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和奸臣谈恋爱

作者:赵吴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长寿面

      唐糖一直怔在那里,纪理缓缓将那个蜡封纸卷置于唐糖手心,低言道:“唐小姐,说此间水深三丈,是说浅了的。唐小姐觉得以纪陶之本意,哼,他是希望见你螳臂当车?蚍蜉撼树?驱羊攻虎?穷鼠啮狸……以卵击石?”
      
      这人一张毒嘴真是……唐糖心头恨恨,竟是回不上一句。
      
      “你若是真心为纪陶考虑,便不要打开。出事至今已逾一月,离开那时越远,便离真相越远。我预备明日启程回京,三司下月若还查不出一个所以来,纪陶或许……便真的只有枉死了。”
      
      话锋偏转,纪理难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平静、隐忍、郑重,像极了一位兄长发自肺腑的请托。
      
      唐糖摒息聆听,觉得自己那许多执念,在他面前竟是有些可笑。
      
      “那大人在西京的事情……”
      
      “事有缓急,我先回京,过阵子再来亦可。”
      
      唐糖捏紧手中纸卷,极认真地点了回头:“我连夜完成复原,好让大人明早带着上路返京,送归大理寺。”
      
      “一切拜托。”
      
      窗外月光如水照来,银箔般洒了满屋。
      
      **
      
      纪理从无夸人的习惯,唐糖挑灯红眼修补完的作品,他居然淡淡道了一个谢字。
      
      纪方当然更是赞不缺口,从釉面到纹理细节丝毫寻不出破绽的青花瓷盒,就这样被裹于层层盒中,由纪二爷亲自带回京城去了。
      
      纪二倒也十分体贴,说唐糖挑灯一夜,力劝她补完一场好眠,才由纪方护送着稍后归京。
      
      唐糖起身时,纪二早就离开了,昨夜他随手替她描眉的笔依然卧在笔架之上,墨迹方干。
      
      这么一个刻板冷血毒舌的人,唐糖甚至不能心平气和与之完成一场对谈,却依然可以感受到,他与纪陶之间,那种孪生兄弟血脉相连的情意。
      
      此种情意朴素到了不须半句赘言,唐糖甚而有些惭愧,一直以来怀着最难堪之心去揣度纪理,他却懒得辩解。
      
      悲伤与悲伤大约并无不同,不同的只是人们各自将它隐藏起来的方式罢了。
      
      **
      
      归途之中,唐糖有心向纪方打听起当今朝堂风云,纪方从前常年跟随纪鹤龄在外,后来又服侍纪二,耳濡目染,确然很说得上一些门道。
      
      上月先皇暴疾离世之际,留下遗诏,传位于素享贤德之誉的皇长子,即当今圣上。
      
      而现如今大理寺及三司的背后真正掌权人,乃是今上的胞弟梁王。
      
      “这么说来三爷的案子背后,乃是梁王在主持,不知这梁王的品性为人如何,会不会秉公力查?”
      
      纪方答:“上下倒是皆传,梁王颇得今上之风,有小闲王之美称。如今三司上下面貌一新,三爷说什么都是在先皇殿前受过褒誉的神探,却无端遭此横祸……就凭前几日那裘全德亲自过府来寻二爷,便可料知,梁王殿下断不曾将此案视同寻常小案。”
      
      唐糖心思稍安,又问:“齐王呢?齐王的名头我也听你提过的,他是什么来头?他与皇帝……”
      
      “齐王是今上另外一个弟弟,也是先皇唯一的嫡子。不过传言齐王与他这些兄弟格格不入,他本人亦不大为先皇所喜,先皇甚至当着百官,数次在殿前叱骂齐王失德失仪、不孝不悌,外间也确有传闻,说他治下暴戾恣睢、喜怒不定……如今,也有传他与皇上不和已久,不过也有人说,今上待他这位弟弟,倒还是十分仁厚的。”
      
      唐糖不解:“既是这么个难搞的刺头,再仁厚的仁君恐也……”
      
      纪方小声解释:“先皇走得突然,镇远将军而今仍戍守北疆,军权在握。此人便是齐王的亲娘舅了。”
      
      唐糖有些了悟,蹙眉又叹:“终是个刺头啊。二爷好像是齐王那边的人?
      
      纪方颇感欣慰:“糖糖可是在忧心二爷?”
      
      “我是在想那千来条人命……”
      
      “乾州之事是这样的——先皇自去年始,拟在乾州皇陵一侧的佑圣观建一座玄黄巨塔,也不知是今年工部工期太赶,还是石料中掺了巨大纰漏,三月前,那座道塔于白日建造中忽而坍塌,塔身竟然粉碎,遇难工匠上千。玄黄塔因是先皇格外看重,乃魏尚书亲力督建,当时二爷身在京城掌全国桥梁缮造,出事之后却被连夜急召,唤去了乾州。”
      
      唐糖恍然悟道:“竟是送上门去背的黑锅……”
      
      纪方点头:“之后上头派钦差往乾州查察此事,呈上去的石料买办文书,便换作了由二爷出面签署的文书。”
      
      唐糖不免激愤:“纪二有时可真是个蠢货!”
      
      纪方道:“朝廷为彻查乾州案虽耗费了颇多时日,至今却依旧只是悬案半桩,朝廷事既未了,半途拨付给遇难工匠家属的抚恤银子便略嫌微薄。因世人皆认乾州买办之事乃二爷署理,上千人命,那便是上千户苦主……我们二爷着实为乾州百姓唾骂了一阵子。”
      
      唐糖哼道:“何止……入京的一道上可是都在骂,还编了儿歌呢。纪大人倒是忍功了得,被骂得平心静气,不过……怎么可能只是骂几句那么简单?”
      
      纪方答:“乾州之事颇多蹊跷,究竟是石料所致,还是别的原因所致,钦差那厢至今尚无有定论。上头本就很难问责,魏大人又是齐王的岳丈泰山,故而此事一直有齐王在上头一力顶着……二爷原先的差事是停了一阵,但齐王本就有意让二爷出任水部郎中,水部一职若是接下,二爷倒是不降反升……”
      
      唐糖讥讽道:“哦,我还笑纪大人蠢笨,原来是难得的远见和胆识,替上官顶一个包,赢一份肥差。寻常人哪里有这等魄力,佩服之至,呵呵呵。”
      
      纪方却很心疼从小看大的纪二:“糖糖,二爷也是为情势所迫,当日哪里就有得选。若非二爷的才干为齐王所赏识,便真的是别无转机了。说来极有意思,这位齐王性子乖戾难处是出了名的,他待我们二爷,近来倒是益发看重。”
      
      “呵呵,世事奇妙,脾气坏的人,总有脾气更坏的人来欣赏。”
      
      纪方笑曰:“糖糖好像十分关切二爷的事情?二爷脾气哪里就坏了,他待您可是极尽体贴之能事。”
      
      唐糖想起他昨夜那一脸的凝重,赶忙摆摆手:“免了免了,纪大人的坏脾气实在很好,至少我能晓得他这个人尚且正常。他一不哼,我整个人都活得不踏实了。”
      
      纪方劝道:“糖糖,待到了家,寿星跟前,您可少说几句气人的话罢。”
      
      “寿星?”
      
      纪方解释道:“您怎么忘记啦?后天六月廿六,就是我家二位少爷二十四岁的寿辰了。”
      
      唐糖茫然点头:“哦,没忘,我是早备了礼……”说一半才猛觉失言。
      
      纪方老泪瞬间模糊了眼:“您备了礼!真是太好了呜呜呜……”
      
      唐糖话已出口,只得无奈补救:“呃,我只是说,会备礼的,会的会的。”
      
      **
      
      纪理自从归京,似乎是比去西京之前还要忙碌些,一连两日,皆至深夜方归。
      
      六月二十六的这天下午,纪鹤龄不依不饶,催着纪方找去工部衙门,就算拽也得把孙儿拽回来吃这碗寿面。
      
      散衙的时候纪理终是归了府,一入西院撞见唐糖,唐糖同他笑了笑。却见他轻哼一声,冷冰冰的死样子照旧,唐糖顿时安心极了,笑得分外欢喜:“爷爷,寿星回来吃面了!”
      
      吃面的时候,纪理瞅瞅碗中粗粗窄窄的面条,拨弄两下,登时拉下脸来:“哼,厨下如今做事情愈发随兴了。”
      
      纪鹤龄由纪方喂着一碗烂糊面:“你自己不挑一根起来看看这面条有多长,恐怕都赶上一人高了。厨下哪里会如此有心?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这是你媳妇儿亲手为你擀的长寿面!”
      
      见纪理一眼深望过来,唐糖连忙举双手以示清白:“我洗了一百遍手,绝对有的,一百遍!”
      
      屋子里上下人等都窃窃笑起来,纪理又看一眼唐糖,淡淡道了声:“哼,有劳。”
      
      虽说仍是一派难以下咽的勉强神情,他边吃边紧着双眉,竟是当真硬着头皮吃光了。吃完又喻意不明将她一望,唐糖总觉得他有话要说。
      
      纪鹤龄欢欣不已,吃罢急急赶人:“今日都累了,你们都回去,早早熄灯歇息!”
      
      唐糖忍笑不已,纪理自是唯唯遵命。
      
      “过来。”与唐糖同出西院,纪理并不与她告别,却唤她跟了走。
      
      唐糖不明其意思,纪二腿长步子快,竟好意思回身埋怨:“那么慢。”
      
      唐糖一路小跑追着:“什么事这么急?难道那边,这么快得了消息……”唐糖一激动,没说完一个趔趄,差点摔去道旁的泥潭。
      
      多亏纪理将她拎起来,往道中央一提……这才算是站稳了。
      
      再次快步前行,行两步回首看,发现唐糖那家伙又一次落开了数步。
      
      纪理当然不耐,“哼”一声,却忽然甩了甩袖子。
      
      唐糖起初并未理会,可听他又“哼”了声,只道他催得紧,一径小跑而上。才发现纪二一只袖子冷呆呆撑着,分明是留给她拉的意思。
      
      唐糖讪讪笑,哪能真好意思抓上去:“哎呀呀还是不要了,一会儿弄脏,您又要掸又要洗的。”
      
      “哼,不是洗了一百遍?”
      
      唐糖不好敬酒不吃吃罚酒,天黑露重,抓了袖子是要好走些。
      
      看这一路是去往书房,唐糖又问:“大人真会挑地方,你是如何猜到有好东西在书房里头的?”
      
      纪理步子顿了顿,有些警惕地回眼瞥她:“什么东西?”
      
      唐糖嘿嘿笑,扯一扯纪二袖子:“你入内便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纪理V:她要给我惊喜?
    大纲菌V:呵呵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