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和奸臣谈恋爱

作者:赵吴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花烛夜

      
      纪门多忠义,
      二公名垂史;
      狗子失人性,
      官柳照样青。
      
      这是唐糖独自进京途中听来的巷尾童谣。藏头四个字“纪二狗官”,骂的正是那纪府的二公子,纪理。
      
      人生真是潮起潮落。
      
      前天的这个时辰,唐糖还在琢磨这首诗有失工整,意思也未免以偏概全……然而这会儿,距今晨天不亮她敲开纪府大门还不满六个时辰,她已然同这位纪二公子拜过了堂。
      
      堂前喧闹的喜宴犹未散去,诗文中这位臭名昭著的纪大人,身披朱喜袍、胸戴大红花,尚在席面上应酬宾客。
      
      **
      
      唐糖方才打了一个盹,醒来满头满脸的汗。她只得将脑袋上的红盖头先扯了下来,茫然望望一旁裹了喜绸的床柱子,又低首瞧瞧身上艳红簇新的喜服。
      
      正是白昼最长的时节,黄昏里几乎没有风,偶尔自窗外掠进一丝鲍汁花菇扣鹅掌以及鸿运化皮烤乳猪的香气……难为纪府,如今宅中荒凉,人丁稀落,短短一天之内飞笺召客,竟能撑出这样一个排场来。
      
      唐糖闻得饿极,这身要命的累赘喜服一时居然怎都卸不下来,她只得负重依旧驮着,离了纪二少爷的东院,小心翼翼往西觅食。
      
      她自然不敢往那东厨走,府中上下这会儿恐怕都奔堂前看热闹去了,她又凭记忆抄得小路,这一路幸得未曾撞见人。
      
      唐糖其实并不指望什么鹅掌乳猪,西院小厨房今日还能升起烟火已属不易,难得笼屉里还能搜到四块她爱吃的小糖糕。
      
      糕是热的,她趁着尚无人来,迅速找到片干净荷叶裹上糖糕,抱着绕去房后头吃。
      
      纪府这些年变化不小,唯独西院后头这一大片荷塘依然旧时模样。
      
      满池荷花,茎叶苕亭。
      
      月亮细瘦如钩,天边三两朵闲云,慈悲地停着。
      
      **
      
      暮色笼下来的时候,高树上的蝉声依旧热烈无比,穿红袍戴红花的纪理独个往祖父的西院请过晚安,正打算去往东院,听得守在祖父院前等候他的小厮神神秘秘颤声唤他:“二爷,荷塘那边……好像在闹鬼!”
      
      纪理淡扫一眼后院,不耐地斥道:“一派胡言。”
      
      那小厮却非引了他往后院走:“您仔细听……”
      
      纪理无奈随他行了数步,侧耳细听,池中果然飘出个轻轻幽幽的女声,似是在哼唱一首什么歌。
      
      他们已然身近荷塘,隐约可闻得半段歌词:
      
      “……砍柴小孩不要慌,日头落了有月光,月光落了有星宿,星宿落了大天光……”
      
      小厮抖着手举高了红纸灯笼,试图照见那片芙蕖,自言自语:“如若不是鬼,难道是有人?”回头却见身畔的纪大人已然转身走了,“诶,诶,二爷……”
      
      小厮在后头提灯笼小碎步追着走,纪大人顿下来,声音冰凉淡漠:“你去,将少奶奶捞上来。”
      
      “二少……奶奶?”小厮一时傻在半路,不过他很快再次叫唤起来,“二爷您听,那声音如何又……不见了。”
      
      纪理无奈回转身子,再次往那荷塘边望去,荷塘里并不见人,近处的水面隐隐飘着一片大红衣料,上头仿佛还嘟嘟冒着气泡。
      
      他紧走数步,待近了荷塘沿,亲自蹲身,探手去捞那块布,可他将将一触着,那片东西却忽地动了,一个圆乎乎的人头刺溜打水下钻出来,汤漉漉的小脑袋使劲一甩,甩了他一脸水珠子。
      
      纪理立时起身退开两步,十分嫌恶地伸手抹了把脸,沉声道了句:“唐小姐,久违了。”
      
      那没眼色的小厮唤:“二爷啊,您看这都拜了堂,这称呼是不是改……”
      
      唐糖立在荷塘里也不上岸,池水并不算浅,几乎要齐了肩,她一边抹着脸,一边抬头仰视岸旁那个胸戴大红花的愚蠢家伙。她的黑亮漆眸此刻着实挤不出笑意,只望着那副清矍高瘦的身形,讪讪道:“纪大人也久违。天热得慌,这池水沁凉舒适,我便下池子随意泡了泡。”
      
      纪理没说话,只往微明微灭的烛火里沉着脸审视她,唐糖隐约感知他的目光,竟是有些心虚:“纪大人这么早就散了席?”
      
      纪理只冷冷盯着她湿漉漉的脑袋,仍是半天未发一言。
      
      小厮只好在旁打圆场:“不然二爷亲自在这儿照应一会儿,容小的去抱条干净毯子来?”娇滴滴的新媳妇,终归是要宝贝宝贝的罢。
      
      不想纪理忽从鼻子里冷哼一声,竟是掷袖而去。
      
      小厮不知如何是好,紧跟其后追问:“二爷,这人……小的捞是不捞?”
      
      纪理顿下步子,寒声反问:“你说呢?”
      
      **
      
      许久之后,估摸着人都走远了,唐糖方从荷花池子里跃起了身,一路拧着喜服上一汪汪的水,一路掉着水珠串子,小心沿着来路摸回去。
      
      头上一钩孤月。
      
      洗过澡换过洁净衣衫,临到躺下,这位臭名远播的纪大人都未曾踏足新房一步。唐糖很有些犯愁这洞房之夜当如何过,既担怕纪大人来,可他迟迟不来,她又觉心头石头未落,思前想后,索性踱出房门去打探一二。
      
      唐糖一出房门便撞着方才那小厮。小厮见着唐糖很兴奋:“他们说少奶奶回来了我还不信!我说怎么捞了一大圈,连个人影都无呢。我叫阿步,二少奶奶往后唤我阿步就好,这么晚了您有什么吩咐么?”
      
      唐糖几乎无语:“你……捞到现在?”
      
      阿步很是天真地点点头:“呃,主要是……寻不到这么大的网。”
      
      唐糖无言以答:“……纪大人这会儿在哪儿?”
      
      阿步压低了声答:“二爷方才将自己锁在了书房,谁也不让进。”
      
      阿步走开几步,复又回身神神秘秘告诉唐糖:“二少奶奶,沿着回廊西侧左拐再右拐再直直往北,书房就在走廊的尽头了。”
      
      唐糖“哦”了声。
      
      阿步嘿嘿又问了一句:“您要去寻二爷么?”
      
      唐糖面无表情“呵呵”一声。
      
      阿步道:“那条走廊上这会儿不会有人的。”说罢欢天喜地去了。
      
      唐糖本来已然返身往回,此刻又往阿步指的那个方向蹙眉张望了两眼,确知四下里确然无人,便再次回身,径自沿回廊向西踽踽而去。
      
      这般燠热的夜,纪大人非将书房的门紧掩,书房的窗倒是向外敞着。
      
      唐糖绕去窗下,乍看之时,心里倒是有些暗暗叹惋:此人兀自挑灯奋笔,也不知正在书写些什么。
      
      一位大人能够勤勉至此,他再怎么不是个东西,至多也就是个没本事的昏官。说他如何贪心、如何奸佞,会不会是纪府为那盛名所累,那些百姓以讹传讹,言过其实了?
      
      不想她又瞧了一瞬,纪大人搁下手中笔,慢悠悠端起茶盅来闻了闻,眉头一蹙,将茶盅往案角上一搁:“既是明前龙井,原当取那只羊脂玉麒麟纹的三寸盖碗来冲泡才是。纪方……”
      
      这时候唐糖才知道,书房里还有别人在。
      
      这个纪方乃是纪府的老管家,他速速应了声:“二爷……我在。”
      
      只见案旁一沓红纸,纪大人手中犹自攥了数张,他不满地捻开其中一张幽幽问他:“这便是钱大人的礼单?会不会同孙大人的弄混了?李大人的礼单呢,如何不见?”
      
      纪方在旁同他一张一张细解,纪大人目视手中礼单,一边聆听,一边似笑非笑地轻勾起他的薄薄唇角。那双熟悉的修长眉眼分明也是生得郁秀清冷,有如墨画,面目之间却偏又透着一股子难掩的市侩之气。
      
      唐糖看傻了眼,这厮大概恨不能把那沓礼单含在嘴里,和方才在荷塘阴阴冷冷的全然就不是一个人。
      
      连夜数钱!晚一个时辰,纪大人您是怕银子飞了不成?
      
      啧啧,差一点就高估了此人,唐糖满心鄙夷低“啐”一口,安安心心掉头回房。原本还在担心这位纪二爷万一是个色胚,她又当如何誓死抵抗。
      
      如此……根本是她自作多情了,真是谢天谢地。
      
      依旧没有夜风,不过现在唐糖可以睡个踏实觉了。
      
      **
      
      然而唐糖照旧没有睡得很安稳,她做了场噩梦,醒来那个梦却是记不大清的样子,只依稀觉得被人漫山紧紧追逼,起坐累得吁吁气喘。
      
      夜色浮沉,窗外那道细亮的钩子携着星光,在乌云与乌云间时隐时现。分明是燠热的夜,是时却起一阵阴风飒然,两扇窗户为风吹笼,又在猛然间被重重拍开。
      
      窗前的那抹黯淡阴影里,静静坐着一个人,那人正阴恻恻地望着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我是如(tuo)期(yan)而(zhi)至(jin)的新文君!
    为无良作者撒花罢,趁她还在找第二章的路上。。。
    -----------------------------
    就一些留言给出本文防雷警示:
    首先,本章新娘子随随便便溜出了房门,外面没有喜娘,没丫鬟,府上人也很少,可以随便乱跑,那都是有缘由的,并非为了节约盒饭钱,谢谢理解。
    其次,关于闪婚。有人说了,闪婚不合理!家里死人怎么可以闪婚?有缘由的,并不是为了省婚庆费谢谢。
    再次,鱼塘不臭,鱼塘里头,那也是有内容的,小伏线谢谢大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