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和奸臣谈恋爱

作者:赵吴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猫二呆

      唐糖正午时分方至,阿步像是知道她要来:“二爷刚睡着,回来的时候自己换了药,说是伤口不要紧。只是高烧一晨未退,一早问了好几回可有客至,仿佛有些生气……您如何这会儿才来?”
      
      自己换药。唐糖琢磨不透,这个部位他如何换药?
      
      这个林步清算是他的心腹么?唐糖不敢明着追问,纪二应该谁都不信。
      
      生气……唐糖正懒得去瞧他,引了阿步到离房门远些的院门处说话,不以为然道:“生什么气?你们二爷这是巴望着别人过府送节敬呢。”
      
      “节礼要等到过节当天再往外送,那便成不敬了。少奶奶您不晓得?官邸就在虞部衙门,二爷平常都住那儿,这处小宅子只家里人知道。”
      
      “……”
      
      唐糖自袖囊掏出个白瓷罐来交与阿步:“无论你换还是他自己换,记得此乃金疮秘药,比寻常疮药好上百倍。待他醒了,你可要务必交给他用。”
      
      阿步接药不解:“少奶奶对二爷真好,可您这是刚来就要走的意思?家里不住您上哪儿?”
      
      “诶,我大概帮不上忙……”
      
      唐糖揉揉鼻子,东张西望,不见得说自己今日打算跑来过中秋的?
      
      她怎么都说不出口。
      
      阿步还欲劝,唐糖眼却尖,在小假山的一个石洞里,发现了一只张头张脑的小花猫。
      
      这花猫的模样本来还算乖巧,偏偏肥得一身是肉,脑门这儿又长了一撮灰色的卷毛,更生出无穷呆样来。
      
      唐糖最是爱猫,十分惊喜,“咪咪”引它出来玩。那呆子起先不肯,唐糖假意要走,它居然从假山洞里跌落下来,落到了地上,肉球球一般滚了一滚,不动了。
      
      唐糖明知它身软无事,仍是惊出一头的汗,呆子却爬稳当了,慢悠悠蠕过来。
      
      唐糖捞了它搁在手上,掂掂分量,觉得这点大小的猫,分量实在是重,呆子却不知她在做什么,窝在她手里抖成一团。过了会儿偷眼看看她,手掌心里嗅一嗅,不怵了。
      
      “小胖子你从哪儿来?”
      
      阿步在旁笑答:“是捡来的。”
      
      唐糖放下小猫,揉一揉那撮呆毛,大为忧心:“阿步,回头待大人好了,赶紧将这胖子交与我带走。你真是好大胆子,留在这儿回头被他发现,迟早遭了毒手。”
      
      阿步目瞪口呆:“二呆不是小的捡的,就是二爷捡的啊。”
      
      这回换了唐糖震惊:“二呆?他不是最烦这些猫猫狗狗!”
      
      阿步算是为纪二说好话:“我观二爷的性子,仿佛总与少奶奶讲的不大像,其实二爷挺好的,私底下也挺随和,一点不难伺候……”
      
      “……”
      
      见唐糖半天呆立,阿步问:“少奶奶您怎么了?”
      
      唐糖若无其事道:“哦,没什么。你忙你的,我就在院子里坐会儿,看竹赏鸟,这天朗气清……今夜的白玉盘,想必格外晃眼罢。”
      
      待阿步忙完一圈回来,却压根找不见唐糖,也不知她是去了哪儿。
      
      **
      
      晚饭的时候,唐糖才抱了只小木箱子回来。阿步定睛看,他认得,整一箱永乐居的梅子酒。
      
      “这酒遂州也有卖?您打哪儿弄来的?”
      
      唐糖看起来累得不轻:“跑了大半遂州城,晚上过节,半数的酒肆都打了烊,总算在城北的一个小铺子里搜罗到,就差出城了。”
      
      “您这么喜欢喝?”
      
      唐糖半天不语,过会儿道了声:“……过节嘛。”
      
      阿步欢天喜地抱过酒箱子去囤好,又告诉唐糖,二爷方才总算允他帮忙换了药,已然上了唐糖送来的好药,纪二还夸了句消痛的疗效不错。
      
      这会儿情形转好,烧也退了一成,阿步喂他喝了点粥,他又睡过去了。
      
      “二爷听说少奶奶来过,气色都好多了。”
      
      唐糖哼一声,蹑手蹑脚顺着门缝偷眼看,回头轻声问:“他捂痱子呢?裹得这个样子,这天虽说暑热退了许多,伤口闷着多不好。”
      
      “二爷不肯敞着。”
      
      “哼,我看看他去。”
      
      **
      
      唐糖是头回见纪理睡相,此人俯卧,一条被子裹得倒是严实,脸依旧是一派欠少还多,高兴不起来的样子,眉心亦蹙成数道深痕,惟有呼吸匀净调和。
      
      她将这睡容端详了再端详,又伸了食指尖去他眉心唇畔虚虚一圈比划,低低喟叹一声,终是收了手。
      
      然而她琢磨片刻,估摸着眼前人正得好眠,忽又弯下腰,狐疑地凑去他面上一寸一寸细嗅。
      
      阿步中午的话,肥猫二呆,以及回回错愕间……
      
      所有的表象,如若佐以超凡的变装手段?
      
      那些装面易容用的膏剂粉药,通常都是有气味的!
      
      可惜她送来的那罐疮药的气味实在浓郁,一种味道盖过了所有。她不愿放弃,正勉力往他唇畔嗅去,眼前的那双眼睛忽而睁开了!
      
      “你……没睡?”
      
      “唐小姐若真想亲我,也该事先知会一声,趁纪某无力招架之时突然袭击,未免有趁人之危之嫌罢,哼。”
      
      唐糖登时跳开三尺:“我趁人之危,我想亲你?我……呸!”
      
      “那你方才在做什么?”
      
      唐糖面上在滴血:“我就是随便探个伤……”
      
      “伤在肩上。”
      
      “呃……大人裹得似个粽子,肩伤我也探不着啊,方才就是近处瞧瞧一眼大人的面色是不是好。”
      
      “哼,唐小姐的借口总是太过拙劣。想亲我大可知会一声,纪某也有七情六欲,并非不可亲近之人。”
      
      “……”
      
      “现在还想亲么?”
      
      “想……个鬼。”
      
      唐糖从未听过有人将这种事邀约得如此一板一眼,要是换个旁的姑娘,人家就算本有亲他的念头,被他这三言两语,多半也被搞得兴致全无。
      
      多有意思的事情,往他的冰水里一浸,立时凉透了。这确实像极了纪二一贯的德行。
      
      “下次事先知会。”
      
      唐糖才懒得同他理论,见他一味逼视着,干脆道了声:“好的好的,知道了。”
      
      纪理深望她一眼,居然没作纠缠,他话锋忽转,看看床头那只无字白瓷罐,问道:“唐小姐此药从何而来?”
      
      “大人用着不妥?”
      
      “你只答哪里得来。”
      
      “……我买的。”
      
      “哪里买的?花多少银子?”
      
      “遂州……涵春堂嘛。银子,你道我同您似的?我又分文不取的,白送给您用。”
      
      “涵春堂的招牌不是鹿鞭虎鞭虎骨酒?制的跌打疮药如今也那么灵了?”
      
      唐糖坏笑:“诶嘿嘿大人真是门清……老字号当然样样灵了,想来您比我还了解得多些。”
      
      纪理面一沉:“唐小姐接着编。”
      
      “……”唐糖一阵心虚。
      
      纪理喝问:“究竟哪里得来!”
      
      唐糖被逼得一身汗:“我入京前认识的一位朋友,给我的。”
      
      “什么样的朋友?”
      
      “说给你听你也不认得,其实我也不怎么熟。今日路遇此人,我正求良药,他家又是开药铺的,就这么一拍即合……”
      
      “哪间药铺?”
      
      “不在本地。”
      
      纪理沉吟半天,又问:“唐小姐究竟如何入的大理寺?”
      
      唐糖恼了:“如何问这个?此二者毫不相干!”
      
      纪理不动声色:“哦,我只是叹服裘宝旸的手段。唐小姐差当得可还舒心?有什么不惯的地方?信上说靴不合脚,这不合脚的黑靴你穿得倒是得意,回头量了鞋码,重做了藏蓝短靴给你。”
      
      他本来尚不敢确认,被唐糖这么此地无银一恼,这两件看似毫不相干的事情……
      
      竟真的是同一件事情。
      
      唐糖懵而不知,只一味推让:“不必了不必了。”太贵。
      
      原是她欲试探他,反被这个老谋深算的家伙倒过来百般试探耍弄,幸亏她口紧未曾交一丝底。
      
      狡猾若此,句句还拿得准她的七寸,纪二自小鼻孔看人,当真这般了解自己?
      
      对纪陶的一切了若指掌,若非源于兄弟情深,换一种大胆包天的设想,会不会他根本就是……
      
      幸亏她预备了杀手锏。
      
      **
      
      阿步在纪二榻前窗下摆了桌子,添了几样小菜,更依唐糖吩咐,早早设下两只酒盅。
      
      唐糖端盅献酒,先干为敬,以谢纪二解围之恩,又送了酒杯去他唇边。
      
      纪理蹙眉嗅了嗅:“纪某重伤卧榻,唐小姐落井下石也就罢了,这是打算再补一刀么?”
      
      “什么话,我特意逛了半城才买到的梅子酒。”
      
      “哪家的?”
      
      “京城永乐居,我记得二哥哥挺喜欢。”
      
      “唐小姐就为了这买壶酒逛了半城?月圆佳夜,有这个工夫还不若好好巴结巴结自己那位上官。”
      
      唐糖不理他,将事前编好的梅酒神效讲了一通:“梅子敛肺止血,梅酒养胃助眠,健肾壮……嗯,二哥哥喝下一盅,伤都会好得快些。”
      
      “哼,骗鬼。”
      
      唐糖抻着酒盅不肯挪:“今夜过节,就一小盅,大人不信我也罢,只说给不给我这个面子?”
      
      纪理眼神一瞥:“你就这么喂?”
      
      唐糖有些窘:“大人要我如何喂?”
      
      纪理目光停在她的红唇之上,目光烈烈,直望得她发毛。
      
      “过来。”
      
      *******************我**是**回**忆**的**分**割**线*******************
      
      “坏丫头,再往我茶碗里头搁梅子,咒你嫁个红脸的姑爷。”
      
      “嘻嘻关公么?”
      
      “还敢跑……过来!”
      
      *******************回**忆**结**束**的**分**割**线*******************
      
      梅子性温,酸甘怡口。
      
      世上却总有些人,偏偏不得不忌口。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纪二:爱大纲菌
    大纲菌:别得意太早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