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和奸臣谈恋爱

作者:赵吴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古春林

      唐糖做事情极认真,说既是不能让人知道这件证物被打开瞧过,为防此案之中,从前就有人曾经见过此物,总要反复求精,寻一个同原来的雕工、形态、用色都能八|九不离十,基本可以乱真的。
      
      故而她一定要亲自细细挑过,以防纪大人走了眼,坏了事。
      
      然而纪理是官员,糖糖是姑娘。
      
      唐糖觉得,他俩为买那个春宫盒,总不见得披着现在的皮,就这样大模大样逛进铺子里去。于是想了个折中的法子,让纪方依她吩咐找来两身衣裳,另给纪二寻了两撇胡子。
      
      纪理之前跌足了份,此番穿了身财主状的富贵锦袍,唇上贴对胡子,瞄一眼镜子,正巧瞥见刚从内室束发更衣走出来的唐糖……身姿倜傥,眼波流转,顾盼生辉,活脱一个风流小公子,衬得镜中,他这位小胡子叔叔立时更添三分沧桑之感,五分土豪之气。
      
      他哼一声,踱步走到一边:“唐小姐其实大可独去,纪某公务缠身,本来无谓跑这么一趟。”
      
      纪方瞪起眼睛,这个二爷,完全不知悔改!好容易将身段放低,哄得人家点了头,立马就重新端了起来。
      
      唐糖实言道:“我从前听纪陶说,西京的古玩行,背后颇有些来头势力。回头我在里头挑三拣四嫌这嫌那,最后却一件又买不下来,万一开罪了人,闹大了事,岂不生出无穷麻烦。”
      
      纪理嘴唇微动了动,唐糖又道:“还有个法子,你也不用去了,只管出银票,不论什么春宫盒,我全数收了回来细细挑。噢,春宫盒的行价大约不低,你一年的俸银怕是只能买两三个?呵呵,等我一圈收回来,纪大人几年的贪……呃,几年的官就白当了。”
      
      唐糖看纪理还不动身,面上若有所思,显是在肉疼他的银子。
      
      唐糖将他袖子一扯:“走一趟罢,你的样子比较吓人,旁边一杵,别人才不敢随便收拾我。”
      
      走了两步,回头扫扫他又在顿在后头掸拂他的袖子,实在好笑:“别再掸啦,这一件财主袍,你横竖回来就要换下洗了的。”
      
      **
      
      西京的古玩行繁盛了百来年,如今足占了三条街面。
      
      唐糖从没买过这种物件,冲进头一间铺子就喊:“掌柜,铺面上有多少春宫盒,全数拿来让我挑。“
      
      小伙计打量打量来人,一个黑脸财主,一个嫩面公子,了然端出个龙阳宝盒来递过去:“公子,可是要的这种?”
      
      唐糖打开一扫:“咦……挺好玩,不过不对,是要一男一女那种,再去细细找来。”
      
      小伙计面红耳赤,转身又去寻,找来的依旧不对。
      
      “象牙的?有没有瓷盒的?青瓷。”
      
      连扫三家铺子,运气不佳,一无所获。
      
      出第三家间铺子时,唐糖听见纪理轻哼了声。
      
      “你哼什么?”
      
      纪理引她至巷口无人处:“糖……公子,你这样子一个找法,恐怕不出两个时辰,整个西京的古玩行都知道了,两个外乡人在找一个青瓷春宫盒,他们便是有,也很快藏起来,等着坐地起价。”
      
      唐糖正想嗤笑他小气,他又道:“这还不过只是小事,西京距京城这才多少路程,待京城也知道了此事,你就等着听街头巷尾的议论,纪府那位风流成性的三公子生前留了个迷样的春宫盒,纪府藏匿不当,引得整个三法司竞相追踪。”
      
      唐糖听红了眼眶:“你又诋毁人。”
      
      你才风流成性!
      
      纪理一派看透惨淡世事的老成模样:“我诋毁他做什么?是段子人人爱听,且人言可畏。”
      
      唐糖想起那首“纪二狗官”,本想多问两句,一时又不知从何开口,一回神,反被他引着往另一条小巷子里去了。
      
      “春水轩”的铺面不大,门前的小伙计引他们穿过一条逼仄走道,眼前却是豁然开朗。
      
      不过这家铺子的东西就……尽是些粉盒粉罐之类,感觉妖娆得很,是个十分女气的古玩店。反正唐糖是挺看不上的,也不知纪理为何独独选中这么一家。
      
      纪理一手摇扇,一手捻须,立在铺间实在像个采买古董的大财主。他闲看一圈柜上,忽指点着其中两件开了口:“掌柜,这两件……”
      
      掌柜双目一亮,颠颠迎出柜来,夸道:“这位公子十分眼力,裕德年的胭脂盒,奉宣年的香粉盒,教您一眼相中!只是如何不配一个齐套?”说话间取去一盏小胭脂盒来,“这个头油罐子,乃是裕德初年的,您仔细看。”
      
      纪理将那小罐子拿过来托在手心瞅了眼,淡淡问:“古春林做旧的手艺,愈发精湛了。古师傅今年八十有二了罢?可还住在老地方?三清镇的阿玉想来已是婷婷……”
      
      那掌柜吓得抖了抖:“公子……”
      
      “那两件劳烦掌柜包细致些。”
      
      纪理顺手将那小瓶子抛回掌柜手中,掌柜向后一个趔趄,终是站稳了。这才陪着笑,又吩咐小伙计仔细料理那两样物件,神色依旧惶恐:“公子可唤我程四。公子想是认得古老?阿玉……想来是的,公子定然很喜欢她。”
      
      “就是淘气了些。”纪理淡笑,一味低着头扫那柜面,又问:“再无新货了?”
      
      程四哪敢怠慢:“公子指得什么新货?”
      
      纪理只笑望程四,这笑是唐糖见所未见,说猥琐肯定不能算,说风情,却是她唐糖不肯承认的。
      
      程四亦笑:“是……”
      
      纪理扇子轻摇,微微阖首:“有趣的。”
      
      程四仿佛立时懂了,速速入里间,很快捧了一本雕花封面的小册子过来笑道:“金丝檀木封,里头乃是前朝蔡云鹤真迹。”
      
      唐糖一翻,原来是本春宫册,不满小声道:“不是的,要会动的那种。”
      
      程四之前一直围着纪理转,这一刻才发现唐糖,眼珠子滴溜溜往她脸上一扫,目不转睛定住了。纪理见势,脸上不便不悦,却一手收起了扇子,往唐糖鼻尖上蜻蜓点水般一点,轻嗔道:“别闹。”
      
      唐糖被他点愣了神,程四亦一回神,随即一派会意极了的神情。噢,原来是大爷身边的小堂客,自己再盯着看,那就失礼了。
      
      唐糖恼极了,自己精心装扮的一场好戏,被这个丧心病狂的纪大人随随便便就给搅合了,却又不好发作。
      
      大约那位古春林是一尊古瓷造假界信奉的什么真神,程四以为纪理同那古老有过交情,对纪理十分另眼相看,殷勤得要命,已吩咐伙计在窗边的花梨木茶盘上斟过了茶,唐糖急得悄催纪理:“没有就走罢。”
      
      纪理不理唐糖,又使一个眼色,程四解意,很快从里头捧出个象牙盒,唐糖心急打开去看,里头确然藏着一对交颈小人。小人的刻工虽比之前那家铺子的要细巧讲究得多,可姿态上很有些差异,而且一望便知,两件东西绝非出自一人之手。
      
      见唐糖直摇头,程四小心探问纪理:“公子的意思……觉得哪里不好?”
      
      纪理摸摸那个象牙盒,笑曰:“略俗。”
      
      程四点头道:“说得也是,若要不俗的,铺子里也不是没有,只是……”程四犹疑片刻,方道,“不瞒公子,这间铺子原是我岳丈的,这里的老本行,便是造春宫盒。我岳丈徐春水,他老人家早年的雕工,在行内可是很有口碑。”
      
      纪理示意看看。
      
      程四抹泪道:“岳丈年前去世了。他多年不做本行,倒是他去世前不久,竟有人慕名而来,同他订了两个,当然那人早就一并取货走了。”
      
      纪理问:“那铺上便是没有存货?”
      
      程四答:“有的,岳丈的习惯是多造一份,以备意外之需。”
      
      纪理暗舒口气:“取来。”
      
      那青瓷盒子花色与纪陶那个全然相同,釉质却差了些,也不是什么暗盒,盖子很容易就揭开,唐糖一见里头那一对小人,眼睛骤然放起了光。全然一模一样,是一家的做工!
      
      程四见唐糖爱不释手的样子,亦觉得有些欣慰:“本想留下作个念想的,二位既是喜欢,抱走也是无妨。”
      
      纪理还故作矜持:“这……不知之前订盒子的人,是个甚样的人?”
      
      唐糖生怕会生什么变数,连催:“要下来得啦。”
      
      程四偷眼看唐糖,这娇滴滴的小娘子,怎的就好这一口,不免有些忍笑着,又多看了两眼。
      
      纪理竟伸出手,轻轻抚了一下唐糖面颊:“不急。”
      
      唐糖莫名其妙擦了一下脸,只听程四答:“那人我之前没见过,不过我有天在后街吃茶,听那些专领人四处吃现席的,唤他为邹公子。”
      
      纪理还没有走的意思,唐糖私底下又将他一捅,反被纪理一把捏住了手,面上只是嗔笑:“淘气。”嘴上却问程四:“岳家这般好的手艺,外头配的瓷盒,如何不找古春林制?”
      
      唐糖被他捏得,傻呆着不会动了。
      
      程四道:“古老近年逗猫养鱼,惬意得很,大约是不肯做这些东西了罢。不过……那邹公子考究得很,看了盒子并不满意,说要亲自拿去三清镇找古老重新制,也不知后来去了没有。”
      
      唐糖等得心焦,纪理终于不再发问,由得掌柜将要下来的三件东西全数装了盒,交到他的手里。
      
      出店铺的时候,她一只手犹被纪二捏着,大约已经捏了很久,连掏银票的时候都不曾松开过。她气得勉力一抽,费了老劲才夺出来。
      
      那么热的天,好端端的手,被纪二捏得黏乎乎,实在讨厌。
      
      唐糖一路回去,一路忿忿擦着手:“哼,今日这是犯的什么病,我可是很凶的,我又不是你那三清镇婷婷的阿玉。”
      
      回想想纪二今日之古怪,而且到现在他居然没有擦过手。
      
      他为什么不擦手!一定有问题。
      
      纪理本提着东西一言不发前头走,忽回首鄙夷道:“阿玉是只猫,怎么,唐小姐想当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唐糖V:我问阿玉的事情真的不是吃醋。
    纪理V:解释就是掩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