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和奸臣谈恋爱

作者:赵吴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蓝皮信

      黑云经风四散,只剩一钩蛾眉月,惨拎拎照着窗棂。
      
      对面那两道眸光虽则寂寥清冷,却也非那种寒意遍生的阴鸷,倒更像是……
      
      唐糖将攥紧的拳头松开,急急揉了把眼睛,错愕着凝神去辨,就像是生怕错过什么。
      
      待到她完完全全认清楚那人的眉眼神色,这才如梦初醒:“哦哦……是您。”
      
      唐糖沮丧极了,又意识到这样子十分不妥,复低头整肃衣衫,待心绪稍复,这才又认真寒暄了声:“纪大人,早。”
      
      早个鬼!
      
      夜半更深纪大人端坐窗边吓人,也不知几时进来的。
      
      唐糖想起方才那一厚沓礼单……
      
      纪狗官点算完了银子,心满意足,余兴正浓,别是这个时辰惦记起了洞房?
      
      她心中还在哀号,窗边那位大人早换回之前那副欠多还少形容,半天从鼻子里低低冒了个“哼”来,这就算是给她的回应了。
      
      唐糖心下稍安:“大人,这会儿离天亮尚早,您辛苦一晚上,还是早些……回房安置罢。”
      
      纪理一言不发,拎起案上提壶来,自顾自斟了一杯茶,再从从容容将壶摆好。他并不曾举杯去饮,只将那茶盅往桌案上轻轻顿了顿。
      
      这提议本来不错,他居然像是没听到。
      
      唐糖心底稍有团火:“纪大人一会儿早起难道不用往衙中应卯的么?夜间饮宴应酬到那般晚,这会儿居然还在此间饮茶,雅兴未免太好。”
      
      纪理依旧不理,只是低低冷笑一声,再次握起那只茶盅,又顿了顿。
      
      纪二公子的古怪脾性,唐糖少时也算有所领教。可她只道这些年他年岁渐增,而纪府近来的巨大变故,亦会让他有所收敛,却万未想到,此人根本到了无可理喻的地步。
      
      “纪大人,您不困,我实在是困极了的,这里就不奉陪谈天了。您一会儿饮完了茶,还请自便。”
      
      出口方觉歧义丛生,自便……难道他想怎么着都可以?她还不曾豪放成这个地步!
      
      为表清白,唐糖只好继续找补:“大人的书房就不错,舒适宽敞,方便日理万机,书案后软榻……”
      
      言多必失,说到此处唐糖肠子悔青,情急为阐明自己也是一样的瞧不上他,越说反倒越似小媳妇使小性子。
      
      要为旁人听去,倒以为新郎倌这个洞房入得晚了,惹她满腹闺怨。
      
      既瞧不上,专程跑去他书房偷窥又算什么?这怕是跳进荷花池都洗不清。
      
      唐糖偷眼猫他,却见半天未吐一词的纪二把玩够了他的茶盅,忽开金口:“唐小姐。”
      
      他的声音阴沉得可以,唐糖一愣:“诶?”
      
      “托唐小姐的福,纪某自明日起,须得在家赋闲……九日。”说完又是一声冷笑。
      
      字字精简,字字含讥,语调寡淡丧气,知道的他是得了九天婚假,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不用应卯,是那狗官之职被革了呢!
      
      因了此前失言,唐糖决意小心收敛,纪大人既言“托福”,她顺着话硬回过去就是:“大人客气。”
      
      纪二并不离开,也毫无再接话的意思,屋子里静得只闻得见他将那只倒满的茶盅从桌案上拿起、搁下,拿起、再搁下的轻微声响,空气一时之间凝固。
      
      唐糖始终干坐,到底局促。想想她这桩倒霉婚事,又略感委屈,喉间发痒,连着干咳了数声。
      
      抬头再看他,却见纪理已然起了身,他的身子笼住了窗外微弱光亮,如此只现出一团黑色人形阴影来。唐糖被吓得不轻,一时间咳得猛了。
      
      纪理像是听不见的样子,只不屑地往唐糖那厢一撇,径自往门前去。待他踱至门边,推开屋门,向外间迈了一步,身子忽而顿住了。
      
      唐糖紧张不已,他会不会最后关头突然色心大发……改了主意?
      
      这当然只是她再一次的自作多情罢了,待她又是一阵咳罢,纪二半个身子已经伫到了房门前,身后只留下他的刻薄冷笑:“也不知谁的雅兴更好些,荷塘戏水,我还道唐小姐百毒不侵。”
      
      “你……”唐糖极是不服,“大人何故字字带刺?我与大人纵然素不对盘,往日里总算无仇无怨,这桩婚事也并非我处心积虑求来,您有什么不痛快,也犯不着对我撒!”
      
      就在她说话的当口,屋门已然被纪理合上了。
      
      唐糖赤足追去门前,对着门缝低吼:“喂喂喂!纪大人留步,有话干脆一次说明白的好!”
      
      等半天全无动静,唐糖同他分说不明,只好回去重新入睡,待明晨再作计较。
      
      要紧的事情太多,纪二不愿搭理自己,总比缠着自己要好太多。
      
      孰料她刚蹑手蹑脚退回数步,清冷的声音隔门而起:“祖父命我娶谁,我是不得不从,却不知唐小姐又是为的什么如此心急?”
      
      唐糖冤枉透顶,顿步回身,对着门缝解释:“我心急!好,好,就算是我急……若非昨晨才听闻府上出事,我就算不眠不休也要早早入京的。清晨进府方知爷爷急病中风,老爷子何其爱惜脸面,如今他言辞艰难,却拿你我十二年的婚约说事,央着我一定同你成亲冲喜,教我如何能悖!纪大人凡事无须理会我,只多想想爷爷的病,我并不信冲喜这一说,可是崔先生说,若爷爷可以高兴起来,病亦能好得快些。”
      
      门外半天才又开口:“昨日方知?你自何处听闻?”
      
      “我昨日尚在鹿洲……也是无意间听闻噩耗,我本……宁肯当那只是传闻。”
      
      “什么噩耗?”
      
      门外之人何其残忍,非要她说出来才算,唐糖深深吸气,竭力用最平静的语气:“纪……纪三爷上月走了。”
      
      纪理好像还在说些什么,可唐糖一个字也没听清。
      
      水滴无声掉落地上,在这样干涩燥热的夏夜里,迅速消隐于地面,无影无踪。
      
      **
      
      次晨鸟鸣啾啁,天光正好,唐糖从里间起身,赫然发现纪理就端坐在外间的案几旁看书。神清气爽,手边一壶香茶,莲香四溢,闻起来像新沏的。
      
      看来纪二爷是为让祖父安心,不敢另宿别处,在外间委屈了一夜。
      
      唐糖怪不好意思地招呼:“大人早。”
      
      纪理就像屋子里没她这个人,只管将手边书阅完了这一页,这才放下书卷,端茶抿一口,又拿近一闻,却不满地将茶碗重重一顿:“这莲花香片如何不是我亲手用十方象牙罐封装的那批?”
      
      小厮阿步小心从外头蹭进来:“二爷好生厉害,这一批莲花香片乃是小李大人从素清山上带回来孝敬您的,并非圆觉寺廷参住持赠您那批。小的闻着挺新鲜的,难道哪里不好?”
      
      纪理将茶碗往外轻轻一推:“你说呢?”
      
      “小的这就给您重沏过来。其实,小李大人送的茶,闻着也不错的啊,二爷……”
      
      纪理的目光只微微那么一掠,阿步的声音立刻抖瑟起来:“小的……去将那批茶倒了就是。”
      
      “哼。”
      
      唐糖冷眼旁观半天,待阿步走了才满怀不屑地开口:“纪大人,我要去爷爷屋中请安敬茶,您大概是要同去的罢?”
      
      纪理好像这会儿才发现屋子里有唐糖这个人,漠然抬头望她:“昨夜我说的话,唐小姐仿佛一句未曾入耳?”
      
      唐糖愣了愣:“什……什么话?”
      
      纪理重将手边书卷执起,漫不经心,边阅边道:“这桩婚事本就是场闹剧,爷爷那厢自有我去解释,唐小姐有什么好的去处,自便就是。”
      
      唐糖傻了:“你的意思是……让我离开?”
      
      纪理将头微点:“已让纪方为你预备好了三千两银子作为盘缠。”
      
      三千两,这手笔……纪大人不眠不休数钱忙,钱就是他的命根子,他何以肯下这大血本?
      
      唐糖有些慌乱:“呃,其……其实我是……无所谓的,可纪爷爷岂不要被大人气死了?”
      
      纪理淡扫一眼唐糖,继而阅卷:“这些都是纪府家事,何劳唐小姐挂心。”
      
      唐糖急道:“这不是挂心不挂心的问题,我,你……”
      
      纪理过了这九天仍要回工部当差,早出晚归,二人一天未见得能碰到一面,他走他的阳关道,她过她的独木桥,分明可以井水不犯河水的。
      
      “唐小姐可是介怀昨夜这场无稽婚事?说了是闹剧,大可找个中人作保,我自会立下书据,以证我二人身正行端……”
      
      这人简直混账透顶,唐糖未及呸他,门外传入声音:“二爷。”
      
      来人却是纪方,唐糖当纪管家是奉二少爷之命给她送遣散银子来了,岂料纪方入内急禀:“二爷勿怪,老太爷听闻您要遣走二少奶奶,气得胸闷气短,眼看又要犯病!要我这就请您过去回话!”
      
      纪理将纪方狠狠一瞪,起身寒声嘱咐:“唐小姐最好不要擅动一步,待我过去看看就来。”
      
      送客的是他,这会儿留客的也是他,何其的不客气。
      
      **
      
      纪二一走,唐糖打开柜子,自包袱里摸出一个蓝色封皮来。
      
      深蓝底,细暗花,字色黑黢黢浮在上头,笔力遒劲,却因为底色深沉,需要仔细分辨。
      
      哼,此处不留爷……
      
      唐糖其实恨不能现在就踏着东院墙走人。
      
      旋即便觉得绝不可鲁莽,人世虽说无可留恋,可仍有件比她性命还要紧的事,尚且悬而未破。
      
      此事本就着落在纪府,现下去了那个地方,再回来寻线索,就难做了。
      
      幸亏纪二在家还算个孝顺孙子,明知祖父今日装病,倒也真心着紧。只盼老爷子不负所望,将他孙子修理一番,让纪二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才好。
      
      唐糖收妥蓝皮信,听见纪府的丫鬟橘子在里屋唤:“少奶奶,这是谁为您煮的?您怎的一口都没喝?您昨夜受了寒,怪我粗心,竟是忘了给您煮。”
      
      唐糖听不明白,转入里屋看,却见橘子提着案上瓷壶赞:“这梅花提壶可真是剔透好看,我只在二爷书房见过相似花型的盘子。”
      
      “这?”
      
      “这姜汤早都凉透了,我先倒了罢,回头让他们给您煮一壶新的送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20140620按:在此添加重大线索,唐糖手里有一封蓝皮信,这事情这里应该交代的,谢谢大家!
    ------------
    纪大人:休假结束,还不好好更新?记得用那只前朝黑玉刻字键盘打。。。。
    ------------
    谢各位大人对我的信心和长久以来的耐心守候
    谢鬼叔、赵公公、小桥、懒人和Li的地雷
    谢糖姐的地雷和手榴弹,这个文女主居然叫糖糖,取名字的时候我居然没想到这个巧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