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风追影(女尊)

作者:布菖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2章 相处

      “没成想,逐风姑娘不仅阴险毒辣,而且不守信用。”
      
      见到女子的第一眼,追影便冷冷开了口。
      
      这世上,没有什么比先许给了一个人他如今最想要的,然后再生生将那诺言毁掉更加令人恼怒。
      
      如今的追影如果手中能有一把剑,他一定会毫不犹豫一剑刺死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
      
      见到男子如此恶狠狠地瞪着自己,逐风嘴角忽而噙起戏谑的笑意。那一路的风尘和种种的不快,也都被抛到了脑后。
      
      “不错,我改变主意了。与慕容恨相比,北都的春风楼更能给我个好价钱。所以,我去和她们谈生意了。”
      
      逐风说完,抱着胸准备看男子羞恼的样子。这段时间里,她似乎已经把惹怒对方当成了一种乐趣。
      
      听着女子那似真似假的话,追影却有一种预感。
      
      “宫主没事?”
      
      似是被说中了,逐风的面上有一闪而逝的不自然,不过很快被她掩去。
      
      相处了不算短的一段时间之后,女子脸上的表情自然没有逃过追影的眼睛。
      
      那便是了。
      
      追影暗暗呼出一口气,心中如释重负。
      
      那样不经意流露出的温柔笑意落在女子眼中,显得分外刺目。
      
      “慕容恨确实没事。”
      
      女人冷冷说着。
      
      “不过,龙吟月死了。”
      
      追影忽然有些回不过神。
      
      龙吟月,死了?
      
      逐风将男子复杂的神色看在眼里,讥讽地勾起唇角。
      
      “怎么,更想赶快回到你家宫主身边准备趁虚而入了吗?”
      
      面对对方尖锐的话语,男子不再言语,只将头别到里处。
      
      他心中明白,被对方牵引住情绪绝非明智之选。
      
      依照现在的情况,估计自己再修养几日便该能够下地走路了吧?到那个时候,这里便再困不住他。追影对着墙深吸口气,原本烦躁的心情奇迹般平复了许多。
      
      似是看出了追影的意图。
      
      “莫要打着逃跑的鬼主意,不论你跑到哪里,我都会像拎鸭子一样把你拎回来。”
      
      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女人的嘴角依旧带着邪气的笑。只是追影背对着门,没有看到。
      
      不过他在心中暗暗发誓,他一定会逃出去!
      
      &&&
      
      追影腿上的伤是最重的。当初从马上跌落,骨头折了好几处。当他能够一瘸一拐地下地之后,心中的喜悦无以言表。
      
      那可恶的女人最近很少出现,只是每日有小童来给他送饭食。面对追影的逐渐痊愈,女人并没有采取太多的看管措施,只是象征性地在他的小屋门上装了把锁。
      
      这种程度的看押,于追影而言,根本就形同虚设。
      
      即便他如今还未恢复武功,但只要能够自由行动,便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困住他。如若不然,他当年也不会力克离殇宫中两位兰陵公子,让众位长老对于他这个宫主亲口选定的贴身影卫心服口服。
      
      所以如今追影需要的,只是一个恰当的时机而已。
      
      不知是否是老天相助,凭借追影敏锐的觉察力,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我家姑娘说过,你是逃不掉的。”
      
      被点住穴道的小童冷冷说着,一双圆圆的眼睛瞪着此时正换上一身女子装扮的人儿。原本过分俊秀的面容被深色的粗衣所掩盖,倒也不再那般惹眼。
      
      “那便让她试试看。”
      
      追影抬起下巴,依旧苍白的脸上,一对黑眸闪烁着比天狼星还要耀眼的光芒。
      
      这一方小小天地,怎能关得住他?
      
      离开那个囚禁了自己一个多月的牢笼之后,追影发觉如今他身处的地方离寒州并不远。
      
      他知道乔莎爱龙吟月入骨,如今必是悲痛欲绝。离殇宫虽有筝公子坐镇,然而,倘若武林各派此时暗中偷袭,宫中必会遭到重创。
      
      想到这里,追影更是心急如焚。一面隐藏着行踪,一面一刻不歇地往寒州的方向赶去。
      
      腿上的伤还未完全痊愈,稍微劳累些便会隐隐作痛。可是他却嫌车太慢,咬牙选了骑马。一路狂奔,眼看就要到寒州城门,追影却停下脚步,开始踟蹰。
      
      城外有条近路,可以直通离殇宫。城内行不得多远,便是乔莎的住处。此时的自己,该先去哪里?
      
      “怎么,不是要先去见你的宫主大人吗?”
      
      身后有阴森森的声音,似笑非笑。追影只觉得脊背一僵,回过头,正对上女人那一双满是戏谑的眸子。
      
      &&&
      
      最终,追影既没有去得离殇宫,也没有看得乔莎。
      
      依旧是那间屋子,依旧是那把锁。
      
      他又被捉了回来。
      
      “我说过,不论你跑到哪里,我都会像拎鸭子一样把你拎回来。”
      
      追影想不通,他明明已经很好地掩藏住了自己的踪迹,一路上,也未发觉任何有人跟踪的迹象。这可恶的女人,到底是如何找到自己的?
      
      追影自然不甘心。
      
      之后的一段时间,两个人的生活像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很悲惨地,追影成了那只狼狈的“老鼠”。
      
      那可恶的女人,总是能第一时间看穿他筹划已久的逃跑计划,然后,带着戏谑的笑意轻而易举戳破他的美梦。
      
      “该死!”
      
      男子狠狠咬牙,修长的骨节攥得泛白。
      
      这样无谓的挣扎,追影最终还是放弃了。
      
      与其这样白白当作对方的消遣,不如将时间用在恢复自己的内力上。
      
      追影的轻功十分彪悍,他相信,等他恢复了原本的实力,那可恶的女人便再关不住他!
      
      &&&
      
      “最近怎么不想法子逃了?”
      
      女人斜倚在门边,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没话找话。
      
      门外有明媚的阳光,可女子却总喜欢逆光而立。面容蒙在阴影里,让人看不通透。
      
      追影不理她,只专心按摩着逐渐痊愈的小腿。
      
      “我还打算你再乱动脑筋的话,便把你剥得光溜溜扔进雪地里。谁知你竟然听话了,当真可惜呦。”
      
      面对女人轻佻的话,追影知道,无视才是最好的反击。
      
      女人看着男子依旧坐在床边,披散的黑发束起,眼中也有了神采。那般坚定的眼神,和记忆中一身劲装的男子渐渐重合。
      
      “想回寒州吗?”
      
      女人忽然开口。
      
      追影手中一顿,随即继续揉着腿。
      
      他知道,女人只是在戏弄他。
      
      猫捉老鼠的游戏,他没功夫陪她消遣。
      
      “不想去吗?”
      
      女人继续引诱。
      
      追影不理,破绽太明显,他没有理由相信。
      
      “不想去便罢了。”
      
      女子无趣地转身。
      
      “等等。”
      
      身后传来男子悦耳的声音。
      
      女人背对着他,无声勾起嘴角。
      
      看到女人停住,追影蹙着眉,抿了抿干涩的唇才又开口。
      
      “我想去。”
      
      话一出口,追影又开始后悔。
      
      为何吃了多少次亏,受了多少次骗都长不了记性呢?
      
      那女人的话,何时兑现过?
      
      “那我们明日就出发。”
      
      女人的话只说了一遍,追影愣了很久,直到那抹邪魅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
      
      当天夜里,追影几乎无眠。
      
      即便强迫自己不要抱有期望,却依旧不能停止他对于寒州的思念。
      
      第二日,他们果真踏上了去寒州的路。
      
      女人一改之前的郎当模样,面容出奇冷峻。一路上绕过几个边塞重镇,专挑险峻的山路走。
      
      山上有厚厚的雪,每走一步,便要趟进过膝高的雪里。追影走了半日便渐觉吃力,只是一直咬着牙,不肯示弱。因为他知道,倘若不是因为他轻功未复,女人的脚程还可以再快上三倍有余。
      
      山间有呼啸的北风,细小的冰晶被风卷起,迎面刮到脸颊上,微微有些刺痛。
      
      女人在前面走着,过一段时间才会停下一会儿。等到追影快要跟上的时候,便又继续前进。于是一整天里,女人走走停停,追影却连□□的时间也无。
      
      待到入夜,女人选了一处背风的山洞。洞内不算宽敞,不过容下两人还是绰绰有余。她拿下随身的包袱,取出些干粮放在生起的火边,便往洞外走去。
      
      待到女人的身影完全没入黑暗之后,追影才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白日里冻到麻木的双腿,如今疼痛感越发明显。他知道,倘若再这么走下去,等不到到达寒州,这双腿非废了不可。
      
      头上的貂皮帽子已经被疼出的冷汗浸湿,追影将它取下,放到火边,又将一条腿放到帽子上,就着火堆□□着。
      
      虽然此时那可恶的女人不在,可是他知道,以他如今的状态,逃跑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夜里山间会有成群的雪狼出没,如今使不出轻功的他,更是根本无法对付。
      
      “还算聪明,没有傻到跑出去喂狼。”
      
      女人如鬼魅一般出现在山洞口,身后是漫天的风雪。腰间的银钩子上还沾着血,身后拖着的,是一头已经剥好了皮的鹿。
      
      追影没有回答,只是不动声色地将腿收了回来。
      
      不过女人的动作显然比他要更快,等他回过神,那条刚刚收回的腿已经握到了对方的手中。
      “放手!”
      
      追影微微皱眉,声音冰冷。苍白的脸颊映在火光中,染上了些许红润。
      
      女人并不理会,只粗鲁地卷起他的裤子,漆黑的眸子打量着那原本白皙如今却布满了伤痕的长腿。
      
      大部分伤处已经结了疤,不过依旧有几处还未完全恢复。其中最严重的那处如今已经裂开,慢慢渗着血。
      
      女人拿出了随身带的酒葫芦,灌了口酒喷在伤口上。
      
      追影只觉得又辣又痛,手指不由自主扣紧身后的泥土。
      
      “鹿肉没你的份了。”
      
      女人给追影包扎好伤口之后,便冷冷丢出这么一句话。
      
      追影低着头,随手从火边拿过一个他刚刚烤好的馒头。
      
      鹿肉腥膻,不适合有伤之人。
      
      于是他一面啃着馒头,一面静静看着火堆对面的女人熟练地用匕首分割着整块的鹿肉。再将鹿肉划开一道道小口,将随身携带的粗盐潵进去。整个过程干净利落,倘若不是事先知道女人的身份,他一定会将她认作一个经验丰富的屠妇……
      
      不知怎的,女人似乎总是能看出追影心中所想。
      
      “这算不得什么,我也曾这般肢解过人,而且不止一个。”
      
      看着女人似笑非笑的眼神,追影别过头去。
      
      果然,这女人就是个变态!
      
      洞外开始有狼的孤鸣,不久之后,孤鸣变成齐鸣。追影知道,是鹿的血腥味引来了狼群。
      
      女人不为所动,只是将火堆往洞口的方向移了移。
      
      狼群怕火,却受了腥味的蛊惑不肯离去。
      
      啃完了干巴巴的馒头,烤鹿肉的香味慢慢飘了过来。洞外的狼群似乎已经不止一波,此起彼伏地嚎叫着。
      
      追影索性闭了眼,倚在被烤的暖哄哄的石壁上养神。养着养着,很快便睡了过去。
      
      昏昏沉沉之间,他似乎感觉到两道异样的目光。迷蒙间睁开眼,发觉那可恶的女人正无声注视着他。女人的眼睛通红,杀气腾腾,像是一只蛰伏的野兽,在黑暗中露出森冷的獠牙。
      
      追影一惊,立即警觉起来。手滑到身后,不着痕迹地摸索着可以用来防身的尖石。
      
      不知是否是发觉了追影的防备,女人收回了目光,侧过头,狠狠灌了一口酒。
      
      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两个人,一个盯着火堆发怔,一个侧身不停灌酒。
      
      不知过了多久,女人已经喝了许多,靠在对面的洞壁上休息。追影只觉得眼睛发涩,便也闭上眼睛。只是耳朵一直竖着,时刻关注着对面的风吹草动。
      
      疲惫感排山倒海,可是紧绷的神经却将睡意驱赶得无影无踪。刚刚女人那可怕的眼神不停出现在脑海里,阴森危险。出于男子的本能,追影很清楚那样的眼神意味着什么……
      
      他暗暗咬着牙,即便此时的自己远不是对方的对手。然而倘若女人真的扑过来,大不了拼得一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明日上午十一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