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风追影(女尊)

作者:布菖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7章 寻人

      追影从百花楼中走出来时,正值楼中最为热闹的时候。处处莺声燕语,活色生香,好一番纸醉金迷。
      逆着客流踏出大门,冷冷的空气扑到脸上,将那淫靡之气也吹个干净。
      月朗星稀的夜晚,夜空如同黑色的幕布。
      追影走在黑夜中,凭着记忆找到之前离开的小院。
      院子里黑漆漆的,一把形同虚设的锁孤零零挂在门上。追影将门打开,走进去换下衣服,简单梳洗之后便钻进了被子里。
      困意很快席卷而来,追影翻了个身。若是早知道那可恶的女人是要去青楼寻快活,那么他才不会平白为了一顿不怎么合口味的饭和她一起出去。
      追影想着想着,很快进入了梦乡。
      逐风回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路过某间房门前的时候,女人顿了顿,停下脚步。
      虽然十分隐秘,不过她还是察觉到当她走近这间房门的时候,屋子里人儿的气息似乎停滞了一瞬间。
      还没睡吗?
      女人朝着那黑漆漆的房间看过去。
      不知怎的,原本沉甸甸的心情似乎缓和了许多。
      追影确实醒了。
      就在刚刚女人进入院子的时候,已经逐渐恢复的内力让他原先敏锐的警觉性又回了来。他察觉到门外的女人在靠近自己房门的时候忽而停了下来,片刻之后,木门发出轻微的“吱呀”声。
      昏暗的月色下,只能隐约看到床上有一团黑色的影,一动不动,像是睡熟了。
      “装睡很有意思吗?追影‘妹子’?”
      女人阴测测的声音响起,尤其是最后四个字,似乎比平日更加危险。
      床上的身影慢吞吞动了动,而后,追影慢慢睁开那一双星眸。
      好看的眸光里洒满了星辉,带着一种清亮而夺目的美。
      女人的眼睛不由一跳,不久之前与苍琴的对话又回响在脑海里。
      “喜欢他吗?”
      “什么?”
      “喜欢那位追影小公子吗?”
      她记得苍琴不久之前曾这样问她。
      由于女人正背对着窗子,所以追影看不到她的神情。不过,以他这些日子的经验来看,这女人一向是阴晴不定的。吊儿郎当的时候,眼里往往闪着犀利的光,若忽然变得恶狠狠了,不一会儿,唇角戏谑的笑又会蓦然浮出来。
      于是乎,追影还是慢悠悠坐起身子,将背抵在墙角。
      看起来有些慵懒的坐姿,却能够在千钧一发的时刻不至于太过被动。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一般女人去青楼,不都是要过夜的吗?”
      追影幽幽说着,口气有些漫不经心。
      逐风微微皱眉,不过神色蒙在黑暗中,追影只能听到她痞痞的声音。
      “确实如此,不过,本姑娘不喜欢枕边有第二个人的气息,所以从来不在青楼过夜。因为……我不确定半夜梦游的时候,会不会顺便结果了对方。”
      “原来如此。”
      追影的声音依旧无惊无惧。
      女人尖尖的嘴角和眉梢勾起一丝诡异的笑意。
      追影虽然看不见,可是却觉得脊背一阵发凉。而后,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女人已经欺到他的身前。
      追影微微睁大了星眸。
      女人的功力功夫,似乎比他想象得还要好上不知多少。
      这个可恶的家伙!
      女人将双手压在他的身侧,脸慢慢接近。
      “你刚刚说我有‘隐疾’?”
      “‘隐疾’有许多种解释。我爹爹说过,其实每个人都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小毛病,而这些小毛病都可以被称之为‘隐疾’。不过,并不是所有‘隐疾’都是要治的。”
      追影的声音依旧云淡风轻,然而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他的额角已经微微潮湿。
      死鸭子嘴硬。
      女人在心底低笑。
      “比如呢?”
      女人显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
      “比如……你不肯在青楼过夜这件事,或者你喜欢在梦里杀人这件事。”
      倘若忽略到那不受控制的心跳,其实追影的语气依旧可以算的上是相当从容的。在男子中也十分难得的悦耳音色,听起来像是九霄环佩。
      “那依你的意思,这些都需要治吗?”
      女人挺直身子,一条腿磕上追影的膝盖,把他两条腿挣开。
      为了防身,追影这些日子都是和衣而眠的。不过饶是如此,女人身上的温度还是透过衣料慢慢传到他的身上。
      追影大概已感不妙,开始推女人的肩膀。
      “力气老是那么大,哪里像个儿郎的样子。”
      女人微屈膝,轻轻抵在他的两腿之间,还侧过脑袋咬住他的耳垂。
      追影不敢动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女人低笑,阴森的语气有些让人毛骨悚然。
      从自己的角度看去,追影有一种要被吃掉的错觉。
      “这是你的事。”
      追影尽力说出完整的句子。
      在风月场中,女人绝算不上是个洁身自好的家伙。于是追影撞到她的手里,前途只能用堪忧来形容。
      月辉如薄薄的轻纱洒进屋子里。四周极静,只余两个人的呼吸声。
      “身为一个男子,却对贞操什么的看得很淡漠,会是什么原因?”
      虽然觉得自己有些反常,不过在面对苍琴的时候,逐风还是问了这样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她还记得苍琴当时波光粼粼的翦瞳一闪,怔了片刻,才仔细思量起来。
      “或许是这名男子本性率真,不喜欢男儿家那套矫揉造作。”
      苍琴的声音很温婉,连带着,说出的话语也比从其他人口中更动听。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已经没有什么名节了……”
      就连如此残酷的话语,都只让人觉得隐隐约约的痛,像是隔着一层纱。
      逐风回过神来,眼前的男子依旧倔强地沉默着。
      月光照在他俊秀的面颊上,勾勒出绝美的轮廓。
      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
      女人很想从他的眼中看到答案。
      不过追影注定要让她失望了。
      因为他只是忽然将头靠到墙上,闭了眼睛并不挣扎。
      直到感觉到身上的压迫忽然消失,追影才慢慢睁开眼睛。只是,女人早就没了影。窗外有风声,呼啸着,夹杂着沙沙的声响。
      那是风,吹落了树上的积雪。
      &&&
      转一天,小元回来了。
      不知那可恶的女人又和他吩咐了什么,小元乖乖点了头,便又一刻不耽误地离开了院子。
      只是这次的离开并没有多久,约莫两柱香的时辰,他便又回了来。身上粮食蔬菜带了不少,估计可以够他们三个人窝在院子里吃上一月有余。
      女人依旧每日要来追影的屋子里逛一逛,依旧是一副阴晴不定的样子。不过每次离开的时候,屋子里总会多出些东西。
      两套崭新的男子衣衫,一根发簪,一面铜镜,还有几样闺阁中的小少爷们喜欢解闷用的小玩意儿。
      追影看着那些东西,却从来不动。
      他只是觉得,那些东西他若是动了,就会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
      小童依旧每日来给他送饭,只不过脸色越来越黑。不知是不是追影的错觉,他竟然会从那小家伙冷冷的眼神中看出几分……怨恨来?
      追影不明所以,明明遭到拘禁的那个人是他才对。
      不过如他这般见惯了世面的人,又怎会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儿影响了情绪?
      再后来,女人索性不再限制他只能呆在屋子里。
      用那个可恶的家伙的口气说,她倒是乐意让追影像原先那般偶尔逃一逃,这样生活才更有乐趣。
      不过追影是不会让她得逞的。
      追影开始在院子里走动,天气好的时候还会晒一会儿太阳。
      当然,这都是在那可恶的女人不在的时候。
      日子过得平静得像水,直到有一天,门外传来粗鲁的敲门声。
      “快开门!快开门!”
      追影本正在院子里赏雪,小元听到门外女人粗声粗气的催促,吓得脸上一白。
      追影悠悠然去开了门,门外是两个官差模样的女人。
      刚刚拼命敲门的女人见到门内出现的男子先是一愣,似乎没有想到在这普通的民房里也会住着这般绝色的美人儿。
      还是另一个面上有痣的女人先回过了神,冷硬地开了口:
      “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女人手中有一副画像。
      追影自然不会被这两个女人吓到,然而看到画像上的女人,胸口还是不由微微一滞。
      虽然少了那份邪气,可画上的女人他不会认错。
      “没见过。”
      追影轻声开口。
      不知是否是因为面前这绝色男子那片刻的迟疑,有痣的女人微微皱起了眉。
      “我们要进去查看。”
      女人说完,不等追影回答,便已进了院子。
      小元见状,小脸越发苍白的难看。只躲在门边,浑身发着抖。
      不过他越是这样,就越让人怀疑。
      似是看出了两个不速之客的心思,追影忽而开了口:
      “他是我弟弟,年纪小,请不要吓到他。”
      小元闻言微微一顿,似乎不敢相信这讨厌的男子此时竟会主动回护自己。不过两个女人听了追影的话已经开始巡查屋子里,所以并没有发觉小元脸上的异样。
      女人将屋子里细细查了一番,没有见到什么可疑之处。事实上,她们也不相信这画上的女人会住在这种地方。
      “以后若见了这个人,定要及时来报,咱们州府重重有赏。”
      有痣的女人说着,便往外走。走了一段,却见另一个色眯眯的女人迟迟没有跟上。
      那女人自然还在追影面前,一双眼睛定在他的身上,神情贪婪得让人恶心。
      “小夫郎年方几何?妻主是做什么的?”
      “妻主?”
      追影的星眸中闪过一丝疑惑,问题不由脱口而出。
      “若是没有妻主,那么屋子里的女人衣物是从哪里来的?”
      走在前面的有痣女人似乎也察觉到了她们二人到底漏掉了什么,于是冷声问着。
      追影恍然明白了这两个女人定是看到了逐风的衣服,于是眨了眨眼睛。
      “我家‘妻主’前些日子有一次喝醉了酒。”
      “然后呢?”
      “掉进了粪坑。”
      “然后?”
      “淹死了。”
      小元忽然觉得,他刚刚对这男子产生的那一点点感动绝对是错觉!
      有痣的女人嘴角抽了抽。
      另一个女人倒是忽然间心花怒放起来。
      “年纪轻轻的就守了寡,真是让姐姐心疼啊。”
      那女人说着,粗糙的手已经不安分地摸上了追影细嫩的脸颊。
      追影只觉得胃中又一阵恶心。
      依着他如今恢复的几成功力,给这女子些教训实在轻而易举。可是若是在这两个人面前泄露了自己的武功,只会后患无穷。
      追影想到这里,便任由那女人占便宜。
      不过那色眯眯的女人并没有得逞多久,便听得身后传来阴测测的声音:
      “小鳏夫自然有人来疼,大姐就不必操心了。”
      那色眯眯的女人一怔,显然十分恼怒于有人来破坏她的好事。
      “你是谁?竟敢打扰姑奶奶的……”
      女人粗鲁的话音未落,便听得身后一声闷哼,随后是身体倒地的声音。
      回过头,先前与自己一起来的有痣女人已经倒在了地上。鲜红的血液顺着她的脖子往外涌着,还冒着白色的热气。
      “你——”
      那好色女人刚刚开口,便觉得脖子一凉。她的眼睛圆睁着,瞪着面前女子手中的银钩子。
      “忘了介绍,我是这小鳏夫的姘头。”
      逐风似笑非笑地说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木有歇成,明天歇,然后要办些事。下章周三上午十一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