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深处有人家

作者:Twentine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袁飞飞往家走,她本想把醋糖糕留下,回去同张平一起吃的。可是这一路上醋糖糕的味道就在鼻子底下飘来飘去,袁飞飞忍了又忍,最终没忍住。
      “我就吃一口,就一口……”
      袁飞飞舔舔舌头,将醋糖糕放到嘴边咬了一口。
      然后又咬了第二口。
      ……
      
      她嘴再小,那么一块糕点也禁不住她三番五次地啃食,没几下,她就把醋糖糕吃的就剩渣了。
      袁飞飞:“……”
      算了,下次再砸几个回来。
      
      袁飞飞回到家门口的巷道,离得很远就听见捶铁的声音。
      前些日子张平一直在打磨铁器,还未真正打过铁,袁飞飞还没听过这么响亮的声音。
      她站在门口,叩响院门。
      
      院里打铁的声音停下了。
      没一会,门便打开了。
      张平站在院里,袁飞飞看着他,新奇地瞪大眼睛。张平穿得极少,可却完全没有寒冷的感觉,他的身上甚至散着热气,浑身大汗淋漓。
      张平把袁飞飞迎了进来,又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
      袁飞飞看着他袒露的双臂,在动作时拧成了坚实有力的弯度。袁飞飞看得仔细,连他小臂上那因为剧烈的打铁动作而根根跳动的筋脉都看得一清二楚。
      
      “老,老爷……”
      张平曾叫洪英告诉袁飞飞,不用喊他老爷,但袁飞飞还是叫得顺口,他也就随着她来了。
      他拍拍袁飞飞的肩膀,指了指屋子,做了个扒饭的动作,袁飞飞道:“你让我去吃饭?”
      张平点点头,然后转身进了打铁房。
      袁飞飞虽然一点都不饿,但是还是回去屋子里吃了点东西。
      在她吃饭的时候,外面又传来硬脆的打铁声,袁飞飞有些好奇,她放下碗筷,偷偷溜到院里,扒着打铁房的门缝往里看。
      
      这次她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声音放得轻轻的,气息也憋了起来。
      在打铁房一丈开外的地方,袁飞飞就感到一股猛烈的热气,混杂着浓浓的铁器味道,熏得袁飞飞险些睁不开眼。
      她忍耐了一会,然后接着往里看。
      
      张平背对着她,站在铁炉前,轮着大锤,一下一下地捶砸热铁。
      他的臂膀轮得滚圆,扯得背脊上凹凸的肉块也跟着一下一下地动着。
      汗水顺着那蜿蜒的沟壑一缕一缕地滑下来。
      袁飞飞看得有些呆了。
      
      张平每次轮起锤子,再砸下去,好似用的时间都相同,动作也没多少偏差,这使得那本来坚硬刺耳的砸铁声莫名形成了一种无形的韵律,让那些看得久的人慢慢沉溺。
      
      不知过了多久,张平的锤慢慢停了下来。
      袁飞飞回过神,怕张平又发现自己,连滚带爬地跑回屋子。
      
      她在桌前干坐了半天,听见院子里有动静,可张平却一直没有进来。
      她跳下凳子,开门往外看。
      
      张平在水缸出站立,他拿了个木盆,又舀了半盆水,然后把搭在肩上的擦身布放到水里涮了涮。
      袁飞飞跑过去。
      “老爷!”
      张平手里未停,转过头看了一眼袁飞飞。
      “老爷,我去给你烧盆热水。”
      张平拉住要跑的袁飞飞,摇了摇头。
      他拧干擦身布,抹了一把脸,又将身上简单擦了一遍。
      
      袁飞飞看着牙都打颤。
      “老爷,好凉。”
      张平转过头,按了袁飞飞脑袋一下,领着她回到屋子。
      他进屋后,坐到桌前,三两口就把袁飞飞剩下的饭菜吃了个干净。
      
      袁飞飞想起什么,从衣裳里摸出墨块,递给张平。
      “老爷,给你!”
      张平接过来,拿在手里看了看,然后有些疑惑地看向袁飞飞。袁飞飞道:“这是我赢来的!”
      张平依旧看着她,袁飞飞道:“书院里的把戏,大伙一同玩,用石头砸一块布,布上面画着东西,砸中就归你。”
      袁飞飞有些自豪道:“我就扔了两次,两次都中了呢。”说完,她猛地想起被她吃光的醋糖糕,又抿抿嘴,有些心虚道:“不过他们小气,就给了我一块墨。”
      张平听后,淡笑一声,拍了拍袁飞飞的后背。
      袁飞飞又想起什么,她伸出一根手指头,在嘴里舔了舔,然后在桌子上写着什么。
      
      “老爷你看!”
      张平低头看过去,木桌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张平”二字。他抬起头看着袁飞飞 ,袁飞飞偏是从那平实的脸上看出了些许欣喜。她得意道:“我最先学的就是这个!”
      张平点点头,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意。袁飞飞又道:“以后我还会学更多字的!到时候你就能跟我说话了!”
      张平一愣,定定地看着袁飞飞,袁飞飞被他这样一瞧,心里有些没底。
      “老——”
      
      她刚说了一个字,张平便探过身。
      他的大手插在袁飞飞双臂下,将她举得高高的。
      “呀呀!”袁飞飞被举得哇哇大笑。
      “哈!”袁飞飞从上面看着张平,张平轻轻松松地将她举得这般高,她瞧着张平的眼睛,道:“老爷,你这是高兴吧。”
      你是想说你心里高兴吧。
      张平听了袁飞飞的话,也不表示,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袁飞飞忽然觉得,读个书院也不赖。
      
      往后的日子顺利了不少,屈林苑问过袁飞飞要不要也学一学诗词经典,袁飞飞道她才不去背那些绕嘴的东西,屈林苑也不勉强她,只叫她愿意听便听。
      而书院的学童与袁飞飞玩的相当不错。
      袁飞飞年纪虽不大,但随着马半仙走南闯北这么久,眼界和花花肠子到底比这些崎水城都没出过的公子哥好不少,没事讲几个小段子,玩两手,轻而易举地同学童们打成一片。
      
      啊,硬要说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那就是金楼三公子裴芸了。
      袁飞飞觉得自己简直看不懂他,这人奇怪得紧。
      
      她来书院的第一日,是存心想吓唬裴芸。毕竟裴芸知道她是女儿身,若是他碎嘴说了出去,那必然会给张平带来麻烦。
      现下她觉得裴芸应该是不会乱说了,可她又不觉得这是被自己吓住的。
      裴芸依旧坐在最前排,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他不会去找谁说话,也没有人来找他玩。袁飞飞在知道了他不会乱讲话之后,也没怎么理会他。
      她也是小孩,自然也是喜欢那些热闹的人。
      
      书院里一直都是老样子,屈林苑平时懒散得很,喝茶散步,整日清闲。也只有到了讲书的时候,他才会提起精神。
      而学完了书,学童们还是会凑到一起玩,每次打石头的时候,袁飞飞总是百发百中,后来张玉对她说——
      “袁飞,你可知因为你,咱们大伙都不敢压值钱的东西了。”
      袁飞飞笑道:“哪来的话。”
      张玉道:“不过你这一手当真厉害,才来几天,赢去了那么多东西。”
      袁飞飞摆手。
      
      这时,其他几个学童围了过来,瞧着袁飞飞,道:“袁飞,你什么时候也压一轮,给咱们砸砸看。”
      袁飞飞眨眨眼,“嗯?”
      学童道:“也快轮到你了。”大伙附和地笑道,“你可得给咱们准备点好东西,不然我们亏死了。”
      袁飞飞努努嘴,不可闻地唔了一声。
      她差点忘了这个是轮着来的!
      
      那日散伙,袁飞飞没急着走,坐在蒲垫上一边翻白眼一边思索着那些什么东西应付过去。
      
      “你……”
      “嗯?”袁飞飞听见声音,扭过头。
      裴芸站在正堂门口,袁飞飞皱眉道:“你折回来作甚。”她一脸坏笑地看着他,“怎么,白天没看够,还要回来再读一会?”
      裴芸皱着眉头看着她。
      袁飞飞接着道:“你可知我听你诵读,简直痛苦得要命。”
      裴芸顿了一下,犹豫道:“为何。”
      袁飞飞理所应当地看着他,道:“一直念啊念,像老和尚念经似的,要不明儿个我给你准备个木鱼,你课上用。”
      裴芸脸又涨红了,他用力道:“诵、诵读经典就是要这样才行,胡乱起伏断篇才是不对。”
      袁飞飞抠了抠耳朵,全当没听见。
      裴芸也知道同袁飞飞说不清楚,他两只手放在身侧,握得紧紧的。
      
      袁飞飞等了一会,又转过头,一脸厌弃道:“你怎么还不走。”
      裴芸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一样,忽然对袁飞飞道:“过几日,你打算压什么东西。”
      袁飞飞:“什么?”
      裴芸:“同张玉他们的那个,不是说轮到你了么,你也该压些东西才是。”
      袁飞飞一挑眉,道:“你不是不跟咱们玩么,怎么又乱管闲事了。”
      裴芸抿了抿嘴,“我没多管闲事。”
      
      袁飞飞懒得同他说,摆摆手道:“去去去,赶快走。”
      裴芸别她这么赶,也忍着没动,低声道:“你、你可是心烦。”
      
      “哈,”袁飞飞乐了,转过头挑着眉毛看他,“你说啥?”
      
      裴芸瞧见那双精亮的眼睛,无时无刻不透露着一股难名的贼气。他突然莫名地想起了书院后院的雀鸟,虽然瘦弱小巧,但是就算是冬日里大多飞鸟都不见踪影了,它依旧活得欢快。
      
      裴芸深吸一口气,道:“我、我给你准备吧。”
      袁飞飞愣了一下,扭了扭脖子,道:“你说什么?”
      最关键的讲出了口,剩下的裴芸说起来便流畅了许多。
      “过几日,我给你准备压下的东西。”
      袁飞飞支起手臂看着他,也不说话。
      裴芸心里有些紧张,他道:“你放心,我不会乱弄的。”说完,他又补充道,“东西也不会寒酸,绝对不会叫人瞧你笑话的。”
      
      袁飞飞依旧没有答话,裴芸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静了好一会,袁飞飞站起身。
      裴芸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袁飞飞朝门口走来,她神情淡然,路过裴芸,随口道:
      “同你无关。”
      
      四个字,轻轻飘飘地说出来,又轻轻飘飘地落尽裴芸的耳朵里。直到袁飞飞走了许久,自家的小厮进来寻他时,裴芸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脚已经冰凉一片。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