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和奸臣谈恋爱

作者:赵吴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五层皮

      
      纪二小臂那段肌肤……啧啧,端得是细白如瓷,唐糖生怕有假,探指往上狠挠了一下。
      
      那白瓷之上,立时起了一道长长的红抓痕,竟是真的。
      
      唐糖不知道自己是以甚样的心情挠上去的,挠完怔了半刻,心中始终有些无可言明的失落,痴了一般,又去撩他另一只袖子。
      
      照旧还是白瓷一截,很晃眼。
      
      “唐小姐可曾看够?”
      
      唐糖这才回过神:“我……”
      
      纪理扫一眼自己臂上那道划痕:“你这是嫌我伤好太快,又补刀来了?”
      
      “不是。”
      
      纪理狠狠将他袖子一抽而回:“哼,眼都望直了,一早上嘘寒问暖,还口口声声对我别无情意?这会儿是大白天,待为夫伤愈,由得你从头至尾瞧个遍可好?”
      
      “啐,原来大人还有尾巴的?”
      
      他不理她的贫嘴,只一味盯着她有些微肿的唇:“睡得好么?”
      
      唐糖登时面色飞红,心慌将脑袋一低,却为那只胳膊一搂,懵头懵脑撞入了纪二怀中。
      
      “夜里可曾想我?”
      
      唐糖脑袋抵了抵,抵不开,只好恨恨呸了口:“大人不是被我气到不行,方才脑袋还冒着烟,如何一会儿又忘记了?”
      
      纪理揉一把唐糖头发,重又气呼呼的:“亏你还知道。”
      
      这语气之幽怨,唐糖简直不可忍。
      
      却听见阿步来报:“您前天从京城带回的少奶奶鞋码,晨间小的已然送去了,不过您大前天离遂州时交代的……”
      
      阿步习惯了纪二一人在家,压根忘了唐糖前夜是宿在宅子里的,见二爷正搂着媳妇,骤然惊得眼珠子都掉出来:“小……小的知错,小的过会儿再来。”
      
      唐糖身子僵了僵,却不得动弹:“这么说,您三天里往京城打了一个来回?为的什么?”
      
      阿步好死不死探个脑袋回来:“少奶奶,您回回画来的花瓶,二爷都一张一张珍藏得很好,此番信只有十二个字,小的瞥见也怪担心的,莫说二爷了。”
      
      纪理怒喝:“林步清!”
      
      阿步缩脑袋走了。
      
      “大人?”
      
      在这世间了无牵挂,一意孤行又算什么呢……无害于人就好了。
      
      即便昨夜被他怒斥,唐糖依旧觉得理全在自己这头,她横竖又不碍着别人,小命一条,这世上还有哪个在乎?
      
      现在乍听之下,细算纪二这三天,怕是眼都未曾踏实合过一回罢?
      
      唐糖心里翻江倒海,五味杂陈,急欲看着他问上一句。
      
      纪理却将她搂得更紧,还死摁着她的脑袋,坚决不让她抬一抬。
      
      唐糖一亏心,便红了眼眶:“大人您小心伤口……”
      
      此时阿步又在外小声禀,外头车马皆已备好。
      
      纪理这才轻轻放开唐糖,敛了神色吩咐:“收拾上路。林步清,你将那一箱梅酒全数带在路上。”
      
      阿步伸头张望一眼,不搂了?
      
      他挠挠头:“整箱?不就去一天……哦,少奶奶爱喝,小的这就去取。”
      
      纪理在其后更正:“是我爱喝,半刻不愿离。”
      
      唐糖想起昨夜,忐忑得心直扑腾,他待自己怎样是一回事,自投罗网却是另一回事了。
      
      “我恐怕不能出去玩,那头的事情撂了一半不管,宝二爷也许不得要领。我不是担心裘大人,但就怕他搞砸……大人?”
      
      她字斟句酌,悄眼看他一脸正经,竟很怕他忽又生了气。
      
      幸好纪二沉默半天,只答了声:“……也对,那你去了再回。”
      
      唐糖低头似蚊子叫了声:“噢。”
      
      扬眉吐气,转身就往屋外的方向跑。
      
      “回来。就这么去了?”
      
      唐糖才跑开两步,听得心头一紧,头皮发麻……被这么往回一捞,就又被抓回了他跟前。
      
      “大人……还待怎样?”
      
      他不说话,却揉了把她的头发。
      
      唐糖傻愣愣摸摸脑袋,又低首瞅瞅身上女衫:“真是,行头还藏在客房里。”
      
      “哼,昏头搭脑。”
      
      唐糖钻进客房,照着纪二平常教导,将自己重新打理成个俊美小差官,镜子里左看右瞧,得意志满跑出去转悠。
      
      阿步一眼就看呆了:“哎呀,少奶奶好生英武!”
      
      唐糖更得意,想着那人即便不肯夸她这个学生,好歹冷嘲热讽两句,她也算知足了。
      
      孰料纪大人凝目望她半天,竟连半个“哼”字也无,径直提人进屋,洗光重画。
      
      唐糖对镜摸一摸新添上去的眉毛,大不高兴:“大人故意的罢?作甚将我画成这个样子,一点不好看。”
      
      此人不仅身边有眉粉,连胭脂膏都是常备的,描了眉,居然还抛给她一盒胭脂。
      
      唐糖瞅瞅镜中尚有些红肿的唇瓣,羞了脸取过胭脂来抿,纪大人这胭脂也不知何物调成,这一抿,唇上连血色都不大好了。
      
      “益发的不好看。”
      
      “好看难看,哼,唐小姐欲给谁看?你真的是去当差?”
      
      “这也不像我么,两道眉毛怎么看怎么愁苦,嘴唇灰扑扑的,整个人都没精神了。”
      
      “你无事多想想我,不就正好应了景?”
      
      唐糖一咬唇:“……想你作甚。”
      
      “哼,我在唐小姐心中不是凶神恶煞?若是想起来,心中便也一同愁苦了。”
      
      “嘁。”镜子里两道小愁眉毛,一笑便显得滑稽起来。
      
      “以后也只许这样画,听见没有?”
      
      唐糖想想,大人总是为着自己好的,便“噢”了声,这才真的走了。
      
      刚跨出宅门,阿步追过来唤:“少奶奶回来的时候,能否再带一些药膏回来?那个真的很好用。”
      
      唐糖奇道:“昨天我拿来一大罐呢。”
      
      “那罐……小的看二爷就快用完了。”
      
      唐糖又惊又笑:“怪不得那家伙好那么快。那一大罐难不成全被他吃了!”
      
      “是不是不容易得?”
      
      唐糖不以为意:“别担心,我带回来就是。对了,二呆还在他榻上睡觉,一会儿你将那胖子抱下来,给二爷换条洁净被单……二呆到处乱窜难免沾了脏东西,新伤马虎不得的。一切拜托,回见!”
      
      **
      
      裘宝旸毫发无伤,一见唐糖忙着先诉苦。
      
      中秋午宴一完,刺史大人热情难挡,宝二爷被刺史招待得差点脱去五层皮。
      
      怎么个五层皮呢?
      
      搓澡一层皮;推油二层皮;推拿三层皮;拔罐四层皮;刮痧五层皮。
      
      “刺史府的人不知作甚这般好客,提了哥往那温泉池子里一烫,烫猪毛似的,烫完了不问青红皂白,就把那些东西轮番上来。哥上澡堂子里花多少钱,也没见过遂州这班那么卖力气的人,哥被他们这么弄一回,起码瘦上一圈。”
      
      “这么说来宝二哥享福了。”
      
      裘宝旸嗤道:“享福个鬼!你瞅瞅哥的脖子胳膊腿,青一块,紫一块,知道的我去泡了温泉,不知道的还以为哥被人揍了。回来是虚脱无力,沾枕就着,昨夜月亮是扁是圆,哥愣是没见着!”
      
      唐糖大笑:“是圆的。”
      
      “哼哼,你欢欢喜喜跑去鹊桥相会,自然看什么都是圆的了。”
      
      “……”
      
      “唐糖你怎么愁眉苦脸的,眉心血淤,听闻在这儿刮个痧就会好的?”
      
      唐糖抚眉忍笑:“呃,算了罢,我就是因为心里正愁苦……前日鹿洲劳而无功,宝二哥难道不愁?”
      
      “愁。不过也别太愁!来来来,田书吏坐下说话,哥正有两桩新消息要告诉你。”
      
      头一桩,昨夜裘宝旸正刮痧,陪客一旁的刺史大人贪杯喝多,悄悄透露给他,梁王殿下此际就在遂州!
      
      裘宝旸听别人的名字都好说,唯独这位以温文儒雅著称于世的贤王,这可是他宝二爷的人生偶像。
      
      “梁王殿下私下里,说不定就是为临场督案来的,哥怎么也得拿点东西出来,给我们大理寺长长脸罢?糖糖你说,咱们暗察不成,后日明访鹿洲行不行?”
      
      唐糖本来琢磨,是不是当将前夜之事,稍稍给裘宝旸透露一二。他与纪二回回都如仇人相见,毕竟怪对不起纪二的。
      
      如此听来,吓了一跳!
      
      这位刺史显然是对方的人马,却清楚梁王下落。为了验裘宝旸一个背伤,对方闹出那么大阵仗,即便梁王是位贤主,也难保他身边的人……她差点是在给纪理招事呢。
      
      纪二离事越远,纪陶的东西越安全,对纪二自己亦越安全。
      
      “万万不可。宝二哥切勿贪功,如今我们恐怕离真相还十分遥远,当务之急,您还是该调到纪陶当日经过手的全部卷宗,他出事绝不能是因为私事,必是哪件案子上得罪了什么人。我不怕苦,一件一件排查过来,顺藤摸瓜,不怕查它不到。”
      
      “舍近求远?”裘宝旸若有所思,随即点了头:“也不是没有道理,鹿洲之事万一查错,满盘皆输,不若从头再次排查一遍。”
      
      唐糖松了口气,等他讲第二件消息。
      
      裘宝旸却盯着她出神,面色凝重:“糖糖,纪二是不是常常欺侮你?”
      
      唐糖抿抿唇,脸上骤红:“没,没有的。”
      
      “你老实告诉我,他待你真的好么?”
      
      “还……还好。”
      
      “你是不是真心喜欢他?”
      
      “呃,您问这个究竟想作甚?”
      
      裘宝旸压低了声:“哥有确凿证据,纪二背着你,在外金屋藏了娇。”
      
      唐糖正好在喝水,“噗”喷了一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裘宝旸:正义使者宝二爷
    纪二:泥就看不得我一点好,活该被刮掉五层皮!哼,她刚动了心
    糖糖:窝没有
    大纲菌:呵呵呵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