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和奸臣谈恋爱

作者:赵吴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赠靴记

      唐糖抬眼没说话,眼圈渐渐就泛了红。
      
      裘宝旸紧逼着问:“你究竟怎么知道的?这个地方纪陶写信同你提过?”
      
      “……我猜的。”
      
      裘宝旸挠头:“我也想猜,怎的就丈二和尚,完全摸不着方向?”
      
      唐糖低首,抠抠纸上那条朝上画的猪尾巴,笑道:“这个家伙,总是画反,这条猪尾巴还是我想出来的;算盘代表掌柜,这是纪陶想的;小菩萨……这是我俩一同想的,从前还琢磨过圆觉寺的佛陀塔当如何画,纪陶就画个小菩萨,外头罩一座小宝塔。鹿洲是我猜的,佛陀巷……在鹿洲时我听说过这个名。”
      
      “你去鹿洲做什么?”
      
      “进京时路过。”
      
      裘宝旸很诧异:“从你家进京走鹿洲?完全不顺道嘛……”
      
      唐糖坚决道:“顺道的。”
      
      裘宝旸继而低头端详满纸的缭乱画符:“我说你俩从前,没事琢磨这些作甚?”
      
      “你忘记了,那时候他们偏不允纪陶领着我出去玩……”
      
      “哦对,纪府那些年,多的是一群捕风捉影的长舌妇……娘的,那时候我们才多大年纪!你就一个小孩。我听到气得……说给纪陶,把他也气得!”
      
      “你听到了什么?”
      
      “呃,没什么,后来你不是照样出来混了么。”
      
      “嗯,纪陶教我偷偷编了这么套小画符,他出门的时候给我画个条,让我依了上头画的好溜去寻他。想不到这么多年他一直在用……”
      
      “真好。”
      
      唐糖咬咬唇,闷闷道:“这有什么好的……”
      
      裘宝旸深悔失言:“咱们继续琢磨这鹿洲的事,卷宗上的情形分明指出,纪陶最末去了遂州,所为什么案件,卷宗上却不曾指明。可依了这些画……四月初的时候,纪陶又许是去了鹿洲。不过这两地相去不远。糖糖你怎么看?”
      
      “我是觉得……纪陶在鹿洲出事的可能性更大些。”
      
      “为什么?”
      
      这个问题,唐糖不怎么愿答,滞半天道了句:“其实就是个直觉。”
      
      虽说她之前在鹿洲一无所获,然而此番得了地址和要寻的人,或许有所不同?
      
      裘宝旸将本子一撂:“就凭咱仨这么多年的情分,哥信你一回直觉!我这就请命去,我俩赶紧跑一趟鹿洲。”
      
      唐糖急唤:“不可!宝二哥不可匆匆请命,更不可声张。”
      
      裘宝旸不以为意:“怕什么,出入少白府的人,都是自己人。”
      
      “未必。他出事的时候,若无自己人给刑部那些混账作内应,以纪陶的本事,会那么容易束手待擒?”
      
      “……”
      
      “可还记得纪陶的那件……证物?你说是被纪二藏了去,你可曾想过那东西原本分明在大理寺,他又是如何得去的?”
      
      “……”
      
      “宝二哥,纪陶当时必定发现了什么,才有人想要他的命。我不是惜命,可为了他,这次我们必得慎之又慎,性命算不得什么,可总不能轻而易举就枉死了,纪陶要是知道,你说他多难过。”
      
      裘宝旸深吸一口气,诚恳点头:“是哥鲁莽了。”
      
      “今日这本册子,说不好是我们仅剩的救命稻草,宝二哥切不忙着往外讲,先握在手上捂它一阵,待暗查得有了眉目,你还想去明禀,我不拦你。”
      
      裘宝旸点头:“听糖糖的。鹿洲不可不去,不若我就请命说要赴遂州,横竖卷宗上明明白白这么写的,我如今署理这堆卷宗,去一去是应当应分,不去才招人疑心。私下么,我们可暗访鹿洲,路程上并不费事,就是你能否同行?纪爷爷那厢,可脱得了身?”
      
      唐糖频频点头:“既是遂州,我便脱得了身。我纪二哥哥不是正在那里当差?嗯,思念成灾,我得看一看他去。”
      
      裘宝旸作呕吐状:“糖糖你酸死我得了。”
      
      唐糖不以为然:“宝二哥您就容我练一练,回府我真得这么说。”
      
      **
      
      回府时顺道入顺通镖局,收到遂州寄来的不大不小一个包裹。
      
      唐糖日日扮成纪府小厮去的镖局,听那小伙计说,就这么一个包裹,因为比信占地方得多些,少说也要收二两银子。
      
      “你们少东家可真是阔气。”
      
      唐糖肉疼死了,阔气个鬼呢,包裹钱也是要同她唐小姐记账的。可她又有些好奇,寻个无人之处急急就打开了。
      
      里头竟是一双靴子,和唐糖在大理狱当差时所穿别无二致,只是底厚了些许。
      
      纪二在信里头说,因为她田大人的个头一向堪忧,所以田大人该当多吃几口肉,顺道拔一拔自己的个子。
      
      唐糖正琢磨吃肉同这双靴子之间的关系。
      
      纪二又说了,以田大人草一般疯长的年纪,趁着夏天稍稍长两寸,本来亦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不过,他纪某人亦料到了,凭着田大人的这点可怜底子,就算以肉当饭吃,一个夏季也长不了几分,喏,于是想要拔个子便只能指望这双暗底厚靴了。
      
      个子生得太高或者太低,终是件惹人注目的事情。田大人一个西贝货,惹人注目绝非好事,故而田大人为了纪某我的性命,还是不要怠慢了这双靴子才好。
      
      有理有据,说得好像唐糖若辜负了这双靴子,倒像是要了他纪二的性命一般。
      
      自从一别,纪二这个考究人,寄这寄那,给唐糖莫名平添了不少开销。
      
      一边是小杂役的俸禄远不够自己的全套用度;一边是慢慢被好东西养刁了,长此以往不知如何是好。
      
      唐糖最近不能看账本,真是看一回,肝肠寸断一回。
      
      纪二今日为了嫌弃唐糖身高,寻了那么一大通说辞,唐糖倒不觉得有多没脸。她就是掂量着这么双蠢蠢厚厚的靴子,哼,穿多了绝不可能舒服么。
      
      再说,这靴子好是好,就是颜色款式并不对路。纪二显见得不知唐糖调任少白府一事,大理寺书吏的靴子乃是短靴,深蓝靴面;狱卒的靴子才是长靴,墨黑靴面。
      
      强买强卖……回头寻他纪二退货去!省一两也是省。
      
      然而,入府回房蹬上一试,唐糖哑口无言了。纪二寄的靴子远比大理寺公中发的靴子用料讲究,穿着合脚又舒适,比她在家蹬的绣花鞋还凉爽些,唐糖简直舍不得脱,哎,将错就错算了。
      
      气闷不已埋头悄悄记上一笔,又是一项支出。
      
      纪大人还在信中嘱咐,靴子的尺寸是他报上田大人令人堪忧的身高体格,由得那鞋匠胡乱估算的。故而无论靴子是否合脚,回信大可提一声,提了他好再命那人做几双递来,成天穿一双靴子,成何体统。
      
      为怕唐糖故意忽略不理,纪二对着她画的瓶子又是新一轮的冷嘲热讽,问她田大人是不是只会画这些破药罐子充数,体统又何存?
      
      左一个体统,右一个体统。
      
      若不是穿得太过舒适,她肯定是要退货的。
      
      这东西价值必定不菲,又是错的,囤一双足矣。纪二替她多订一双,不但不会少算她一文钱,连邮钱都不能免她一份的,此人黑着呢。
      
      唐糖提笔一挥,洋洋洒洒……写下十二字——靴不合脚,近日太忙,勿信勿念。
      
      她就要出门了,明白告诉他:不必再定做什么鞋子,这阵子自己既无空搭理他,也无空看信,免得纪二接二连三写信回家,害她露陷。
      
      信写完装好封蜡,抽空送去驿站,递了。
      
      驿站又近又便宜,回回摸一两银子,找顺通镖局递一张画了破药罐的画纸,唐糖觉得太不值当。
      
      **
      
      裘宝旸请赴遂州的事情很快批准下来,纪鹤龄晓得唐糖终忍不住思念煎熬,要前去探亲,高兴得差点从病榻上蹦起:“去罢,让纪方送去!”
      
      唐糖只道:“不用老管家送,宝旸,宝二爷恰要公出赴遂,说好了我搭他的车马。”
      
      总不好事事瞒着老人家,一半还是要讲真话。
      
      纪鹤龄想了想:“宝旸……裘府的那位小公子,他不是常去给老三上坟?”
      
      “是。”
      
      “嗯,他……我是放心的,究竟朋友妻……呃,老头子说错话。”
      
      裘宝旸同纪二那叫一个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哪里称得上朋友。
      
      不过唐糖心早安在了鹿洲,不甚在意,呵呵笑回:“爷爷,您就别担心了,我就叨扰人家裘大人一程车马而已,明晨出发。”
      
      纪鹤龄笑道:“糖糖我是放心的。纪方,糖糖估计后日才能抵遂,老二那边……你一会儿去顺通发个信给他,也好让他预备预备,收拾收拾。”
      
      “不必!他这样的性子,任何时候就算没收拾,恐都比别人收拾过的要干净!”顺通镖局最近的生意真是兴隆,就是急煞了唐糖,她赶忙阻止,“爷爷我就是……想给二哥哥带个惊喜。”
      
      纪鹤龄抚须顿首:“甚好!纪方,你不要破坏小孩子的小情趣,镖局不许去了。惊喜也罢,欢喜也好,多住一阵子,回来的时候……最好不光是你同老二两个人,那老头子我就更欢喜了。”
      
      老头儿很直白。
      
      唐糖不敢胡乱接话,她如今做戏的本事愈发高明,瞬时把脸飞红,低头告辞说要打点行装,一溜烟跑了。
      
      **
      
      远在遂州的纪大人一连七日不曾收到画上的药罐子,七天后,却破天荒拿到一封由驿车递去的……有字之书。
      
      靴不合脚,近日太忙,勿信勿念。
      
      鞋子不合适,事情不顺心,镖局都不得工夫去,他的谆谆教导更没空聆训。
      
      信上整十二字,偏生没有一个字可以证明唐小姐是好的。
      
      哼。
      
      莫非出事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纪二:急人,那么甜蜜都会跑不见
    大纲菌:你那么大一个贪官,谈个恋爱连AA制都做不到,送东西给人记账,还连邮都不包……快点省省罢
    纪二:我已经很省了%^&*&$%^&
    大纲菌:(他再这样不开窍,下一季我考虑换男主,括号里的字不要告诉纪二)
    纪二:难道鞋码真的不合适?不可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