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深处有人家

作者:Twentine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袁飞飞坚信着主子张平是个大好人——整整半月的时间。
      
      为何半月之后她的想法改变了呢。
      因为张平让她去做一件她最不想做的事情——
      
      噩耗还没传来的那几日,袁飞飞完全适应了崎水城的生活,也适应了这个从没什么活给她干的老爷。她每日吃了饭就跑出去玩,一玩就是一整天。
      那日傍晚,袁飞飞回家吃饭,吃完了饭张平出人意料地没有照平常那样去打铁,而是将桌子上收拾干净,拉袁飞飞坐在桌前。
      袁飞飞有些奇怪地看着他。
      “怎么了?要做什么?”
      张平安置好她,自己起身,从墙边的木架上取来了一叠东西,放到桌子上。
      
      袁飞飞看着那一叠纸,心里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张平放好了纸后,又取来了炭块。
      袁飞飞嚎叫道:“你不是要让我学写字吧!”
      张平抬眼看了看她,点头。
      袁飞飞脑袋瓜摇得飞快,惊恐道:“不不不!我不学!”
      张平不闻不问,将纸放到袁飞飞面前。
      袁飞飞拉着张平袖子,苦苦哀求道:“老爷,不学字,我不学字。”
      
      当初马半仙也有过想教她习字的打算,他曾跟袁飞飞说,虽然女子学字的不多,也没甚太大用处,不过做他们这种算命跑卦营生的人,最好还是多学点东西。
      他还同袁飞飞道,若是她不习字,那自己好多本事都没法传给她。
      袁飞飞被他连哄带骗地学了几天,最后还是因为太懒,任马半仙嘴皮子磨烂她也不再拿笔了。
      
      “老爷,我干活去吧。”
      袁飞飞从凳子上蹦下来,想跑出去。结果张平长臂一伸,一个水中捞月,将袁飞飞又拎到凳子上。
      他递给她一小块硬炭。
      袁飞飞接过来,就握在手里,也不抬手。张平点了点她面前的粗纸。袁飞飞背也弯了,肩膀也塌了,一双眼睛了无生气。
      张平在纸上写了两个字,拿给袁飞飞看。
      袁飞飞抬着眼皮瞄了一眼,有气无力道:“不识得。”
      张平点了点字,又指了指自己。袁飞飞总算提起点兴致,“这是张平?”
      张平点头。
      袁飞飞探头瞄了几眼,又缩回来了。
      张平又抬手,写了几个字。
      袁飞飞瞧着,道:“袁飞飞?”
      张平缓缓点头。
      袁飞飞道:“好了好了,这两个我认得了。”她把手里的炭块放到桌上,冲张平堆笑道:“老爷,我认识这俩名字足够用了,我去给你泡茶吧。”
      说完,她又要跑。
      
      张平再次将她拉回来,这次,他微微皱起眉头,神色严肃地看着袁飞飞。
      袁飞飞有些被他吓住,随后又挺直腰板给自己撑腰。
      
      不学就是不学,当初马半仙那么贼溜的人都没办法,现在这个看着这般老实的张平能奈她何。
      熬几天他就不让自己学了。
      
      袁飞飞瞪着张平。
      半响,张平松开手,袁飞飞松了口气,寻思果然如此。
      “老爷老爷,我去给你泡茶。”她一见张平松了手,马上从凳子上蹦下来。这回张平没有再拦她。
      袁飞飞欢跳着跑到火房烧水,心道坚持一下总是值得,张平又不会真拿她怎样。
      
      她当时,真的是这样想的……
      
      接下来的三天里,张平让她切身体会到了“坚持”的不易。
      每日一放下筷子,张平就会起身拿来纸张和炭,不管袁飞飞是否愿意,他都会写几个字给她看。
      袁飞飞这时才意识到,这个看似老实的张平,也非是那么好说话的。
      
      袁飞飞在心里埋怨了很久,她觉得张平是知道自己不愿习字的,却还这样成天逼她。
      又过了几日,袁飞飞忍无可忍,终于做了件错事。
      
      她很少认错,甚至很少时候能察觉自己的错,但是这次,她是真的觉得自己做错了。
      那晚,张平依旧在饭后拿出纸,写字给她看。
      袁飞飞心里烦极了,她看着一旁认真写字的张平,不知怎么,小孩子脾气便上来了。
      她把炭块狠狠摔在桌子上。
      
      张平一下就顿住了。
      袁飞飞跳下凳子,冲张平喊道:“我不学!你以后不要给我写字了!”
      张平听着她突如其来的叫喊,愣了一下,随后他冲袁飞飞招招手,脸上半点生气的迹象都没有。
      袁飞飞扯了一边嘴角,冷笑一声,道:“你真的非要教我是不是。”
      张平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袁飞飞一手打开他的手掌。
      “好啊,我同你学。”袁飞飞点点头,她两步走到桌前,扯下桌上的纸,指着上面的一个字,冲张平道:“你告诉我,这个字念什么。”
      
      张平双唇紧闭,木然地看着她。
      袁飞飞冷然道:“说啊!我又不认识,你不告诉我我怎么识得!”
      张平的眉头轻轻皱起,他的手在膝上握成拳,又松开,反复了好多次。
      袁飞飞把纸丢到他身上,跑出院子。
      
      张平枯坐了一会,才猛然反应过来,再出去寻的时候,袁飞飞已经不见了。
      
      袁飞飞冲出院子后,跑了很远很远。
      她不敢回头看。
      一路从南街跑到道口,袁飞飞气喘吁吁地停下。
      
      天已经黑了,但还有些店面仍燃着灯笼。
      袁飞飞出来的时候急,不管不顾的,只着了件单衣。现在站在街上,寒风轻袭,吹得袁飞飞浑身刺骨的疼。
      她站在道中间,愣愣地盯着路旁的一棵野树,半响,慢慢走到树旁,顺着树根蹲了下来。
      
      她抱着膝盖,脸上带着一份自暴自弃的冷意。
      她心想,如果她不回去了,那算不算逃奴?
      逃奴被抓的话,是死罪。
      
      “嘁。”想着想着,袁飞飞冷嗤一声,“冻都冻死了,还管什么逃不逃。”
      
      【本仙可不会尽心养你。】马半仙曾对袁飞飞这样道。
      
      【你这丫头就是只狼崽子,把你那簇野火点着,你就六亲不认了,我养来干啥。】
      
      此时此刻,袁飞飞回想起马半仙的话,她还觉得很同意。
      连对她这么好的张平她都能如此恶毒地对待,还有什么畜生事她干不出来。
      
      “冻死就冻死吧……”袁飞飞心道,“早点去找驴棍也好。”
      
      蹲得久了,袁飞飞渐渐都感觉不到寒冷了,她身上麻木起来,意识也渐渐朦胧。
      
      心里虽想着死也无妨,可当真要迈进鬼门关的当口,她也有些怕了。
      只是……
      她眼皮慢慢向下耷,胳膊也垂了下来。
      
      指尖要落地的一瞬,袁飞飞整个人忽然拔地而起。
      她脑子一混,晕了过去。
      
      张平抱着冻得有些僵硬的袁飞飞,用袄子将她裹了起来,快步地往家走。
      
      袁飞飞知道自己没死。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正是深夜。鼻子里堵堵的,袁飞飞使劲掐了掐。
      这是张平的床,袁飞飞不用看就知道。
      
      他把自己捡回来了。
      袁飞飞感觉到张平就在自己的身旁,他睡着了。
      她忽然间,不希望天亮。
      
      不过老天爷是不会将她放在眼里的。
      翌日清早,袁飞飞把脸蒙在被子里,装着没醒。
      她清清楚楚地听着西屋干脆的铁器声。张平进来了几次,每次都见袁飞飞用被子蒙着头,便又出去了。
      袁飞飞饿得不行,趁着张平出去的时候,偷偷起来在桌子上抓点早饭吃,她不敢吃多,怕张平看出来,每次就抓那么几根吃。
      
      就这样,让她磨磨蹭蹭地,到了晌午。
      袁飞飞听见院门被叩响,她把脑袋从被子里伸出来,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张平兄弟,你难得找老哥来,发生什么事了。”
      洪恩人!
      袁飞飞连忙把被子蒙好,她死死地捂住耳朵,不敢接着听下去。
      
      张平要把自己给退了!?
      袁飞飞紧闭着眼睛,心里扑通扑通地跳。
      
      可她已经动了那二两银子,他要让她还回来,她该怎么办!?
      袁飞飞心里乱成一片,烦得将被子踹来踹去。
      
      吱嘎一声,房门开了。
      袁飞飞马上不动了。
      
      她听见有人进来,又随手带上了门。她一动都不敢动。
      “小丫头。”
      袁飞飞身上一僵,是洪英。
      洪英来到床边,拍拍团成一团的被子,道:“别装了,你这也想骗过去,未免太瞧不起我们了。”
      袁飞飞只当自己死了,还是不动。
      洪英也不强来,他收回手,坐在床边上,缓道:“张平刚刚同我说了。”
      袁飞飞心道,果然!
      洪英道:“昨晚大晚上他去我家寻我,叫我今日务必来一趟。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原来是你这小丫鬟。”
      袁飞飞听不出他的语气,心里依旧七上八下。
      
      “他叫我同你道歉,你莫要怪他了。”
      ?
      ?
      ?
      袁飞飞以为自己听错了。
      道歉?张平同她道歉?
      洪英见袁飞飞还没反应,不禁有些气恼。
      “你这丫头怎地脾气这样大,不管他做什么,毕竟是你主子,主子给丫鬟道歉已是不易,你还要如何。”
      
      袁飞飞掀起一边的被角,露出一双疑惑的眼睛。
      “他为啥要同我道歉?”
      洪英瞧着她的小眼珠,道:“他说你不愿学字,他却一直在逼你。”
      袁飞飞眨眨眼。
      确实……不过……
      
      “他就说了这些?”
      洪英:“啊。”
      袁飞飞有些发懵。
      洪英趁着她愣神,一手将她被子掀开,把她拽到地上,弯着腰正色道:“丫头,你可知我从未见过有主人家同自己的家奴一同吃住,他待你不薄。”
      袁飞飞低下头,嗯了一声。
      “所以……”洪英缓道,“你就当报恩,为他学了字吧。”
      
      袁飞飞抬眼:“为他学?”
      洪英点点头,他似是不想让外面的张平听见,特地压低了声音道:“他虽不说,我却看得出来。”
      袁飞飞:“什么?”
      洪英:“他是想同你讲话,才让你习字的。”
      袁飞飞瞪大眼睛。
      
      洪英低声道:“这院子这么多年了,半点人声都没有。他待你这么好,你就只陪他讲讲话又如何。”
      袁飞飞哑然。
      
      半响,她想起什么,对洪英道:“我可以学那个啊。”
      洪英:“哪个。”
      袁飞飞不知道怎么说,就抬手在空中乱比划。“就是你和他用的那个,我学那个!”
      洪英明白了她的意思,笑了一声,道:“这个你到时候便懂了,你可知我同张平认识了多少年,才能明白他的意思。”
      袁飞飞垂着头。
      
      洪英拍拍袁飞飞肩膀,道:“丫头——”他还没说完,袁飞飞打断他道:
      “知道了,我学就是了。”
      洪英听了,没说什么,只是又用力拍了拍她的肩膀。
      
      将张平的事处理得这么漂亮,洪英实在有些高兴,他推开门,拉着袁飞飞出去。
      袁飞飞木木地跟着洪英,门一开,她一眼看见了站在院子边上的张平。
      他安安静静地靠在墙上。
      
      “张平兄弟,来来。”洪英笑呵呵地招呼张平,张平抬眼看过来。
      袁飞飞看见他平淡黝黑的双眼,忽然挣脱了洪英的手,向张平冲过去。
      力道没掌握好,袁飞飞一下子撞进张平的怀里。
      
      张平身上还带着冬日的冷气,还有些铁器独有的冷硬味道。
      张平站得稳,被袁飞飞撞了一下也没怎么晃动,他扶住袁飞飞的肩膀。
      袁飞飞埋在他的衣裳里,闷闷道:
      “老爷,我学字!”
      
      她说完,偷偷仰头看张平,谁知正巧同垂眸的张平看个正着。
      “老爷……”
      
      张平的脸上依旧很平淡,一丝生她气的痕迹都没有,反而在听了袁飞飞的话后,生出了淡淡的欣喜。
      袁飞飞抱着张平的腿,心道:
      
      张平果然还是好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