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风追影(女尊)

作者:布菖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6章 求医

      “这位公子多年前似乎曾小产过,加之没有及时调养就又服了极为损气的药物,以至于气血双亏。本就再难有孕的体质,偏生又经历了大喜大悲,如今能保住大人已是万幸。不过将来,恐怕再难有子嗣了。”
      
      郎中慢悠悠地说着,话都说得很隐晦。毕竟青楼这种地方,这样的事情,其实并不少见。
      
      苍琴流了许多血,使得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让人心疼。逐风看在眼里,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在绞痛。
      
      苍琴对于郎中的诊断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眼睛空洞地看着床顶,不说话也不哭。然而这个样子,才是逐风最为担心的。
      
      因为她知道苍琴到底有多坚强。
      
      “别担心,北国名医无数,咱们有的是时间,总能调理好的。”
      
      逐风将苍琴冰冷的手握在掌中。
      
      苍琴的眼珠动了动,慢慢落到逐风的身上。
      
      “我有些累了,让我睡一会儿……”
      
      他说着,慢慢转动身体,将头冲着墙壁。过了一会儿,又轻轻开了口:
      
      “不要去找阿树,这个孩子,是我欠她的……这一次,请一定听我的。”
      
      逐风站起身,手掌握着椅背,几乎要将那坚硬的红木压出凹陷。
      
      “放心,我听你的。”
      
      送走了郎中之后,逐风将百里春请到三楼一间角落的房间里。百里春似乎已经有预感逐风将要问他什么,进了屋子之后,便老实地坐到逐风的对面。
      
      “想知道什么你便问吧,反正已经到了这个田地,也是再瞒不住你了……”
      
      其实苍琴初到青楼的时候,年少时的逐风依然被软禁在前南朝的皇宫里。所以那个时候苍琴身上发生的事,逐风并不知晓。她只记得苍琴离开之后,阿树曾经发了疯地来找过苍琴的下落,可是苍琴说过,他不想让阿树知道。逐风便一直守口如瓶。
      
      待到后来,兰陵恕找到逐风,将其带出皇宫之后,他才再一次见到苍琴。那个时候,苍琴好好地站在她的面前,那双美丽的秋水剪瞳,依旧荡漾着温柔的光。只是苍琴并不同意逐风为他赎身,所以在南朝灭亡之后,当已经成为青耀赤裳王的兰陵恕问逐风想要什么的时候,她只向兰陵恕要了一笔钱,在明州开起了这家花满楼。
      
      “苍琴曾经怀过阿树孩子这件事,我也是后来才知晓的。你也知道,虽然青楼里都明令禁止客人给小倌儿喂药,可是到底拦不住她们私下里自备一些奇怪的东西。那个时候苍琴刚刚去到那里,人微言轻,又不懂得逢迎讨好。即便被客人坑过几次,青楼中也无人肯为他出头。更何况南朝的都城,住的都是些有权有势之人,青楼里也犯不着为着一个小倌儿去得罪那些人。苍琴起先不肯说,直到后来身子被折腾得实在撑不住,才有人请郎中为他医治。那郎中看苍琴可怜,暗地里为他免了不少诊费。不过即便如此,病根还是落下了。”
      
      百里春说到这里,眼睛红得像兔子一样。
      
      “苍琴一直让我帮他瞒着你,是怕你知道之后会自责。他说是他欠阿树的,不过他并不后悔当初的决定。因为倘若他没有走出那一步的话,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你和他两个人一起死在宫里。即便南朝皇帝不想杀你,也还会有其他人处心积虑算计着你的命。而正是因为他当初的决定,你们才能有现在安稳的日子。可他毕竟是欠阿树的,因为当初是他不告而别,还偷偷打掉了他们的孩子。”
      
      其实几年之前,逐风曾经寻找过阿树的下落。那个时候南朝还没有灭亡,可是阿树却已不在皇宫里当差。听其他人说阿树是辞了差事回老家成亲去了,逐风还曾经去到阿树的老家找过,可是一直也没有消息。直到两年之前,逐风无意中发现了阿树的行踪。那个时候,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逐风怕苍琴知道后会伤心,于是便将这件事情瞒了下来。没成想两年之后,阿树竟然会亲自找上门来。
      
      &&&
      
      苍琴将自己缩在被子里,眼睛干干的,连眼泪都没有。
      
      当阿树向他提及自己的夫侍和孩子的时候,苍琴便知道,阿树其实是一直在恨着他的。
      
      逐风早就看透了阿树的意图,所以才会百般反对。可是她不忍心说出真相,便只能心甘情愿地扮演着一个不近人情的角色。从头到尾,苍琴都相信着逐风绝不会做伤害自己的事。他只是不敢想,因为他的心中,还对阿树抱着卑微的希望。
      
      或许阿树对他还是有些旧情的,于是才在最后的关头坦白了真相。即便苍琴清楚地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报复的快意,同时,还有那恐怕阿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点点怜惜。
      
      失去了他和阿树的第二个孩子之后,苍琴觉得自己似乎放下了多年的执念。于是在短暂的痛苦过后,他还是听从了逐风的安排。
      
      北国虽不强大,然而独特的地域环境却使得它成为了一个名医云集的地方。琼山的逍遥派,最善医治外伤;魔教离殇宫名扬于世的虽是它的蛊毒之术,不过解毒的本领亦是无人能及;不过若论高深的医理,却是一向与世无争的莫家更胜一筹。逐风想了想,果断将目标定在了后者。
      莫家人行事低调,族中又少有习武之人,所以他们便只能生活在北国环境最为恶劣的地方,隐居避世,以便能够潜心研究医理。
      
      因此,即便如逐风这般身手,也是耗费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才确定了莫家如今聚居的位置。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莫家人虽然避世,却并不如现今许多门派那般迂腐刻薄。于是当他们从逐风口中听说了苍琴的情况之后,很容易便答应了会为他医治。这一点,倒是令逐风喜出望外。
      
      原本以为前路一片光明,然而当逐风真的将苍琴带到莫家庄的时候,才知道事情并未如她预想的那般顺利。
      
      “鄙人从医多年,如苍琴公子这般情况的,确是见过不少。”
      
      看着莫家掌事老神在在的样子,逐风也难得收起了平日的顽劣之心,对待妇人更是毕恭毕敬。不过即便看得出对方信心十足,但此事关系到苍琴,逐风还是半点不敢大意。
      
      “那依前辈所见,苍琴要多久才能恢复?”
      
      “恢复?”
      
      妇人提高了语调,用一种看白痴的神情看着面前的女人。
      
      逐风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青筋快要爆出来了……
      
      不过妇人似乎并没有感觉到面前女人身上散发出的寒意,依旧不怕死地打了个比方。
      
      “你给一颗煮熟了的粟米粒浇水施肥,它可会再长出芽来?”
      
      “自然……不会……”
      
      “那么如今,这位苍琴公子便是那粒煮熟的粟米。所以,就算我将这世上所有的好药全都喂给他吃,也依旧调不好他的身子。因为他身上该毁的地方,已经都毁得差不多了。我看这位公子恐怕必是青楼一类地方出身的,这样的公子我年轻时看过不少,也曾经试图帮他们医治,不过却从来没有成功过。姑娘既然如此看重这位公子,不如省下买药的银钱,带他去吃些好的玩些好的。反正他一时半刻也死不了,你还可以让他多享些福。当然,倘若你执意要将他留在这里医治我也并不反对。毕竟我已经许多年没有遇到这般严重的病人了。”
      
      妇人说着,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她见逐风不为所动,咬了咬牙,又加上一句:
      
      “我可以不要诊费,药也可以由我准备,只要他愿意配合,或许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希望……”
      
      妇人还未说完,只觉得胸口一紧,已被逐风提了起来。
      
      “那倘若前辈治不好苍琴的病,那他活多久,前辈就活多久,如何?”
      
      逐风似笑非笑地说着,眼中都是邪气。
      
      妇人两条腿胡乱扑腾了两下,默默咽了口口水。
      
      “逐风……”
      
      苍琴看着逐风似是动了气,强打起精神开了口。
      
      “前辈隐居多年,并不为世俗所浸染。其实她说的话,并没有什么过错。”
      
      苍琴歪在椅背上,脸色依旧不太好。
      
      他的身子到底如何了,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之前逐风带他在明州城中也拜访过许多名医,那些人的话虽然婉转,但内容其实都大同小异。若非是逐风一直坚持,恐怕他早就放弃了。
      
      妇人领教了面前女人的可怕,即便再迟钝也感觉到了事情不妙。见到苍琴公子为她说话,立即附和着点了点头。
      
      逐风虽然气不过,不过既然苍琴已经开了口,她便不能让苍琴担心。手一松,妇人便落回了地上。
      
      “那依前辈之见,苍琴的身子可还有转机?”
      
      “鄙人行医多年,对自己的医术还是有些信心的。所以倘若我说治不好,那十有八九是治不好的。”
      
      “……那前辈可还知道其他高人可以医治苍琴吗?”
      
      逐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暗暗在心中做下一个决定:倘若这妇人敢再用没头没脑的话回答她的话……她一定要让对方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回炉重造。
      
      妇人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闻言想了想,又想了想。
      
      “高人没有,怪人倒是有一个。”
      
      逐风没有开口,只等着妇人继续说下去。可以被这样一朵奇葩说成是“怪人”的,想来必非“泛泛之辈”。
      
      “那个怪人本就是个男子,所以我猜测他应该对男人的身子更了解些。”
      
      “猜测?”
      
      逐风似笑非笑,眯起眼睛。
      
      妇人又咽了口口水,莫名脊背一阵发凉。或许她当初,真不该那般大方就一口应下了这个叫做逐风的可怕的丫头。
      
      “不,是肯定……那个人从小就聪明,医术的悟性也远在我之上。”
      
      “那可否请前辈代为引见此人?”
      
      “引见不了了。”
      
      妇人扁扁嘴。
      
      “他是我的弟弟,姓莫,名濯清。二十年前,他便和一个女人私奔了。你若是找到了他,记得告诉我。他当年离开的时候,还偷走了我的三棵老山参。”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已补齐~下章周六晚十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