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壁

作者:新燕顿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风雪夜归人

      乐斋见得连生的欢喜模样,也笑道:“我听说《景岳全书》的作者张景岳,乃一代奇人,不仅诊病如神,而且深谙兵法,《景岳全书》不只是医书,也暗藏兵法、布阵的非凡见地,你可要好好领会。”
      连生听罢,睁大了眼睛,说道:“原来诊病和兵法也有融通之处?”于是将《景岳全书》抱在怀里,如同无价的宝贝。
      连生回医馆后天气转冷,下起阴雨来,午后时分,有零星的雪花飘落。少顷,雪越下越大,如鹅毛般将世间万物包裹起来,真是“江山不夜月千里,天地无私玉万家”。
      连生在医馆后院帮忙熬药,听得前店喧闹,有小伙计进来传话:“少东家回来了。”
      连生没见过华百草,便去前店观望。只见一位中年汉子,中等身材,古铜色的皮肤,双目炯炯有神,脱了毡帽,“啪啪”拍去身上的落雪,扶着华回天倒头就拜:“爹,百草不孝,不能伺候在您身边。您身体可好?”
      华回天眼中噙着泪花,将他扶起来:“傻孩子,爹好着呢。你一去半年,又瘦啦。”
      华百草旁边一位抱着孩子的小妇人,也上前见礼:“爹,让您担心了。”
      华回天道:“兰英啊,回来就好,转头去你哥那儿报声平安,顺便叫他一起,晚上都去醉一丁吃饭。”王兰英应了一声,她抱着的娃儿扑去华回天怀里,“爷爷、爷爷”叫得欢快,大声道:“爹和娘给您买了好多礼物呢。”说着话,华百草命人卸下行李,拿出裘皮帽、海绒大衣和一些礼盒,捧给华老爷子。还有各色绵绸的料子,送给乐斋、苏和谦和梁子川,乐斋因为已经做了过年的衣裳,推辞不受,一并送给帐房先生,其他医生都收了。王兰英又拿出外地买的各种地道点心、小吃、手信,送给店里伙计们尝。
      华回天吩咐医馆众人稍事安排,一起去醉一丁,自己领了小孙子华见离去吃糖。
      慈济医馆在醉一丁包了最大的厢房,摆下两大桌。
      酒过三巡,王可义问道:“百草,你这趟回来,汉阳、江洲一带可太平?”
      华百草回道:“大灾之年,十室九空,流民纷纷涌到附近的县城、州郡,进入各种帮派势力,或抢占码头,或强买强卖,汉阳、江洲等地为祸尤甚。是以我们不敢走水路,从云贵到宜昌,绕道荆门,自信阳、六安到定阳。沿途所见灾民,可谓惨不忍睹。”
      王可义道:“若只是天灾,还不至如此,致万民流离失所的,却是人祸。”
      华百草道:“内兄何出此言?”
      王可义叹息道:“你有所不知。中州三省闹灾,朝廷本有每人十斗的赈济粮、按男丁计算每人五两银子的补给。可州、县层层盘剥,到我这个主簿的账上,每人只剩不足一斗粮、五文钱。这怎么能救人?要照此下发,反而激起民愤,不发,又不知增添多少饿死的冤魂。无奈之下,我只好发动一班伙计,开办了五个粥厂,早晚两次,向灾民施粥,坚持两个月,才勉强救活了几万难民。可就这事,安县丞还多次刁难于我,嫌我多事。”
      众人听得目瞪口呆,华百草问道:“那安其昌就不怕大家闹出事来,朝廷拿他问罪?”
      王可义道:“安县丞是朝廷命官,五年任期一到,只消打点得当,便可升迁。我们却是生于斯,长于斯,县镇百姓,同宗同根,既得县丞委派,便想为百姓做点实事,这可不就有损他的腰包么。他腰包不肥,便不能打点上头,打点不到,也就没法离开这苦穷之地。”
      华回天听罢,连连摇头,叹息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百草,如今到处都不太平,年后就不要出远门了,我年纪也大了,你就在定阳打理好慈济医馆足可。”
      华百草道:“孩儿也有此意。只是江洲本草堂、安庆庆余堂一直都用我们的山药、天麻、藏红花等药材,还有润肠丸、地黄丸等成药,今年仍有不少预定。孩儿想年后将货送去,顺便结了前几年的赊欠款,便早早回医馆。”
      华回天应许,举杯道:“今天慈济医馆难得团聚,我敬大家一杯,希望大家健康平安。”
      连生也端起杯喝了,又和乐斋一起,敬了华回天、华百草、王可义一杯。来到王可义跟前,才想起他就是当日在县衙南边粮仓派粮那个王主簿。连生心道:那日见他不分青红皂白,诬赖了知是个假和尚,还把他打出去,言行粗鲁,办事马虎,便认定他是贪官,想不到今日听他一番话,才知道他竟也有这许多苦衷。
      连生平日里从不饮酒,今天喝了四五盅,已是脸热心跳。他看乐斋等人正饶有意味地听华百草讲这一年来的行商趣闻,便跟乐斋打了招呼,先回医馆休息。
      到医馆门口,正准备进门,就听一位男子焦急问道:“请问,您是医馆大夫吗?”
      连生回头一看,觉得这个后生颇为面熟,一时又想不起来。连生道:“我是学徒。医馆大夫都在醉一丁酒楼吃饭,要晚些时候才能回来。”
      这男子见了连生,脸上也是一红,略一沉吟,突然跪在地上,说道:“学徒也好,我求求您,帮忙去救个人吧。”
      连生忙道:“你快起来。我医术不精,哪敢随便诊病开药啊?我看你还是过两个时辰再来吧,那时医馆大夫应该就回来了。”
      男子并不起身,说道:“过两个时辰,估计就来不及了。您无论如何帮帮忙,我求求您!”说罢竟对着连生磕起头来。
      连生见他如此焦急,心想:要不我随他去看看,或许可以帮忙稳定一下病情,迟些时候再通知乐斋师叔他们来救人也好。连生便对那年轻男子说道:“行吧,我随你先去看看。”
      连生随这年轻男子,左拐右拐,穿街过巷,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来至一处破旧的民宅。连生此时忽地想起,这年轻男子就是当日偷周可馨钱包的小乞丐,心下感到不安,眼见这破旧民房,空寂黑暗,心道:莫非他是想骗我来这里,要报当日之仇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