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和奸臣谈恋爱

作者:赵吴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祁公子

      纪三爷吃东西不挑,却独有一样食物碰不得:别人醉酒,他醉梅子。
      
      吃一回梅子,他便闹一回红脸。
      
      是真正的红脸,无论鲜梅子腌梅子,梅子下肚,纪三爷立时面泛桃花,那嫣粉色泽,真真堪比小姑娘面上的胭脂。
      
      纪三爷酒量了得,却当然喝不得梅酒。
      
      特别是永乐居的梅子酒,他但须抿上三两口,了不得,两个时辰过去面上还是红的,三个时辰红疹遍布上肢,奇痒无比,需服蛇床子汤,三日可退。
      
      唐糖见过纪陶喝了梅酒那个哭笑不得的难捱样子,只骗他吃梅子,绝不忍诓他喝梅酒。
      
      裘宝旸被纪陶作弄得捶胸顿足那回,倒是备了梅酒欲行报复,却不慎让纪二先行撞破。纪二并无此症,哼一声整壶夺来,一滴不剩倒于杯中,整杯灌下,面色无改。
      
      宝二爷小时最怕纪二,吓得狠狠哭了回鼻子。
      
      **
      
      此际窗外夜色深浓,银盘皎皎可爱,干净得一圈光晕都没有。
      
      纪理唤她:“过来。”
      
      念在他这当口就算有贼心也该没有贼能耐,唐糖壮着胆子,移身去了纪二塌旁,重又催促:“大人何其的不爽快,小酒一盅,大过节的,就喝下去应个景?”
      
      “我只认一种喝法。”
      
      “……”
      
      唐糖声音萎了下去:“什么喝法……大人别这样望着我,不过一盅小酒。”
      
      “这盅小酒,用你的樱桃……渡给我。”
      
      他的声音安稳平静,就像在提一个再寻常不过要求。
      
      唐糖完全泄了气,纪陶哪里会这样欺侮人?
      
      “大人若成心不想喝,那就……不喝了罢。”
      
      “我本来是不想喝,现在却觉得非喝不可。”
      
      “……这事就没有强买强卖的道理。”
      
      “糖糖,是你勾的。”纪理目光滚烫,望一眼酒盅,再次落在唐糖唇上。
      
      唐糖被逼太甚心头一急,干脆仰脖干了那小盅,干完掀开壶盖,端了那酒壶咕咚咚一气下灌……
      
      遇到这种万年搞不过的煞星,她就该自认晦气,早早跑路的。这会儿我喝光了看你还怎么闹!
      
      正所谓不作不死,酒壶倏忽被一掌拍落,纪理已然托了她的脑袋,欺唇覆了过来,唐糖连惊愕的工夫都不得。
      
      梅酒顺着唇与唇的间隙悄悄挂下来,梅香四溢。
      
      ……
      
      后来唐糖发狠抵了他一肘子,大约是牵扯到了他的伤处,这才逼他松开手。唐糖骂:“你在做什么?酒早已没了!”
      
      她面色酡红,边喘气边恨恨揉唇,舌根尚且酸麻,这人哪里是喝酒,简直是喝血来的。
      
      纪理目光灼人,亦有些微喘:“我喝到好些,甜……且酸。”
      
      “你倒不嫌我脏?”
      
      他面上只泛一层微红,眼神坚定:“我说过,我也是有七情六欲的人。”
      
      “没看出来。”
      
      “你是不敢看出来。”
      
      “……”
      
      纪理的目光始终流连不去,忽而意味深长问:“听林步清说,你买了整整一箱梅酒?”
      
      唐糖差点惊跳起来:“你想作甚?”她恨恨瞪他,又抹一把生疼的唇,抹完低头看看手指,还好未曾被他吮出血来。
      
      纪理未答,却问:“你明日有何打算?”
      
      “不用你管。”
      
      “哼,唐小姐可以跑来随便趁人之危,我却是问都问不得的。”
      
      唐糖睁大了眼:“……到底谁趁了谁的危?”
      
      “你就丝毫未曾动情?”
      
      唐糖眼神躲闪:“我当被狗咬了。”
      
      “哼,既不承认动情,何苦总说这种话,是嫌我被伤得不够?”
      
      唐糖真恨不能一走了之算了,本想骂他这么个无耻之徒谁能伤到,可听他最末那句……
      
      她又忆及他昨夜如何及时雨般从天而降舍身相救,救得何其聪明,害得他自己又何其惨烈。
      
      纪二的心思究竟……唉,今日之事,确然也是她唐糖自己一手作的。
      
      恻隐心一起,转念又替他忧心起来:又是喝酒又折腾,他背上的伤,不会已然裂了罢?
      
      于是重换了副好颜色:“大人不饿?能吃菜么?要不就喝点粥?吃完了好换药休息。”
      
      纪理的目光却重落回那双红唇:“粥不错。”
      
      唐糖大窘,吓得直接跳了开去。
      
      “既是这般如临大敌,你早可以跑的,我何来本事相拦?”
      
      “我还不是念着大人那点伤……我去唤阿步过来给您喂粥。”
      
      她不见得说,我等着查你手臂上起不起疹子。其实大约也不用再查了,这个混账若是纪陶,她下辈子都不认得他!
      
      “林步清出门为我送信去了。”
      
      唐糖缓步退出去:“呃……我估计大人自己吃也没什么问题罢。”
      
      纪理眼神黯下去:“没有问题。唐小姐去客房宿一夜,明日早起,随我去一趟晋云山。”
      
      “……去做什么?”
      
      “看花可好?世人都说丁香有定情之意……”
      
      唐糖嗤之以鼻:“大人昏了头,丁香的花期最晚到六月,晋云山的丁香花,六月中怕都凋尽了。”
      
      纪理幽幽问:“糖糖,你前番去明瑜大长公主墓时,那儿的白丁香想必开得正好?”
      
      唐糖惊得无以言表:“你如何知道!”
      
      他本意是真想邀她郊游散心,那句丁香却是有心试探,不料一语切中要害,心中巨震,脸登时就沉下来:“你当告诉我为何要去淌那浑水?你不是身在鹿洲才闻噩耗?那时候你人尚未至鹿洲!”
      
      唐糖并不想答,目中有泪慢慢涌出:“大人究竟是如何知道的?”
      
      她更不解,纪理从来冷静得令人发指,为什么早不发火,却在此刻暴躁成这个样子?
      
      纪理黑着脸:“你再问一句,今夜就陪我同宿于此。”
      
      “呸。”
      
      “哼,你为了他命且不惜,想必早不在意委身于谁这种小事了罢。”
      
      “我以为你早就知道,我在大理寺混饭吃,难道不是为的此事?其间还蒙大人颇多指点呢,这些事情您好像都忘记了。”
      
      “岂能同日而语!大理寺有裘宝旸在侧,他再笨也会时时护着你。我本想容你多玩两天,岂知你早已卷得如此之深!为何不早告诉我?”
      
      她冷冷回:“我不告诉你,大人不也都知道了。”
      
      “那位祁公子你道是什么人?”
      
      “什么人?”
      
      纪理不答,眼神严峻。
      
      祁公子便是那位为唐糖书写蓝皮信的大人物了,纪二当真无孔不入。
      
      “我是不是碍着大人什么事了?”
      
      纪理冷眼望她,并不欲说假话:“没有。”可他也一点不想告诉唐糖,她不仅不曾碍事,还帮了许多他绝不愿她插手之忙。
      
      “那你管我做甚?哪怕他是天王老子,我一无所有,他本犯不着来害我。只要我能为他所用,他反过还愿帮我,买卖的事情,向来再公平不过。”
      
      “哼,你哪算什么买卖。”
      
      “我记得明明白白与大人说过的,世上就有我这么一种执迷不悟的人,大人若觉得害怕,那便离得越远越好。不论你不屑一顾还是苦口婆心,我却是不会悔改的。”
      
      纪二鄙夷之极:“他哪里好,值得你这个样子?”
      
      唐糖咬牙:“他哪里好?纪二,他若知道今夜这间屋子里的事,先替我把你撕了,绝无二话!”
      
      纪理亦不示弱:“哼,他若知你赔了性命干的那些事,最想撕的应该是你。”
      
      唐糖摔门而出,没再回眼看纪二的脸。
      
      虽然他仿佛在唤:“你回来。”
      
      **
      
      清晨唐糖醒得极早,因为面上湿漉漉的,伸手一摸,一只猫爪耷在她脸上,茸茸肥球窝在她脖子里酣睡,闷得她几乎窒息。
      
      她和衣伏在客房的榻上,身上窝了只二呆。
      
      虽说昨夜翻了脸,她仍惦记纪二伤势,不会占她便宜时没来得及裂,后来被她气裂了罢?
      
      唐糖急匆匆开门出屋,转去纪二屋子,里头却是空无一人。
      
      二呆本来被她吵醒,窝在她臂上同去,一看到纪理的榻,自顾自跳去上嗅一嗅,懒家伙贪图舒服,竟是伏在榻尾睡起回笼觉来。
      
      糖糖再出屋子,迎头却撞上了门前经过的那个人……纪二一张脸依旧黑沉,一把扶稳了她:“早。”
      
      “大人伤好了?还出了门?”
      
      “我说了今日要去晋云山。”
      
      唐糖狐疑望他:“大人仿佛是从外头方归?”
      
      “没有。”
      
      唐糖伸手替他掸一掸前胸:“可是大人的蓝袍上已然沾了灰。”
      
      “哼。”
      
      已然隔了一夜,此人好像还在气头上。
      
      直到这会儿唐糖还是没想透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这等贼喊捉贼的高端本事,她怕是这辈子都学不到他一分皮毛。
      
      回想昨夜之事,道理说去天边,黑脸之人好像也当是唐糖罢?结果他倒像吃了多大亏似的,一张臭脸摆到现在。
      
      纪二昨夜那等暴怒,当真只是因她卷在此案之中过深之故?
      
      水深水浅,难道不是淌过之人才最清楚?
      
      唐糖心底终究存一分疑,想起昨夜种下的因,既然种了,不若探一个水落石出也好。
      
      “二哥哥玩笑大了,这等天凉如何还穿得薄衫,你的身子又不比平常!”
      
      唐糖假意亲近,拽过那只蓝袖口就往上捋,急急凝神去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纪二:总算幸福过
    大纲菌:这点出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