刚长了没几颗牙的娃娃,正对他笑,小手粉嫩粉嫩的,在不停挥动。
      然后,小手开始拉扯他的,还不时地将无耻的口水蹭在他新官袍上。
      韩朗即使注意到裹着娃娃的披风是皇家专用的颜色,也不客气地威胁道:“再弄脏我的袍子,我就把你丢在地上。”
      
      “本宫的皇儿哪里得罪你了?”一女子的声音从韩朗的侧面传来,语气相当柔和,倒没听出任何不悦。
      韩朗转目,忙抱着着孩子,跪下施礼:“皇后娘娘千岁!”
      来的那一群人,为首正是新立的姚皇后。
      “你就是韩家的小公子,新中科举的榜眼?”皇后问。
      “是。”韩朗装着万分恭敬地回答。
      
      半柱香后,老王爷一身轻松地出现了,拍着韩朗的肩。
      “小榜眼,我回来了。”
      “老王爷好!”
      “小娃娃呢!”老王爷这才注意到韩朗手上少了点什么。
      韩朗眨眼:“什么娃娃?”
      
      “我刚交给你,让你代抱下的娃娃呀。”老王爷有点着急了。前面这里有个人,现在这里还是站着一个人,难道不是同一个?
      “王爷什么时候交给我娃娃了?”韩朗依然莫名。
      “就刚刚,我交给这样颜色官服的人!”
      韩朗微顿,狐疑地问:“王爷确定是我,还是确定这官服的颜色?”
      老王爷倏地愣在原地,好半晌才喃喃:“这小孩可丢不起啊。”
      韩朗皱眉,咬了下唇追忆道:“我前面好象是见到个娃娃,只是……”他将话适当地停下。
      “你哪里看见了!”老王爷急了。
      韩朗偷笑,早就传闻这位王爷记性大不如前,原来当真如此。
      “王爷,如果下官愿意替王爷分忧,突然想起了那娃娃的去处。不知王爷是否能推荐我做刑部侍郎?”
      老王爷呆愣了半天,终于咬牙:“你个小王八羔子,胆子也忒大了!”
      ……
      祥安八年,新科榜眼韩朗,年十六,破例入阁,由三朝元老护国公保荐,圣君钦点,任刑部侍郎。
      
      ===============
      
      两年后。
      夏夜,满月。
      韩朗贪杯大醉,干脆脱了外袍,赤着上身,睡在房顶的琉璃瓦上纳凉。
      朦胧中,有人推耸。
      韩朗掀了下眼皮,居然是他大哥韩焉,坐在他身旁。
      
      “还睡呢?你找人代替你罚跪祖宗牌位的事,已经东窗事发了。”韩焉似笑非笑。
      韩朗应了声翻身,继续睡。
      “刚去哪里了,弄得一身酒气?”
      “赌坊赢来的银子,不花可惜。”韩朗撇嘴道。
      “你就不知道十赌九输的道理?”韩焉算是很尽职地规劝。
      “让我输钱的赌坊都被我下令封查了。”似乎酒已经醒了个大半,韩朗惺忪地揉眼。
      “你这两年真收了不少贿赂?”韩焉狐疑地问弟弟。
      “做官不为银子,为什么?哥,我们韩家报效朝廷为了什么?”韩朗说话还是稍带着含糊,酒劲依然没怎么过。
      
      韩焉看了眼弟弟,没回答,只拿起韩朗撂在一旁的袍子,盖在韩朗身上。
      “韩朗,你就不想知道,爹发好脾气的结果吗?”
      韩朗笃定回道:“不是狠夸你,就是说我是家门不幸的因素。”万事习惯就好。
      
      “要不给你娶妻收心,要不应皇后的力邀,入宫给小东安王当启蒙老师。”韩焉望着皎洁的月亮,平静地说出要韩朗做出的选择。
      韩朗霍地坐起,韩焉抬眉偷笑。
      “我才不要别人管我呢。还有那个东安王才几岁,需要什么老师?”
      “是皇后望子成龙,心切所至吧。”谁都知道邬皇后薨逝多年,这位新立的林皇后,好容易盼到皇帝的正式册封,如今又为圣上生了皇子,更加巩固自己的位置。她自然对这儿子的未来憧憬万千,密切安排,不容出半点马虎。
      
      韩朗不接话,颓然躺下,好似准备继续睡觉。
      “看来你已经做出了决定,那明日就进宫去教课吧。”
      皇后至极珍爱的结果又该如何呢?韩焉若有所思。
      
      翌日。
      韩朗规矩地来到东宫。
      当年韩朗抱过的小家伙居然长得有点人样了,话却还是说不清,想叫他教什么啊。明摆着,皇后想请个体面的保姆。
      韩朗不管,丢给未满三岁的东安王几本书,教会小王爷如何撕纸后,满意地自己品茶,看书,浅寐。
      “抱抱……”很快,娃娃王爷失去了撕书的兴趣,坐在蒲团上张开小手要韩朗抱。
      韩朗眼皮都没抬起。
      过了会,就听得“哇”的一声。
      韩朗这才将手托腮道:“不许撒娇,再哭就用你撕坏的纸,来封堵你的嘴。”
      
      东安王自然不吃韩朗这一套,哭得更凶。
      韩朗微笑地起身,走到门口,张望了下随即将门关上,竹帘垂放而下,漫步回到哭闹的小王跟前,抓起几张纸片猛塞进娃娃王爷的张大的嘴里。
      声音顿时轻了不少,韩朗点头。
      
      王爷却是一愣,随后蹬足,继续大哭大闹。
      塞在小嘴里书纸上的墨字,因被娃娃王爷的口水浸湿,开始褪色。又经这东安王委屈地擦泪后,黑色的小花脸诞生了。
      这下使韩朗笑得支不起腰来。有意思,每天如此教学也不错。
      
      可不过没多久,韩朗觉得自己已经看腻了,于是他伸手轻点娃娃的睡穴。
      周遭倏然宁静万分。
      许久后,韩朗开始说自己安排:“明天我会考虑教你用砚台砸自己脑袋的。这样你直接能昏迷,不用我费神了。”
      
      7月更新如下:
      
      韩朗不务正业,懈漫天职一事很快遭人告发,在得到多方印证后,立即被拖送到刑部大堂,仗击三百。
      揭发韩朗的是太子殿下,行刑的是他顶头上司刑部尚书——方以沉。
      
      韩朗硬撑,结结实实挨足一百五十下,居然没晕。方尚书喝令缓刑,暂压刑部大牢,明日继续挨打。
      收押当夜,方以沉尽上司兼朋友的道义,带着美酒佳酿来探监。
      铁锁大开,阴暗的牢内,韩朗大字形趴在枯草堆里,见了上司咧嘴笑:“我认为我犯了事,该管的应是吏部。”
      
      方以沉叹气,无奈地扫了眼牢顶结满蜘蛛网的大梁,“你仍隶属我刑部官员。明日心里也别指望能减刑,你爹指明该给你个教训。” 这位刑部尚书与韩朗原本交情就不差,别看长得斯文内敛,处事执法却有理有章,刚正不阿,刑堂上宣刑那刻,口中字字清晰,不带一点感情。
      “好说!”韩朗向来大方。
      方以沉微顿后,终问韩朗,“可想好太子和皇后,你帮哪派了没?”
      “我没拒绝教书啊,只是暂时什么也没教罢了。”韩朗依然答非所问。
      “苦头还没吃够啊。”方以沉笑着为韩朗斟酒。
      “你还不是一样,各不相帮,两边又拉又扯,暗地再踹的感受不错吧。”韩朗大笑,不料牵动了身上的伤,旋即转成吃疼地呲牙。
      刑部尚书啜了口酒道:“今天吃的苦头,就是因为你啊,还不是一方上卿,不能一手遮天。”
      “本官不好这口。”韩朗维护着他表面的清傲,“都没银子赚。”如果没后一句补充的话,的确是装得到位。
      “可惜我就只有姐姐,没有妹妹,否则一定托人给你保媒,嫁你准有好日子过。”
      “我不介意啊娶老女人啊!”韩朗和颜以对。
      “我姐早嫁了,孪生外甥都快九岁了。”
      “哦!”韩朗故做痛惜扼腕状。
      
      第二天,方以沉照打韩朗不误。
      完事后,韩朗被拖回韩府养伤三月,小房间面壁附加罚抄诗文。教书保姆一职,全由方以沉顶替。三月内韩朗乐不思蜀,三月后遭晴天霹雳。皇帝突然下旨,方以沉通敌卖国,韩朗升刑部尚书担任主审官。
      公审那日,韩朗高坐正堂,心如明镜:如果韩朗没挨刑罚,今日跪在刑部大堂的绝对是自己。一个下马威,让皇后收敛日渐张狂的行为,也让一直在暧昧不清立场的韩朗一个警戒。
      既偷天换了日,也杀鸡儆了猴。
      韩朗狠抓惊堂木一拍,绫缯冠带飞扬,“带罪犯!”他太子顾念自己是韩家小公子、韩焉的胞弟之恩,韩朗一定铭记于心,时时不忘!
      
      方以沉带到。“方以沉,你可知罪。”韩朗的第一句问话。
      “知罪。罪民愿意画押认罪。”方以沉跪在堂前,字字铿锵。
      韩朗呆傻半天,手藏袖中握拳,不停地发抖。
      方以沉抬头环视刑部大堂一圈后,对上韩朗的目光,微微一笑。人未审,罪已定——灭族。他明白清楚的很,何苦再施行,和自己身体过不去?
      
      韩朗顿觉他的笑容,根本就是重复着那句话:“因为你韩朗还没一手遮天的能耐。”
      韩朗颔首,死盯招认书开口:“方以沉,你的家将由本官去抄。放心,我一定会杀光里面所有人,烧了你方府每样东西,一样也不留,哪怕是张纸。我也向你保证今后三年内,京城外方圆三十里内,再没有方姓一族。”
      方以沉凝望韩朗,笑意未减弱一分,“有劳。”没人会再揪查出你的亲族,这是韩朗的暗示和保证。
      
      方以沉被判腰斩,同年腊日行刑,韩朗亲自监斩。
      那日,韩朗几乎以为自己瞎了,满目尽见的颜色只有血红一片。
      “方以沉,总有一天,我会让世人知道什么叫一手遮天;也总有那么一天,不管谁犯了何等滔天大罪,只要是我认可的人,他就永远是对的。”
      
      两天后,韩朗重做安东王的老师。小王爷知道后,将自己卷进殿堂帐帷中,不肯出来,哭闹着要另个师傅。
      韩朗蹲下身,弄开帷帐,与眼睛哭得红肿的小家伙平视了好一会子,终于伸手,将他抱起。
      小王子对着韩朗的朝服猛瞧,抽搐道:“颜色一样的。”
      “本来就是一样的,以后记得你师傅从来就只有我一个。”
      从此,韩朗开始认真,可惜,安东王毕竟太过年幼,进展始终不大。
      
      七月半,还魂日。
      韩父路过书房,只见韩朗对着棋盘残局,喝着酒。“难得你小子,那么晚还不睡。”
      韩朗赔笑,“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吃不好,睡不稳。”韩父神色一惊,嘴巴动了动,但没说什么,只低眉,一眼看穿残局,“你最后总是不肯下狠招,这局又是输给谁了?”他早知道自己小儿子韩朗从来不是下棋绝顶高手。
      “这是以前和方以沉的对决,我凭记忆摆了次。”韩朗不以为然。
      韩公笑拍韩朗的肩,“还是他比你厉害,他肯对你下猛药。”
      “是啊是啊,我是好汉,该下猛药。”韩朗半醉胡言。
      
      未完
    插入书签 



    光之翼
    暗黑向都市文



    鬼气逼人
    耽美鬼故事



    惟君心
    古代典型才女的非典型生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