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平凡老百姓VS武君羅喉

作者:若幽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無關命令

      第十四章無關命令
      
      「喔?原來是傷口內藏有噬肉蟲麼?」羅喉垂眸將炒得脆香的花生仁放入口中細嚼,清脆的喀啦咀嚼聲和滿鼻子香氣惹得我有些嘴饞。
      
      是的沒錯看官們,我若幽蘭從上一章開始到現在仍然在羅喉這霸道總裁模式中的渾蛋腿上。並以我這人肉多、抱起來舒服為理由的將我當暖爐使用中。
      
      嗚嗚嗚嗚嗚、旁邊送餐來的婢女目光好兇殘,我好怕怕啊啊啊啊啊——
      
      或許是我這人嘴饞的模樣完全藏不住,羅喉嚥下花生後稍許喝上一些小酒,隨後將整袋花生仁塞到我手上,我也就乖乖道謝並接下花生,喀哩喀啦的嚼嚼嚼起來。
      
      「呼……如此一來確實能解釋為何數月未癒,噬肉蟲對於一般傷藥抗性甚強,過往許是讓吾給懾住,全數往肉內躲匿罷。」
      
      「給我等一下下,那平時大夫上藥怎麼會沒發現咧?」猛然停下嗑花生大業,我馬上困惑起那麼為什麼大夫沒有發現過。
      
      「噬肉蟲喜暗。」
      
      「……好吧,我懂了。」身旁羅喉嘴裡那個風輕雲淡,讓我只能掩面以對。我簡直不敢想像自己這數月以來走路不方便全是因為傷口裡有寄生蟲,還吃著我的肉吃得那麼歡快滿足。可是黃泉用的藥水似乎非常有效,那應該是把蟲全部給逼出來殺死了吧?
      
      「奢侈如他居然讓汝用上那種藥,連吾都覺得浪費。」就像是知道我心裡在想些什麼,羅喉突然冒出的那句感嘆正巧戳中我好奇的部分。還有直接說浪費什麼的感覺好過分啊!有意見就不要拿我這株雜草當暖爐啊!嗷嗷!
      
      「莫非汝真以為噬肉蟲如此好驅出?」瞧我滿臉抗議和困惑,羅喉微微歪頭,一雙腥紅的眼寫滿了妳肯定是個笨蛋。想當然爾、我確實就是個笨蛋,所以……啥?
      
      「……嗷?」
      
      「這般說罷、通常熟知噬肉蟲者,自然時常與這般毒蛇惡蟲相處,甚至是善於利用此蟲。」對於我的愚鈍,羅喉朝我軟起來的腰肉捏上一把,並且有意無意的多捏兩下,惹得我開始連連猛拍他魔爪,抬頭向羅喉發問:「但我看他不都動刀動槍得很愉快嗎?毒物之類他也有興趣?」
      
      「汝忘了吾給汝的小玩具?」
      
      「連吾都會把玩一些機關玩物,那黃泉——自當有另一番興趣。」
      
      「等等等等……我腳上這個他喵的不單單只是個裝飾品?嗯?有監視功能我不意外,但您怎麼這話聽起來特——別危險呀?」對於羅喉那語焉不詳的說法,怎麼聽都讓我毛骨悚然,嚇得我特別想掐著他猛搖。可惜我這小老百姓膽子不夠大,驚恐萬分的略有質問就已經是包容扣打上限。
      
      「呵、吾似乎今日話稍多了些。」
      
      「欸欸欸你別話說一半啊!反正我腳上這個小渾蛋之後還可以問,但你說的藥到底是稀奇在哪裡啊?」怕羅喉還真的不告訴我詳細,我有些著急地抓住他衣袖扯了扯,緊緊盯住他的臉。
      
      對於我的詢問,羅喉也稍作沉思,似乎是在試圖回憶一些資訊:「嗯……許是用上稀世藥草、奇珍異料配上透明無色的烈酒研製,否則一般作法早就得犧牲汝的左足。」
      
      啊、藥性針對,還有高酒精濃度來消毒嗎?在古代的話確實很不好製作呢。
      
      但我的腳——原來差一點點就會廢掉了嘛!
      
      「吾是不清楚詳細配方,不過要價麼……把汝賣出似乎也填不回啊。」他之手輕輕摩娑著下顎,半闔的紅眸垂望於我臉上,眼裡染上一分狡詐。
      
      想當然爾,我這傻子肯定會被他這番捉弄給惹得炸毛嚷嚷。
      
      「哪有這樣直接把人當商品來比價的啊!好過分——」
      
      自黃泉來到過後,日子十分祥和地度過,回過神來居然不知不覺間就滿兩個月去。
      
      在這期間正道當然不可能放棄攻打天都,只是一次次都被羅喉和黃泉漂亮地打回去。最後正道暫且不再出兵,轉而致力於防守。羅喉似乎也不打算一口氣直接滅盡敵手,派出去襲擊的次數就像是在挑釁對方,襲擊掠奪一達成就退兵,一丁點也不戀戰。
      
      隨著這種模式的開始,這兩個月下來也就從常常看見羅喉派兵出去欺負正道、尤其是天下封刀,轉變成忙碌內政的情況。
      
      對此我自然繼續地當個會和羅喉和黃泉貧嘴幾句的無禮狗腿小侍女,只要他們心情好就賞來的碎金銀兩我都收在身上藏得好好地。
      
      和平日子一天天過去,我真心覺得自己在羅喉眼裡肯定是寵物了。
      
      因為這人啊、要是嫌我吵他就一個眼神過來讓我自覺閉嘴,覺得我回答得不錯會塞點心,送餐速度那啥或日常磨墨之類,只要他高興我就是被塞點心或賞點什麼碎銀或好東西,偶爾會附帶一些拍拍頭之類。黃泉那邊雖然差不多,但更多的是和我拌嘴幾句,然後找我會怕的事說些來嚇嚇我。
      
      呃、好……撇去黃泉那邊至少是友情路線感覺,但羅喉這邊……
      
      果然我被當作寵物了對吧?讚賞意味的拍拍頭就算了,還摸頭頂兩下算什麼啊,我又不是小孩子……唔唔唔唔越想越感覺好奇怪啊……
      
      噯……不管再怎麼抗議也不會被羅喉正常對待,即使現在這樣被當寵物對待也不是不好,只是心裡頭總覺得有點兒疙瘩。
      
      好運這種東西、幸福這種東西啊——是有使用量限制的。
      
      現在的日子越好,我就越怕、怕著劇中的未來終究會來到。
      
      所以啊……這樣的日子這麼祥和沒問題嗎?因為妒忌前來找碴的侍女也都越來越少,彷彿大家都被狠狠威脅過一頓才沒繼續來找麻煩似的。
      
      再說,自從把我帶去嚇嚇正道後,我就再也沒有離開天都過啊!好歹讓我出門走走嘛!天都就算很大很漂亮,可總也會想去逛逛其他城鎮的市集之類啊!
      
      可惜這願望我只敢在心裡吠,說到底這邊是古代嘛、我也只是個小老百姓兼他底下員工,平時我能那樣碎嘴幾句已經算得上相當放縱,沒地位沒能力的小老百姓才沒人權這東西呢。
      
      「我靠!」
      
      正當我漫步在後花園的迴廊上,腦子裡一邊思考上述的那些事情時,背後一陣力道猛然將我撞翻。
      
      「黃泉大人——」
      
      「呀——黃泉大人啊!」
      
      「武君陛下、請您讓我伺候您吧!」
      
      「要是能得到這兩位大人之間任何一位的露水姻緣也好,死而無憾啊!」
      
      原來古代人比我想像的還要開放嗎?慘遭被宮婢潮衝撞跌進一旁花叢的我無語問蒼天,並看著那兩個沒良心的只是看了我一眼,私毫不隱藏嘴邊笑意地走了。
      
      走了!就這樣把我這可憐無辜又狼狽的小老百姓放置Play了啊混蛋!
      
      幸好經過的一些侍衛日常就和我混得頗熟,彼此都哥啊妹的當夥伴那樣看,看到我卡在花叢的尷尬樣就邁步湊上來拉我一把,而且嘴裡止不住埋怨近日來的女人一個比一個還不知羞恥。
      
      啊啊、果然是那些宮婢很有問題,世界其實還是正常的嘛。
      
      經歷完衝撞之災後,我也乖乖照著日課忙,像是給羅喉的房裡更替洗漱用的清水和熱茶、佇立在一旁隨時幫他研磨黑墨,時不時將房內書物拿去院裡曬曬陽光。只是今天羅喉似乎有事在忙,在我曬完書物要一一收回架上時就舉步踏離房內,一丁點吩咐也沒說。
      
      這數月下來我也總算搞懂這人的行為方針,命令就是命令,照做就沒事、碎嘴幾句還在放縱扣打內,對女性稍微會比較有點點耐心,但對男性、像是早朝的大臣們就是直接威壓開下去;如果要什麼都沒說就離開,那我就是自由行動時間,直到他差人叫我、或是時間到了送餐點去天台或他房裡。
      
      某些層面上來說,這工作好像……挺涼的欸。
      
      就現實來說,差不多就早九到晚六,晚上無須守夜待命,工作上除了當書僮就是備餐送餐為主。日子真要說其實也還算愜意,一整個所謂錢多事少離家近。
      
      基本只要羅喉心情不錯那天就會極度輕鬆,他心情糟就完全是待在天台,餐點酒水全都不要,獨自在那沉思。
      
      身為一個貼身侍女,我感覺到工作人生太他喵輕鬆,輕鬆到我好心虛。
      
      只是、這幾天羅喉心情不好的程度也太過了啊啊啊啊!
      
      三天!三天都在天台!完全沒有下來!
      
      他房間是我整理的好歹我知道,床單上連一絲一毫曾經有人躺過的縐褶痕都沒有!雖然鋪得超級平整我很自豪啦,可是使用者完全不使用反而沒有意義啊!
      
      而且蹲在天台上他的威壓簡直可以肉眼直視,現在劇情應該是正道最安分的那段時期,應該不可能有什麼值得讓羅喉不開心的事件啊?就算是武林高手也該吃飯的吧?三天、沒有下來欸!沒有——
      
      不行不行不行!就算是有什麼事情在賭氣好了,也不該這樣完全不吃不喝賭脾氣啊?
      
      三天日夜啊!
      
      把身體當作什麼了啊!真是的!
      
      因此我手裡抓著塞滿食物的提籃,拚死爬上滿載威壓的天台找羅喉去。
      
      「吾沒有吩咐汝來。」
      
      「是我自己想來的。」同時是因為擔心羅喉的大臣和虛蟜各種拜託。
      
      「吾說過、沒吾允……」
      
      「這無關命令。」
      
      「就算心情不好,也不該三天三夜都不休息吧?都快把大夥嚇壞了。」想到在天台下急得團團轉的虛蟜,不說那些大臣的話,好歹也看在忠心耿耿的虛蟜面上啊!那個傻呼呼的虛矯擔心得要命、可又不敢不聽話,只會傻傻地哭喪著臉問我該怎麼辦。
      
      更別說虛蟜還試圖去請動黃泉幫忙,但黃泉這時候就特愛把階級有差拿出來說,迴避掉這樁麻煩事。
      
      當然,最後大家肯定會把腦筋動到我身上。
      
      一聽到我願意上去一趟關切,虛蟜的臉頓時笑得眼睛瞇瞇,那雙耳朵還開心得反覆抖動,把塞滿食物的提籃交與給我。被塞來的籃子中有著豐盛菜色,看得我是很嘴饞不錯,卻讓我總覺得這種山珍海味吃多了好像也會很膩口。所以在籃子裡不只有那些山珍海味,還有一只蒸籠,裡頭是這幾日我和廚子學怎麼做出來的肉包。
      
      回過神,我有些沒好氣地再往羅喉身旁走進幾步,死命撐住他逐漸加大的威壓:「你該多照顧自己一點。」
      
      「……吾太過寵溺,讓汝連身分都忘了?」他語氣是難得的淡漠冰冷,吹撫在我臉上的寒風帶有威壓摻雜,每一陣風撫都像是寒冽冰刃朝我削來,刮得我臉上熱辣生疼。
      
      「要處罰什麼的無所謂啦,不想動筷子之類的話,至少包子吃個吧?」
      
      撇去這寒風不說,實際上天台的風一直都很大,這些要動筷的餐點實際上我真切不太推薦,可是大臣們幾乎不敢踏足天台、不知天台環境那怎麼可能會想得到這些呢?,想必沒有體驗過什麼叫做差點被風吹到摔下去的強陣風。
      
      將籃裡的蒸籠打開,我用油紙包住一顆熱乎燙手的肉包遞向羅喉,看他這樣三天三夜不吃東西,我自己心裡也是怪難受的:「算我求你,別讓自己這樣餓著吧……」
      
      「……幽蘭。」
      
      「唔?」
      
      「汝讓吾更加想不透該如何定奪了。」
      
      「哈啊?」
      
      什麼跟——什麼?我只是送餐過來的吧?為什麼剛剛那番對話好像觸發事件似的?
      
      光是這樣一猜,我突然感覺心底發涼了起來,有些慌恐的對上羅喉雙眸。
      
      沒有讀心能力如我,似乎也能感覺到周邊氣氛好像哪裡很是微妙。現在到底是友情的好感路線?還是愛情的好感路線?或是那啥什麼虐戀情深之類的路線呢?我他喵的細思恐極不敢深思。
      
      眼前人向我一步步走來,伸手摟著我的腰,不待我反應就將我帶著飛下天台、輕巧的掠過大臣和虛蟜,並淡淡地說了句:「吾倦了。」
      
      「差人燒水,吾要淨身。」
      
      羅喉語氣平淡的下達吩咐,手裡倒是接過我一直捏在手上的肉包,眉眼間不再如同於天台時略帶冰霜,而是淺藏著一絲火光般的暖意。
      
      眼看羅喉眉眼溫暖,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見,只能傻楞楞的應聲聽話,眼睜睜看這人鬆開方才摟腰摟得萬分順手的手,一甩披風就是英姿颯爽的舉步朝書房方向走去。
      
      於此同時,我好像聽見什麼很熟悉的喀啦聲交響樂,轉頭望去——是大臣們的下巴脫臼再來一次。
      
      「欸欸欸欸你們怎麼又來了!大夫不是說過下巴脫臼要好生保養的嘛!大家年紀也不小了耶!」天啊!才剛處理好一個不好處理的,現在這群老人家是在幹嘛呢!都活上不小歲數了耶!身體要照顧啊!
      
      我沒好氣地將食物提籃交給煙兒她們送去重新加熱,交辦燒水一事給現場待命的侍女,然後就是我陪著那群大臣去找大夫來一個個重新橋回正位,確定大臣們沒問題才敢離開。
      
      「要多照顧身體啦吼!真是的、接下來武君這邊我會多注意的,各位大人要好好養護身體,不是還有妻小的嘛!」在離開之前,我還是忍不住雙手叉腰的叼唸幾句,雖然這些大臣一個個年紀都比我大,地位也很高,然而此時身為羅喉身邊唯一長久任職的貼身侍女,實際上發話權還不亞於這些大臣。
      
      因此我非常非常認真地再次強調一遍:「豐功偉業不過一時,能含飴弄孫才是人間美事,所以健康才是最最重要的!」
      
      被我這般說的大臣們臉色很是彆扭,少數幾個個性挺和藹可親的則是有些尷尬地笑了笑,當然也少不了碎念我太過不顧階級身分之深,其音量卻小得讓人想笑。
      
      嘛、誰管你們地位高地位那啥的呢!大家都安然無恙的度日,這才是我所希望的日子。
      
      無關命令、無關身分,這樣的期望不過是我的個人任性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說實在的,我完全是事後才想到這一切都超有蹊翹的
    可是當我發覺的時候,路線已經一去不復返,走錯一步就是死定
    若是早點發覺這世界的異常,用不同的方式去應對,或許最後--處理起來也會比較輕鬆呢
    我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夢上這種夢,真實到了一但回想,手中揪著那絲綢與鐵甲的觸感仍然清晰如昨日
    一個大男人的皮膚卻比女人更好,容貌甚至更美,萬分罪過阿這廝
    以下放上之前玩《那個神》的跟風圖,可以自己搭配某些動作,並自己加上台詞啥的,諷刺度滿點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